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认信条与敬拜

公认信条与敬拜

作者:Nick Batzig

我最早的一些童年回忆,是主日和家人一起敬拜的时候。在我们去的改革宗长老会教会,释经式讲道、唱赞美诗和祈祷,以及基督教会历史上的信条和公认信条,都是敬拜的固定要素。我们经常在敬拜时认信《使徒信经》和《尼西亚信经》,或《韦斯敏斯德信仰告白》、《韦斯敏斯德小要理问答》或《海德堡要理问答》中的一些特定教义声明。我们的牧师讲道时引用《韦斯敏斯德小要理问答》中的教义声明。虽然我当时并无意识,但这些历史性的教义陈述,在圣经教义、敬拜和基督徒生活方面塑造了我年幼的心灵。十年前,我有幸植堂,建立起一家改革宗长老会教会。我热情地将许多历史性的信条和公认信条纳入我们的敬拜,明确的目的是为了教导,还有保守基督教信仰的核心真理和对神的敬拜。

巴刻在他1973年写的文章《明日教会的公认信条》里强调,历史上的信条和公认信条有助教会履行四种主要责任,就是教会颂赞、传扬、教导和纪律惩治的任务。因此,教会应在敬拜(颂赞)、见证(传扬)、教训(教导)和保守(纪律惩治)这四方面使用这些历史性的教义声明。巴刻接着说明了信条和公认信条在执行每项任务时是如何发挥作用的:

“它们颂赞的功能,就是通过表明神爱的作为,用言语回应委身神,以此荣耀神。它们传扬的功能,就是宣布它们的信仰共同体立场,从而指出这些信仰共同体是归属基督的教会,是世界范围的信仰团契。它们的教导功能,是发挥教导基础的作用。它们的纪律惩治功能,是确立每个认信群体希望保持的信仰界限,从而奠定基础,让认信群体为它的神职人员和教会成员加上它看为合适的任何形式教义限制或方向。”

颂赞的任务内容最广泛,因敬拜涉及传扬、教导和纪律惩治这些任务的要素。历史上的信条和公认信条帮助聚集起来的信徒传扬圣经核心真理。它们为牧师提供了精炼的教义阐述,帮助他们正确教导和传讲圣经中神的全备旨意,就这样为教导这项任务助力。信条和公认信条作为纪律惩治指南发挥作用,给教会领袖和成员提供教义标准,让他们彼此督责。它们明确的教义说明就像护栏,保障敬拜时教导和传扬的内容合乎真道。正如巴刻解释那样:

“教会没有经授权的教义陈述(长老会历史上把教义陈述称为标准),显然就处于劣势,难以保持它是“真理的柱石和根基”(提前3:15)的特征。诚然,人撰写的信仰陈述没有一份是完整或终极的;但这些陈述可以是正确的,在排除错误道路,帮助每一代人完成尽可能清楚说明何为基督教信仰这任务方面,对人极其有益。”

基督徒公开认信教会一直以来认信的真理时,神就是在把教会和世界,以及把真假教会区分开来。历史性的教义标准有助于在阐述那“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犹1:3)时,清楚区分正统教导和错误教导。

归根结底,历史性的教义陈述支持教会完成颂赞的任务,让信徒专注思想关于三位一体真神的核心真理,这位真神是他们敬拜的对象。教会在关于三位一体教义和基督论的声明方面是合一的。教会历史上的信条和公认信条很明显是以神为中心和以基督为中心。此外,十七世纪改革宗的公认信条和要理问答详细解释了何为根据圣经敬拜神。《韦斯敏斯德信仰告白》专门用了整整一章论述主日敬拜这主题(《韦斯敏斯德信仰告白》第21章),《韦斯敏斯德大要理问答》在解释前四条诫命时,论述了合乎圣经的敬拜这主题(《韦斯敏斯德大要理问答》105, 108-110, 117问)。

由于对神的正确敬拜是扎根在圣经永恒的真理之上,教会就应由衷欢迎历史上对圣经真理经久不衰的陈述。这要帮助教会保守基督教的真理,对神的真敬拜,对抗一切败坏和反对真理和敬拜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