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节当做的圣工

圣诞节当做的圣工

司布真讲道666号,1865年12月24日

经文:路加福音2:17-20

既然看见,就把天使论这孩子的话传开了。凡听见的,就诧异牧羊之人对他们所说的话。马利亚却把这一切的事存在心里,反复思想。牧羊的人回去了,因所听见、所看见的一切事,正如天使向他们所说的,就归荣耀与神,赞美祂。——路2:17-20

每一季都有当季的果实:秋天是苹果,圣诞节有冬青。大地按一年的时节结出不同果实,对人来说,天下万务都有定时。在这季节,世人都在自我庆贺,表达对民众福祉的美好心愿;让我向基督徒提议,让我们来做更多和更实在的工作。我们今天思想救主诞生的时候,让我们渴慕救主在我们心中有焕然一新的诞生;既然祂已经 “在我们心里成了有荣耀的盼望”,我们就可以“心志改换一新”;让我们再次去到那是我们灵命出生地的伯利恒,做我们首要的工作,以我们那起初的爱为乐,与耶稣同享筵席,就像我们与祂成亲那圣洁、快乐、属天的日子一样。让我们去朝见耶稣,带着当初我们第一次仰望祂的时候,我们身上流露的那青春活力和极大喜悦;让我们再次为祂加冕,因祂仍以祂少年时光耀如清晨的甘露为妆饰,祂“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达勒姆这座城市的市民,虽然住在离苏格兰边境不远的地方,因此旧时经常容易受到攻击,却因为在他们的城墙之内有一座大教堂,就免了打仗要做的苦工,他们被分别出来专门服务主教,旧时称为“做圣工的人”。现在,我们这些新耶路撒冷的国民,有主耶稣在我们当中,大可以让自己免去这节日一般的庆祝方式;看自己是“做圣工的人”,我们可以用和其他人不一样的方式庆祝这节日,进行神圣的默想,蒙福侍奉那位恩慈的神,祂把那位新生王赐给我们,作妙不可言的礼物。今早我选择这段经文,因为它似乎向我表明,我们可以用四种方法侍奉神,四种做圣工,想基督徒之所想的方法。每一节经文都向我们呈现一种不同的做圣工方法。看来,有一些人广传这好消息,把他们看见和听见的告诉其他人;有人诧异,有圣洁的惊叹惊奇;按照第三节的经文,至少有一个人深思、默想、思考这些事;第四,还有人归荣耀与神,赞美祂。我不晓得这四种方法哪一种是对神最好的服侍,但我想,如果我们把所有这些思想情感和外在做工结合起来,就一定能用一种至为敬虔、蒙神悦纳方式来赞美祂。

一. 那么首先,我们看到有人庆祝救主降生,把他们听见和看见的广而告之;我们确实可以说,他们有一些话在人耳边反复传讲,值得讲述。先知和君王等待多时的那一位,终于来到,而且来到他们面前。他们已经找到那总是一道谜的答案。他们可以和古代那位哲学家一起在街上奔跑,大喊:“尤里卡!尤里卡!”因为他们的发现远胜他的发现。他们发现的,不是解决一种机械工程或形而上学难题的办法,但按照实在的价值,他们的发现,是人类任何发现都无法超越的,因这发现就像生命树的叶子,可以医治万民,又像生命水的河,使神的城欢喜。他们已经见到天使,他们已经听天使唱了一首全然陌生的新歌。他们看到的不只有天使,他们还看见了天使的王,我们所仰慕的那位立约的使者。他们听见了天上的音乐,他们临近马槽的时候,他们信心的耳朵听见了那是大地希望的音乐,那奥秘的和声,它要响彻万代——心灵甜美的旋律,协调赞美主,神人圣洁的喜乐荣耀激荡,欢欣鼓舞,和谐发声。他们看见了道成肉身的神——这场面如此美好,凝视的人必然感受到自己的舌头舒展了,除非确实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惊奇要让他哑口无言。他们的眼睛看见这异象,竟然保持沉默!这是不可能的!他们开始向在那低矮马厩门外遇见的第一个人讲述他们那无以伦比的故事,夜幕降临都不知疲倦,高呼:“齐来崇拜,齐来崇拜,崇拜基督新生王!”亲爱的弟兄姊妹,至于我们,我们岂不也有一些一定要说出来给人知道的事情吗?如果我们谈论耶稣,谁能责怪我们呢?这确实能让沉睡的人也舌头舒展说话——神为我们的缘故道成肉身这奥秘,祂流血而死,让我们可以既不流血,也可以不死,下降让我们可以高升,裹在襁褓中,让我们可以脱去那败坏缠绕我们的裹尸布。这故事如此奇妙,让所有听到的人都大得益处,以至于重复得最多的人往往讲得最好,而讲得最少的人,是最有理由责备自己有罪的沉默。

