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基督的事业冒险

为基督的事业冒险

约翰·派博,2007年Passion 特会讲道

(稍作编辑)

你们在追求顺服的道路上会遇到很多其他障碍,其中一样就是恐惧。所以我要讲一讲冒险。主要是一点,非常简单,我要努力主要根据圣经说明的就是一点,就是神要你们过冒险的生活。我希望神使用我说的话,让你们勇敢起来,过冒险的生活。

我做了32年神话语的侍奉工作,现在的经验就是,一个人、一家教会,一个家庭,一个机构,如果不冒险,就几乎做不成什么大事。我要你们在生活中做大事,我要你们能成就你们从来没有梦想过,要为基督的事业做的大事。我可以向你们保证,你们不需要成为大人物,才能让神使用你们,为祂做不寻常的事。但你们的确要冒险。这就是我们要讲的问题。

可能遭受伤害或损失

那么让我们首先定义什么是冒险。冒险是一种行动,会让你有可能遭受伤害或损失。冒险是一种行动,要把你暴露在这种可能性当中,这可能是小的,也可能是大的伤害或损失。

这损失可能是金钱方面的,也可能是你们的性命。你们有可能会失去你们的性命。这有大量风险,从非常小的被人取笑,到很大的,可能被人杀害。如果你们要前进,为基督影响其他人,你们就要冒这些风险。

现在让我把愚蠢的冒险和尊崇基督的冒险区分开来。这两种冒险都会让你们失去性命。一样是讨神喜悦的,另一样不讨神喜悦。愚蠢的冒险是圣经禁止的,我们有这方面的例子。

你们看到保罗冒险。他一次又一次让自己落在容易受到伤害的情形里。但你们也看到他坐在一个篮子里,从大马士革城逃出去。你看到他被人快快送出帖撒罗尼迦城,因为有一群暴徒正聚集起来要对付他。

所以你们并不总是把自己送到狮子口里。有时你们这样做,有时你们不这样做。这是基督徒人生一个很大问题。什么时候你们冒险?什么时候不冒险?什么时候我在金钱、面子、生命、家人方面冒险?什么时候我不冒这些方面的风险?

艰难的选择

在这个问题上我读过的最好一本书,是约翰·班扬写的。你们大多数人听过《天路历程》。约翰·班扬这位300年前的清教徒浸信会牧师,虽然有一个小小的失明女儿,非常需要他照顾,他却有十二年时间是在监狱度过。班扬写了一本书,书名是《给受苦之人的忠告》。

如果你们买了约翰·班扬文集(你们当中一些人可能想买),在其中一卷,就有这80页,双列排版的册子,标题是《给受苦之人的忠告》。他全力说明的要点,就是我妻子家里有四个孩子,其中一个失明,我是如何决定留在监狱里的?我随时都可以从监狱里出来,只要很简单签署一份声明,就是我不会再讲道。

你如何做这选择,我们看到全世界和在这里的宣教士,一天又一天面对这些决定。是留下还是离开。是站住,用你的性命冒险,还是逃走。而这两样都可能是正确的决定。

我并没有任何公式,让你能得出答案,在什么时候做那件事,或在什么时候你确实要冒生命危险,什么时候你真的要为了安全离开。我要确保你知道,圣经祝福、命定、呼吁你冒险。如果我能把这一点深深烙印在你心里,我想圣灵就会使用一切必要的事,帮助你决定什么时候做这件事,什么时候做另一件事。

好玩还是愚蠢?

我讲了冒险的定义,我把愚蠢的冒险区分开来。对于愚蠢的冒险,也许我只需要说一句实际的话:我要冒着让在场的人与我疏远的风险,这些人喜欢做愚蠢冒险的事情。我个人不会——我指的很有可能不会,我不应当说绝对不会,但我很有可能不会为了好玩而跳伞,我很有可能不会为了好玩而滑翔,很有可能绝不会为了好玩而蹦极。

原因就是,为了一些原因,我会用我的性命冒险。从飞机上跳下来,或者用一条绳子绑着我的一只脚,从高处跳下,或者乘着塑料制成的翅膀从悬崖上跳下来。出于一些原因,我愿意做这样的事,但不是为了好玩。为了好玩,这对我来说几乎是亵渎的想法。

我是按神的形象受造的,活在地球这行星上,有一个很重要的理由,我要冒生命危险追求这种刺激吗?我想不会。但你要自己做这决定,但我认为这对我来说是愚蠢的冒险。

但去到一个地方,那里的人对我说,你可能出不去了,但这是值得的,如果你为耶稣挂在一条绳索上滑翔,如果你为了耶稣从飞机上跳下来,如果你为了耶稣,用一条绳子绑着挂在半空,没事,阿们。但小心,不要成为只是一个开着摩托车飞车跳跃的特技演员。

