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信主之人的精神状态

论信主之人的精神状态

约翰·牛顿

亲爱的先生,

你在信中问我,人发现自己除了在讲台上,就总是不动、安静、愚蠢,这人在讲台上被神使用,但不能、或甚少从讲道得到安慰或变得哀伤,那他该如何是好?对你描写的情形,我自己的经历深有同感。我想借此机会与你分享一些随想,说一说信主之人的精神状态这问题;我不是给你寄信,而是通过分开发表意见与你分享;因我知道你说的磨炼并非你我专有,而是所有体贴圣灵的人,无论他们是否讲道服侍,多少都有这种负担,都会充分留意自己心中的情况。

正如你说的,你得了神极大的恩待,在讲台上享有自由,能被祂使用,那么请容我问你,如果你意识到,自己并非时不时贫乏、无力担当,如你所说,在其他时候愚蠢,你会怎么办?你是否意识到,如果你发现自己总是精神抖擞,你的精神状态活跃,大得安慰,这可能会、很有可能,几乎肯定会有什么后果?你岂不会落在极大的危险当中,因灵里骄傲而自高自大吗?你岂不就是没有如此强烈感受到自己绝对需要依靠基督的大能,不断需要祂的宝血、赦免和代求?你会不会不知所措,无法恰当、感同身受地针对许多蒙恩之人的光景说话?他们深受败坏人性的影响,呻吟叹息,而按照你上面提到的想法,你会以为自己可以免受这一切?如果你自己感觉不到自己内心的诡诈,你怎能正确讲论人心诡诈这问题;或者如果你自己总是没有起伏,或几乎没有,那么你怎能让自己体会听众不断变化的经历?或者,如果你自己属灵的愿望总是强烈,心想事成,几乎没有遭遇反对或辖制,那么你怎能贴切讲论人内心的争战,肉体和灵互相抗争时那些对立的动因?

使徒保罗虽然蒙了极大恩惠,有时却觉得自己无力承担,甚至不能有好的念头;他看到若不是主满有智慧和恩典,调和对他的作为,防止他自高,他自己就要落入这危险之中。”自高”,也许不仅指他的心,免得他看自己过高,过于所应看的,也是指着他的讲道说的,免得他不像别人一样有理由抱怨和降卑,就在听众面前高谈阔论,让自己专讲他享有的安慰和特权,而面对那些因与内住的罪不断冲突而感到灰心和沮丧的人,却无话可说。

天使向哥尼流显现,却没有向他传讲福音,而是指示他去找彼得:因为救主的荣耀和恩典似乎更适合由大能的天使,而不是说话结结巴巴的可怜罪人来传讲,然而一位天使不能从经历的角度传讲,也无法根据自己的感受,描述恩典和罪之间的抗争。如果我们可以想象有一位满得安慰,像天使一样不会失败的牧师,他虽然可能快乐,我却无法想象他会是一位好的,被神使用的讲道人;因他不知道如何同情羊群中软弱和受苦的人,用他自己在类似情况下从神得到的安慰,来安慰落在困境中的这些人。

你身为牧师,蒙召的一部分,就是要尝到主的百姓常常遭遇的各种灵里试炼的滋味,这样你就可以有受教者的舌头,使你知道怎样用言语扶助疲乏的人;同样,你也需要不断留意那重要的告诫:“离了我,你就不能作什么。”