他们有事情要讲,当中有那举世无双的结合,这事情出于神,有出于神的隐秘记号的王的标志;崇高和简单那无与伦比的结合;天使唱歌!——对牧羊人唱歌!天上荣光闪耀!午夜光明!神!一位婴孩!无限的神!可以怀抱在膀臂之间的一位婴孩!那位亘古常在者!由一位妇人所生!还有什么比客栈、马槽、木匠、木匠的妻子、一位婴孩更简单的呢? 还有什么比用欢快合唱唤醒午夜的“一大队天兵”,在人的肉身中显现的神祂自己更崇高的呢?一位婴孩,这只不过是普通的景象;但看到“太初与神同在,住在我们中间,充充满满地有恩典,有真理,我们也见过祂的荣光,正是父独生子的荣光”的那道,这是何等奇妙?弟兄们,我们有一个故事要传讲,既崇高又简单。还有比这更简单的吗?——“信就活了” 还有什么更崇高的?——“神在基督里叫世人与自己和好!”这拯救的方法如此奇妙,以至于就连天使心里深思这一点的时候都不能不生发敬拜;然而它又如此简单,以至于连圣殿中的孩子也能正确歌唱赞美它的效力,他们歌唱,“和散那!奉主名来的,是应当称颂的!”道成肉身的救主献上那伟大的赎罪祭,让我们看到崇高和简单何等辉煌结合成一体!啊,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使人得救的真理吧!

牧羊人无需找理由才能四处宣告救主降生,因为他们对人讲的,是他们首先从天上领受的。他们的消息不是从古希腊女先知西比拉的神谕在他们耳边嘀咕来的,不是通过哲学探索发掘面世,也不是凭诗歌构思,也不是在古人书卷的宝库中找到的;它而是由那位带领众天军,传讲福音的带头天使向他们启示,对他们见证的:“今天在大卫的城里,为你们生了救主,就是主基督。”上天把恩慈的启示托付给一个人的时候,这人就一定要把这好消息向别人传讲。什么,保守这秘密,这说出来,它万古的怜悯让夜半空气都变得迷人可爱的秘密,沉默不言?如果这信息不广而告之,神还派天使来干什么?根据我们自己亲爱的主的教导,我们绝不可沉默,因祂吩咐我们说:“我在暗中告诉你们的,你们要在明处说出来;你们耳中所听的,要在房上宣扬出来。”亲爱的弟兄姊妹,你们已经听见从天而来的声音——-你们这些重生的人,重生有活泼盼望的人,你们已经听见神的灵向你们见证神的真理,教导你们天上的事。那么,你们就一定要向你们的同胞传讲神自己的圣灵认为适合向你们启示的福音,以此来过这一个圣诞节。

但是,虽然牧羊人讲了他们从天上听见的事,但请记住,他们讲的也是他们在地上看见的事。他们已经通过观察,把那些首先通过启示对他们传讲的真理,至为确定变成了他们自己的事情。除非人在圣经中发现的教训,他也在自己心中发现,否则没有人能成功谈论神的事情。我们必须让这奥秘落地,通过明白理解,通过圣灵的教导,把这奥秘,这奥秘对人心和良知的影响显明出来。我的弟兄们,我们传的福音,是主至为确实向我们启示的;而且,我们的心已试验和证实,已经把握,已经感受,已经认识到它的真实与能力。即使我们还没有能明白它的长阔高深,但我们却是已经感受到它作用在我们心灵当中的神秘力量。它向我们更清楚揭示了罪;它向我们启示我们罪得赦免。它杀死罪作王的权势,它把基督给了我们,让祂作我们的王,圣灵住在我们身体里面,如同住在圣殿里。现在我们必须开口。我并不是敦促你们当中任何只知道那圣经中的道的人去讲耶稣的事情,你们的教导只能产生极小的作用;但我确实恳切对你们这些人,你们这些知道这道对人心大能影响的人,你们这些不仅听过这婴孩,而且还见过祂在马槽里,把祂抱在你们自己怀里,接受祂是为你们而生,对你们作救主,为你们受膏的基督,救你们脱离罪恶的救主耶稣的人说这番话。亲爱的,你们除了把所见所闻的说出来,还能做别的事情吗?神已经让你们尝了这生命善道的滋味,领受了这善道,你们就绝不可,你们就不敢沉默不语,你们而是必须把内心感受到的告诉你们的朋友和邻舍。

