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基督,天堂就不是天堂

没有基督,天堂就不是天堂

我情愿离世与基督同在(腓1:23)

保罗所情愿的,就是与曾从天上来,为要在这地上与我们同在,下降,为要叫我们高升的基督同在;与曾为我们做了极多的事,受了极大的苦的基督同在;与喜悦与我们同在的基督同在;与那虚己,为叫我们可以成为富足,就成了贫穷的基督同在;与我们的丈夫基督同在,与在这地上与我们订下婚约,叫一切在天上得成全的基督同在。

问:他为什么不说,我情愿上天堂?

答:因为没有基督,天堂就不是天堂。在任何地方与基督同在,强似在天堂,却得不到祂。没有基督,一切美食,就只不过是葬礼的宴席。筵席主人不在的地方,除了肃穆,就没有别的。没有基督,得着一切又算得上什么?我说,没有基督,天堂的喜乐就不是天堂的喜乐;祂就是天堂的天堂。

真爱是对人的爱。爱物,或爱礼,胜过爱人,是奸淫的爱。保罗爱基督祂自己,因他感受到基督爱他这美好的经历,他的爱只不过是反映出基督首先的爱。他乐意见到基督,拥抱祂,以那为他灵魂做了如此多的事,受了如此多的苦,赦免了他如此多的罪的基督为乐。

原因就是,因这是一切当中最好的。与基督同在,就是身处一切幸福的泉源。这就是身处我们原本当处的一方天地。每一种造物都认为,身处自己的一方天地,这是最好,这一方天地是它兴旺,享受幸福的地方;基督是一个基督徒的一方天地。再说一次,与基督同在,这是好得无比,因与基督同在,就是婚姻圆满。婚姻岂不是比婚约更好吗?家难道不是比不在身边好吗?与基督同在,就是归家。得胜不比冲突好吗?但与基督同在,就是胜过一切仇敌,脱离撒但的势力范围。完全岂不是比不完全好吗?在这地上一切皆不完全,在天堂有一种完全,因此比下面任何好都要好得无比,因为在这地上一切不过是影子,那里是实在。富足是什么?世上被虫蛀的快乐是什么?地上的尊荣是什么,岂不只是那美事的影子吗?在基督右手中有永远的福乐,诗16:11,有真的尊荣,真的富足;那里有的是实在。

我们若是论到美德,论到美好的事物,与基督同在,要比在这地上享有圣灵各样的美德和安慰更好。为什么?因为它们都受到玷污,是混杂的。在这地上,我们的平安被遗弃和苦难打断。在这地上,圣灵的喜乐与忧伤混杂。在这地上,人的美德与灵与肉的争战共存,但在天上有纯全的平安,纯全的喜乐,纯全的美德;因为荣耀,岂不就是美德得完全吗?美德确实是这地上的荣耀,但它是与冲突并存的荣耀。圣经有时称美德为荣耀,但它是不完全的荣耀。亲爱的,完全比不完全好,所以与基督同在,这是好得无比。

我们死了,可以与基督同在,这岂不是比在这地上过一种冲突的生活要“好得无比”吗?那么我们为什么怕死呢?死不过是到基督那里去的一条通道罢了。死只不过是一个一脸严肃的军士,让我们进入一座荣美的宫殿,他除去我们的枷锁,脱掉我们褴褛的衣裳,让我们穿上更好的衣服,终结我们所有的痛苦,开始我们所有的幸福。那么我们为什么要怕死呢?死只不过是离开,去到一个更好的环境。死不过就像以色列人要渡过的约旦河,他们过了约旦河,就进了迦南。死只不过就像以色列人前往迦南时要过的红海。所以我们没有理由怕死。它本身确实是仇敌,但现在它无害,不,现在它成了朋友,对我们友好,是美好的朋友。死是教会财产的一部分。使徒说,“或保罗,或亚波罗,或生,或死,全是你们的,”林前3:22。

死是我们的,是叫我们得益处。它给我们带来的益处,超过我们世上所有朋友带来的好处。它决定并终结我们所有的痛苦和罪;它是天堂的郊区。它让我们进入天上的那些快乐。因此,基督徒害怕保罗在这里当作他心愿对象的死,就是一种耻辱。

薛伯斯,《基督最好》,标题为译者所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