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谈教会治理

为什么要谈教会治理?(一)

约拿单·李曼(Jonathan Leeman)

一家地方教会和一群基督徒之间的分别,正正就是教会治理的问题。论证教会治理的合理性,等同于论证地方教会的存在。这并不是说,教会治理只与地方教会有关——人也必须考虑教会之间的关系。但这是说,没有教会治理就没有地方教会。因此在一个人几乎不关注教会治理的年代,人也轻率看待地方教会,这就不应让我们感到惊奇。

所有组织和社会群体都具有某种类型的治理,某种治理架构,构建起这群体,把它的成员组织起来,即使那架构是相当简化,情况仍是如此。1要成为无论是正式还是非正式的任何意义上的“一群人”或“一个群体”—— 一个城邦,一家广告公司,一家象棋俱乐部,或高中精英学生群体——这都意味着存在一些标准,把成员与非成员分别出来,存在着一些规则架构,指引这群体当中的行为表现。确实,这些规则构建了一个群体,使之成为一个群体,虽然“这些规则可能如此基本、如此初级,以至于这群体的成员可能并不感知到这些规则的存在”。2

换一种说法,一个没有治理——没有治理架构——的“群体”,实际上并不是一个群体。没有成为成员的标准,规范行为表现的规则,一种自我意识到的共同身份,一种共同目的或指引目标,就不存在着群体。这只有一堆个体。社会规则和社会群体是不可分地联系在一起:“群体只有通过社会规则构建起来才能存在。但反过来说,社会规则只能存在于一个社会群体的环境当中,这群体在最小程度上,是按照这群体中的人共同接受规则,连同意识到他们共同接受这规则而得到确立。”3

所有这一切就是说,每一家地方教会都有某种治理——某种构建自己,维持成员标准以及做决定的方式——因为它本身的存在,部分取决于这种治理。那些不承认存在着建制教会,或表明对教会治理完全不感兴趣的人,就有一点像那些表明对神不感兴趣的人。这只意味着他们选择某种其他的治理,也许是他们自己定的规则,而不是选择“记在册子上”的治理,就如否认上帝存在的人,实际上是选择了某一位其他的神祗。治理是不可避免的。唯一的问题是一家教会的治理是否连贯一致、井井有条,最重要的,是否合乎圣经。

传统上,基督徒看教会治理是解决教会生活几个领域方面的问题:

▪ 一家教会的治理,确立了在人加入教会成为成员,实行教会纪律惩治过程中谁拥有权柄,洗礼和主餐在表明和确立人成为教会成员,教会成为教会方面发挥怎样的作用。

▪ 治理确立教会中的领导职份,界定他们的责任和司法权限,具体指出谁有资格担任这些职份,规定遴选过程。

▪ 治理规定了如何作出教会生活中的重大决定。

▪ 治理勾画了一家教会和其他教会或宗派架构之间关系的性质,无论这些联系是正式还是非正式,有约束力还是不具备约束力。

典型来说,所有这些事情都记载在那称为教会章程,或教会秩序手册,或纪律惩治手册等名称各异的文献当中。

我们要在这篇序言中看到,对其他基督徒进行门训,向非基督徒传福音,这也与教会治理有关。换言之,教会治理的意义超越了基督徒出于责任感,要参加一年一次某种教会事务会议,在这会议上强迫自己要考虑的少数官僚问题。教会治理而是在基督徒人生中发挥一种至关重要的作用。当代基督徒开始按照教会治理的建制角度,重新思考他们身为基督徒作主门徒的问题,这对他们就大有裨益。

这样,本篇序言的目的并不是论证支持一种形式的教会治理,论证它比另一种更优越,而是提供了在这话题上总体方面的论证支持。它呈现了教会治理为何十分重要的四个理由。

(待续)

译自:《浸信会根基:反建制时代的教会治理》,编辑狄马可,约拿单·李曼

描述

[←1]

Nick Barber, The Constitutional State, in Oxford Constitutional Theory, ed. Martin Loughlin, John P. McCormick, and Neil Walker (Oxford, U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10),67.

[←2]

同上。一个群体变得越正式,这群体的成员就越“感知到”构建他们成为一个群体的规则。

[←3]

同上,69页。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