这些人是牧羊人,没有学问的人。我可以向你们保证,他们不能读书,他们连一个字母都不可能认识。他们是牧羊人,但他们传讲得很好;而且,我的弟兄们,不管有些人怎么想,讲道并不是那些在牛津或剑桥,或在任何学院大学取得学位的饱学之士的专属工作。诚然,学问不一定是恩典的障碍,也可以成为蒙恩之人手中顺手的兵器,但神的恩典常常使用没有学问的人,使用他们明白福音,传扬福音的简单明了方式荣耀祂自己。我不介意请全世界的人,在现今在世的文学硕士中找一个人,是比理查德·韦弗带更多灵魂来到基督耶稣面前的。如果说整个主教团在赢取灵魂归主的工作方面做了这人十分之一的工作,这也远超我们大多数人对他们的溢美之词了。让我们把一切荣耀归给我们的神,但我们仍不要否认这事实,就是这得救的罪人,带着刚从采煤矿坑出来的矿工的土腔,靠着神的恩典,讲述十字架的故事,他如此讲述,连在神里面的可敬神父也要谦卑坐在他脚前,学习如何触动人心,融化顽固的灵魂。确实,一个没有受过教育的弟兄不适合什么工作都做——-他有他自己的工作范围——但他相当能讲述他的所见所闻,触动我的是,每个人在某种程度上都能如此。如果你见过耶稣,听过祂拯救的声音,如果你已经领受了真理,认识到它是从主而来,感受到它的大能,是从神临到你的大能,如果你经历了它在你自己灵里产生的大能,那么你肯定能说出神在你里面已经写下的事情。如果你不能超越这一点,进入更深的奥秘,进入更复杂的问题,好吧,好吧,有些人可以,但你无需忧心忡忡;但你至少可以说明第一位和根基性的真理,它们是更重要得多的事情。如果你不能在讲台上发言,如果这样做会让你面红耳赤,你的舌头在许多人面前拒绝履行职责,但你有孩子,你不可羞于在他们面前说话;圣诞节的夜晚,有围绕着壁炉的小小一群人;有工场里的小群会众;某处有一小群听众,你可以向他们讲耶稣爱失丧的人。不要超越你所知道的;不要一头扎进你没有经历过的,因为如果你这样做,你就会像跳出水里的鱼,很快就会无所适从,让混乱变得更令人糊涂。按你知道的说;既然你确实知道自己是一个罪人,知道耶稣是一位救主,也是一位伟大的救主,那么就谈谈这两件事吧,你就会造就人。亲爱的,各人按本位,把你们听见看见的都说出来;在人当中广而告之。

但是,这些牧羊人得到授权吗?得到授权可是一件大好事!未经授权的牧师是至为可耻的篡权者!未经按立的人上讲台,他们不在使徒传承之列——这非常可怕!确实非常可怕!在英格兰教会复辟天主教的人,他们的思想完全不能测透一个未经授权之人讲道,一个不在使徒传承之列的人敢于传讲得救之道的这念头的可怕之处。对我来说,这恐惧似乎很像一个小学生害怕他恐惧幻想出来的一只小妖精。我想,如果我看见一个人从冰面滑入冰冷的坟墓,而我能救他不至溺水而死,那么对我来说,虽然我可能不是受雇于皇家溺水者营救会,但成为神用来救他的工具,这就并不是那么可怕的事情。我想象一下,如果我看到一场大火,听见一个可怜的女人在楼上窗边尖叫,她可能会活活烧死,如果我把消防逃生梯推到窗边,保全她的性命,虽然我可能不属于正规的消防队,但这就不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虽然一整支雇佣军可能会因服从某条古老可敬的军规而疏忽了他们的工作,使他们无法有效服役,但是如果一个连的勇敢志愿军把敌人赶出自己的地界,我就不晓得这会是什么如此令人震惊的事情。但你们要注意,牧羊人和其他像他们一样的人是身处使徒传承之列,他们得到神按立的授权,因为每一个听到福音的人,都得到授权把福音讲给其他人听。你要授权吗?这是从圣经来的有力授权:“听见的人也该说:‘来!’”——也就是说,让每一个真正听见福音的人,都命令其他人来喝生命的水。这就是你根据自己能力传福音所需的全部授权。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能力传道;也不是每一个人我们都喜欢在大群会众当中听他们传道,因为如果所有人都是口,教会就会是极大的真空了;然而每一个基督徒都应该用某种方法传递那好消息。我们全然智慧的神确保讲道的自由不至于演变成混乱,因为祂并没有把有效牧养和侍奉的恩赐赐给很多人;然而每一个人都要按自己的恩赐去服侍。你们每一个人,虽然不站讲台,但坐在台下的长凳上,在工场里,在某处,在任何地方,在每一个地方,都要让人尝到主耶稣的滋味。让这成为对你们的授权:“听见的人也该说:‘来!’” 我看到一座房子着火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要得到任何授权才能大喊“着火了”;我从来没有幻想过要寻求任何授权才能尽我全力救一个可怜濒临灭亡的同胞,我现在也不打算寻求这样的授权!你们,你们任何人要的授权,不是从穿着礼服的主教那里来的授权,而是直接出于教会伟大元首的授权,祂授权每一个听见福音的人,教导他的每一位同伴说:“你们要认识主。”

