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讲道

严肃的讲道

Jim Elliff

一段时间以来,我一直在思想西方教会讲道的绝望光景。我甚至想过要写一本叫《严肃讲道》的小册子。这样的讲道已不流行,但我仍然相信讲道应当严肃。请你明白,我讲的不是严肃流汗。过去有人说,如果一个人手帕不是满了汗水,没有因为尖叫而声嘶力竭,没有讲道的时候走个不停,他就没有真正讲过道!20世纪初由棒球运动员投身作讲道人的比利·桑戴(Billy Sunday)就是这样的人。但是,尽管他的信息和风格都很幽默有趣,但我读完他的讲道(我甚至听过一盘他讲道的磁带),却感到空空如也。他可以像机枪手一样用话语压制罪人,他可以挥动着椅子强迫他们听,他可以吸引他们走上“木屑路径”来到前面决志祷告(顺便说一下,“木屑路径”是他的原话),但他其实并没有说什么非常重要的东西。挥舞圣经,却从不传讲圣经,这很容易。很多为圣经无谬这教义努力抗争的人,并没有全然充分打开他们如此据理力争的圣经。不,我们需要注重教义的讲道,有真正扎实真理的讲道。

J.B.甘贝尔(J.B. Gambrell , 1841-1921)就是这样一位传讲教义的讲道人。他是西南浸信会神学院教授,编辑,也是一名基督教政治家,人亲切称他是“伟大的平民”;但他首要是一名讲道人。他这样说过:

“我们的教义讲道若是按着讲道的真意传讲,就能折射出那总是伴随着教义讲道的神的大能,这样,我们就可以振奋我们的信心,重新鼓起勇气。伴随着英勇传讲恩典、预定、拣选这些教义而来的,是伟大的复兴,在所传讲的教义,主权和恩典,还有其他教义的高山峻岭之上,耶和华坐在宝座上为王。神尊荣那些尊荣祂的讲道。如今有太多的奶瓶讲道,企图哄罪人与造他们的主达成休战协议,放弃犯罪,加入教会。情形不容休战,而是要求人投降。让我们搬出天上的重炮,像怀特菲尔德、爱德华滋、司布真和保罗那样,炮轰这顽梗的世代,这样,许多被主杀死的人就要复活,行事为人有新生命的新样。”(《论浸信会人士教导他们原则的义务》,Baptist Principles Reset, The Religious Herald Company, 1902)

你可能会争辩说,人不会听这样的讲道。这说得不全错。保罗提醒我们,有一天,“人必厌烦纯正的道理,耳朵发痒,就随从自己的情欲,增添好些师傅,并且掩耳不听真道,偏向荒渺的言语。”(提后4:3-4)这段经文让我想起法老时候的蛙灾。“众人把青蛙聚拢成堆,遍地就都腥臭。”(出8:14)不幸的是,我们的灾祸不像他们那时候来去匆匆,而是仍伴随着我们,并且很臭!

这就是问题所在。讲道人传讲人想听的,特别不愿意得罪人。讲道人不应动不动就得罪人。他们应漱口,除体臭,刻意有爱心,不粗暴。若是能行,总要尽力与众人和睦。但真理确实会得罪人。所以讲道往往回避重大的真理,取而代之的是讲一些无关痛痒的处世之道,没有坚固的教义,让人灵里一团糟糕。这种信息往往讲的是心理学,而不是神学。如果传讲的教义有争议(如果正确传讲,几乎所有教义都有争议——耶稣甚至不能举办婚姻研讨会,却不招来反对!),那么惧怕人的讲道人就会如此轻描淡写待它,如此小心翼翼碰它,如此笼统谈论它,如此软弱主张它,如此稀松相信它,以至真理被中和,到了不值得为它感到兴奋的地步。人打瞌睡。讲道人说:“讲道不要再讲教义了,人不会听的。”一位讲道人如何能使用那本催生了抗罗宗改革、发起现代宣教运动、使他的先辈遭迫害的圣经,却从来不激起任何人的兴趣,这对我来说可真是个谜。

所以,让我建议你去找你的牧师,这样说:“牧师,我准备好了,准备要听一些比我以前忍着听的更深刻、更实在、甚至更难(如果你能解释这些说法的话)的事情。讲得深一点,我会认真听。至于我和我家,我们要成长。”你看,不是会众不能听更有力的讲道:而是我们已经变成了懒惰的听众。人曾经为你认为理所当然的教义去死!保罗讲的奶,和我们想的不一样。我们要的是饮料。奶至少是婴孩可以消化的美好真理,但饮料除了味道,就什么也没有了。哦,我们多么想喝饮料!

至于读到这篇文章的我的讲道人朋友,让我们为着这种浅薄的讲道悔改!不要把神认为重要到要放在祂话语里面的事情扣下不讲。保罗说:“神的旨意,我并没有一样避讳不传给你们的。”(徒20:27)但你要注意:有一些人不会同意。传讲真理会让你付出代价。但是,我们有什么权利不如此行?我们有什么权利,为了让人更喜欢神而把祂说成是另一位,而不是祂真正的样子?宣告神的真理,以此来荣耀祂。正如甘贝尔所说:“上帝尊荣那些尊荣祂的人。”然后准备好来看你工作的美好果效。我深信,如果复兴在我们今天临到,它是藉着对神、人和罪真性质的认识复苏而临到。我建议你考虑传讲这些主题:神祂自己的品格和作为,人的绝对败坏,罪的卑鄙性质,对被定罪之人和信徒的审判,假认信骗人的地方,神要求人悔改并赐下悔改的恩典,靠基督十字架称义,合乎圣经的成圣或圣洁的性质,神的拣选工作,子的救赎工作,圣灵把救恩应用在蒙召之人身上的工作,敬畏神,等等。

你讲道的时候,有人会提醒你要平衡。正确理解的话,这会是明智的想法。但看待平衡,也有另一种角度。为什么不试着用好的纯正教义,来平衡你的会众多年来一直在听的那些软弱、半心半意和陈词滥调的微讲道呢?每一篇讲道都不可能是用平衡处理的。你不应期望它是这样。耶稣就不平衡处理祂的讲道。请不要怕让人心生问题。我认为,人在周日带着满脑子问题离开教会,这是一件大好事。至少他们在重新思考,而不仅仅是点头。至少讲道把他们从睡梦中唤醒。如果你讲道之后,他们思想,并且解决那些问题,那么你的讲道就是再像耶稣不过了。耶稣无论走到哪里都会留下令人头疼的问题。不要害怕像耶稣一样。

传讲伟大教义时,要把你的应用贯穿其中。司布真说:“我曾把应用放在我讲道结束的时候。那是一条很好的规则;但由于我发现,罪人在结束时比较困倦,所以我现在一般在讲完一段造就圣徒的教义之后,在罪人没有料到的时候就向他们开枪。这一枪让他们措手不及……”我们的教义不是陈旧神学家的枯骨,而是神永活和改变生命的话语!把我们传讲的教义和向失丧之人和得救之人的呼吁结合起来,这应该是很自然的事。如果这教义在我们里面燃烧,那么我们肯定会这样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