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待牧师

虐待牧师

Nicholas T. Batzig

神设立牧师在地方教会履行牧养神百姓灵魂的重任(来13:17;彼前5:1)。在某种意义上,没有比神呼召人来做的这工作更重要的了。教牧事工是崇高的呼召。曾有记者问钟马田,关于他为成为福音传道人,离开医学领域,撇下一切的事情。钟马田说:“我什么也没有放弃;我得到了一切。我看神能赋予任何人的最高荣誉,就是呼召他成为一位传讲福音的人。”这就是基督徒对教牧事工当有的尊崇看法。

毫无疑问,教牧事工存在着严重挑战和危险。牧师可能会把侍奉当作职业看待,以至于实际上把自己定位为一家教会的CEO,结果就是,他可能实行高压带领。牧师可能会忽视自己灵魂的需要,让自己投入到事工的忙忙碌碌当中,结果他就不愿留在一个地方真正看顾神的百姓。人可能高举牧师,风头盖过教会唯一的君王和元首耶稣基督。此外,牧师和长老会在他们做的任何决定中犯错。即使有多位长老,教会领袖也会犯错,不能用最明智的方式行事,甚至有时会举步维艰。牧师是罪人,智慧有限。世上只有一位无罪的牧者。尽管如此,神还是设立他们看顾群羊,忠心进行神圣道的侍奉,带领他们祷告,向他们施行圣礼。神已设立牧师,作基督手下的牧者,对主耶稣基督羊群的健康和福祉来说,牧师是必不可少(腓1:24)。

谴责牧师灵里虐待,似乎成了当今常规的做法。这在很大程度上回应的是教会未能督责他们的领袖。通常情况下,这些情形导致虐待的指控,就是一位牧师据说欺凌他的长老、工作人员或教会成员。有时,它涉及到牧师被控遮掩教会中性虐待的行为,没有尽力保护提出指控的人,把指控提交给适当的有权柄之人处理。还有,在其他时候,这可能回应的是对人认为的极端大男子主义或压迫人的家长制,人说这助长了一种文化,让妇女在教会受压迫,她们的恩赐遭窒息压制。无论牧师虐待以何种合法形式出现,基督徒都应快快加以谴责。然而,随着网上指控出现,相反的危险无可避免也会浮现。在揭露“牧师虐待”这种想法影响下,好心的信徒不知不觉开始落入 “虐待牧师”的圈套。一位牧师同行最近提出了以下重要看见,他说:“虽然出现了各种令人侧目‘牧师虐待’案件,我听到的更多的是虐待人的会众,他们吞食牧师。”

虽然并非所有对牧师的批评都是无理,但 “虐待牧师”是对福音工人的无理批评和攻击。为了充分警告“虐待牧师”带来的危险,我们必须认识到这种虐待发生的一些普遍方式。请思想以下几点:

1. “虐待牧师”可能涉及对神按立的教会或宗派职员隐藏或明显的不尊重。这有各种表现,一些人在公开场合说话贬低全体教会职员或宗派领袖。如果我们所说、所写关于牧师的内容大部分都是负面,或过度批评,那么我们可能就已落入了虐待牧师的陷阱。如果我们不停批评牧师——无论是在地方教会,还是在宗派的处境——而不是为他们祷告,求他们的益处,我们就可能是在虐待牧师。忠心圣经的牧师不断受到恶者攻击。他们需要神的百姓为他们祷告。如果我们不同意每一位牧师的言行,就刻意公开揭露,贬低他们,而不是为他们的益处祈求,我们可能就是助长了对牧师的虐待。再说一次,牧师要接受督责;但他们不应成为永远攻击的对象。