神不冒险

这是第二个,或第三个观察,不管我现在讲到哪一点。为了澄清冒险的性质,神和你的冒险有什么关系,你就需要非常清楚明白这一点:神不可能冒险。祂不可能冒险的原因,就是对冒险的意思来说,冒险在本质上与不知道有关。你要不知道,才可能冒险。如果你知道做这件事会没命,这就不是冒险。这是牺牲。冒险的前提,是不知道结果。神不可能冒险,因为祂并不是不知道结果。

一种暂时的潮流

如果你已经受公开神论影响,我希望这种神学只不过是暂时的潮流,它说神并不知道将来的事,所以神确实冒险。我希望我现在能让你摆脱这种影响,因为神确实知道将来的事,所以祂不可能冒险。

祂差祂儿子进入这世界的时候,这对耶稣来说并不是冒险。祂要死,事情就是这么简单。神在天上与祂儿子商议,祂差祂儿子来死。主的旨意是要把祂击伤,这并不是偷偷临到耶稣身上的事情。

“我是神,并无别神;我是神,再没有能比我的。我从起初指明末后的事,从古时言明未成的事,说:‘我的筹算必立定,凡我所喜悦的,我必成就。’”(赛46:9-10)

神知道将来,管理着将来,所以祂不冒险。但祂确实做出了巨大牺牲。祂知道祂的儿子要死。这是祂差祂儿子来的原因。祂创造世界的时候,情况也是一样。

祂知道

让我憎恨公开神论的其中一处关键经文,就是约翰福音13:19。耶稣在祂生命最后一刻,预言犹大要出卖祂。“这要发生,犹大要出卖我。”

然后耶稣说:“如今事情还没有成就,我要先告诉你们,叫你们到事情成就的时候,可以信我是基督。”英文译本是“可以信我是祂”,希腊文原文没有“他”这个词。

“我告诉你们,犹大要出卖我,叫这件事发生的时候,你们可以知道,我已经告诉你们我是,”你们知道,这是出自出埃及记3:14:“你要对以色列人这样说:‘那自有的(我是)打发我到你们这里来。’”这意味着耶稣认为,祂对将来的预言,证明祂就是神。

所以某些人说,耶稣是否知道将来,这并不重要,但这是对基督神性的一样主要攻击。插入来讲的公开神论就讲到这里。我不想你去理会这种神学。

警惕流行的神学

我希望你们远离那些在今天如此流行、如此酷的人,他们认为自己发现了一种新的神学,讲的是神并不知道将来,这样就解决了关于邪恶和受苦的难题。这没有解决。这在教牧方面并没有解决这些难题。我全时间都在处理受苦的事情,每一天都是,特别是在面对我所在教会的孩子的时候。这种神学并没有在教牧方面解决任何难题。

给人加添力量的,是神的良善和主权,不可动摇,不可分开的良善和主权。神是神,神是良善的。我不明白为什么我要会有这种痛苦,或这种癌症,或者我的父母为什么在闹离婚,或者我的弟弟为什么被车撞了。我并不明白这件事,但神是良善的,神是神。神管理这世界,而神是良善的。有一天我要看到,祂在这一切当中的旨意。这在教牧方面给我很大帮助。

所以神不可能冒险。我努力说明这一点的理由,就是因为神不可能冒险,所以你能去冒险。到最后我要再来讲这一点。你能在校园,或者在未得之民的人群当中,或者你自己在某些事情上能冒险的根据和能力,是因为你的神完全知道要发生的事情。而祂让万事效力,控制这一切,好让你能冒险,因为祂并不冒险。祂不冒险,事情就是这么简单。神不打算要我们知道将来发生的事情。

你就是不知道

你还记得在雅各书4:13-15的经文:“嗐!你们有话说:‘今天、明天我们要往某城里去,在那里住一年,作买卖得利。’其实明天如何,你们还不知道。你们的生命是什么呢?你们原来是一片云雾,出现少时就不见了。你们只当说:‘主若愿意,我们就可以活着,也可以作这事,或作那事。’”

这样,你听到这节经文的要点了吗?这经文是说:你计划将来的时候,你思想明天的时候,不要以为你知道。你并不知道明天。如果主愿意,你可以去达拉斯,或者去明尼阿波利斯。你不知道明天。所以你冒险。

