活在福音光中:保罗·大卫·区普访谈录

以下是Tabletalk 杂志对保罗·大卫·区普的采访

Tabletalk:请简单介绍一下大卫·区普事工,你是怎样蒙召加入辅导事工的。

区普: 请首先让我说明一下,事工的名字并不代表,因我认为它全部是关于我的事,所以有这名称。它是因为互联网才取了这个名称;键入我的名字,你就可以访问我的网站。这事工开始,是因为神给了我一个平台,我知道自己一定要作这平台的好管家。在事工中推动我的就是这个现实,就是我们身为信徒,倾向把得救看作是将来的事情,但是当讲到基督所做工作在此时此地带来的当前益处时,我们就倾向变得糊涂。我把这称为福音的“现在主义”,基督不仅仅为我们的过去和我们的将来死了,不是这样的,祂还为我们的此地此时死了。

基督为了我出了问题的婚姻,我悖逆的青少年孩子,我面对恐惧的挣扎,或者罪那私人的部分,祂赐给了我什么?这些问题给我的事工定下了框架,推动着我的事工。我的目标就是与地方教会一道,尽我所能帮助它们对会众做门徒训练的工作,让他们进入在耶稣基督福音光中的生活。要做的这一点,我就要继续写作、演讲、制作可用的福音资源,让人不仅认同福音的真理,还在日常生活中,在门厅、厨房、起居室和会议室中活出这些真理。相信死后还有生命,这并不够;我们最好还是开始相信死前我们就已经有了生命,而脱离了主耶稣基督的恩典,我们是不可能有这种质量的生命。

Tabletalk: 基督徒可以从世俗的辅导方法学到任何东西吗?还是基督徒应当完全回避这些方法?

区普: 这个问题的答案可以在歌罗西书2:8这句非常应用性的话语里找到:“你们要谨慎,恐怕有人用他的理学和虚空的妄言,不照着基督,乃照人间的遗传和世上的小学(传统),就把你们掳去。”(括号里的是我的说法)请注意,保罗不是在证明,世人说的一切都是垃圾。神容许哲学家、心理学家和科学家有洞察力,我们可以从他们的经验和研究里学到一些事情。但是我们向他们学习的时候一定要认识到,他们的世界观有一个致命的缺陷:它忽略了基督。

因着这种缺陷,我们就不能让我们的辅导受一种体系的控制,被它塑造,这个体系忽视、不承认宇宙中最重要的那一位,就是基督;还有宇宙中最重要的工作,祂的生死和复活。所以我们在为文化思想家的洞见感到高兴的时候,我们接受这些洞见,却要知道它们出自的体系是有致命伤的,我们知道圣经改变人的方法并不是许多流派中的另一种心理学流派。不是的,圣经辅导在根本上是不一样的。和心理学一切流派不同,这些流派把它们的盼望押在某种人为的救赎体系之上,而我们是相信持久的个人改变必然需要一位救赎主。所以我们谦卑聆听身边各种声音,从中学习,但我们不会被任何忽略盼望的主,忽略耶稣基督的盼望体系俘虏过去。

Tabletalk: 大部分基督徒都表达出要改变的愿望,要变得更像基督,但常常失败,达不到目标,一些甚至绝望而放弃。我们怎样才能达到所愿的改变?

区普: 耶稣基督十字架的光明盼望,就是持久的个人改变是真的有可能达到。基督祂自己和祂的作为意味着崭新的开始,新的开始是可能,并且确实发生了。这个改变过程是怎样的?我们必须首先宣告,所有导致人言行改变的内心持久改变,这是一个恩典的作为。这恩典是怎样在人心中动工的?我想这个过程是这样的。第一,如果你看不见,你就不能忧伤。你一定要愿意看神的话语这面准确的镜子。你还没有为之忧伤的事情,你是不能承认它是罪。你一定要顺服在圣灵使人知罪的工作之下,承认你要为自己的言行负责。你还没有认罪的事情,你是不能悔改的,你一定要顺服神要你过新生活的呼召,问,“神具体在哪方面呼召我过一种全新方式的生活?”最后,你还没有为之悔改的事情,你是不能作出改变的(实际把这些新的承诺应用在日常生活当中)。这就是使人改变的恩典动工的工程:看见 – 忧伤 – 认罪 – 悔改 – 改变。

Tabletalk: 你认为危害现代基督徒家庭最严重的问题是什么?

