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被错误冠名为预定的事情,倒可以更正确和恰当地称为后定

这种被错误冠名为预定的事情,倒可以更正确和恰当地称为后定

论到上帝的预知,在这方面,我们在圣经中看到,基督是“按着上帝的定旨先见(预知)被交与人,”使徒行传2:23。经上论到基督的肢体,说他们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他预先所知道的人,”罗马书8:28, 29。在同一封书信的其他地方,“上帝并没有弃绝他预先所知道的百姓,”罗马书11:2。彼得写信给“寄居的,就是照父上帝的先见被拣选的人”,彼得前书1:2。我们当知道,就受造之人而言,把预知归于上帝,这是恰当;但就上帝而言,不存在着过去的事,将来的事;过去的一切,将来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当前;因此按此意义,不能说他预知任何事。现在,就我们而言,经上说主在两方面预知人或事。

1. 一般来说,通过一种一般的认识预知,对这认识,大卫说:“我未成形的体质,你的眼早已看见了。我被造的肢体尚未有其一,你都写在你的册上了,”诗篇139:16。

2. 特别来说,通过一种更特别的预知,就是用爱和赞许的知识所作的预知;这正是直接包括在我们所说的拣选中的同一样事情,所以圣经用爱来表达上帝的拣选,“雅各是我所爱的,以扫是我所恶的,”罗马书9:13。这就是使徒所说的:“主认识谁是他的人,”提摩太后书2:19,即主从亘古就用爱和赞许来认识属他的人,“上帝并没有弃绝他预先所知道的百姓,”罗马书11:2,即他预先所爱和认可的人。因此我们推断,在确定计划,上帝的筹算对此达成一致之后,上帝就预知或预见到那些按他永远的爱,他接纳他们作他自己子民的人。凭着一个举动,他预知他要拣选的人,出于他自己无条件的爱,将其分别出来,让他们得生命和拯救;在这里,你看到上帝预定他圣徒得荣耀的原因,这纯粹是上帝的预知和无条件的爱;主从亘古,在创立世界之前,就预定,预先指定一些人得救,除了他自己的美意和他自己无条件的爱,就没有什么感动他如此预定。按性质的顺序,严格地说,这是在对我们的预定之前,是预定我们的原因,“因为他预先所知道的人,就预先定下,”罗马书8:29。他先是预知,然后是预定;他首先爱,然后是拣选:他首先用他亘古的爱怀抱他们,看他们是属他自己的人,然后出于他无条件的爱,把他们分别出来,让他们得生命和得拯救。所以使徒称这是“拣选的恩典”,罗马书11: 5,意思就是,我们的拣选出于爱的怀抱;无条件的爱,白白的恩典,是我们蒙拣选的原因。

有人反对,说上帝是根据预知预定和拣选我们,也就是,他们说上帝按照对我们相信、悔改和坚忍的预知预定和拣选我们。但那若是保罗所讲预知的意思,那他为什么会说,“他预先所知道的人,就预先定下效法他儿子的模样,”罗马书8: 29,如果上帝的确首先预知他们要效法他儿子的模样,那么他为什么又预定他们要要效法他儿子的模样? 如果那是彼得讲的预知,那他为什么要说:“照父上帝的先见(预知)被拣选,以致顺服?”彼得前书1:2。如果上帝确实首先预知他们要顺服,那他如何“照先见(预知)”拣选他们“以致顺服”?我知道人有这问题,上帝是否预知我们“相信,在信心和圣洁当中坚忍,就选择我们得救”?就我而言,基于以下这些众所周知的理由,我对此问题的回答是否定的。

1. 因为凭预知的信心拣选,就让上帝从自己这里出去,去看受造之人身上的这事或那事,由这些决定他拣选的旨意;他若要从我们所认识的事物当中得到认识,这就是否认上帝有全然充足的认识,并且也是否认上帝有全然充足的旨意,仿佛他必须依赖我们里面某些事,然后才能决定拣选我们的事。

2. 因为根据预见的信心或爱进行拣选,这就是让上帝在我们拣选了他才拣选我们,在我们先爱了他才爱我们了,但这是违反圣经的,“我们爱,因为上帝先爱我们。不是我们爱上帝,乃是上帝爱我们,差他的儿子为我们的罪作了挽回祭,这就是爱了,”约翰一书4:19,第10节。

3. 因为根据预见的信心进行拣选,这与上帝的意志对他自己而言拥有的自由不符,而上帝明明白白地告诉我们:“我要怜悯谁,就怜悯谁;要恩待谁,就恩待谁,”罗马书9:15,16。见约翰·古德温(John Goodwin)对罗马书9:15,16的解释。我知道有人不愿把这段经文理解为指亘古中的拣选,而是把它理解为指称义、收养人得儿子名分和拯救,但这不管是指拣选,还是指称义,个中表明的事实都是一样的:“我要怜悯谁,就怜悯谁”这句话,和上帝对摩西说的“我要恩待谁,就恩待谁”(出33:19)是一模一样的。在这里,正如人所承认那样,恩待的本意是心思意志打算做一些很突出是好的事,动机或义务丝毫不来自于外部,特别不来自向其行,或打算向其行这善的那人或那些人;这是一个明显的论证,就是“我要怜悯谁”的怜悯,并非由向其显出这怜悯的人身上任何事情引发,或是争取回来的怜悯,而是这怜悯自己乐意,或有这怜悯在其心里的那一位乐意施行的怜悯;在这方面,怜悯与恩典差别甚微,或根本没有差别。使徒与摩西的说法对换,只不过是在解释摩西的意思。

4. 因为根据预见的信心进行拣选,这就等于是说,上帝是因为我们相信而命定我们得永生;但圣经说的与这相反:“凡预定得永生的人都信了,”使徒行传徒13:48,而不是凡信的,都预定得永生。

5. 因为一种首要和永远的原因,不能取决于由它引发的完全一样的时间之内的效果:在这里,选拔是首要和永远的原因,我们的相信、悔改和坚忍由它而出,因此,我们的相信、悔改和坚忍,不能认为是上帝拣选的前因、条件或动机。

6. 因凭预见的信心进行拣选,或凭着在真道和圣洁中相信和坚忍到底,直到最后一口气息进行拣选,这要带来许多荒唐之事。例如:1. 这是拣选人,不是把人看作是在无罪状态,或痛苦状态,而是身处恩典状态,而这是与他们自己的信念相反。2. 这不是从拣选蒙恩的惠益中带出信心、圣洁和坚忍,而是从预见的相信、顺服、坚忍的作为中带出拣选,这就完全违背了圣经,“上帝从创立世界以前,在基督里拣选了我们,使我们在他面前成为圣洁,无有瑕疵,”以弗所书弗1:4。3. 这就仿佛在说,拣选或预定根本没有给人任何帮助,行走永远得救的道路;因这就是,一人(至少按上帝的预知),在信心和敬虔中跑完他的路,到达天堂的大门,永生才显明出来,那么拣选怎么可能是带领人通往永生,绝不失败的原因呢。这种被错误冠名为预定的事情,倒可以更正确和恰当地称为后定了。但我进行这论辩已太久,确实有违我的初衷,“这等事只生辩论,并不发明上帝在信上所立的章程,”提摩太前书1:4。我记得我所读过的,确实我已经开始感觉到,这些有争议的观点只会让我们心灵不安,浪费我们对耶稣,我们正在看的这可爱主题和对象的热情、爱和喜悦,甚至打断和干扰我们自己的深思默想。对这种问题,我将不再多发一言。

摘自《仰望耶稣》,作者:以撒·安布罗斯(初译稿),经典传承出版社授权发表,版权归授权方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