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人在尽此本份时岂不是心不在焉吗?

义人在尽此本份时岂不是心不在焉吗?哦,他们有一段时间从神这里出去,灵里消沉,真是可悲!对世界有无度的情感!与此同时,就连在圣徒自己当中,人也疏忽这福音命令!我不知道这是否是因缺乏技巧,还是缺乏意志,但我肯定,这本分处在休眠状态,遭到上帝大多数百姓忽视:他们的错失,我可以在以下这几方面加以说明:

1. 不使用他们的悟性,不把他们的思想指向耶稣。使徒说:“我现在写给你们的是第二封信。这两封都是提醒你们,激发你们诚实的心,”彼得后书3:1。原文是egeirein,唤醒你们诚实的思想,实在需要这一点。请看大卫如何呼吁自己,“我的灵啊,你当醒起!”诗57:8。请看底波拉如何呼吁自己,“底波拉啊,兴起!兴起!你当兴起,兴起,唱歌,”士师记5:12。兴起,这词有激发的含义,就像鸟儿激发它们的雏鸟飞翔,使用它们的翅膀。如此呼吁自己的人是何等寥寥无几?先知抱怨无人“奋力抓住你”,赛64:7。这是何等羞耻的事情?神赋予我们的悟性,不善用在这方面,这合适吗?我们的思想(这些用金子造的柜子,上帝赐给我们,用来装满属天的宝藏),居然空空如也,或装满虚妄之事,一无所有,比一无所有更糟,这合适吗?哦!像我们的心灵这般荣耀的受造之物,居然去服侍各样受造之物,而受造之物本应服侍基督,本应像天使侍立在我们的神面前!哦,像我们不灭的灵魂这如此充满荣耀的事情,居然追求虚妄,因此变得虚妄;我们若是正确善用灵魂,是本应与天使同行,让自己住荣耀上帝的怀中!我们岂不看到,基督是如何不断倾心在我们身上?他内心的思想是爱,永远的爱;我们岂不应当让我们的思想专注在他身上吗?我们岂不应当让我们的想法飞奔到他面前吗?

2. 思想不专注做这工。他们的思想可能仰望,但如此软弱无力,就像从几乎没有拉开的弓射出的箭,并不能射中目标。那智慧人的忠告就是,“凡你手所当作的事,要尽力去作,”传道书9:10。啊,神的百姓做这属灵工作时竟然如此懒惰、没有生机、懒散!正如耶稣对众人讲到约翰的事,“你们从前出到旷野是要看什么呢?”马太福音11:7,同样容我问相信的人关于他们仰望耶稣的事,你们出去要看什么?你们爬着,挪动着,仿佛没有内心,你们里面没有灵。你们出去要看谁?什么,是要看那荣耀的主吗?什么,“是神荣耀所发的光辉,是神本体的真像”的那一位?希伯来书1:3。什么,这样沉闷懒惰的方面,适合来看这如此的荣耀吗?你们看到自己思想是如何像激流涌向其他事,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你们只是忧郁,软弱无力吗?哦,基督徒居然在属灵的事上如此冰冷,在追求地上现世的事情方面如此火热!

3. 思想不专注这对象,目光不注视在耶稣基督身上。一些人可能扫基督一眼,但马上转眼开去:但为什么不定睛在耶稣那里,至少等到可以得着某些有益的结果;基督难道不配得我们灵魂专注在他身上吗?肯定的是,如果爱我们的耶稣,这爱就要吸引着我们,基督就会在我们的思绪当中,我们无法将他忘怀。正如磁石吸引了铁,让铁紧紧依附自己,同样,如果爱吸引我们的心,就会让我们的心紧紧依附在所爱的对象身上。基督亲自承认有这样一种爱的工作,作用在他自己身上:“求你掉转眼目不看我,因你的眼目使我惊乱。我妹子,我新妇,你夺了我的心!你用眼一看,夺了我的心,”基督的心因他百姓下垂的发绺系住了,因爱被他们深深吸引。他无法让自己转眼不看他们:“妇人焉能忘记她吃奶的婴孩,不怜恤她所生的儿子?即或有忘记的,我却不忘记你,”以赛亚书49:15。基督如此温柔爱我们,常常思念我们,我们岂能心思如此与他若即若离,如此心绪不宁,对他的思念如此转瞬即逝呢?他已用如此的慈绳爱索将自己与我们捆绑在一起,我们难道不应更用心,用慈绳爱索将自己与他捆绑在一起吗?

4. 没有天天履行这有福的本分;他们可能时不时兴起,起来进入天上,要看他们的耶稣,但不是每天如此。哦,请思考,这种时不时上到天上,进入幔子之内,这是过着与朋友在一起的生活吗?我们自己是这样对待儿女的吗?什么,在家里如此陌生?只不过是时不时?一个月一次,一年一次?我们本应总是身处的地方,很少去到其中?耶稣基督是如此微不足道,以至于时不时去看他,这就足矣?示巴女王听到所罗门的智慧,她就,啊,“你的臣子、你的仆人常侍立在你面前听你智慧的话,是有福的,”列王纪上10:8。如果她被所罗门如此吸引,那么要记住,“看哪,在这里有一人比所罗门更大。” 我们本应常常侍立在基督面前,听他的智慧,仰望他的荣耀,因而享有这福分,我们岂应自我剥夺了这福分呢?

哦,我的弟兄们,让我们自惭形秽,因为直到今日,我们在把我们的心思带到这配得称颂的对象耶稣基督面前,让我们的心思被他吸引,专注在他身上这件事上,我们一直以来是如此漫不经心:是的,让我们感到害臊,我们没有把这当作我们每天的工作。大卫描写有福的人,说他是“喜爱耶和华的律法,昼夜思想,”诗篇1:2。那么,人既不昼夜默想耶和华的律法,也不默想制订律法的耶和华,他就当受何等责备?哎呀,我们没有稳步前行,我们没有天天操练仰望耶稣。我担心我们看这仰望耶稣这本分,对它心有存疑;在许多人看来,这是一种他们不晓得的本分,没有听过,没有想过,没有留意,那么他们又怎么能操练呢?但对于这第一个应用,我就说到这里。

摘自《仰望耶稣》,作者:以撒·安布罗斯(初译稿),经典传承出版社授权发表,版权归授权方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