亲爱的弟兄们,这就是你们过一个神圣,在某种意义上快乐的圣诞节的一种方法。效法这些卑微的人,经上论到他们说,他们“既然看见,就把天使论这孩子的话传开了”。

二. 现在我们在你面前陈明过圣诞节的另一种方式,就是用神圣的诧异,羡慕和崇拜过圣诞节。“凡听见的,就诧异牧羊之人对他们所说的话。” 对于那些只是诧异就什么也不做的人,我们没有什么可说的。许多人因福音感到诧异。他们满足于听福音,乐于听福音;如果福音本身没有什么新东西,却有新的讲福音的方法,他们也乐于因着变化而精神振作。传道人的声音对他们来说,就像让乐器发出好听曲调之人的声音。他们很乐意听福音。他们不是怀疑论者,他们不吹毛求疵,不提出任何难题;他们只是对自己说:“这是一个极好的福音,这是一个奇妙的救赎计划。这里有最惊人的爱,最非凡的屈尊俯就。” 有时他们感到诧异,这些事居然是由牧羊人告诉他们;他们很难理解,没有学问的人和无知的人怎么会讲这些事情,这种事情怎么会进入这些牧羊人的脑海,他们是从哪里了解这些事,这些牧羊人怎么会对这些事如此热衷,他们一定是经历了某一样动工,才能像现在那样传讲。但是,举手开口表示诧异九天左右,诧异就消退,他们就走自己的路,不再思想这事。你们很多人每次看到神在你们地区的作为,就会感到惊奇。你听说有人信主了,那人曾是一个很大的罪人,你就说:“太奇妙了!”发生了一场复兴;你碰巧出席了其中一次聚会,神的灵在当中荣耀动工,你说:“啊,这是一件奇事!非常惊人!”就连报纸有时也能留出一个角落,报道神的圣灵非常伟大和非凡的作为;但所有情感都就此止步;全是诧异,仅此而已。我相信我们中间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是这样的人;我们想到救主和祂来传的福音教义,不可只有诧异和震惊,因为这给我们带来的好处只会是微乎其微。另一方面,还有另一种诧异,若不是崇拜,也与崇拜非常接近。我认为很难在神圣的诧异和真正的敬拜之间划清界限,因为当人的灵魂因神荣耀的威严折服,虽然可能不会用歌声表达,甚至不会低头谦卑祷告发声,却是在默默崇拜。我倾向认为,人想起神的伟大和良善,就冲击人理性的那种诧异,也许就是凡人向宝座上至高神献上的最纯粹的崇拜形式。我向你们这些生活平静孤单的人举荐这种诧异,你们几乎无法效法这些牧羊人,向别人讲述这故事:你们至少可以因着上帝做成的事感到诧异,让自己加入环绕神宝座的那些敬拜之人的行列。

