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天新地

新天新地

马克·琼斯(Mark Jones)

节选自《为神而活》(living for God)第17章

“先生,我赞美神,我心在天,一切安好”。这是克理斯朵夫·鲁孚(Christopher Love)1651年8月22日被处决时说的话。我们的心若在天,就一切安好,但当我们(复活的)身体在新地时,我们就会更好。

神将永生安置在世人心里,以此见证我们是照祂形象所造(传3:11)。许多不同宗教的人都谈到了一个叫 “天堂”的地方,这就不足为奇了。天堂占据如此多人的思想,不仅因为神将永生安置在世人心里,还因为人人都有一死(来9:27)。我们都盼望有一个更好的地方,一种比在地球上更好的生命。这样的盼望本身并没有错,但我们对天堂的盼望,以及我们对天堂这地方的认识,必须符合神的话语。对那些已离世的人,无论我们有何话说,我们的话只有出于神的口才有权威,神对离世的人行使完全的主权。

基督教信仰的基本形式是为神而活,这必须是一种盼望天堂的生活。面对今生各样挣扎和挑战,我们渴望得着某样超越今世的事情。我们所追求的永生,现在我们在基督里初尝它的滋味,并要在死后,在基督再来时最完全享有,年轻的帖撒罗尼迦教会把这观念落在实处。经上论到他们,说他们是“离弃偶像,归向神,要服侍那又真又活的神,等候祂儿子从天降临,就是祂从死里复活的、那位救我们脱离将来忿怒的耶稣”。(帖前1:9-10)这是对基督徒人生的总结,基督徒人生,就是一种通过基督敬拜我们三位一体的神,同时等待我们救主再来,把我们带入天堂荣耀的人生。然而,基督徒很难按理当那样多多默想天堂。这有不同原因,但许多人对天堂的看法如此不完全,难怪他们很少思想他们要永远居住的那地方。对天堂和神对这世界将来计划的错误看法,会阻碍我们对天堂的渴望和盼望。

历史是循环的

圣经历史明显是呈线性发展,因它是历史。但从神学角度讲,圣经历史有一定的循环性,因为神对创造的原初旨意,最终要通过基督实现。例如,在伊甸园中,在神对人的旨意中,树占据了一种中心地位。生命树和分辨善恶树(创2:9),在神与亚当和夏娃的关系当中处在中心地位。树是伊甸园之后救赎的标志。“祂被挂在木头(树)上,亲身担当了我们的罪,使我们既然在罪上死,就得以在义上活。因祂受的鞭伤,你们便得了医治。”(彼前2:24;另见申21:22-23;加3:13) 在新的伊甸园,树也是救赎的标志。

天使又指示我在城内街道当中一道生命水的河,明亮如水晶,从神和羔羊的宝座流出来。在河这边与那边有生命树,结十二样果子,每月都结果子,树上的叶子乃为医治万民。(启22:1-2)

最初的伊甸园是一座圣殿,神同在的地方。亚当是被安置在这至圣地方的“大祭司”,负责看守“圣殿”(见创2:15;参看民3:7-8,那里讲到侍奉和看守会幕的祭司)。

在救赎历史上,基路伯是摆在至圣所中约柜两侧的两座雕像;伊甸园中的生命树是直接放在至圣所外灯台的原型:灯台看起来像一棵开花的小树,有七枝伸展的树枝。事实上,以色列的圣殿有一种园子的氛围(见王上6:18)。此外,伊甸园的入口是在东面(创3:24),这正好是以色列民进入会幕的方向。

从我们对以色列历史的了解,以及启示录中的天堂意象来看,神最后要把我们带回“伊甸园”,我们的先知、祭司和君王(耶稣)要在那里掌权的地方。1

居间状态

然而,在我们地上生活和天堂生活之间,存在着一种居间状态。许多人认为天堂是他们死后去的地方。虽然这没错,但新约讲到“天堂”的重点,是对这世界的更新。尽管如此,还是存在着一种居间状态,信徒死后会在那里与主同在。保罗在谈到死亡前景时说,与基督同在,那是好得无比。(腓1:23)司提反能够看到 “天堂”:他看到“神的荣耀和耶稣……他说:‘看哪!我看见天开了’。”(徒7:55-56)