2. “虐待牧师”可能包括人要求牧师按自己希望在教会看到的行事(例如,事工项目、会议时间、某些音乐等),这种要求削弱了牧师的作用,或圣经赋予他们的权柄。在很多情况下,这样的人愿望得不到满足时,他们就会把他们认为的教会所有不足之处归咎于牧师。不满的会众把他们的挫折感发泄在教会牧师身上,这很常见。他们有时威胁,如果教会不按他们所愿行事,就离开教会。可悲的是,许多自称是信徒的人,希望有一家教会替他们过基督徒生活。他们自己的灵魂出现灵命缺陷时,就很容易开始指责那些有属灵权柄的人。如果我们发现自己给牧师下最后通牒,说我们想在教会看到什么,我们可能就是在虐待牧师。

圣经对牧师有明确的工作描述。他们不是蒙召去解决每个人的问题,也不是去迎合会众的奇思妙想。当然,他们蒙召要聆听群羊的声音。然而,他们有一项艰巨的任务,就是通过祈祷和传道推动地方教会向前发展(徒6:1-4)。他们为会众需要做出的任何实际决定,都无关基要。在这些情形里,大多数会众已宣誓支持地方教会的治理,致力教会的和睦和纯洁。

另外,当一位牧师不讲原则迎合一位或几位会众的愿望时,他就会树自己成为靶子,当这些人带着多变的愿望或抱怨来找他时,他就成了他们轻蔑糟蹋的对象。我们可以肯定,如果会众向他们的牧师提出不合理或主观的要求,即使他们的要求得到部分满足,仍会继续提出要求。“绝不要和恐怖分子谈判”这句格言适用于这些场合。即使牧师采取坚定但有爱心的立场,他们仍是不满和受自己计划驱动的会众攻击的目标。

3. 会众抱怨牧师的工资、假期或细枝末节的特权时,就有可能出现“虐待牧师”。在更正教教会,很多信徒有一个期望,就是他们的牧师应该可以不用草就做出砖来。他们期望牧师工资尽可能少,做事尽可能多。牧师把和家人度假的一张照片发上网,他们可能就会发表不友好的评论。虽然牧师把主爱的供应存在自己心里,这是明智之举,但会众有时会抱怨牧师的收入,而不是努力确保牧师得到照顾。PCA《教会秩序手册》(26.4)用了以下说法来讲会众向牧师发出的呼召。”为了让你免受世事和副业的挂虑,我们在此承诺并承担义务,每年向你支付金额如下:”虽然毫无疑问,有一些牧师工资高得过分,但大多数更正教牧师几乎肯定是工资过低。我曾听过会众抱怨牧师的薪酬,而牧师却是那些会众当中薪酬最低的人之一。

4. “虐待牧师”可能表现为不满的会众煽动其他会众与他/她一起抱怨。这种情况太常见不过。希伯来书作者警告说:“又要谨慎,恐怕有人失了神的恩,恐怕有毒根生出来扰乱你们,因此叫众人沾染污秽。”(来12:15)这可能出现在一小群人的密室谈话,或不满的教会职员当中。它可能出现在与社区的人随口的抱怨中。诽谤、流言蜚语、分裂性的言论和发泄不满情绪,这些对牧师造成的伤害往往无法弥补。

5. 有人草率指控牧师不愿按受委屈、或旁观者的标准伸张正义,“虐待牧师”就发生了。神设立了两个法庭,审判男男女女,就是教会法庭和民事法庭。不经正当程序就匆忙判决,几乎总是导致牧师遭到虐待。即使程序正当,那些要求伸张一种具体形式正义的人也不会停息,直到他们在教会法庭上攻击每一个牧师为止。信徒必须记住,法院会,而且一定会犯错。如果有人不喜欢判决结果,或长老会处理事情的方式,他们就应上诉到更高的法庭。这是长老会体制其中一样美好安排。但是,如果他们不诉诸于更高一级的法庭,那么他们如果不喜欢法庭裁决的结果,不计前嫌,可能就是对他们最有利的做法。

虽然要说的还有很多,但这已经足以让我们审视自己的内心,思想我们如何对待福音传道人。就像我们不应说基督的新妇,教会的坏话一样,我们也应慢慢指责基督手下的牧羊人,就是牧师。牧师可能背后是靶心,胸前有被人踩留下的脚印。让我们学会和所有人和睦相处,包括(有时特别是)与福音的传道人和睦相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