我希望让你不再受害,救你脱离那种安稳的幻觉,大多数人在这世界上为此而活的这种幻觉。这是一种幻觉。这是一种安全的神话。一种迷惑。人活在一种安全的迷惑当中,不断上锁,在车里安装大的气囊,活着仿佛生活可以变得安全,但生活不可能变得安全,也不应当变得安全。神正在呼吁你清醒过来,面对这现实,现在不要为你自己个人的欢乐冒险,而要为基督冒险。

圣经里的冒险

那么让我带你们来看圣经里冒险的例子。至少当我看到这些,在我身上发生的改变,就是我受到激励,愿意冒险。一些例子是为女性量身定制的,一些是为男性量身定制的。它们对女性男性都有帮助。让我们从我最喜欢的一个例子开始。如果你不想,就不需要去翻这些经文,我会让你们知道它们在圣经中的出处。

愿神凭祂的意旨而行

这出于撒母耳记下第10章。情形就是:拿辖是亚扪人的王,他死了。大卫爱拿辖。以色列的王仰慕和爱亚扪人的王。很有意思的关系。拿辖的儿子名叫哈嫩。所以大卫派了一个代表团去哈嫩那里,吊唁他的父亲。

哈嫩身边这些年轻气盛的谋士对他说:“你不是相信大卫吧?这些人是间谍,他们来,不是吊唁你父亲的,他们是来当间谍的。”哈嫩相信了他们的话,就当场割断这些人的衣服,当场把他们的胡须剃去一半,换一句话说,就是羞辱他们,把他们赶到众人面前,让他们回家。

大卫非常生气。国王生气,这可不是关乎个人的事情,这是关乎全球的事。这样,亚扪人看到大卫激怒,就派人去亚兰人那里,雇用亚兰的军队保护他们,对抗大卫的怒气。大卫派遣大军,由约押率领,他的兄弟亚比筛相助。

我有四个儿子,我喜欢这样想问题。我想到打仗时候这种战友关系,就不寒而栗。就这样,我们看到约押,然后是亚比筛。这里有以色列的军队,他们被包围。一方有亚扪人,另一方有亚兰人,他们来,就像钳子左右攻击以色列,约押和亚比筛。

约押口里说的这番话让我打了一个寒颤。我要给你们读一读这句话,他对他的兄弟亚比筛说:“亚兰人若强过我,你就来帮助我;亚扪人若强过你,我就去帮助你。我们都当刚强,为本国的民和神的城邑作大丈夫。愿耶和华凭祂的意旨而行。”(撒下10:11-12)

纯粹的冒险

这是什么?这是纯粹的冒险。你本来会预料他这样说,“神会让我们得胜。”他没有这样说。“你去抵挡那支敌军,我去抵挡这支敌军。如果我开始输了,你来帮助我。如果你开始输了,我来帮助你。亚比筛,这就是战略。为我们神的城邑挺身而出,愿神凭祂的意旨而行。我们要去对抗亚扪人。”这是纯粹的冒险,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打胜仗。

在你生命中会有一些情形,和这一模一样。我在这里有一个敌人,我在那里有一个敌人,我有一些战友。我们应当怎么办?我们可以逃跑。我们可以跑。这就会安全。我们知道我们会救自己的性命,我们是为孩子着想。

你们面面相觑,你说:“不,我们要前进。你迎战这敌人,你迎战那敌人。我们要尽力而为。愿神凭祂的意旨而行。”让这句话在你们耳边回响,“愿神凭祂的意旨而行。我们要前进,为了我们神的城邑不惜冒生命危险。”这是第一个例子。

“我若死就死吧!”

我们来看以斯帖,这是特别对妇女说的,发生的事很特别。情形是你知道的,但无论如何我要简单重述一遍。被掳的时候,犹太人被掳之后,有一个人名叫末底改,他有一个年轻的侄女,名叫以斯贴。以斯帖是孤儿。我不知道她的父母遭遇了什么。也许他们在耶路撒冷被围困的时候死了。所以末底改收养了以斯帖。她长大成人,美丽异常,无法言表。

巴比伦王亚哈随鲁与皇后瓦实提闹矛盾,说“你被赶出去了”。他为了得到一位新皇后,就举行了一种选美比赛。以斯帖被选上。她在这件事上别无选择。现在身为一个犹太人,她当了一个帝国的皇后,亚哈随鲁并不知道她是一个犹太人。

哈曼是一个恶人,全心仇恨犹太人,特别是末底改,因为末底改是一个好犹太人,除了神以外,并不向任何人下拜。所以哈曼设计要杀死这国所有的犹太人,就这样,把末底改也杀了。就这样,他定了一天,要把他们所有人都灭掉。

