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一个人看着一面镜子,他在笑,他的形象也在笑,当中只有一张脸;然而在这一致当中,我们可以发现一种三位一体式的现象

就像一个人看着一面镜子,他在笑,他的形象也在笑,当中只有一张脸;然而在这一致当中,我们可以发现一种三位一体式的现象

4. 就那生的和受生的相互仁慈和爱意而言,我们说这带出了上帝的第三个位格或存有。在这里,要明白此事,我们就必须考虑两件事。第一,在上帝的本体中,除了他的知识,还有一种意志。第二,这意志和他的知识一样,永远在自身上动工。

第一,在上帝的本体中,除了他的知识,还有一种意志,这是非常清楚的;因赋予所有有理性造物意志的那一位,他自己不可能没有意志。他的意志,是要我们有意志,那么他自己怎么可能没有意志呢?必然存在着某一个首要的或主要的意志,其他意志建立在此意志之上;但经文说得很清楚,“我是上帝,并无别上帝;我是上帝,再没有能比我的。我的筹算必立定,凡我所喜悦的,我必成就,”以赛亚书46:9,10。

第二,上帝里面的这意志永远在自身上动工,这一点是很清楚的:因知识如此,意志也如此;但上帝的知识是作为首要、至完全的真理在自身上起作用,所以上帝的意志是作为首要和至完全的善,对他自己发挥意志的作用。确实,除了上帝他自己,上帝的意志还能有什么别的合适对象,对其发挥作用呢?一个无限的意志,必然需要一种无限的善,在这种意义上,正如我们的救主告诉我们那样,“除了上帝以外,没有一个良善的,”马太福音19:17。因此,上帝的意志自我反思,作为无限的善自得其乐。

现在我们来看圣灵从父和子而出这高尚、奥秘、属灵的方式。正如上帝的意志历经亘古都在在自身上起作用和自我反思,同样它做成这果效,就是它在无限的善中喜悦自己,这是它本于自己所知道的,因意志的行动是喜悦和欢喜;上帝或他的意志在自己无限的善中的这喜悦,确实带出在上帝里面的第三个位格或存有,我们称之为圣灵:所以,如果你想要知道何为圣灵,我会回答说:“圣灵是父子相互的仁慈、慈爱、喜乐和喜悦。”父按这意志的作为,以他的儿子为乐,喜悦他的儿子,子按这意志的作为,以他的父为乐,喜悦他的父;子就是这样论到他自己和他的父:“我日日为他所喜爱,常常在他面前踊跃,”箴言8:30,就像是说,我从亘古就为他所喜悦,他从亘古就为我说喜悦;父仿佛从亘古就在他的意志、爱和喜乐当中向往子;子仿佛从亘古就在他的意志、爱、喜乐当中向往父;圣灵从这两个位格共同的心愿和向往中而出,就构成了整个三位一体的三个位格。

我要用一些比喻或相似的方面说明这一点;就像一个人看着一面镜子,他在笑,他的形象也在笑,当中只有一张脸;然而在这一致当中,我们可以发现一种三位一体式的现象:脸是一,脸在镜子里的形象是另一个一,它们两者的微笑,是第三个一,但所有都在一张脸里,所有都是一张脸,所有都不过是一张脸;同样,上帝里面的知识是一,他在自己里面看到的他知识的映像或形象,就像在镜子里面,是第二个一,而他们两者一起的爱和喜欢,因着意志得以实现,是第三个一;但所有都在一上帝之内,所有都是一上帝,所有都只不过是一上帝。在这三位一体内,就时间而言,既无第一,也无最后,而是所有都是同时,在一瞬间:就像镜子当中那脸,那脸的形象,它们微笑时,是一同微笑,而不是一个在前,一个在后。——总而言之,正如我们因父永远的意志,通过他的知识动工就看到子,我们也因父和子知识和意志共同做工,看到他们两者爱、喜乐和喜悦的圣灵;因此,我们得出结论,有三个不同的位格或存有,我们称之为父、子和圣灵,在一个属灵,却无法言说的本体之内,这本体就是上帝他自己——我的用意不是要强调父或圣灵,而只是要强调子。然而,到目前为止我所说的,是为了让你们更好理解上帝之子这受生方式,以及父和子之间从亘古以来的这相互的仁慈、慈爱、喜乐和喜悦。

摘自《仰望耶稣》,作者:以撒·安布罗斯(初译稿),经典传承出版社授权发表,版权归授权方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