让我提醒你,对神所做的事感到神圣的诧异,对你来说应该是非常自然的事情。神竟然顾念祂堕落的造物,人,不是用毁灭的扫帚把他扫到一边,而是为救赎他设计了一个奇妙计划,亲自承诺作人的救赎主,为他付上赎价,这的确奇妙!也许对你来说,最奇妙的是这与你自己的关系,要用血来救赎你;神要撇下天上的宝座和王权,在这地上为你屈辱受苦。如果你了解自己,就绝对看不到在你自己的肉体之内,有什么充分的动机或理由,让神来做这样的事情。你会说:“神为什么要如此爱我?”如果大卫坐在自己家中,只能说:“主耶和华啊,我是谁,我的家算什么,祢竟使我到这地步呢?”你我还能说什么呢?如果我们真是最有功德的人,遵守主的命令,从不间断,我们就不可能配得道成肉身这无价的恩惠了;但罪人,犯罪的人,背叛神,离弃神,越行越远,看到这位道成肉身的神为我们死,除了说,“不是我们爱神,乃是神爱我们,这就是爱了,”我们还有什么话好说的呢?让你的心沉浸在惊奇中,忘了自己,因为亲爱的朋友,这样的诧异是一种非常实际的情感。圣洁的诧异要带领你来感恩敬拜;对神的作为深感震惊,你就要在那黄金的宝座前惊奇,倾心吐意,歌唱道:“但愿颂赞、尊贵、荣耀、权势都归给坐宝座的和羔羊,直到永永远远,祂为了我们做了这样的大事。” 充满这惊奇,这就要让你有一种敬虔的警醒;你就会惧怕犯罪得罪这如此的大爱。感受到大能的神在祂爱子这恩赐中与你同在,你就会脱下脚上的鞋,因为你所站的地方是圣地。与此同时你会受感动,心生荣耀的盼望。如果耶稣为你舍己,如果祂为你做了这奇妙大事,你就会觉得,就连盼望天堂,这也算不上不是什么大事,神右边乐河的水不会太甘甜太深,让你无法畅饮。一个人一旦因着马槽和十字架感到惊奇,还能对任何事情感到惊奇吗?人一旦见过救主,他还有什么奇妙的事没有见过呢?世界九大奇迹!嗨,你可以对它们一言带过——机械和现代艺术可能胜过它们全部;但这一个奇迹不是仅仅人间的奇迹,而是天地,甚至地狱的奇迹。它不是旧时的奇迹,而是万古的奇迹,直到永远的奇迹。看了几次人类奇观的人,最后不再感到震惊;建筑师曾建造的最宏伟建筑物,最终也不能打动旁观者;但道成肉身的神这奇妙的圣殿却不是这样;我们越看就越震惊,我们对它越熟悉,就越能感受到它无比辉煌的爱和恩典。让我们说,人在马槽和十字架看到神的事情,远比在天上闪烁群星、地上错落有致的深渊、高耸入云的山峰、生机勃勃的平原、生命的居所或死亡的深渊中看到的为多。那么,就让我们在这节日花一些最好的时间,感受这神圣的奇迹,要带来感恩、崇拜、爱和信心的诧异惊奇。

