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被抓个现行,发现你没有公认信条

不要被抓个现行,发现你没有公认信条(Michael Reeves)

作者:Michael Reeves
译者:huaye
校对:DL
来源:https://tabletalkmagazine.com/posts/dont-caught-without-confession/

基督徒一直在写,一直在重视他们的信仰总结。圣经记录了最早的这些公认信条(提前3:16)。然后,后使徒时代的初期教会撰写了基督教基要信仰的权威性告白,如使徒信经尼西亚信经,人至今仍视之是正统信仰的基准。在随后几个世纪,基督徒继续撰写公认信条:奥格斯堡信条(1530年)、三十九条信纲(1562年)、威敏信条(1646年)、伦敦浸信会第二公认信条(1689年)等等。教会从未缺少过信经信条。

食谱和蛋糕

尽管公认信条在基督教历史上至关重要,但基督徒对其反应不一。虽然许多信徒热衷于使用公认信条,但也有人声称,公认信条是用一份枯燥的教义清单取代了与神的生命关系,是用字句取代了精义,只留下一副死气沉沉正统信仰的外壳。然而,这样理解公认信条是把食谱误认为蛋糕。公认信条像食谱一样,描述的是基督教信仰生活至关重要的成分,不能与现实本身混淆。这并不意味着成分描述不重要:不同的成分会做出不同的蛋糕。但如果你尝试吃食谱而不是吃蛋糕,你就会失望难过。

我们不信任公认信条,这有一种更深层次、更险恶的原因。这始于伊甸园,当时亚当夏娃拒绝听从神的话。从那时起,人类就假装神并没有对我们说话。若我们承认神已经说话,我们也就必须承认我们是故意违背祂——承认我们并不是我们天天自封的神和主。含糊对待圣经的教导,在神学问题上不具体,这是在延续着伊甸园里的这种错误。没有公认信条,我们就在黑暗中臆测,否认神已经说话,把祂的启示之光带进世界(约1:1-5)。不受神启示的刺目光线干扰,我们就可以任意栖身于黑暗当中,随心制造偶像,用舒适的经验、道德主义或我们选择的任何事情,打造出一种自我创造的宗教。

历史充斥着这种倾向。举一个例子。在十七世纪的英国,一群称为自由派的神学家,厌倦了宗教改革带来的无止休神学争论,就寻求一个剔除了大部分宗教改革教义的基督教。教义成了肮脏的词汇。对他们来说,基督教的本质是道德,教义越少,人就越能达成共识和合一。问题是,这种合一是建造在道德标准,而不是基督之上。

在许多方面,这些自由派人士是十八世纪启蒙运动对所有教义持怀疑态度的先驱,爱德华·吉本(Edward Gibbon)就是这种怀疑的代表。在他的巨著《罗马帝国衰亡史》中,吉本绝望地将后使徒时代初期教会的教义争端视为无关紧要的争吵。例如,吉本对亚流派之争(Arian controversy)中关于基督是真正的神(homoousios),还是仅仅是一个得尊崇的受造物(homoiousios)的争论不屑一顾,他说:“用最细致的神学眼光看,Homoousion和Homoiousion之间的区别微乎其微。”1

对吉本来说,这是一场对单单一个字母i的琐碎辩论,但辩论内容关乎的是更紧要的内容。辩论的焦点在于基督是不是神,祂是否应被当作神来敬拜。单单这个i就将正统与异端区分开来,一方声称基督是创造主,而另一方则认为祂不过是受造物。吉本对教义充满嘲讽的冷漠,同样可以用来轻易论证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之间的区别仅仅是数字之争:一(真主)或三(圣父、圣子、圣灵)。然而我们知道,教义的精准很重要。

神说话了吗?

当属血气、伊甸园里的那种倾向和西方主流思想史站在一起反对公认信条时,我们很容易看出,热爱公认信条已经成为一种难以想象得罪人的事情。神的启示是客观真理,而不是主观情感,这一点冒犯了现代文化。

而这正是公认信条的目的——拒绝与主流一道装假,谎称神没有说话。公认信条断言,神已经清晰具体说了话。持守公认信条是一种谦卑的举动,承认我们并不是我们想当的真理最终仲裁员。相反,我们通过公认信条宣告,神已赐我们绝对、不可更改的真理。公认信条是我们对神所宣告真理的顺服回应。公认信条等于承认神是神,我们不是神。

公认信条也表明具体教义的重要性。梅钦(J. Gresham Machen)说:“在宗教领域,就像在其他领域一样,人达成共识的事,往往是最不值得坚持的事;真正重要的事是人要为之展开论战的事。”2 这样看来,公认信条位于基督教的核心。基督教信仰的基要部分,并不是我们可以笑谈对待的不同观点。相反,这些是客观性和历史性的真理问题。

因为公认信条是对神启示的见证,这种启示只能凭信心把握,世人就无法明白在基督教公认信条的内容。世人只看到我们公认信条中的神是一个残暴的狱卒,用祂何为真、何为假的命令来禁锢人的思想。这种观点是寻求自由挣脱神话语权威的人可以得出的唯一结论。然而,信心的眼睛可以看到公认信条中的真神。只有通过神的话语才能找到真自由。基督教公认信条中的神远非一个狱卒,而是一位解放人的神。基督教公认信条见证神使人得自由的道,它存在,是为了显明圣灵真正的工作。

正统信仰的书面立场

公认信条是我们在神和祂话语面前的书面立场,人当在公认信条面前谦卑,在它之下顺服,在它面前学习查考,接受它的对质,使用它,在这世上行事为人。重视信经信条的基督教不是基督教正统信仰的一个分支;它是按时间循序对基督教正统信仰的记载。归根结底,经受住基督教世界多年检验的正统公认信条,是你不能被抓个现行,发现没有的事情。

1 Edward Gibbon, The Decline and Fall of the Roman Empire (New York: Random House), vol. 1, ch. xxi, n.155.
2 J. Gresham Machen, Christianity and Liberalism (Grand Rapids, Mich.: Eerdmans, 1923), 1–2.

原文链接:https://luotengshuxia.wordpress.com/2021/10/05/%e4%b8%8d%e8%a6%81%e8%a2%ab%e6%8a%93%e4%b8%aa%e7%8e%b0%e8%a1%8c%ef%bc%8c%e5%8f%91%e7%8e%b0%e4%bd%a0%e6%b2%a1%e6%9c%89%e5%85%ac%e8%ae%a4%e4%bf%a1%e6%9d%a1%ef%bc%88michael-reeves%ef%bc%89/

蒙授权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