末底改发现了这阴谋,说:“我们唯一的指望就是以斯帖。”所以他派人传话给以斯帖,“你要去王那里,你要告诉他你是谁,你要让他听你说话,你要为你的百姓求情。”她派人传话回来说:“伯父,难道你不知道吗?如果人没有得到传召就来到王面前,除非王伸出金杖,否则这人就要死。”末底改派人传话回去:“如果你不被神使用,起来拯救我们,神就要使用别人。你最好做这事。”然后以斯帖告诉人回复末底改说:

“你当去招聚书珊城所有的犹大人,为我禁食三昼三夜,不吃不喝;我和我的宫女也要这样禁食。然后我违例进去见王,我若死就死吧!”(斯4:15-16)

我很喜欢以斯帖。我希望这世界上有成千上万个以斯帖。你直面会遭处决的可能性。这不是好玩的事,并不是浪漫的事。这丑陋,邪恶,羞辱。你说:“我若死就死吧,我要在这里顺服爱的呼召。”这和出自约押的口的这句话一模一样:“愿神凭祂的意旨而行。” 出于以斯帖的口:“我若死就死吧。”这些是圣经里的故事,让今天在座的男男女女回到家去下定决心,“我要为我的王冒敬虔的风险。”

冒险的火窑

第三个故事:但以理,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你知道这故事。王建了一个九十英尺高的偶像。他说人人都要俯伏拜这偶像。除了沙得拉、米煞和亚伯尼歌。每一个人都面伏于地。人把他们带到王面前。他说:“你们不知道我能把你们扔到那窑里,把你们烧成炭吗?”他们用这句话回答,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回答王说:

“尼布甲尼撒啊,这件事我们不必回答你。即便如此,我们所侍奉的神,能将我们从烈火的窑中救出来。王啊,祂也必救我们脱离你的手;即或不然,王啊,你当知道我们决不侍奉你的神,也不敬拜你所立的金像!”(但3:16-18)

如果神不救我们,我们无论如何也不下拜。愿主凭祂的意旨而行。我若死就死吧。无论我们是生是死,我们都不会下跪拜你的偶像。所以神,无论祢要如何使用我们,我们都是祢的。

愿祢的旨意成就

圣经最出名的冒险之人就是使徒保罗。我非常非常喜欢使徒保罗。我已经和他一起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非常想至少设身处地看他要做的事。在使徒行传21章,他下定决心要上耶路撒冷。他一直在为耶路撒冷贫穷的圣徒筹集捐款,就像你们在这里为许多事情筹款一样。他知道他在耶路撒冷会有麻烦事。

圣灵说,犹太人在耶路撒冷,要如此捆绑这腰带的主人,把他交在外邦人手里。(徒21:11)这大部分肯定是预言性质。你要被捕。但你要被交在外邦人手里,他们如何待你,我们不告诉你。只是耶路撒冷的情况会很不好。

他们求他。圣徒求保罗说,“不要去耶路撒冷,不要去耶路撒冷!”保罗说:“你们为什么这样痛哭,使我心碎呢?我为主耶稣的名,不但被人捆绑,就是死在耶路撒冷也是愿意的。”然后经上说:“保罗既不听劝,我们便住了口,只说‘愿主的旨意成就’便了。”(徒21:12-14)

愿神做祂看为好的事,如果我要死我就死了吧,无论我们是活是死,我们都不会下拜你的偶像,愿主的旨意成就,我们不知道情况会是怎样,但是保罗打算上耶路撒冷,遵守他对那里贫穷圣徒的承诺,还有对收集到的捐款的承诺。

一生的冒险

保罗的一生都在冒险。我说的是,你看经文的时候,让这一点冲击你。在座的,只有少数人是蒙神呼召这样生活。也许我读这经文的时候,你们就知道这一点。“被犹太人鞭打五次,每次四十,减去一下。”(林后11:24)

现在我要在这里暂停一下,努力帮助你感受我读这经文时候的感受。“被犹太人鞭打五次,每次四十,减去一下。”就是他生命里有五次,每次受三十九次鞭打。你们都看过电影《耶稣受难记》。那里不止39鞭。到了你被打39鞭的时候,你的后背已经变得相当破碎。你们看到有很长的皮鞭,也许上面有小小的贝壳,或者小小的铁钉,也许没有。但如果你被到一位尽职的行刑者鞭打,那么39次,就是打在同一后背很多次。