三. 做这圣工的第三种方法,就是像马利亚神圣的心一样深思,反复思想,你在接下来的经文看到这一点。

至少有一个人,让我们希望还有其他人,或者无论如何,让我们自己有与别不同的心。马利亚思想,她把这一切存在心里,这些事,她想了又想。你会发现,在她身上,这位有福的妇人操练她生命的三个重要部分;她的记性——她记下这一切的事;她的情感——-她把这些事存在心里;她的理性——她思想,考虑,权衡这些事,把它们翻来覆去思想;就这样,她把记性、情感和理性都用在这些事情上。我们乐于在马利亚身上看到这一点,但是当我们想起,她在某种意义上是世上所有人当中最关注此事的人的时候,我们就根本无需惊讶,因为耶稣基督是从她而生。那些来与耶稣最亲近,与祂相交最密切的人,必然对祂最着迷。某些人,对他们最好是敬而远之,但救主却并非如此;当你非常全面认识祂的时候,就会用那过于人所能测度的爱来爱祂;你就要领会祂爱的长宽高深;你这样做的时候,你自己的爱就必然在长宽高深方面不断扩张。这降生与马利亚至为相关,因此最能打动她。请留意她如何流露她的关注;她是一位妇人,女性身上最闪耀的美德不是勇敢——那是属于男性的事;但深情的端庄却是一种女性之美,因此我们没有看到她对外把话传开,而是在心里思想。毫无疑问,她有自己的圈子,在当中有她的话要说;但在大部分情形里,她和另一位马利亚一样,安静坐在屋子里。她做工,但她的工作是至为直接对主做的,就是她内心的喜乐和喜悦。就像其他孩子一样,这位圣婴需要照顾,只有母亲的手和心才能做成这工作;因此她全神贯注在祂身上。哦,有福的沉迷!甜美的投入!专注于耶稣,而不是服事祂门徒或祂迷失的羊,不要认为这不蒙神悦纳。打碎玉瓶,把香膏倒在我们主耶稣身上的那妇人,受到犹大责备,就连其他门徒也认为穷人失了好处,但救主的回答是,“她在我身上作的是一件美事。”我渴望让你们思想这一点,如果在这节日,你们这些退下安静的人不能对别人说,或者没有理想的机会,或合适的恩赐做这工作,你们可以静静地与耶稣同坐,安然尊荣祂。马利亚把主抱在怀里,哦,你们也可以把祂放在你们心上!她直接为祂做工,你们要效法她。你们可以爱祂,称颂祂,赞美祂,深入认识祂,思想祂,领会祂的品格,研究那些彰显祂的预表,效法祂的生命;这样,虽然你的敬拜不会在众人当中发光,也几乎不会像其他形式的工作那样让他们受益,但这既能使你受益,也蒙你的主悦纳。亲爱的,记住你所听见的关于基督的事,祂为你做成的事;使你的心成为金杯,盛放对祂过往慈爱的丰富回忆;使它成为一罐吗哪,存放过往日子众圣徒吃的天粮。让你的记忆珍藏基督的一切,你听到、感觉到、或知道的事情,然后用你的深情永远紧紧抓住祂。爱祂!把你心中的玉瓶倾倒,让你爱情所有珍贵的香膏流淌到祂脚上。要是你不能喜乐做这工作,就用哀伤的心去做吧,用眼泪洗祂的脚,用你的头发擦干;但要爱祂,爱神配得称颂的儿子,你永远温柔的朋友。把你的理性用在主耶稣身上。默想,反复思想你读到的内容。不要作止步于字面的人——不要停留在表面;要潜入深处。不要像蜻蜓点水,而是要像鱼儿穿透最深处的波浪。畅饮爱,不要啜饮而去,而是要住在井旁,像以撒住在庇耳拉海莱一样。与你的主同住:不要让祂对你就像路人,只留一晚,而要挽留祂,说:“日头已经平西了,请祢同我们住下吧!”抱住祂,不让祂走。你知道的,“反复思想”这一个词意思是衡量。准备好判断的天平。哦,但是哪里有能称量主基督的天平呢?“祂举起众海岛,好像极微之物”——但谁能将祂举起?“祂用秤称山岭”——我们要用什么样的秤来称祂?如果你的悟性不能理解,就用你的情感来领会;如果你的心不能展开理性的双臂拥抱主耶稣,就让它用你感情的双臂拥抱祂。哦,亲爱的,这是为你预备的圣诞节有福的工作,愿你像马利亚一样,把这一切的事存在心里,反复思想。

四. 最后一件圣诞圣工,就是来。我们在第二十节看到,“牧羊的人回去了,因所听见、所看见的一切事,正如天使向他们所说的,就归荣耀与神,赞美祂。”回去了做什么?又回去做看顾羊羔和羊群的工作。那么如果我们渴慕荣耀神,就无需放弃我们的工作。

一些人有这样的想法,就是他们只有成为牧师、宣教士或教导圣经的妇人,才算得上为神而活。哎呀!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有多少人就会被关在门外,得不到尊崇至高上帝的任何机会。牧羊人回到羊圈,归荣耀与神,赞美祂。亲爱的,让我们能荣耀神的,不是职份,而是热心;不是地位,而是恩典。在那鞋匠的摊位上,那虔诚的工人边用锥子穿线补鞋,边歌唱救主的慈爱,是的,在那里,在那鞋匠的摊位,远比许多只是为了领薪的牧师,尽微薄本分做敬虔官样文章的讲台摊位,救主肯定更多得荣耀。耶稣的名因那边一位车夫得荣耀,因他边赶着马边称颂他的神,或者在路边对他的同友说神的事,丝毫不亚于那边那一位在全国各地像雷子一样,雷鸣般传讲福音的牧师。神因我们坚守自己的岗位而得荣耀。你们要小心,不要离开你们的呼召,就偏离了尽责的道路,也要小心,不要在工作的时候羞辱你们的认信;不要高看自己,但不要太看轻你们的呼召。没有哪一个行业是不因福音分别为圣的。如果你翻开圣经,就会发现最卑微的劳动都或这样或那样与最勇敢的信心作为,或与那些生活原本显赫的人相联;无论神让你做怎样的工作,祂呼召你常在其中的时候,除非你相当确定,记住,除非你相当确定祂呼召你去做别的事,否则,持守你的呼召,弟兄,持守你的呼召!牧羊人虽然回去做他们的工作,却是荣耀神。