对你这位牧师,要讲的就是这么多。但我们可以扩展这话题,把它普遍应用在信徒身上。因此,我想说,如果一个人已经尝了主恩的滋味,任何不及得享主荣面光照的事情,却能让他感到完全满足,那就是衰退的可悲迹象了,因这光照是比生命更好。安于对福音的真理有观念方面的认识,或只是回忆从前所得的安慰,却不继续渴慕从生命的源头得到鲜活的相交,我担心这就是侵蚀当今许多认信之人的美好,他们多结果子能力的毒瘤;即使这不能证明他们绝对是死的,至少也足以证明他们已经病入膏肓,令人伤心。但是,如果我们意识到有这种渴慕,如果我们使用神设立的一切蒙恩之道,小心寻求这渴慕,如果我们愿意让自己不明知故犯,做让神的灵担忧,麻痹我们对神事情保持敏感的事;那么,如果主乐意让我们得不到祂已教导我们珍重的那些安慰,不是让我们活泼感受到喜乐,心生赞美,而是感到灵里乏力和死气沉沉,只要我们确实感受到这一点,并因此降卑,我们就没有必要放弃,让自己落入绝望或过度伤悲。

但我们盼望的根基和我们长久喜乐的原因是一致的;我们在相对的黑暗中行,几乎看不到亮光的时候,这和我们灵里状态更得安慰的时候一样,我们的心可能真的在神面前是活的,恩典也真是在发挥作用。恩典的真实,还是恩典的程度,都不能通过我们感觉到的安慰是大是小来正确估量。很重要的一个问题,就是我们如何在实际方面受到神话语的影响,以神的话语作为我们盼望的根基,作为管理我们脾气和行事为人的准则?使徒劝勉相信的人要常常以主为乐。他知道得很清楚,他们面临着考验和试探,因着有一颗不信的恶心而大大受苦;他拦阻我们可能快快提出的反对,因他又加上一句:“我再说,你们要喜乐,”仿佛他说,我说这番话是深思熟虑;我呼吁你们要喜乐,不只是有时要喜乐,而是在所有时候要喜乐;不只是在山巅,在幽谷也要喜乐;不只是在你们得胜的时候,也是在正在争战的时候要喜乐;不只是在主光照你们的时候,也是在祂似乎掩面不看你们的时候要喜乐。祂赐你们能力,让你们凡事都能做的时候,你们自己的本相并不比之前更好;当你们觉得自己什么都不能做的时候,你们也不是更糟。你们的经历会有起伏:但祂的爱和应许却永远不变。

虽然我们在按理顺服祂的意思,生命受这顺服规范的时候,我们有这愿望,要得安慰,要有我们所说的活泼精神状态,这愿望无论多么强烈都不为过,但这些愿望可能因缺乏这顺服而变得无度。罪恶的动因,可能,而且确实太过经常与我们最好的心愿相混杂,玷污我们的心愿。我察觉到,私意和自义这两样卑鄙可憎的事情经常在这问题上作祟:就像利用这两样事情使坏的撒但一样,它们偶尔也会打扮成光明的天使。我心里感到烦躁不安,完全不符我这罪人和乞丐的身份,也与我承认要把自己和我所有问题交托给主的表态不符。祂怜悯我,说服我知道,我是在多种失调之下苦苦挣扎,这些失调可以用一个字归纳,就是罪。祂施恩向我显明祂是那位诊断绝对无误的医生;并且已经加我能力,让我把像这样的自己交托给祂,期盼唯独从祂手中得医治。然而,有多少次,我不是感恩接受祂的处方,反而愚蠢、自以为是放胆给祂开处方,指出我要祂如何待我!有多少次,我认为有些事情是非要不可,而祂看来不把这些给我,这对我是最好;我以为没有祂智慧安排对待我,为要叫我得益处的那些措施,我本可以做得更好!祂是神,不是人,否则祂早就对我心生厌倦,由得我自己管自己了。我是多么前后矛盾!我承认自己是瞎子,恳求祂引导我,却又要选择自己的道路,而这一切都是同时发生!我限制了以色列的圣者,没有想到祂与我想得相反动工,从明显是恶的事情当中带出益处,这是大大彰显祂的智慧和恩典。我付出了一些代价,让我承认祂比我有智慧;但我相信,靠着祂的祝福,我没有白白受苦。我感觉得到的安慰并不多:我对自己罪性的邪恶、我无能和厌恶行善这方面的证据,既不少也不小;但通过这些看似没有指望的途径,我希望祂已让祂的恩典和救恩在我心里显为宝贵,并在某种程度上已经让我不再倚靠自己的聪明。

