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感觉

没有感觉

波拿尔(Horatius Bonar)

你说你没感觉到自己是罪人,你感觉“为罪忧虑”不够,你感觉“悔改”不够。

既然如此,那我问你以下几个问题:

1. 你没感觉,这有没有改变福音,有没有让这好消息变得没有那么白白给你,没有那么合适于你?福音难道不是神爱不配、不可爱、没有感觉人的好消息吗?你没有感觉到重担,这并不会影响福音的本质,也不会改变这福音来自于的那一位施恩的品格。福音适合你的本相,你也正好适合它。当它迎面向你走来,并说:我已为你预备了一位全备的基督,包含你所需一切的基督,记住这邀请是给那“没有银钱的”(赛55:1)。这不正是你的光景吗?你有感觉,这不会让你有资格得到福音,不会使你更接近福音,不会使你买到福音的祝福,不会使你更受欢迎,也不能劝说神为你做在这一刻祂最愿意为你做的事情以外的任何事。

2.你没感觉是你不信的借口吗?信心不是从感觉涌现,相反,感觉是从信心涌现。你感觉越少,就越应该信靠。你不可能在信之前就有正确的感觉。正如所有真悔改都根植于信,所有真感觉也是如此。对你来说,试图颠倒神为事情安排的顺序,这是徒劳。

3. 你没感觉是你远离基督的理由吗?没感觉应引导你来到基督面前,而不是让你远离基督。从前那位托马斯·谢泼德(Thomas Shepherd)说过:“和一切忧伤、羞辱和惧怕的感觉相比,感觉自己心是死的、是瞎的,这更能吸引人到基督面前。”你的感觉或信心越少,你就越需要基督。难道这是远离祂的理由吗?这没有让你不适合到祂面前,而是让你更适合。巴底买瞎眼,是他来到基督面前的理由,而不是远离基督的借口。如果你比别人有盲目、更死寂,你就有更多理由来到基督面前,更少理由远离祂。不管那些有坚定信念的人怎么做,你这没有坚定信念的人不能远离祂,甚至一小时也不能等待。你一定要来!

4. 你没感觉,基督会少接纳你吗?何出此言?你为何这样想?祂在地上时,有这样说过或做过吗?这何时成了祂常规的条例?祂对那叙加妇人如此亲切说话时,她有什么感觉(约4:10)?是因撒该有很坚定的信念,主才如此亲切对他说:“撒该,快下来!今天我必住在你家里”吗?因为除了其他疾病,你还患有严重的麻木麻痹,这远没有让膏药不适合你,也没有让那位医生对你变得没有那么亲切热情。你更大的需要,只是给祂机会显明祂的丰盛,祂丰富的恩典。那么,到祂这里来,只因你没感觉。“到我这里来的,我总不丢弃他。”无论你有感觉,还是没有感觉,情况仍是就是,“基督耶稣降世,为要拯救罪人。这话是可信的,是十分可佩服的。”不要限制神的恩典,也不要怀疑基督的爱。相信恩典和爱要为你做成一切。没有信心,就什么都没有。基督要你来,而不要等待,不是远离祂。

5.你让自己远离基督,这就能让你不再没有感觉了吗?不能,事情只会变得更糟糕;因为这是病,只有祂才能除去。所以,你到祂那里去,就更有必要。比你更有感觉的人可能会徘徊不前,但你担当不起。你必须马上去找“作元首作救主,把悔改的心赐给了以色列人,使他们罪得赦免”(徒5:31)的那一位。鉴于远离和不信对你毫无益处,那就试一试 “亲近”和“相信”会有什么用。对你来说,虽然你是罪人中的罪魁,但这信息还是:“我们要来到神面前。”(来10:22)

神命令你来,不要再有任何耽搁或预备。要带上你的罪、不信、没有感觉、你的心、意志和全人,把这一切交在基督手里。神要你立刻相信祂,马上降服基督。“亲吻儿子 ”是祂的信息(诗2:12)。祂的话语强调你要归回神。“归向耶和华你的神。”(何14:1)它向你表明,这种持续远离祂的真正原因,是你不愿意让基督用祂自己的方式拯救你,以及渴望通过自己的祷告和眼泪,除去你没有感觉的状态,以此得到功劳。

