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子的亘古受生

论子的亘古受生

我们必须 “仰望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我们必须自始至终目光坚定仰望耶稣,因他是“阿拉法,俄梅戛”,是始,是终,是首,是末,所以我们必须按此仰望他。1. 他是阿拉法,是创始者(原文如此),Archegon,开始的那一位,发起的那一位,在起初推动我们的信仰,希伯来书12:2,也是我们信仰的终点,我们灵魂的拯救,帖撒罗尼迦后书2:13,提摩太后书1:9,提多书1:2。现在,就预旨或执行而言,基督可称为一位创始者。我要从预旨开始讲,他在时间开始之前,就计划让我们蒙福的事,使他荣耀的恩典得着称赞,以弗所书1:6。这段话里有许多深意。为此目的,我们已告诉你们,耶稣是上帝的儿子,我们的耶稣,在诸世界之前,在亘古中受生。在这第一个时期,我们要从他1.与上帝的关系;2.与我们的关系这两方面来仰望他。

1. 在他与上帝的关系方面。“谁能想到他的世代呢?”以赛亚书53:8(和合本修订版)。他是上帝的儿子,其存有唯独出于父,本于父,因着本质交通,从亘古由父所生。

要开始阐述我们这位耶稣的这亘古受生,我们就要思考:1.那受生的;2.时间;3.生的方式;4.那生的和受生的之间相互的爱,这带出一个第三位格,或存有,我们称之为圣灵。

1. 那受生的,就是耶稣基督;必须从两方面来思想他,一,他是子,二,他是上帝。在这里,他既是子,受生的,但这不是从他是上帝这方面说的。因他是上帝,他在于自己,既不是受生,也不是而出:父的神性和子的神性只不过是同一神性,所以essentia filii est a seipso , et hac ratione dici potest (auto Theos). 子既是上帝,他本于自己就是上帝,无始,就像父;Essentia tamen filii non est a teipso, ideo sic non est (auto Theos).但他既是子,就不是出于自己,而是父的子,由父所生;由此结论就是,子由父所生,这是就他是子而言,但并非是就他是上帝而言。

2. 因为这受生的时间,它无始,无中段,也无终;因此是在亘古,在诸世界受造以先;我们这位耶稣众多奇妙之处的其中一样,就是父生、子受生同亘古。箴言中的智慧(所有神学家都认同这说的是基督)这样说:“没有深渊,没有大水的泉源,我已生出。大山未曾奠定,小山未有之先,我已生出。耶和华还没有创造大地和田野,并世上的土质,我已生出。他立高天,我在那里;他在渊面的周围划出圆圈,”箴言8:24-27。“我在那里。”稍微前一点的地方,“在耶和华造化的起头,在太初创造万物之先,就有了我。从亘古,从太初,未有世界以前,我已被立,”箴言8:22,23,就是说,从亘古;因在世界被造之前,除了亘古就别无其他。人可能提出反对意见,就是父上帝有这说法:“你是我的儿子,我今日生你,”诗篇2:7,保罗解释这指的是基督复活的时候,这位使徒说:“我们也报好信息给你们,就是那应许祖宗的话,上帝已经向我们这作儿女的应验,叫耶稣复活了。正如诗篇第二篇上记着说:‘你是我的儿子,我今日生你,’”使徒行传13:32,33。诗篇第二篇也写着:“你是我的儿子,我今日生你。”但我们是在受生这件事本身,以及它的显现或宣告之间作出区分。上帝的儿子耶稣在亘古受生;但当他道成肉身,特别是当他从死里复活的时候,上帝就强有力宣告他按本性是上帝的儿子。使徒所理解的,是对他亘古受生的这宣告或彰显。

3. 至于上帝儿子耶稣受生的方式,生的方式可以有两种理解,一种是肉体外在的,这要服在败坏、改变和时间之下;另一种是属灵内在的,这就是上帝儿子的开始,他的受生不受败坏、改变和时间影响。但是,哎呀!我们该如何“想到他的世代”呢,以赛亚书53:8。我的心啊,你可以在此与保罗和大卫一道称羡和敬拜,大声说:“深哉!上帝丰富的智慧和知识。他的判断何其难测!他的踪迹何其难寻!”罗马书11:33。我们无法探究上帝隐秘的旨意,这旨意,他从未在他的话语中启示让人知道,但我们要按他启示自己的程度,在圣经光照下,有节制地努力表明上帝儿子这属灵受生,就是——

