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何认信公认信条?

我们为何认信公认信条?(伯克•帕森斯)

在日常生活中,我们都会听到这句话:“我信。”无论处境如何,我们都用这简单的话表达我们对几乎所有事情的想法。当我们想告诉别人我们所思所想,或要表露我们内心深处情感时,我们常会说:“我信。”神以祂的智慧创造我们,不仅让我们有潜力信,还使我们有一种永不满足的心愿。要探索、查考和阐述我们所信的(箴2;彼前1)。我们的灵魂深处有神赐予的渴望,这让我们去查考与神启示给我们的一切有关的基要真理(申4;太22)。

我们信某件事这事实,实际上并不能给我们多大帮助。在最基本的层面上,信某件事,只能让我们有一种泰山压顶的感觉,就是我们并不孤单,有某件事存在于我们之外。每个人都有信某件事的潜力,事实上每个人都确实信某件事(徒17)。尽管愤世嫉俗的怀疑论者可能会说,“我什么都不信,”但要点仍是,他确实信某件事,而根据他的说法,这件事就是“什么都不信”。然而,即便是深信不疑的怀疑论者也知道,要做到绝对什么也不信,这是不可能的。若有人声称自己什么都不信,那事情的真相就是,他相信一切以始于自我、终于自我的事情,作为他自封、以自我为中心的信仰的来源和对象。他对一切事情都持开放的心态,与一般人的观点相反,这并不是好事。对一切事情持开放心态的人,会不加批判地允许任何信息(无论这些信息有多荒谬)进入他的思想,因为他的思想没有过滤——没有分辨对与错,真理与谬误,甚至真理与半真半假的标准(箴1:22,32)。对一切事物开放的心态,是没有辨别力的开放空间,只充满了感知和意向。

信要具有改变人心和改变生命的意义,就需要以神作它的来源和对象(诗68:26;林前2:5)。作为基督徒,我们在耶稣基督里是新造的人,圣灵施恩除掉了我们坚硬的石心,赐予我们属灵柔和的新心,使我们现在能够相信、认信和宣告神圣言中荣耀的永恒真理(路24:45)。我们要对神启示给我们的一切持开放心态,这就必然意味着,对于任何与神的启示抵触的事情,我们要有一种完全封闭,但仍恩慈待人的心态。作为基督徒,我们相信、认信和宣告神的真理,除了神的真理之外,别无其他。所以我们认信信经和公认信条,让我们能以不动摇的决心坚守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目的是让我们和我们的儿女相信、认信和宣告神不变的真理,把荣耀归给神,因为祂才是我们所信一切的源头。因此,祂的启示是我们所有信仰和生活的教义标准。

人人都有一份信条

我们有信条,因为人人都信某件事,更重要的是,人人都信神。即使自称是无神论的人也相信有一位神,因着神在所造之物中对自己的启示,以及所有人都是按祂形象造的缘故,我们就无可推诿(罗1:18-20)。所谓的无神论者清楚知道有一位神,他们只是讨厌神,装作祂不存在,发现这样良心更过得去。而且我们知道,就连鬼魔也信神存在,只是战惊(可5:7;雅2:19),而这战惊是有道理的。

若人人都信神,那问题就来了。关于神,我们信什么?回答这问题,就是认信,或宣告我们的信条。无论是正式还是非正式,书面还是口头,我们都持有一份信条,详尽解释我们的信仰。我们当中有人持守一份正式、书面的信条,而另外有人持守非正式、不成文的信条,这很容易变动,也许经常变动。

我们按本性就有信条,从我们出生的那一刻起就开始形成信的概念。当我们从概念的形成发展到对所信的实际阐述,很自然就倾向用口头,甚至用书面制订信条表达我们的信,并让我们和其他人都团结在大家都认同坚守的真理周围。按神的设计,在堕落前和堕落后,全人类都有信条,而且在新天新地,贯穿永恒都将如此。所以真正的问题,并不是我们是否有信条。问题而是:我们的信条相信什么?我们信念的本质是什么?我们的信条有怎样的权威性、实用性、根基和目的?

有些人认为信经和公认信条与唯独圣经的教义不相容。既然神认为,为我们提供圣经,作为我们信仰生活唯一无误的指南,这是恰当,那么必然结论就是,圣经完全足以作我们信仰最终、无可争议的判断和标准。对吗?毋庸置疑,我们得救所需的一切就是神的话语。这正是神亲自教导我们的(约17:17;提后3:16;彼后3:16)。那么,我们信仰的历史信经,如《使徒信经》或《尼西亚信经》又是怎么一回事儿?十六和十七世纪所有改革宗信条和要理问答,如《威斯敏斯特信仰告白》和《海德堡要理问答》呢?如果唯独圣经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是有益的,目的是叫属神的人得以完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提后3:16-17),那么我们为何还需要其他的事情?若全能的主要让我们拥有六十六卷神圣圣经之外的事,祂难道不能轻易提供给我们吗?在基督徒生活和教会生活中,真的需要信经和公认信条吗?