6. 你没有感觉,这不就是你其中一样最严重的罪吗?心硬的孩子是其中一种最可恨的人。你可以同情和原谅许多事情,但自己的铁石心肠除外。那就不要再同情自己,要学会只是自责。对这种罪,不要抱有任何留恋。不要把它当作一种不幸,而要把它当作不折不扣为有罪你可以说它是一种病,但要记住,它是一种没有借口的罪。它是你无数其他罪之外,又加上的一种影响你各方面的罪。这应该把你推到基督面前,不再与祂分离。作为无法痊愈的麻风病人,你必须去找祂得治疗。作为绝望的罪犯,你必须去寻求祂赦免。我恳求你,不要在这可怕的罪之外,再加上拒绝承认基督能医治一切疾病,赦免一切罪孽这更严重的罪。

你只能从基督那里领受悔改。那你为什么还要把缺乏悔改作为继续远离祂的理由?去祂那里领受悔改吧。祂得高升,为的就是要给人赐下悔改的心。如果你说“等等”,这只能说明你并不真心想悔改。没有人在这种情况下想等待。你不是通过等待,而是通过寻求祂,才能知罪。寻求你的罪已经钉祂十字架,你的不信靠、不相信正把祂重钉十字架的那一位。经上记着说:“他们必仰望我,就是他们所扎的;必为我悲哀。”(亚12:10)不是说,他们必为祂悲哀,然后才仰望,而是他们必仰望,必悲哀。

当心,不要幻想知罪会拯救你,或为了知罪而知罪。从前一位作家说,“意识到心是死的、刚硬,是引导人归向基督的一种有效手段。没错,这比其他任何手段都有效,因为被邀请前来的,是穷人、瞎子、赤身露体的、可怜的人”。

至于为信基督做准备的所谓 “律法的工作”,让我们来查考使徒行传。这卷书讲到使徒传讲福音,以及传福音结出的果子,就是使成千上万人归主。当中有多篇圣灵默示的讲道,是讲给犹太人和外邦人的,但是这些讲道都没有引用律法。在五旬节,让那三千人扎心的,纯粹是描述拿撒勒人耶稣的生死、埋葬和复活,结束时是这句可怕的话,对听到的人来说,肯定像是灭亡的号角,“故此,以色列全家当确实地知道,你们钉在十字架上的这位耶稣,神已经立祂为主、为基督了。”(徒2:36)这句话比律法更可怕,比在西乃山听到的更让人担当不起。虽然被告知“你们违背了神全部的律法”,这很可怕,但远不及听到“你们把祂的儿子钉了十字架!”可怕。把荣耀之主钉十字架的罪,比触犯千条律法的罪更大。然而,就在那恶贯满盈的举动中,却包含着神恩典的福音。那宣告罪人被定罪的事,也宣告了罪人要得解救。那死亡中有生命。把神儿子牢牢钉在十字架上的钉子,让神积蓄满满的爱喷薄而出,洒在那些杀害祂儿子的人身上!

福音是使徒的锤子,打碎刚硬的心,叫人“悔改得生命”。人所相信的福音,融化了犹太人自以为义的顽固;在我们这时代,除了神白白的爱,定罪为有罪,却赦免罪人的好消息之外,别无其他能融化石心。“律法和威慑只能使人刚硬,”尽管由一位以利亚挥舞着律法和威慑,让它们发挥强大力量,但与所传讲的十字架的威力相比,这一切就显得苍白无力了。