打完的时候,你的后背皮开肉绽。他们说:“你已经打完,现在把他扔出去。”他被扔在地上,尘土进了他的伤口。他受感染,然后发烧一个礼拜。他们不知道他是否能幸存下来。几个月之后,伤口渐渐痊愈。当时人对缝针一无所知。他们不知道任何关于细菌的事情。他们什么也不知道。只是洗一洗,把尘土洗干净。很艰难地愈合一次,两次,三次,四次,五次。在同一个人的后背上。

到了第三次的时候,你会不会说:“神啊,这不好受。这不是我当初报名要经受的。”事实上,这是他报名要经受的。使徒行传第9章说得清清楚楚:“我也要指示他,为我的名必须受许多的苦难。”人五次用39鞭把保罗的后背打得血肉模糊。这人写了人曾写过的最伟大一卷书,就是罗马书。

绝无休止的鞭打

让我继续读下去:“被犹太人鞭打五次,每次四十,减去一下;被棍打了三次,被石头打了一次,遇着船坏三次,一昼一夜在深海里。又屡次行远路……”(林后11:24-26)

是这份清单让我说,他一生都在冒险,不仅仅是在这里经历一次冒险,在那里经历一次冒险。他活出冒险的人生。他说:“遭江河的危险、盗贼的危险、同族的危险、外邦人的危险、城里的危险、旷野的危险、海中的危险、假弟兄的危险。受劳碌、受困苦,多次不得睡,又饥又渴;多次不得食,受寒冷,赤身露体。除了这外面的事,还有为众教会挂心的事,天天压在我身上。”

保罗从来不知道下一次打击从哪里来。这就好像在一个有大概十个人的黑屋子里服侍,像他这里列举的一样。他们一摸到你就打你,你不知道这是从哪里来的。我曾经以为他们是弟兄。我们尝试要过河,河水泛滥。等等等等。神呼吁保罗过难以置信的受苦人生,但他从来不知道苦难从何而来,所以这是冒险。

你能想象吗?有西拉,提摩太和提多,他们在旅行。在地平线上,是腓立比,帖撒罗尼迦,或者庇哩亚。他们在城的边上暂停下来,他们祷告。这些祷告会是怎样的祷告会呢?

每一座城都有麻烦。每一座城都是受苦。他在腓立比被棒打,他在腓立比被扔到监狱里。在腓立比他的脚被上了木狗。他知道这样的事一次又一次发生。

他跪下来说:“神,这里有一些人,是祢为祢自己拣选的,祢已经计划,他们要通过福音到祢这里来。我希望建立一家小小的教会。也许有一位吕底亚,也许是做生意的妇女这一种人。也许有一个被鬼附的姑娘可以得解放,可能有一位狱卒,一个城市的雇员。他们三个人会开始建立一家不错的小小教会。所以如果祢要使用我,如果祢要使用我寻找他们,我就是最乐意和心甘情愿。”

然后他又一次一次用生命冒险。所以你看到,为什么我对保罗有一种强烈的感情。从圣经里看冒险的例子就到这里。

如果你不冒险,那会怎样?

现在让我问这问题:如果你不冒险,这会发生什么情况?如果你说以下这番话,那会怎样:“好吧,我就是不去那里,我要做今天早上我祈求祢让我不做的事情。我要回去上学,我要接受一种真正实用的教育。我要找一份好工作。我要买一幢很好的房子,门上有很多锁,远离内城。我要变老,幸福快乐,经历大量的感官之乐,长出皱纹,变得没用,坐在湖边摇椅上,直到我跌倒死了,给我中年的儿女留下一笔丰厚的遗产,坚固他们,让他们更爱世界。”这是你选择的。你认为,不要冒险。我求你不要这样做,而是要接受付出的代价。如果你这样做,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圣经里有一个故事,不止一个故事,讲到这一点。但是你知道这个故事。以色列人十二支派派探子到应许之地,其中有迦勒和约书亚。他们去查明那里的情况。值得去那里吗?我们能进去吗?因为那里有巨人,有坚固的城,像有城墙的耶利哥。他们回来,其中十个人说:“我们不愿意冒那风险。”其中两个人说:“我们能冒这险,靠着神,我们能这样做。”

杀灭的心态

有多少教会已经走到某个新呼召的边缘,然后不愿冒险的人在事务会议上起来杀死了这新呼召?我们必须修好炉子,然后才增加那一位新的全职同工。这是作好管家。你不能增加全职同工,因为我们不知道能不能付得起他们的工资,而我们有6000块钱的修炉子费用,这新的一年不知道能不能办妥,所以,牧师,我们不会增加全职同工,直到确定我们能支付修炉子的费用。