我们必须思想在上帝里面的两件事情,1.在上帝里面有一种知识。2.在上帝里面,这知识永远在行动或做工。

对于第一件事,上帝有一种至为卓越的知识,或者说他就是最高程度的知识,这是显而易见;因他把知识赐给他所造的一切有理性造物,他自己就必须要有知识,而且这知识在他自己身上最突出。若火是其他事物热的原因,那么火一定是任何事物当中最热的:Propter quod unumquodque tale, illud est mogis tale. 这公理常见,但圣经予以证实,“在上帝有智慧和能力,他有谋略和知识,”约伯记12:13。不,这知识就是他的本体,这一点非常明确,“我有谋略和真知识,我乃聪明,我有能力,”箴言8:14。

第二,在上帝里面,这知识永远在行动或做工,这一点非常清楚;因这种知识(就是上帝的本性、本质和存在)是一种纯粹的作为,或者说是那第一作为;它与上帝的生命为一。在这里,所有生命本身都是活跃,那为首的生命也是如此(最高程度的生命当算是上帝的生命),必须是活跃。什么是上帝的生命,岂不就是一种基本特质,据此特质,神性永远在采取行动,本身是活的,是在运动吗?这就是圣经中常用的那说法:“永生的耶和华”,耶利米书38:16。同样,上帝也经常使用 “永生的耶和华”来断言或起誓。“主说,‘我凭着我的永生起誓,’”罗马书14:11。既然上帝的知识从亘古以来就在活动或动工,它就必须要有某个亘古就有的对象,对这对象采取行动或动工;每一种行动都需要一个合适对象,对其采取行动或发挥作用;那么,如果上帝的知识在亘古就采取行动,它就必须要有某个亘古就有的对象,如果上帝的知识是完全采取行动,它就必须要有某个至为完全的对象,对其采取行动;那是什么,岂不就是上帝他自己吗?上帝的知识若要作用在他自己以外的事情上,这就会论证说,他的知识是作用在那有限、不完全的事情上。当然,除了他自己,没有什么是无限、亘古和完全,因此,他的知识若要(亘古和完全)作用在任何合适的对象上,他就不得对其余一切,只是必须对他自己动工。

现在我们来看上帝的儿子耶稣这高尚、奥秘、属灵的受生方式。正如上帝的知识亘古就出于自身采取行动和反思,同样,这知识做成这果效,就是它是自我理解和自我生成;它的认识,在于认识它所看那对象的一个形象,而这形象就是上帝的儿子。这一点我们要用一些比喻加以说明。我们知道,一个人的灵魂有时确实会沉思默想其他事情,如它思想天,或它思想地,我们把这种思想称为直截了当或发射性的思想;但有时灵魂确实也会思索或默想自己,就如它思想自己的本质或官能,或类似的事情,我们称之为一种反射性的思想;灵魂有时理解自己,有时有一些关于自己的想法或画面形象,有时自我生成;这是我们的说法,灵魂自我生成。不仅有一种肉身,还有一种灵的认识;就像我理解这件事或那件事的时候,我说,我生成这一点或那一点,我在我的灵魂里,有对这件事或那件事的观念或形象。或者,就像人面对一块玻璃,通过反射,确实生成和得到对自己容貌的一个完全形象;上帝也是如此,他在观看和思想自己时,在他自己里面生成一种对他自己最完全、最生动的形象,就是那在三位一体的形象,我们把这形象称为上帝的儿子。就这样,你在圣经中看到,上帝的儿子耶稣被称为“上帝荣耀所发的光辉,是上帝本体的真像”,希伯来书1:3。1. “上帝荣耀所发的光辉”,这里把父上帝比作一个光体,把子上帝比作是一束光,或从那荣耀光体发出来的光辉。2. “上帝本体的真像”,这里把父上帝比作是一封印,子上帝比作是这印产生的印记。这里请看,就像一封印上的蜡有这印的刻像;同样,上帝的儿子(父出于他自己的知识所生,所生成的)就是父知识的像;因此经上不仅把父,也把子称为就是知识。基督说:“我有谋略和真知识,我乃聪明,我有能力,”箴言8:14。父是什么,子也是什么;确实,人的知识,人用知识理解的事物,通常不是一样,但在上帝里里面,这一切都为一。上帝的认识生成和生,是一切当中最内在的;父生自己的,本于自己生;他用知识生成,这是一种生,他生的仍在他自己里面,因他的知识不能在别处遇到任何合适的,而只能与那就是他自己的相遇,而他对自己的认识生成,或对自己的生,是三位一体的第二存有, 我们称为上帝永远的儿子。

摘自《仰望耶稣》,作者:以撒·安布罗斯(初译稿),经典传承出版社授权发表,版权归授权方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