除了司提反的见证,耶稣向那位将死的强盗保证,就在他死的同一天,他将同耶稣在乐园里(路23:43)。有趣的是,七十士译本(旧约希腊文译本)使用了中心词paridaeza,这是有围墙的公园或封闭的花园。在启示录2:7中,基督应许那些得胜的人,祂要“将神乐园中生命树的果子赐给他吃”。启示录2:7当然可能是指将来的新天新地,但我们看到,应许给那将死强盗的居间状态的事情(即“乐园”),和应许给神子民在更新的新天新地里的事情有相似的地方。

我们在启示录看到进一步的证据,表明离世的圣徒现在是有意识的生命,他们在敬拜神。例如,在启示录6:9-11,我们注意到约翰描述那些被杀者的灵魂。他们现在还活着,保留着他们殉道者的身份。他们仍向神呼求,是有理性的人,意识到天上和地上的存在,渴望神干预地上的事。此外,他们不仅提问题,求神审判,而且还与神交通。《威斯敏斯特大要理问答》(第86问[H詹1] [DL2] )对居间状态和所有基督徒死后所得荣耀的“好处 ”作了有益的总结(参见林后5:8),灵魂在圣洁中得到完全,并被接到天上的天,在那里,他们要在荣光中瞻仰神的荣面,等待他们身体完全得赎。他们的身体即使在死亡当中,也继续与基督联合;在坟墓中,像在床上休息一样,直到最后那日,再次与灵魂联合。

总结来说,基督教信仰渴望我们有一天能站在我们的救主面前,活在唯独祂能给人的那无罪完全的光景当中。

尽管居间状态是美好和充满荣耀,在那里,神的子民要被接到基督的荣耀中,但圣经中天堂的重点,主要是与基督再来和神更新万物之后的事情有关。

基督复活和我们复活

居间状态后的生活涉及我们复活的身体。基督复活证明我们自己复活。正如约翰所说:“我们现在是神的儿女,将来如何,还未显明;但我们知道,主若显现,我们必要像祂,因为必得见祂的真体。”(约一3:2)耶稣复活,不是成了一个幻象或幻影,而是复活,依然是一个人。“你们看我的手、我的脚,就知道实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路24:39)此外,耶稣还叫祂的门徒来和祂一起吃早饭(约21:12-15)。

我们自己身体复活取决于基督复活。地上的信徒等候基督再来,“祂要按着那能叫万有归服自己的大能,将我们这卑贱的身体改变形状,和祂自己荣耀的身体相似。”(腓3:21)正如圣灵保护、改变耶稣在坟墓中的身体,使之复活,祂也要通过在地上的改变(成圣),赐生命给我们朽坏的身体,结果就是我们得着天上的荣耀(伯19:23-29;罗8:11;林后4:14;帖前4:15-18)。

耶稣提到那些已经死了,但仍按他们名字活着的人,如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太8:11;也见路16:25)。我们要保留我们的身份,因我们一旦受造,就成为 “永恒”,意思就是,从始至终我们永不会失去存有,而要进入不同种类的存有(即天堂或地狱)。从根本上说,我们身体复活和新的创造有关联,恰当对应着神伟大的救赎计划(见赛65:16-17;林后5:14-15;西1:15-18)。

再一次,《威斯敏斯特大要理问答》(第87问)对基督徒复活做了一个精彩概述,当基督,他们初熟的果子再来时:

活着的人在一刹那间都要改变;躺在坟墓中的同一身体要与他们的灵魂重新联合,不再分离,因着基督的大能而复活。义人的身体,因着基督的灵,并藉着他们的元首基督的复活,大有权能地复活,成为属灵的、不朽坏的,与基督荣耀的身体一样。

