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易斯

我们都要进步,但如果你走在一条错误的道路上,进步就意味着回头,回到正确的道路上;在这种情形里,最早回头的人就是最进步的人。 ­­—— 《返璞归真》

人必须不断指出,基督教信仰是一种陈述,若是虚假,就毫不重要;若是真实,就是无限重要。它不能作的一件事,就是适度重要。 —— God in the Dock

爱,在根本上就是要承受可能的伤害。爱任何事,你的心就会烦恼,可能是伤心破碎。如果你要确实保持内心无损,你就绝不可把心给任何人,甚至不能给一只动物。用嗜好和小小的奢华细心缠裹,避免一切的牵连,把它锁在你自私的棺木中,安全保管。但是在那棺木、保险柜、黑暗、静止、不透气当中,它会改变。它不会破碎,它会变得坚不可摧,无法穿透,无可救药。要爱,就是要承受可能的伤害。 —— 《四种爱》

为一个讨厌的人祷告,这比去看他要容易得多。—— Letters to Malcolm

在我们前面,有比我们留在身后更更好得多的事。—— Collected Letters

我们不是必然在怀疑神要为我们做成最好的事;我们是在惊叹,那最好的事要显出是何等痛苦。 —— Letters to an American Lady

我不是为了快乐而寻找信仰。我一贯以来都知道,一瓶葡萄酒会达成这种效果。如果你需要一种信仰,使你真感受到舒服,我肯定不会向你推荐基督教信仰。—— God in the Dock

有人误以为基督徒视不贞为最大之恶;肉体的罪是恶,但不是诸恶中最大的。最坏的取乐全属灵性上的。坑害人、作弄人、摆架子、扫人家的兴、背后说人长短、乐此不彼,玩弄权力,以及以仇恨为乐都是。我们里头有两种力量,在我们力图做个“人”的时候,不断来破坏我们的努力。一个是动物的我,一个是“魔鬼”的我,后者为二我中更坏的。这是为什么一个冷漠、自义、外表一本正经的人,尽管常守礼拜,会比娼妓更近地狱的道理。但最好是两者都勿为。 —— 《返璞归真》

当他说完了这些话,他们看他再不像一只狮子了。究竟像什么呢?你们猜猜看。并且从此再开始发生的种种事情,实在太伟大太美丽了,我的能力有限,无法为你们写出来。对我们来说,所有的故事就到此为止了,而且我们真可以这样说,他们大家都会经快快乐乐的生活过。可是对他们来说,这只是真故事的开端。他们在我们这个世界里的生活,以及他们在纳尼亚的种种奇遇,也只不过是另外一卷书的开场白罢了。那开场白这样说:现在他们终于开始写“大故事”的第一章了。这是地球上没有任何人读过,永远连续下去,并且一章比一章精彩的一个故事。 —— 《最后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