区普: 基督徒家庭面对的其中一个最大挑战,就是泛滥猖獗、文化方面已经制度化,媒体吹捧,英雄人物驱动的物质主义。也许我们的文化已经比从前任何时候都更接受这个迷惑,认为可以在实体的、物质的受造界找到生命。受造界没有任何能力满足我们内心的渴望。受造界是要像一个手指头,把我指向一个能找到真正生命和内心安息的地方,就是在神里面。因为这种物质主义迎合了我们内心最深的偶像崇拜(罗1:25),它就使得我们变得肥胖、上瘾和欠债。作为一种文化,我们钱花得太多,我们吃得太多,我们尝试体验太多,我们太忙,所有这一切都是虚妄盼望,以为在不能找到生命的地方发现生命。一个家庭生活在西方文化中,却不吸入它的物质主义毒气,这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Tabletalk: 今天的青少年基督徒面临着那些最大挑战?教会应该怎样参与其中?

区普: 你可以证明,今天青少年的挣扎和他们过去的挣扎完全是一样的。青少年对智慧和管教没有渴慕之心。他们倾向于律法主义(总要争吵界限在哪里的问题);他们选择交友时倾向于没有智慧;他们倾向容易受到性关系方面的试探;他们不倾向按照对将来的看见生活;他们倾向于对他们内心真实的光景视而不见。在箴言里我们得到提醒,看到这些挣扎,按当时的历史背景,父亲在一天结束的时候会对他儿子说,“你给骆驼垫好草了没有?”但箴言里的话完全可以描绘这个世代的生活,现在的父亲在一天结束的时候会对儿子说,“你给我的车加满了油没有?”这些内心的挣扎是跨代跨文化的。

对于我们来说,我们文化里有三样东西加剧了这些挣扎。第一,我们的青少年生活在其中的文化,圣经信仰和价值观在文化讨论中占据很小的位置。第二,他们每天反复被灌输说,实际上可以在物质的事情里面找到生命。最后,他们生活在其中的文化,高度入侵性和随处可得的媒体把文化的理念强行摆在他们面前。在我四周,我看见基督徒家庭中的青少年认同圣经信念,但却接受周围文化偶像的那一套。

Tabletalk: 我们每次说话的时候会面对哪些危险?福音应该如何教导和规范我们对言语的使用?

区普: 哥林多后书5:15说,耶稣死了,为的是“叫那些活着的人不再为自己活。”你看到了,罪的DNA是自私。这意味着罪按照它基本的形式而言是反社会的。因为罪让我们每一个人专注在自己身上,自我迷恋,我们的言语就不再是神设计它们要成为的爱神爱人的工具。所以耶稣基督福音的呼召,就是要跟从祂的人不再使用言语自私追求他们自己小小国度的目的目标,并且开始为君王说话。要说明这一点,我们主的祷告给我们的模式是再好不过了。想象一下,如果我们天天这样祷告,“愿祢的国降临,祢的旨意行在这地上,现在就行在这地上,行在我的言语里,如同行在天上,”这会带了什么好处。

Tabletalk: 我们所有人有时都有一些朋友,他们遇到严重问题的时候会找我们谈。我们面对这种局面的时候,你能给我们的一条最好意见会是什么?

区普: 我总是对那些帮助人的人说,要记住他们自己并不是三位一体真神中的第四位。很重要的是我们每一个人都要意识到,我们没有改变另外一个人的呼召或能力。如果带来对人的改变,这并不是我的工作,不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内,那么我的呼召就是作掌管这能力的那一位手里的工具。

这意味着我不需要用我人格的力量,我论证的逻辑,或者我的音量来尝试带来改变。这也意味着我不应该要求律法去做只有恩典才能成就的事情:我不使用威胁、操纵或负罪感来尝试做成改变。不,我把信心放在救赎主改变人的恩典上,努力作使人看见的工具,使人知罪的工具,使人悔改的工具。

我一次又一次对那些帮助人的人说,要安息在神恩典改变的大能之中,通过神的话语做工,求神的灵点燃我们。

保罗·大卫·区普是保罗·区普事工主席,这事工的使命宣言是,“把耶稣基督改变的大能与每日生活联系起来。” 区普博士除了是一位极有天赋的沟通专家、广受欢迎的会议发言人之外,还是德克萨斯州达拉斯市救赎主神学院教牧生活与关顾这个课题的教授,德克萨斯州沃斯堡市教牧生活与关顾中心执行理事,在全世界受人尊重的机构讲课。作为一名作家,他著有十一本基督徒生活方面的著作,包括《救赎主手中的工具》,《需要改变的人》等等,其中文译著有《言语的威力》,《改变生命改变心:圣经辅导方法与技巧》,《青春的契机》。

本文原文链接:

http://www.ligonier.org/learn/articles/living-in-light-of-the-gospel-an-interview-with-paul-david-tripp/

版权声明:

From Ligonier Ministries and R.C. Sproul. © Tabletalk magazine. Website: www.ligonier.org/tabletalk. Email: [email protected]. Toll free: 1-800-435-4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