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人人争当弥赛亚的世代

这人人争当弥赛亚的世代

Barry York

斯蒂夫·科贝特(Steve Corbett)和布莱恩·费克特(Brian Fikkert)写了一本在扶贫方面影响很大的书,《帮助带来伤害的时候》。书中提到很多人,特别是西方人帮助穷人时的“上帝情节”或“救主情节”。他们定义的“上帝情节”,就是 “一种微妙和潜意识的优越感,认为自己通过自身努力积累财富,他们得到膏抹可以做决定,对于他们认为比自己低一等的低收入人群体来说什么是最好。”

就像科贝特和费克特清楚解释那样,许多人看自己是拯救穷人的弥赛亚。他们前来施行拯救,提供他们认为穷人需要的衣服,食物,玩具,等等,结果却是伤害了接受的人,而不是真正帮助他们。他们的做法专注暂时救济,而非更长期的改良。

这种救世主心态贯穿我们文化的其它领域。确实,它贯穿了整个文化。我们所看的每一处地方,人都任命自己当别人的救主。他们提供快速解决方案,处理惹麻烦的病症。

被网上一个观点冒犯?使用我的社交媒体炮轰那个观点,让它哑口无言,向社交平台投诉,封对方的号。

种族关系紧张?请关注我,我会推崇一种正确种族理论的全新世界观。

全球疫症大流行?用我的科学知识指挥你生活的每一个细节,研发一种能救你们所有人的疫苗。

青少年面临自我认同感的问题?看视频网站上我的视频,听我讲你是如何困在一个错误的身体里面,然后让我推荐你去做停止青春期发育手术和变性手术。

经济困境?支持我从政,通过立法,先花未来的钱,并把它变成你的钱。

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然而,正如虚假的弥赛亚和偶像一贯表现那样,它们步伐踉跄,跌倒,辜负我们所托。键盘侠稍有闪失,突然间就成了暴徒发泄愤怒的新目标。冉冉升起的民权运动领袖最终暴露出自己的种族偏见和虚伪。病毒出乎意料波动变化,变异,把我们挫败。尝试改变性别身份的可怜青年后来意识到这真是不可能。政客来来去去,天天证明他们没有一个人是真正的弥赛亚。

认识惟一上天膏抹施行拯救的那位,这给人带来何等自由和喜乐!世人钉十字架,父神让祂从死里复活,坐在自己右边,立祂为主,为基督(徒2:34-36)。祂的真理直到永远,不能取消(约17:7)。祂不偏待人,因祂的国度向万民开放(雅2:1,启7:9-10)。我们求祂,祂就医治疾病,甚至医治这地(诗33:12,103:1-5)。祂教导我们一个似非而是的真理,我们要首先失去自己的身份,才能找到我们的身份(太10:39)。跟从祂的人明白,他们为何不应倚靠君王,因为他们有万王之王,万主之主作他们惟一的弥赛亚(诗146:1-4;启 17:14)。

在这人人争当弥赛亚的世代,太少人看见天上已经预备的那一位,这是多么讽刺。要看见祂,需要什么秘诀?和正确开展扶贫事工一样的秘诀。在服侍穷人之前,你必须看见你自己灵里贫穷。正如费克特所说:“(关系事工)核心的首要策略,就是为我们的骄傲和优越感悔改。”在寻找自己的弥赛亚,或者更糟糕,在企图成为一位弥赛亚之前,为何不先为那让你认为自己最明白事理的骄傲和优越感悔改?为何不问自己这个问题: “谁能更好选择我的弥赛亚——是上帝,还是我?”

https://gentlereformation.com/2021/04/05/this-messianic-age/

翻译:Amos Leung, 他的推特号是@amos_li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