那时,我们要有完全的身体,摆脱一切疾病和软弱,与我们救主面对面相见(林前13:12)。但新天新地的经历要比这更多。

地上天堂

我们的主配得拥有一个新的创造界,作为祂子民得荣耀的先知、祭司和君王在其中掌权。当神在祂话语中提及新天新地的应许时,我们必须记住,祂想到的是祂的儿子将成为那位中心人物,可以理所当然宣称是天上的主的地方。[H詹3] [DL4] 神在以赛亚书用激励我们信、望、爱的话宣告祂的旨意:信,是相信祂已应许的;望,是盼望祂已应许的;爱,是以应许的那一位为乐。请仔细思考这些经文:

看哪,我造新天新地,从前的事不再被记念,也不再追想。你们当因我所造的永远欢喜快乐,因我造耶路撒冷为人所喜,造其中的居民为人所乐。(赛65:17-18)

耶和华说:“我所要造的新天新地,怎样在我面前长存,你们的后裔和你们的名字也必照样长存。(赛66:22)

以赛亚的话在新约圣经中回响:

耶稣说:“我实在告诉你们:你们这跟从我的人,到复兴的时候,人子坐在他荣耀的宝座上,你们也要坐在十二个宝座上,审判以色列十二个支派。(太19:28)

但我们照祂的应许,盼望新天新地,有义居在其中。(彼后3:13)

我又看见一个新天新地,因为先前的天地已经过去了,海也不再有了。(启21:1)

就像我们的身体要复活,却不失去我们以前的身份一样,新天新地也要按它们从前的身份得到重新创造。神并不是完全摧毁,然后从新开始造出世界或我们。世界和我们,祂都救赎。世界和神的子民期待受造物从败坏的捆绑中得解放(罗8:18-25)。所以,我们因着神的应许充满盼望。

圣经的说法表明,我们是作为人类,而不只是作为孤立出来的灵魂多多盼望天堂。换句话说,我们在地上拥有的喜乐,只是预尝我们在新天新地要经历的永恒喜乐。无论我们现在享受什么样的食物,与我们在天堂享用的食物相比,都要像一粒尘埃。现今最醇厚的美酒,相比于天堂的美酒,都像酸醋一般。我们身体和灵魂要享用神更新的创造提供的一切。

当然,我们不应忽视这一事实,即我们做一切事情,都是为了荣耀神,但我们也不应把天堂只是想成一个我们逃避物质的地方,远非如此。神救赎身体和灵魂,使两者都能在神的乐园中按原定计划发挥功用。

新耶路撒冷

如上所述,神不仅是为我们重新创造一个新地,供我们居住,祂还让我们重返一个更美的伊甸园。有河从伊甸流出(创2:10)。在启示录22:1的新耶路撒冷,天使向约翰展示“生命水的河”。亚当在那原初伊甸园的经历,无法与圣徒将要在那永恒伊甸园的经历相比。

神禁止亚当吃生命树的果子(创3:22-23)。生命树就像一个圣礼,意思就是一个圣礼是一个得生命应许,而生命树对应对亚当的应许,即他要永远活着的应许。在启示录22:2,约翰讲到 “生命树”,它的叶子“为医治万民”(也见结47:12)。这些意象显然是为了让我们想起伊甸园,但我们也必须记住,新的伊甸园——一个乐园般的城市/圣殿——将会延伸到全世界,而不仅仅是地上一个较小地方。神欢迎地上万民都进入新耶路撒冷(启示录22:3)。神欢迎那些进入乐园一样圣殿的人,基督的名字必写在他们额上,他们也必见祂的面(启22:4)。

得见基督的面,这是神子民得到的其中一样主要祝福。在今生,我们因着信,看见基督的荣耀(林后3:18;5:7),但随着耶稣再来,我们将因祂的同在而立即得荣耀(即改变)(约壹3:2)。我们将看到祂的真体。而这也是约伯的盼望:

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末了必站立在地上。我这皮肉灭绝之后,我必在肉体之外得见神。我自己要见祂,亲眼要看祂,并不像外人。我的心肠在我里面消灭了。(伯19:25-27)

这也是大卫的盼望:

至于我,我必在义中见祢的面;我醒了的时候,得见的形像,就心满意足了。(诗17:15)