再说一遍:自义起了很大作用,向我发号施令,让我心生许多愿望,要多得安慰和灵里的力量。我希望储存一些自己的东西。我已厌倦如此不断仰望祂,总是以同样的姿态,就是一个可怜可悲的罪人,被逼得来到祂面前。我想,在一般情况下自己要是已经做了一些什么事情就好了,我会在非同寻常的情况下依靠祂。我确实发现,没有祂帮助,我什么也不能做,甚至有了祂的帮助,我也是什么不能做,而是有理由自觉惭愧。要是这真的已经让我降卑,带领我以祂的全能为乐,那就好了。但它常常生出不同的效果,使我闷闷不乐、愤怒和不满,仿佛祂要因着祂自己的作为得到全部荣耀,而我除了在主里面得公义和能力以外,就断不以别的夸口,这却不是最好和最值得羡慕。我现在正在学习夸自己的软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满足于什么都不是,让祂可以在万物之上,为万物之主。但我发现这是一个很难学会的功课;当我似乎取得一些进步,我灵稍微偏离,就把我打回原形,我就不得不重新开始。

因果之间存在着不可分割的联系。没有因就没有果,没有积极的因就没有相应的果。现在,内住的罪是一种积极的原因;因此,只要它还残留在我们的本性当中,它就按照它的力量带来结果。那么如果主稍微片刻暂停发挥作用,在那一刻罪就会抬头,我为什么还要对此感到惊奇呢?若不是按祂乐意在我身上大能动工的程度,我就感觉不到恩典在积极发挥作用,我就无力提升内心到神面前,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吗?若这有什么好奇怪的,那么在井底找不到火,或者太阳转到地球背后就不是白天,这也就让人觉得奇怪了。我发现自己如此全然败坏,本应降卑才是;但不要灰心,因为神使耶稣成为我的智慧、公义、圣洁、救赎;因我发现,在这一切黑暗死寂当中,祂保守祂已在我心里种下的那恩典动因,让它存活。

至于你提到的卢瑟福先生的那句话,“没有哪一样试探,是大过没有试探,”我是有条件认同;就是说,两者相比,遭受撒但火箭的攻击,要比被他用更微妙、更不容易察觉的诡计欺哄,沉沉入睡,陷入漫不经心的安全感要好;要比变得对蒙恩之道无动于衷,沉沦染上一种爱世界的心,或者就像老底嘉教会,以为自己已经富足,财富增多,我们一无所缺要好。但我深信你不是这样;你抱怨的死气沉沉,是让你呻吟叹息的重担,是很不一样的事情。我建议你谨慎,不要纵容自己有这心愿,就是受撒但试探,以为这些试探有助让你变得更属灵,或理所当然为你开路,让你得到更大安慰。如果你有这样的心愿,我可以用我们主的话对你说:“你不知道所求的是什么。”

祂知道我们的软弱,知道对手的力量,已经施恩指导我们祷告,祈求神不叫我们遇见试探。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主让仇敌像洪水一拥而上,仇敌能做什么?不出一个小时,牠就可以掀起如此一场风暴,让你束手无策。牠可以让你的头脑陷入如此幽暗的乌云,把你对过去所得安慰的回忆抹得一干二净,至少可以让你无法从过往的安慰得到丝毫支持。牠不仅可以与你的平安抗争,还会动摇你盼望的根基,使你不仅质疑我们是否在应许中有份,还怀疑你盼望的根基,就是那些最重要和最基要的真理。所以,如果主约束牠的恶意攻击,就要心存感恩。一位年轻水手往往对短暂的平静感到不耐烦;但经常被风暴吹来吹去,多次落在死亡边缘的老练水手,是很少盼望经历风暴。总之,让我们耐心等待主,满足于跟从祂的指引,祂必定要使我们得益处。

译自《约翰·牛顿书信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