在谈到信经和公认信条时,这些是每个基督徒必须考虑和不可避免的问题。我们很容易看出,这种问题不仅涉及信条,还涉及学习教义这件事本身的性质和目的。更重要的是,这种问题自然涉及任何对圣经的研究——所有解经书、所有系统神学、所有讲道,以及所有对圣经内容的讨论和争议。任何时候,只要有人细细查考神所启示的事,他就已经是在开始制订一份信条了。每当我们给孩子唱简单的赞美诗,如“耶稣爱我我知道,因有圣书告诉我”,我们就是已经在制订了一份关于耶稣、祂的爱、祂爱的对象、我们对祂爱的确据,以及圣经权威性的信条。

不过,有些人可能会说,“我唯一的信条就是基督。”但只要我们一问:“基督是谁?”我们就会听到有人表达他对基督的信条式理解,这种理解要么对要么错,要么符合圣经要么不符合圣经。而关于基督的位格和工作,不符合圣经的信仰是要导致我们被定罪的。因为使我们合一的,若是圣经中的基督,我们就必须认信唯独那一位真正的圣经中的基督,才有真正圣经所讲的救赎和真正圣经所讲的合一。因此,说“我唯一的信条,就是基督的信条”,这会是相当恰当。这是每一个基督徒的目标——就是相信、认信和宣告圣经启示的信条和教义,基督亲自撰写、成就、捍卫和宣告的信条和教义。若我们是真正的基督徒,唯独相信基督,我们就不可能不认信我们主和救主基督的基本、关乎得救的教义;唯一的问题是,我们整个教义是纯正还是错谬。

信经和公认信条就像我们前辈留给我们的地图

把信经和公认信条看作是地图或指南,帮助我们学习神的话语,给我们指引方向,这有助我们看这问题。虽有人会论证说,其实我们旅行并不需要地图,但我们都知道,若我们想在特定时间内通过特定路线到达某个特定目的地,地图就甚是有用。每当我们需要帮助,去到一个不熟悉的特定目的地,我们都会使用地图,但通常不会去看我们经常走的路线图,因为我们已把那条路线铭记于心。然而,除非我们经常去某个目的地,否则我们可能会迷失方向,或偏离最便捷的路线,因为我们的头脑并没有像我们理当那样思考清晰或记忆充分。圣经是一个由山川、河流和道路组成的美丽大世界,我们得到呼召,仰望、学习和倚靠过去世代在圣经这世界上忠心前进的前辈,自己在这世界上攀登、航行、行走前进。

然而还是有人可以很容易指控信经和公认信条无用,指出我们的前辈虽然忠心,却是罪人,因此没有资格为教会制订这种指南。对这一指控有两方面的回应。首先,我们在落入罪中之后,神继续呼召、赐恩和装备得着救赎和悔改的罪人,让他们服侍祂和祂呼召出来的子民、教会,目的是让神的子民可以相信、认信和宣告祂的真理,直到末了。第二,我们这些得着救赎和悔改的罪人,按本性就是倾向制订信条的人必须领会到,是我们的罪本身导致我们在教会内产生分歧、争议和分裂,这正是神自己在祂话语中下令禁止的。因此,我们虽然可以得出结论,因为罪,我们自然倾向于有不同的信念,但也是因为罪,我们应努力制订一份书面的信条,认信圣经的教义。即使作为灵命重生的信徒,我们也会受到罪对我们理性的影响,在学习圣经时并不总是像理当那样清晰谨慎思考。然而,神施恩,赐给我们圣灵。按祂的智慧,赐给我们牧师和圣经教师,直到基督的国度完满。圣灵用祂的话语光照我们,用祂话语的真理引导我们,加祂仆人能力,使用他们查考、解释,使用讲道、查经、解经书、属灵书籍和信经教导祂的真理。因此,信经和公认信条与讲道相似,是书面、制订得井井有条的解释,旨在为我们提供对圣经教义的清晰总结。

罪不仅蒙蔽了我们的思想,也蒙蔽了我们的记忆。我们在学习圣经的过程中,并不总是能像我们理当记住那样快而全,这就是神在祂话语中亲自给我们信经式总结的原因(如申6:4;提前3:16)。就像圣经中简明的信经式陈述一样,教会的历史性信经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简明的圣经教义体系,让我们可以更好、更容易地学习和记住主在祂话语中启示我们的教义。

若没有罪,一切都会不同,我们也就完全不需要信经和公认信条了。若我们不是罪人,我们都会完全按照神的旨意阅读并相信神的话语。我们就不会对圣经任何经文产生分歧。教会就不会分裂,也没有假教师、异端,也无需教会纪律,独一、圣洁、大公(普世)、使徒的教会在一切事情上就会完全一致,而这将会是新天新地实际的境况。但可惜的是,我们是罪人,因着人堕落犯罪这经常被低估的结果,就有了败坏的心和污秽的思想,这不仅使我们与神为敌,而且在一种较小的程度上,也使我们彼此为敌,我们决不能低估罪的后果。相反,我们必须高度警惕人的败坏,以及罪对我们所想、所言、所行,以及我们所想、所言、所行背后动机的巨大影响。因此,正因我们每个人都是罪人,正因我们不止一人,所以我们都需要信经和公认信条。

信条使我们合一

与普遍的观念相反,我们认信信经和公认信条,这并不使我们分裂,而是使我们在唯一真道的基要信念上合一。教义不分裂人,信经和公认信条也不分裂人。是罪分裂我们,而教义使我们合一。通过我们与基督联合,以及圣灵的大能,唯有我们对圣经教义的认信,才有可能让一家由我们认信的主权上帝拯救的悔改罪人组成的教会合一。

伯克·帕森斯博士(@BurkParsons)是Tabletalk杂志编辑,在佛罗里达州桑福德的圣安德鲁教堂担任主任牧师,著有《我们为何要有信条?》。

蒙译者Huaye授权发表,未经译者授权不得将本文用于商业用途。欢迎读者使用他的赏赞码鼓励赏赞译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