以赛亚的盼望是:

祢的眼必见王的荣美,必见辽阔之地。(赛33:17)

这确实也是基督祂自己盼望:

父啊,我在哪里,愿祢所赐给我的人也同我在那里,叫他们看见祢所赐给我的荣耀;因为创立世界以前,祢已经爱我了。(约17:24)

人在天堂若不得见基督的面,天堂就不是天堂了。让新耶路撒冷充满荣耀的,是基督在一个遍及全世界的城市/圣殿中与人同在,这城市/圣殿拥有与荣耀的主相称的美。以赛亚曾预言耶路撒冷未来的荣耀(赛52:1)。新耶路撒冷是复乐园(启21:6;22:1-4,14)。它惊人的美来自于它从天上降下这事实:“我又看见圣城新耶路撒冷由神那里从天而降,预备好了,就如新妇妆饰整齐,等候丈夫。”(启21:2;另见21:10)

天堂里的朋友,永远的朋友

除了得见基督的面,我们还将得见彼此的面。得救赎的人要保留他们作为人的个性。法国-瑞士诗人佩蒂·森(J. Petit-Senn,1792-1870)说:“在一个更美好的世界上,我们要寻回青葱岁月和老友故交。”2赫尔曼·巴文克(Herman Bavinck)对这一现实有敏锐的见解:

在坟墓另一边团聚的盼望是完全自然,真正符合人性,也是符合圣经。因为圣经告诉我们的,不是幽灵般的灵魂赤裸裸的不朽,而是作为个体的人的永生。重生并没有抹去个性、人格或性格,而是使其成圣,并使其服侍上帝的名。信徒的共同体是那新人类,自身承载着广泛的多样性和区别,并在统一中表现出最丰富的多样性。可以肯定的是,天堂的喜乐首先在于与基督相交,但进一步说,也在于蒙福之人彼此的团契。3

与神的子民团契,这是我们基督徒生活的一个核心方面。使徒行传中的早期信徒致力于这种 “团契”(徒2:42),尽管这团契并不完全。基督教信仰在神子民之间的共同体团契中茁壮成长,所有人都拥有如此奇妙的品质和天赋,以至于我们迫不及待要发现,神将如何在我们永恒的状态中提升这些方面,届时基督徒彼此的团契,与基督的团契将要登峰造极。

现在我们在地上所爱的,我们祈求在天堂会爱得更深。事实上,神在地上赐予我们的许多事情,与我们在将来世界享用的这些同样事情存在着明显联系。理查德·巴克斯特(Richard Baxter)说:“我必须承认,按我自己心灵的经验,期待在天堂爱我的朋友,这是那主要的期盼,要点燃我在地上对他们的爱。”4然而,我们决不可把新天新地想成某种感官的天堂,我们肉欲在当中主宰一切。我们所做的一切,所享受的一切,都是为了荣耀神,我们要以最完全的方式,让自己以主为“乐”,而主反过来又完全赐给我们“心里所求的”(诗37:4),这将给我们带来最大的喜乐,最纯粹的喜乐。

鉴于肉体欲望如此容易就吞噬我们,我们很难想象将来会有这样一种光景。但有一天,我们都将经历这光景,并应在今生就期待它的到来。

因着爱与信、望不同,爱要在天堂长存,所以我们在天堂将不能犯罪。正如圣经明确指出那样,神要“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号、疼痛,因为以前的事都过去了”(启21:4)。当号筒吹响的时候,我们“要成为不朽坏”(林前15:52),因此,我们新的受造不仅意味着我们不犯罪,而且还意味着我们不想犯罪。我们将永远注目耶稣,这也是我们在地上不犯罪的办法。但是,我们也应该记住,我们是基督的新妇,既然我们与祂联合,就绝不可能失去天上的产业,因为若是那样就意味着离婚了!而神是恨恶离婚的。

