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今天仍医治人吗?

耶稣今天仍医治人吗?

Nick Batzig

一百多年前,华腓德(B.B. Warfield)在南卡哥伦比亚市哥伦比亚神学院发表了托马斯·史密斯(Thomas Symth)纪念讲座。人把这些讲座转录下来,成了他写的《假冒神迹》(Counterfeit Miracles)一书的内容。这本书一开篇就写道:“我们的主降临到地上的时候,也把天堂与祂自己一道带了下来。伴随祂传道的神迹奇事,不过就是祂从天上祂家带来,拖曳在祂身后的荣耀云彩罢了。”在具体讲到神迹医治时,华腓德总结了他对当时人认为神迹医治依然持续存在这观念的评价,他说:“所有基督徒都相信神听祷告医治病人。那些断言这种医治是以特别神迹方式做成的人,需要拿出更有力,超过其他同样也很吻合普遍基督教信仰教导的证据,来证明他们这特殊观点才行。”对华腓德来说,基督徒当今的要务,就是要认识到圣经教导说,耶稣和使徒时代的神迹医治,具有独一无二、救赎历史的性质。这项特殊任务在二十一世纪的重要性,并不亚于二十世纪初。许多基督徒仍不明白,耶稣和使徒的医治神迹具有不可重复、救赎历史和末世的特质。

如果有人能把基督在地上工作时,经历过祂神迹大能的人的所有疾病合并到一个人身上,这人就是一个完全畸形的人了。按照圣经,耶稣医治了瞎眼的、瘸子、聋子、哑巴、麻风病人、癫痫病人、瘫子、一个发烧的女人、一个患血漏的女人,以及一个手枯干的人。最令人惊讶的是,耶稣叫死人复活。基督来到世界,扭转了亚当带给这世界的罪的可悲影响。虽然耶稣医治的神迹是完全医治,但它们仍然是有选择,暂时的。耶稣从来没有想过要医治所有与祂接触过的人。另外,所有得到耶稣医治的人最终都死了。这些事实让我们来看以下这些重要问题:耶稣行神迹医治有何目的?基督的神迹与祂来,在十字架上和复活时候要做的事情有什么关系?

耶稣和使徒的神迹是弥赛亚的标志,超越了神迹本身,指向进入世界,把人从罪和今生苦难拯救出来的救主。耶稣是那末后亚当,祂来,为要取消第一个亚当因着悖逆所做的一切(罗5:12-21;林前15:21-22,45-49)。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像瘟疫一样祸害我们这些有神形象,但已堕落的人的一切事情,都可以归为两类当中的任何一种——罪,或者苦境。《韦斯敏斯德小要理问答》明确指出:“始祖堕落将世人陷入罪恶和苦境中。”(问17)这两类别不仅帮助我们更好理解我们这些堕落罪人在这堕落世界上的经历,也让我们能更好理解那位末后的亚当,就是耶稣的拯救工作,祂到世上来,承担了第一个亚当带进世界的罪,抑制了他带来的苦境(罗5:12-21;林前15:20-28,42-49)。虽然耶稣的死首先和最重要是为祂子民赎罪的代替献祭,但基督的受苦和随后的得荣耀,最终是要除去相信之人生活中的所有苦难。

耶稣和使徒行神迹,是对信徒复活和得完全的预览,那时他们终将经历盼望已久的完全医治。信徒的盼望,就是有一天,当救赎主再来,让祂的子民得转变,具有祂荣耀形象的时候,这世界所有的弊病都要被踩在这位救赎主脚下。黎德保(Herman Ridderbos)在他的《国的来临》一书中,对耶稣医治神迹的末世标志性质做了如下总结:

“耶稣的神迹是弥赛亚的拯救作为,具有一种末世特征。这源于……这事实,就是病人得医治、死人得复活等等,应视为是万物的更新和再创造,彰显天国的降临。然而,这些神迹只是附带性的,因此不应视为一个开始,从这开始,整体逐渐发展,而应视为神国来临的标志。”

这种解释说明了耶稣的医治神迹具有选择和暂时的性质。我们不应把耶稣的医治工作看作是渐进和持续的事情,仿佛它贯穿整个人类历史表现出来,为的是无缝带来新天新地。

一个更难的问题,就是基督的医治神迹和祂在十字架上工作的联系。如果耶稣的赎罪献祭是已开启的神国度的中心,那么祂的医治神迹和祂在十字架上的死有什么关系?最重要的解释,在于马太对以赛亚书53:4的引用,马太把耶稣的医治工作和以赛亚书对受苦救主的预言联系起来:

到了晚上,有人带着许多被鬼附的来到耶稣跟前,祂只用一句话,就把鬼都赶出去,并且治好了一切有病的人。这是要应验先知以赛亚的话,说:“祂代替我们的软弱,担当我们的疾病。”(太8:16-17)

基督工作的代替性质不仅施行在祂子民的罪上面,也施行在他们今生经历的苦难上。黎德保再次反思了这一事实,他指出:

重要的是,马太福音8:16-17把耶稣的各样医治称为是对以赛亚书53:4预言的应验:‘祂代替我们的软弱,担当我们的疾病。’在这里我们看到有这样的想法:耶稣在祂的弥赛亚工作中,接过了人疾病和受苦的重担。诚然,在这段经文中,耶稣并不是以受苦,把这重担放在自己身上的人出现(像以赛亚书53:4那里主的仆人那样)。但这种转移的观念显然是存在的,可以在以赛亚书53:2的预言光照下得到解释。”

耶稣和祂传道期间医治的人之间进行了一种重大交换。耶稣凭着祂的受苦,把祂百姓苦难的重担背在自己身上。耶稣受难时,祂被蒙住眼睛,受殴打,嘲弄。然后,祂被钉在木头上,将血倾倒,以至于死。 每一个医治神迹都对应着救主所受的一样苦难。耶稣代替瞎眼的人,自己眼睛被蒙上,为瘸腿的人变得瘸腿,为瘫痪的人变得瘫痪,为患血漏,血流不止的人倾倒出自己的血,为哑巴变得沉默,为那些被鬼附的人承受邪恶势力的冲击,为使死人复活,自己就从死里复活。

在十字架上,无罪的那一位成为不洁,好叫不洁的罪人能在神面前得到洁净。律法指出,如果有人接触麻风病人或死人,他们就会在礼仪上变得不洁。耶稣医治的时候,摸长大麻风的和死人(路5:13;7:14)。虽然不洁净的代替转换不是能一眼看得出来,但很明显,当耶稣在神的忿怒之下挂在十字架上,祂就成了有史以来最不洁净的人(林后5:21;加3:10-13)。正如基督把我们的罪放在自己身上,祂也把我们的苦难放在自己身上。耶稣用自己代替了祂到世上来拯救的人。为了给我们带来末世得赦免、复原和得生命的盼望,耶稣就必须在受苦的时候把我们所有的罪和疾病都揽在自己身上。

我们对基督的信心,不在于有确信祂要在今生医治我们所有的疾病。虽然神经常医治那些此时此刻向祂呼求医治的人,但神已经确保我们在复活的时候全人要得到永久医治。在基督里,神“赦免你的一切罪孽,医治你的一切疾病”(诗103:3)。然而,我们这些相信耶稣基督的人,盼望的是在那复活之日经历基督代替工作的完全实现。对信徒来说,有一天要来到,“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号、疼痛,因为以前的事都过去了。”(启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