他们虽然是牧羊人,却荣耀了神。如我们所说,他们不是有学问的人。他们根本就没有藏书丰富的图书馆,很有可能他们目不识丁;但他们却荣耀了神。这就让你们这些好人没有了全部借口,你们说:“我不是学者;我从来没有接受过任何教育,我甚至从来没有上过主日学。”啊,但如果你的心为正,你就可以荣耀神,撒拉,不要紧,不要因为你知道得太少就灰心;如果可以,多多学习,但要好好使用你真知道的。约翰,不要紧,你那么年轻的时候就要做苦工,连最基本的知识都没有掌握,这实在可惜;但不要以为你不能荣耀神。你若要赞美神,就活出一种圣洁的生活吧;无论如何,你可以靠着祂的恩典,即使没有学问,也能过圣洁生活。如果你要对别人行善,你自己就要成为善;这条路对最不识字的人和对最有学问的人同样开放。鼓起勇气!牧羊人荣耀上帝,你也可以。要记住,在一件事情上,他们比博士更受神优待。博士要有一颗星指引他们,牧羊人却不需要。博士即使有那星,还是走错了路,跌跌撞撞进了耶路撒冷;牧羊人则直接去了伯利恒。头脑简单的人有时找到一位得荣耀的基督,而学识渊博的人,因着他们的学问更多有困惑,却错过了基督。一位好医生曾经说过:“瞧,这些头脑简单的人进了天国,我们这些有学问的人却一直在摸索着,找不着门闩。”事情常常是这样,所以,你们这些头脑简单的人,要受安慰,要欢喜快乐。

这些牧羊人尊荣神的方法值得留意。他们赞美神,这样就荣耀了祂。让我们比平时更多思想神圣的歌。当这教会数千人齐声歌唱,歌声喷薄而出的时候,在一些人耳中,这不过是噪音而已;但许多被耶稣的爱感动,内心真诚的人,在用他们的舌头同声歌唱,在神看来,这不是纯粹的噪音,而是当中有甜美的音乐,让祂听了就欢喜。基督徒一切努力的伟大最终目的是什么?有一天早上,我站在这里传讲福音的时候,我的心思完全专注在赢取人的灵魂这件事上,但我讲道的时候,似乎超越了这一点。我想,好吧,这根本不是那首要的目的——那首要的目的是荣耀神,就连拯救罪人这件事,头脑清醒的人也把它当作实现那目的的途径,努力做工。然后我恍然大悟:“如果我们在唱诗篇和唱赞美诗的时候,我们确实是在荣耀神,那么我们所做的,就比讲道做的还要多;因为这时我们不是在做那是途径的事,我们是接近那伟大的目的本身。”如果我们用心灵和舌头赞美神,我们就是以最确实的方式荣耀祂,我们那时就真的是在荣耀祂。主说:“凡以感谢献上为祭的便是荣耀我。”那么,我的弟兄们,我们要歌唱!不仅在一起的时候要歌唱,而且单独一个人的时候要歌唱。用诗章、颂词、灵歌给你们的工作打气。用圣乐让家人欢喜。我确信,我们唱得太少,但信仰复兴总是伴随着基督徒唱诗篇的复兴。路德翻译诗篇,这和他的讨论和辩论一样发挥了很大作用;查尔斯·卫斯理,仙尼克,托普拉迪,约翰·牛顿和考伯的赞美诗,和约翰·卫斯理,乔治·怀特菲尔德的传道一样,大大帮助了英格兰的灵命复兴。我们要更多歌唱。多唱,少抱怨;多唱,少说人坏话;多唱,少吹毛求疵;多唱,少哀伤。愿神今天让我们就像这些牧羊人一样,通过赞美祂来归荣耀给祂。