试探的三重来源(即世界、魔鬼、肉体)将不复存在,我们将拥有得到完全的人性,我们所做的一切,总是为荣耀神这极大宗旨而行(林前10:31)。哦,深思不犯罪,没有一丝想犯罪的念头,这会是一种怎样的光景,这样的默想要带给我们多大的喜乐! 圣灵要充满我们,以至于我们除了圣洁、爱和喜乐之外,就完全没有其他的可能。

我们将要以极其圣洁和荣耀上帝的方式,吃喝玩乐,探索学习,敬拜休息,唱歌跳舞,团契创作。我们要如愿以偿体验世界和神的宇宙。可以说,我们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因为我们只想要得到真正美好的事情。天堂不是一个脱离身体的人类灵魂弹奏竖琴的地方,而是一个让我们真实的全人(身体-灵魂)为着神的荣耀体验一切的地方。天堂将是一个越来越美好的地方,从完全到更完全的地方。正如乔纳森·爱德华兹(Jonathan Edwards)所说:

因此,他们(即圣徒)的知识要加增,直到永远;若他们的知识是这样,他们的圣洁无疑也必会如此。因为他们对神和神作为的认识越加增,就越能看见到祂的卓越;他们越是看到祂的卓越……就越是爱祂;他们越是爱神,就越以祂为他们的喜乐和福分。5

作为有限的人,我们将有一种潜力,在荣耀中不断学习。不要不去思想你在永恒中的去处,你要靠着圣灵的大能,越来越认识那位无限的神和祂儿子耶稣基督。让你将要居住的其中的那新地,在你如今还活在这地上的时候就激发你无穷的盼望。你现在可以放弃很多,因为你要在永恒中得到一切;你可以不在乎这世上的事物,因为你将继承这世界;你可以面对许多困难却依然保持冷静,因为现在的苦楚若比起将来要显于我们的荣耀,就不足介意了。(罗8:18)基督教盼望天堂,专注神已应许要为我们和祂儿子所做的一切。我们,我们中有一些人在这个世界上太安逸,我们想,天堂不错,但不全身心投入其中。对于那些为基督缘故受苦的人来说,天堂就是一切,因为基督就是一切。

我们可以想象天堂并不存在吗?我们不能像约翰·列侬(John Lennon)那样想象。天堂不是“只要尝试,就能轻易”想象并不存在的。6事实上,神的子民不可能把天堂从他们的心里和脑海中除去。我们而是愿这盼望天堂的生命在我们身上,如同在清教徒理查德·薛伯斯(Richard Sibbes)身上一样真实,艾萨克·华尔顿(Izaak Walton)曾为他作证说:

对于这蒙福的人,让这成为对他的褒奖就足矣:他尚未上天堂,天堂就已临到他。7

1. For more on these themes, see G. K. Beale, The Temple and the Church’s Mission: A Biblical Theology of the Dwelling Place of God, New Studies in Biblical Theology 15 (Downers Grove, IL: IVP Academic, 2004).

2. J. Petit-Senn, in Forty Thousand Sublime and Beautiful Thoughts Gathered from the Roses, Clover Blossoms, Geraniums, Violets, MorningGlories, and Pansies of Literature, compiled by Charles Noel Douglas (New York: Christian Herald, 1915), 940.

3. Herman Bavinck, Reformed Dogmatics, vol. 4, Holy Spirit, Church and New Creation, ed. John Bolt, trans. John Vriend (Grand Rapids, MI: Baker Academic, 2008), 640.

4. Richard Baxter, The Christian’s Companion in Solitude (Glasgow: William Collins, 1827), 269.

5. Jonathan Edwards, The Works of Jonathan Edwards, vol. 13, The “Miscellanies,” a–500, ed. Thomas A. Schafer (New Haven, CT: Yale University Press, 1994), 275–76.

6. John Lennon, “Imagine,” 1971.

7. This eulogy was written on the flyleaf (blank page) of Walton’s copy of Sibbes’s Returning Backslider (1650). See Jessica Martin, Walton’s Lives: Conformist Commemorations and the Rise of Biography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1), 279.

蒙译者Huaye授权发表,未经译者授权不得将本文用于商业用途。欢迎读者使用他的赏赞码鼓励赏赞译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