这种心态在教会里是杀灭的心态。愿神让你们的全职牧师和平信徒进入你们教会的时候,不要成为这种人,愿你们可以紧接着这人站起来说,我认为神要我们冒险。告诉他们以斯贴的故事,或别的故事。

哦,愿主让一些教会不做以色列人在这里做的。以色列人直接走进应许之地,派一些保守的人去,派两个激进的信徒去,十个人动摇。这就是代价:四十年漫无目的的游荡。

不要在旷野游荡

你是活在对一家教会这样的咒诅当中吗?不要让这样的事发生在你的生命里。你来到一个梦想边上,然后某些顾问到你这里来,他们说:“我认为也许你天生适合做这样的事,这更安全。”你里面的每一样都大声说,我要为基督和祂的国度做那事。你把它扔到一边,进入四十年的游荡,在中产阶级,兴旺发达,好名声和成功当中游荡。

也许你们一些在座的,坐在小小的角落里,年纪有六十岁,你们正好在这四十年游荡结束的时候。很好,这样的游荡能终止。这能在二十年,十年,十五年,两年的时候终止。这可以终止。我想这就是你们来参加这次特会的原因,你们要走出这四十年的荒废。这让人难过,真的让人难过。

我们应当怎样冒险?

到目前为止,我已经尝试定义什么是冒险,我已经努力说明,神不可能冒险。我已经努力让你们来看,圣经讲冒险是正确的。我已经警告你们,不要不冒险,就愚昧浪费四十年时间。

现在,最后,冒险是什么样子的?你们可能会看到的,我已经看到什么例子,是更具体说明这问题的?我要给你们看一些例子:人际关系,金钱,见证和侍奉方面的冒险。

人际关系方面的冒险

如果你爱任何人,关心任何人,你就是在冒险。你和妻子结婚38年,我们在12月21号,我们结婚38年周年纪念的那一天,去了明尼苏达州的红翼市。我们有一个传统,一年出去住一次。传统就是选圣经里的一章或一卷短的书来读。

我们已经看了腓立比书,歌罗西书,以弗所书,不记得了。我们今年就选了哥林多前书13章。我们用这一章祷告,读一点经文,祷告,读一点经文,祷告。只是坐在沙发上。她读,我读。祷告,读经,祷告,读经。祷告我们的生活,我们的婚姻,我们的孩子。即使我们的孩子结婚了,我们也绝不可能不再是为人父母。

爱是承受痛苦

我们读到哥林多前书13:4-7,这让我们吃惊。经文是这样的: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

我们读完,尝试用这一段经文祷告。冲击我们的,就是这里说的爱的这十五样事情。除了两样,所有似乎可以归为两类,是我们没有预料到的。第一类是忍耐。“爱是恒久忍耐。凡事盼望,凡事忍耐。”这完全把我们震撼住了。如果你爱,你就要受苦。

如果你和任何人建立关系——父母,兄弟姊妹,朋友,未婚妻,妻子,丈夫——你就要受苦。爱是恒久忍耐。爱是凡事盼望,凡事忍耐。进入一种关系,就是进入痛苦。爱包括这一切。爱不打退堂鼓。爱不逃跑。爱不放弃。爱不以恶报恶。爱是忍耐,承受,用仁慈待人。

所以我们接受这一点,因为最近我们的婚姻,我们的家庭出现了一些问题。我们说我们要接受这一点。我们不要为此闹翻。我们不要互相指责,我们不要变得苦毒。我们不要对任何人不好。我们只要说,这就是爱做的事。

你们很多人出自这样破碎的家庭,你们对婚姻怕得要死。神没有呼召每一个人都结婚。保罗没有结婚,耶稣没有结婚,约翰·斯托得没有结婚。但神呼召大多数人结婚,这就是世界有众多人口繁衍的正确之道。所以就有了你。你会说,我认识的人都离婚了。我不要离婚。你要,你不要。愿神赐给你恩典,祂能。祂能让两个很不一样的人继续留在婚姻里。

爱和骄傲

除了忍耐,另外一类,在我告诉你们之前,如果我在这里做一个小小调查,问大家,爱的反面是什么,我想大多数人会说是恨。确实如此,但这根本不是保罗说的。如果你们看了我讲的哥林多前书13:4-7的经文,问爱的反面是什么?几乎每一个查考这些经文的人都会说是骄傲。爱不自夸。爱不自高自大。爱不求自己的事,爱不是骄傲。