我还没有讲完他们的事情。他们赞美的主题是什么?看来他们是为着他们听见的赞美神。如果我们思想这一点,每次听到一篇福音布道,我们都有充分的理由称颂神。如果地狱中的灵魂能再听福音一次,接受那可能临到他们的拯救恩典,他们会愿意付出什么代价?将死的人如果能再一次来到神的殿,再一次听到警告和邀请,他们会愿意付出什么代价?弟兄们,有时你因病困身,不能与大群会众一起聚会,你的心和你的肉体向永生神呼吁的时候,你会愿意付出什么代价?那么,为着你们已经听见的赞美神。你听到了传道人说错的话,让他为此难过吧。你听了他主人的信息,你是否为此感谢神?如果你的心为正,就几乎不会听不到一篇讲道,是可能不让你欢声歌唱的。乔治·赫伯特说:“祷告是讲道的目的。” 确实如此,但赞美也是讲道的目的。赞美神,你听见有一位救主!赞美神,你听见拯救的计划非常简单!赞美神,你自己的灵魂有一位救主!赞美神,你罪得了赦免,你已经得救!为着你听见的赞美祂,但请留意,他们也为他们看见的赞美神。请看第二十节——“因所听见、所看见的一切事”。最甜美的音乐,就是我们经历的,我们内心感受的,我们使之成为自己的,我们接触了这君王所成就的。仅仅听见,可能要带来一些音乐,但歌唱的灵魂必须来自信心的眼睛所看见的。亲爱的朋友,你们这些用神赐予的视力看见的人,我请求你们,不要让你们的舌头落在有罪的沉默当中,而是要大声赞美主权的恩典,你们的荣耀啊,当醒起!诗歌和琴瑟啊,你们当醒起!他们赞美神的一点,就是他们所听见的和所看见的和谐一致。请留意最后一句话,“正如天使向他们所说的。”你们是不是已经发现,福音作用在你们自己身上,正如圣经所说的?耶稣说祂要向你们施恩——你们岂不是已经领受了恩典吗?祂应许给你们安息——-你们岂不是已经得了安息吗?祂说你们因信祂就要得着喜乐、安慰和生命——你们岂不是已经得到了这一切吗?祂的道岂不是安乐,祂的路岂不全是平安吗?你们当然可以和示巴女王一道说:“人所告诉我的还不到一半。”我已经发现,基督比祂仆人能描述的更美。我看他们描绘的画面,但与祂自己,这位荣美的君王相比,这不过是粗略的图画而已。我听说关于那美地的事情,但是,哦!它是流奶与蜜之地,比人能用最美言语修饰讲论的更富饶美好。当然,我们所看见的与我们所听见的一致,那么就让我们为着神已经成就的事荣耀赞美祂。

以下这番话是对那些还没有相信的人说的,然后我就讲完了。我认为你们不可以从十七节开始,但我希望你们可以从十八节开始。你们不能从十七节开始——你们不能把自己还没有感受到的事情传给其他人听;不要尝试这样做。如果你们还没有信主,就不要在主日学教道,也不要试图讲道。神对那恶人说:“你怎敢传说我的律例?” 但我求神让你们能从十八节开始——“诧异”!诧异,你居然还能保住性命——诧异,你还在地狱之外——诧异,祂圣善的灵仍与罪魁相争。诧异,在你拒绝福音,犯罪得罪神,做了这一切之后,今早福音居然有话对你说。我希望你们从那里开始,因为这样,我就有美好的盼望,希望你能继续去到下一节,从诧异变成反复思想。哦,罪人,我希望你能反复思想十字架的教义。思想你的罪,神的忿怒,审判,地狱,你救主的血,神的慈爱,赦免,接纳,天堂——思想这些事。从诧异到反复思想。然后我求神让你能去到下一节,从反复思想到归荣耀与神。接受基督,仰望祂,信靠祂。然后歌唱“我已得赦免”,然后作为一个相信的罪人,因此是一个得救的罪人,在宝血中得洗净,得洁净,回家去。在这之后,再回到十七节,开始向别人传讲。但对你们这些得救的基督徒,我要你们就在今天,就从十七节开始:

“我就要告诉身边的罪人

我找到了何等亲爱救主;

我要指着祢救赎的宝血,

口说‘看啊,这通向神的道路!’”

然后,白天过了,起身去到你们的内室,诧异、渴望和爱慕;也要像马利亚一样,花半小时时间,反复思想这一天的工作,这一天所听见的,把这一切存在心里,然后用那永不结束的结束这一切——就在今晚、明天,一生所有的日子,因所听见、所看见的一切事,就归荣耀与神,赞美祂。愿主为耶稣基督的缘故祝福你们。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