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只有通过新的逾越节羔羊,才能找到新出埃及的复活生命

人只有通过新的逾越节羔羊,才能找到新出埃及的复活生命

L. Michael Morales

起初的逾越节羔羊成就了离开的仪式,耶稣的献祭也打开了新出埃及的大门,这大门就是祂复活离开了坟墓。

历史上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时候,没有了献为祭的逾越节羔羊,就没有离开埃及的出路——羔羊流的血是唯一的出路。

同样,人只有通过新的逾越节羔羊,通过耶稣钉十字架,才能找到新出埃及的复活生命。

第四卷福音书是从降下和升天的角度来讲耶稣降临:子离开父的怀中降临,父通过子道成肉身差遣祂,然后祂通过复活和升天回到父家。

按此计划,耶稣身为逾越节的羔羊钉十字架,开始回到父那里去,这钉十字架与祂复活和升天联系在一起,是复活和升天的基础。在约翰福音中,这就是耶稣之死的荣耀。

十字架是祂离开的途径,藉此祂为自己成就一种像出埃及一样的出去,离开这世界,回到祂父天上的居所。耶稣钉十字架,不仅启动了祂回到父那里去的过程,也是这回去的途径。

更精准地说,按苏珊·汉伯(Susan Humble)的说法,“耶稣钉十字架是祂离开世界的途径,而祂的复活,特别是祂的升天,则是祂回到神那里去的途径,”因此,“复活带来一种光景,耶稣按此光景离开了世界,尽管当时祂尚未回到/上升到神那里去。”

以此类比,我们可以认为逾越节的羔羊献为祭,是为了让以色列人离开埃及(向旧生命死了),而过红海则象征以色列人的重生(或复活),上西乃山去到神面前,对应的则是耶稣升天。

当我们牢牢地把握住这事实,就是耶稣通过祂钉十字架的死,埋葬和复活而经历了改变,这像出埃及一样的出去就显得越发奇妙,就是说,祂出埃及一样的出去是从旧创造出去,经受神的审判,然后进入荣耀的新创造。

我们在第七章曾观察到,每日献燔祭也有类似像出埃及一样出去的模式:羊羔通过祭坛的火献给神,变成神悦纳的馨香之气,被带到神在天上的居所。

因这功能,燔祭更正确,也按字面被称为“升天祭”。

正如献燔祭的祭坛是以色列人在敬拜中上升,进到天上神面前的途径,在约翰福音中,十字架也是子升天的途径,让祂像出埃及一样回到天上的父身边——而且,通过与耶稣灵里联合,这也成了所有神子民升天的途径。

《新旧出埃及:救赎的圣经神学》(暂译名)L. Michael Morales, Exodus Old and New: A Biblical Theology of Redemption (Essential Studies in Biblical Theology; Downers Grove, IL: IVP Academic, 2020), 164-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