我和妻子四目相对。我们说,“好吧,这就是我们的大问题,难道不是吗?”这是每一个人的大问题。但是让我们诚实,我是喜欢求自己的事,你喜欢求你自己的事,这就是我们不能相处的原因。所以我们要对付骄傲这件事。你祷告,求神让这成为现实。所有这一切都是举例说明,冒险的整整一个领域,就是各种人际关系。

我要给你们举一个非常实在的例子,讲的是我们两夫妻的冒险。大概23年前,一份全国发行的杂志打了一个电话过来。那叫什么杂志?我想那时叫《伙伴》杂志。这是一份基督教杂志,每一期封面都是一对满脸微笑的基督徒夫妇,通常是服侍的人,或多或少是有名的人。讲到这样的人,然后是一篇文章。有人来,采访,写关于这人的文章。

所以有人打电话来说,你和你妻子愿不愿意让我们的团队来采访,让你们上封面,向世人彰显你们的婚姻。我们没有彼此谈过这种事。他们要来采访我们,问我们婚姻的事情。她说好吧。我说,我能迟一点答复你们吗?好的。所以我把电话挂上,我们好好谈了这问题。

我们说,看,这是我们一个阶段的问题。我们要摆脱这阶段。离婚不是选项,所以我们可以装作没有问题。让他们来,我们要跟他们讲所有美好的时光,微笑。或者我们可以对他们说,你知道的,现在,事情真的很糟糕,你是不想来的。但如果我们这样说,这情况就会传出去,说约翰·派博有一个问题,他们正在闹离婚。

这是一个冒险的电话。但我们说我们要这样做。所以我给他们回电。我说,你们不想现在来采访我们,因为我们家的情况其实很困难,我们不会在你们杂志的封面上微笑。无论如何,要谢谢你们,请恰当用心处理这信息。无论如何,谢谢你们,再见。他们再也没有打电话回来。那是23年前的事了。

这是你面对的这种风险,我指的是,诚实作人的风险。人可能用你的话来迅速反对你。你树敌越多,越多的人会认为你是做错了事,他们就会越快快用你的话调转过来反对你。这就是关系纠结的地方。

金钱方面冒险

另外一个纠结的地方就是金钱。啊,耶稣对金钱的教导,比关于性的教导要多,要多得多。金钱是很厉害的东西。金钱比性败坏了更多人的生命。如果我们再开一次大会,也许我会讲金钱,而不是性,因为金钱是很厉害的东西。所以我现在求你们,在你们的金钱方面冒险,意味着用比你们认为更少的钱过日子,把比你们认为能的更多钱奉献出去。

这是耶稣讲的一个小小故事,帮助你们这样做。耶稣抬头看,祂看到那些财主把奉献放在府库里,然后祂看到一个穷寡妇,把两个小钱投进去,祂说:

“我实在告诉你们,这穷寡妇所投的比众人还多;因为众人都是自己有余,拿出来投在捐项里;但这寡妇是自己不足,把她一切养生的都投上了。”(路21:3-4)

有一句话是你教会的某些领袖可以用的。她不够慎重。你的租金怎么办?买食物的钱怎么办?我说的是这让我惊奇。她把所有的都投进去了,耶稣并没有看到她有不慎重的问题。祂称赞她,这很古怪。如果你做了不慎重使用钱的事情,很多人会来管你的事。哦,耶稣说了多少事情,卖掉你的财产,周济穷人,为自己积蓄财宝在天上,那里没有虫子咬,也没有锈侵蚀,贼不能来偷窃。你们的天父爱你们,把国赐给求祂的人。

如果你有钱就花光?

所以要冒险使用你的金钱。我要恳求你,你接受教育,开始在所在职业中升职,不管这职业是什么,简单的,复杂的,高能的,低能力的……当你开始升职的时候,如果你胜任,你就会有更多收入。你该怎么办?每年建更大的粮仓?每年换更大的车?每年度更长的假期?如果你有钱,就把钱花掉,这是你的钱。每一个广告都告诉你要这样做。你要有财富的表现。配得过你的手表,很酷的小小手镯,是不是?

