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如此真实,但还是要带上孩子一起去堂食

地狱如此真实,但还是要带上孩子一起去堂食

A.W. Workman

最近《纽约时报》刊登了一篇讲一位名牧儿子的文章,这人现在是一位积极发声的前福音派人士,也是一位冉冉升起的抖音明星。许多人对这则报道发表评论。我无意在此卷入对这悲剧的讨论。神是主权的神。我祈求神有一天真正打开这人的眼睛,让他不要继续与那些靠公开中伤他们父亲所传真道而成名的可悲之人为伍。

但我一直在思考那篇文章引用他的一句话。 他说:“数百万人在地狱里活活被火烧,你怎能在上教会之后带家人去餐厅吃牛排大餐?”

正是这种“点中死穴”的问题,想要凸显表明,按字面意思实实在在的地狱是多么“荒唐”。“看到了吗,你无法过和这种信仰相称的生活。如果你真的相信人要下地狱永远受苦,那你去餐厅享受美食,这就证明你是一个假冒为善的人。”

对这句话,我的重点回应就是,在数百万人受苦的情况下,基督徒偶尔进行一些有益健康的休闲活动,这种生活方式并不特别虚伪。全世界的人每天都在按这种生活方式生活。实际上,按“生活”这词的实际含义来说,人不可能有别的生活。

实际上,这世界充满着上百万种对一个按字面意思真实存在的地狱受苦的预演。种族灭绝。饥荒。性虐待。自然灾害。政治暴力。堕胎。种族主义暴力。疾病。战争。就在我写这篇文章,坐在沙发上喝上一杯香醇咖啡的时候,数百万人正在受苦。就在你读这句话的时候,数以百万计的人正在死去。把上述不信之人“点中死穴”的问题说出口的几秒之内,人正经历难以言表的深层痛苦。

或许我们生命中有一些时候,我们要奋力燃烧自己,救人脱离苦难,缓解这世界的痛苦。许多人在大学阶段都有过这种经历。但如果我们不小心,这可能会是一条走向疯狂的道路。苦难(和冷漠)的重担会压碎我们的心灵、头脑和身体。我们可能会落得一个下场,崩溃,赤身露体,敲打我们家的外墙,等警察来逮捕我们——几年前,一个拯救非洲童子兵的美国人道主义组织的创办人就是这样收场的。

神造我们,并没有让我们把世上的苦难扛在自己肩上。惟有神才能做到这一点。神造我们,是要怜悯回应祂放在我们影响范围内的苦难。神造我们,要我们过整全的生活。不仅回应苦难,还要吃饭、睡觉、欢笑、栽种、养育、工作、敬拜,并以一切最好的方式,休闲修整。那些忽略这些事情的人,很快就会在如此多的层面上付出这忽略的代价。正如一本书名说的那样,心灵的伤身体会记住,心灵的伤心灵也会记住的。

就连非基督徒也会发现自己面对当代难以想象的苦难,依然过着正常生活。但是,当数以百万的人关进隔离营,他们怎能_____?还有非洲那些流落街头的儿童,在南亚被卖为性奴的人,中亚地区广泛存在的荣誉处决,对女性施行割礼的做法,面对这样的苦难,他们怎能和朋友喝上一杯咖啡,去健身,遛狗,给妈妈打电话,或者参加那次员工会议?

即使对非基督徒而言,对以上问题的回答,就是苦难真实存在,但这并不取消我们要过整全生活的责任。我们必须找到一种办法,过健康的生活,并且回应人类苦难的悲剧。如果我们为了减轻别人的痛苦,牺牲明智的生活,我们很快就会发现,我们的生活和家人开始崩溃,我们只会给这世界增添痛苦。对于这世上无处不在的苦难,唯一适当的回应,必须是一种可持续的回应。应对苦难,并不意味着持续忽视活出真正的人生。如果在这世界上不该如此应对苦难,那么为什么活在下一个世界上就该有所不同?

并不是那些相信存在按字面意思实实在在地狱的基督徒才面对这样的问题。这是我们所有人都必须纠结的问题。基督徒的不同之处在于,他们有一个强大的力量源头,让自己能活出可持续牺牲自我的生活。我们的神进入了我们的苦难,牺牲自己,战胜了苦难和死亡,现在住在我们里面。祂赐我们深厚的怜悯和爱,让我们去怜悯和爱遭受苦难的人,而这是我们按本性不愿去做的。祂有完全的主权。这意味着,我们可以把我们自己无法减轻的苦难重压交托给祂。因此,祂赋予我能力,让我能回应人类的苦难,并且在聚会结束后,带我孩子外出吃饭。这些事情并不相互对立。

生活,真实的生活,充满友谊、喜乐,伊甸园回响的生活——这终究是最有力的办法,医治这破碎的世界。所以,让我们爱受苦的人,但不要忽略了偶尔带上孩子吃一顿牛排。

翻译:Amos Leung,他的推特号是@amos_li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