“悔改”一词在希腊文中表示“心思改变”,这种改变是圣灵生的,与福音有关,与律法无关。“当悔改,信福音。”(可1:15)而不是说,“靠着律法悔改,然后信福音,”而是“让我所传这天国的好消息,引导你们改变看法,接受福音”。这里把悔改放在信心之前,意思很简单,就是必须要从错误的观念回转,才能接受那真实的。我若要转脸向北,就必须从南边转过来。然而,我不会认为其中一样是为另一样做准备。如果我想摆脱黑暗,我就必须让光进来;但不应说,摆脱黑暗是为接受光做准备。从事情的性质来看,这两者必须同时进行。那么,悔改在任何意义上,都不是为有信心预备资格,为罪忧伤的感觉,就更不是了。加尔文说:“这必须是一个确定的观点。悔改不仅紧随信心之后,而且是由信心产生……认为悔改在信心之前,而不是像树结果子一样,悔改从信心而出,或由信心产生的人,从未认识信心的本质。”(《基督教教义》,卷三,第3章,第1段)

在相信之前,你可能良心大大不安。我不怀疑这点。但这种恐惧不安与圣经讲的悔改很不一样,它的倾向是把人从十字架引开,而不是引向十字架。我知道罪人可能被律法的雷声惊醒,但这些警觉不是按着神的意思忧愁。在不信的人当中,这种恐惧不安并不罕见,如亚哈和犹大。人在地狱里,要听到这些雷声,清楚得可怕非常,但它们并不是悔改。为罪忧伤,来自于“明白神在基督里的怜悯”,来自于看见十字架,看见十字架显明的爱。破碎和痛悔的心是我们相信神白白的爱这好消息的结果。如果说悔改是为罪忧伤,或在罪的事情上心意改变,那么这只有靠仰望十字架才能产生。如果说悔改是指我们在神或基督的事情上心意改变,那么它和相信福音就是一样。

对于内心忧虑的人来说,没有什么能比把竭力变得知罪、心里恐惧、脸上蒙羞,当作相信福音的准备是更危险的了。那些想告诉罪人,他找不到平安的原因,是他不够忧虑,知罪不够彻底,也不够谦卑的人,他们是与基督的十字架为敌。那些为了让罪人信基督而灌输一套方法,让罪人祷告、降卑、自省和应对律法的人,实质上是在教导罗马天主教教皇专制的精粹;并不因这经过提炼,脱离了天主教明显的恶劣之处,打着福音的名号实施,毒害性和危险性就少了分毫。

基督不要求到祂这里来的罪人要有任何准备,律法性还是福音性,外在还是内在的准备,都不需要。不愿意按着本相来到祂面前的人,祂根本就不会接受。基督欢迎的,不是 “心灵经过历练的人”,“悔改的信徒”,“大大降卑的慕道友”,不是热心“使用蒙恩之道的人”,也不是亚当儿女当中更高一等的人,而是罪人。“祂来本不是召义人悔改,乃是召罪人悔改。”(路5:32)。

以假乱真的悔改,是不信和自义的产物和表现,也许在人相信之前就显露在人身上。就像人心在相信之前,各种邪恶在当中泛滥。但当信心临到,它并不是这种自我做成的悔改的结果,而是尽管人有这种自我做成的悔改,神却让信心临到;这所谓的悔改,相信的人后来会认出是那些自义努力当中的一样,它唯一的倾向,就是拦阻罪人到救主这里来。那些呼吁“悔改的罪人”相信的人,把悔改和信心都弄错了。他们所教导的,对罪人来说并不是什么好消息。对那些通过辛勤的努力使自己充分谦卑的较好罪人来说(如果有这样的人),这可能是喜讯;但对那些没有力量、迷失、不敬虔、心硬、没有感觉、瘸腿、瞎眼、犹豫、受重伤的人来说,却不是什么好消息。

(考尔克洪(Colquhoun)博士说,“教导说基督不接受除真正悔改以外的人,或除这种人以外,无人有根据凭信心到祂这里来得拯救,这并不是纯正的教义。这种教义的害处在于,它使需要福音的罪人好像是春蚕吐丝,从自己里面织出悔改,并把这悔改带到基督面前,而不是凭信心来到祂面前,从祂领受悔改。如果除真正悔改的人之外,没有一个人得到邀请,那么不悔改的罪人就不是非要到基督面前来不可,神也不能因他不来而责备他了。”)

https://www.monergism.com/reformation-theology/blog/insensibility

蒙译者Huaye授权发表,未经译者授权不得将本文用于商业用途。欢迎读者使用他的赏赞码鼓励赏赞译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