不是的。定一个上限。决定这上限要设在哪里,这不容易。定你的上限,其余所有的都奉献掉。有一天,你会一年挣80万,留七万过日子。神非常喜欢这一点,祂非常喜欢这一点。我指的是,七万可能太多!这取决于你住在哪里。

我们美国人在这方面很吝啬。基督徒为我们的生活方式辩解,因为这是我们挣来的,就是这样。你为什么不买这东西?你能负担得起。理由就是,你现在要买的这八样东西,是你可以祝福世界的80万个可能性中的八个可能。

真正的成功

我在这里要讲这一点,我认为这是出于主。我不喜欢成功神学——健康、财富和兴旺的福音。这是主要原因:盯着基督教教会看的世人,从来不会因为我们成功,就被吸引到基督这里来——从来不会。他们可能被吸引,到告诉他们能兴旺发达的教会这里来。这不是被吸引到基督这里来。吸引人到基督这里来的,是那些本可以拥有,但是因为他们更看重耶稣,所以并不吝啬的人。这是把人吸引到基督这里来的原因。

他们看你,他们说:“所以你可以开那种车,住那种地方,有那种安全,那种舒适,那种名声,但是你选择这个?你的财宝肯定是在其他地方。”

我并不知道,除了我们受苦,我们舍己,我们牺牲,还会有任何别的方法,让世人对基督的教会刮目相看。我们宏伟的建筑物,我们华丽的活动,我们很酷的音乐,并不会吸引人到基督这里来。

吸引人到基督这里来的是爱——牺牲的爱,付出代价的爱。世人爱很酷的音乐。世人爱宏伟的建筑物,世人爱成功的活动项目。这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努力让我们的教会效法世人,拥有最大的,最闪耀的,最好的,这根本不能打动世人。在娱乐方面,他们比我们做得要好得多。因此,我们干嘛不为了基督去影响人,为了世人,一次又一次呼吁我们的百姓过简单生活,过战时的生活呢?这就是我们要做的事。这讲的是金钱,用你的金钱去冒险。

在见证方面冒险

第三类就是我们的见证。请听这句话:“人要下手拿住你们。”这是耶稣对使徒说的话:“人要下手拿住你们,把你们交给会堂,并且收在监里,又为我的名拉你们到君王诸侯面前。但这些事终必为你们的见证。所以,你们当立定心意,不要预先思想怎样分诉,因为我必赐你们口才智慧,是你们一切敌人所敌不住、驳不倒的。连你们的父母、弟兄、亲族、朋友也要把你们交官,你们也有被他们害死的。”

我只想你们留意“你们也有”,“你们一些人”这说法。你们这些在全世界忠心为耶稣而活的人,你们一些在座的人要殉道,毫无疑问。这是毫无疑问的。但不是你们所有的人。那么因为是你们当中一些人,不是你们所有人,所有就有风险。我是那一个人吗?也许。这会充满荣耀,难道不是吗?萨达姆·侯赛因认为他的事业很荣耀,至少他是这么说的,但这并不荣耀。但死对你来说可能是荣耀。

要记得启示录6:11的画面,殉道的人在天上祭坛下面,他们的灵魂大声呼求,“祢不审判住在地上的人,给我们伸流血的冤,要等到几时呢?”耶稣说了一句奇妙的话。他用衣服给他们披上,他说:“还要安息片时,等着一同作仆人的和他们的弟兄也像他们被杀,满足了数目。”祂在在座的人当中有指定的数目,他们要因着殉道,为基督公然去死。但是我们并知道这些人是谁。我们做见证的时候都要冒险。

冒险是一件浪漫的事情吗?

你会根据什么冒险?冒险并不是一件浪漫的事情。就连不信的人也会登山,因着冻伤失去手指,站在顶峰之上,挥舞他们的绳子,像耶稣一样。不,这并不是正在发生的事,我并不是要你们去做英雄人物。

你们这些小子,你们害怕。除非你们回转,变成小孩子的样式,否则就不能进天国。你们这些小子,你们害怕。这人呼吁你们冒险,不是要做一位英雄,不要有浪漫的想法。你们如何做到这一点?你们像这样,就做到这一点:

谁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呢?难道是患难吗?是困苦吗?是逼迫吗?是饥饿吗?是赤身露体吗?是危险吗?是刀剑吗?如经上所记:“我们为祢的缘故终日被杀,人看我们如将宰的羊。”然而,靠着爱我们的主,在这一切的事上已经得胜有余了。因为我深信无论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权的,是有能的,是现在的事,是将来的事,是高处的,是低处的,是别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们与 神的爱隔绝;这爱是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的。(罗8:35-39)

你冒险的根据就是这事实,就是你最终来说不可能为神冒险。你做出的每一样牺牲,临到你身上的每一样不好事情,神都取过来,让你在当中得胜有余。这事不仅不能打败你,它还成为你的仆人,把你带回家,进入荣耀。因此当殉道来到,你面对那刽子手,你说:成全我吧。你快快把我送到乐园里去,我很想带你和我一起去,我很想带你和我一起去。

https://www.desiringgod.org/messages/the-power-to-risk-in-the-cause-of-christ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