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至于死的罪,我不说当为这罪祈求

人若看见弟兄犯了不至于死的罪,就当为他祈求,神必将生命赐给他;有至于死的罪,我不说当为这罪祈求(约一5:16)。

加尔文《约翰一书》注释:

但在相信的人当中,这应成为一个无可辩驳的事实,就是违背上帝律法的就是罪,按其本性,罪是致死的,因为哪里有违背律法的事,那里就有罪和死亡。

那么使徒的意思是什么?他否认一些罪是致死的,就是说,虽然配得死,上帝却不以死惩罚这些罪。因此他并不是按这些罪本身看待它们,而是按上帝为父般的仁慈判断这些罪,这仁慈在有过犯的地方赦免有罪之人。简而言之,上帝并不把人挽回,使其得生命,然后把这人交给死;但这些人没有与生命隔绝,这不取决于他们。

有一种至于死的罪,我已说过,这罪没有得赦免的盼望,因此被称为至于死的罪。但人会问,这是什么样的罪;因上帝如此严厉惩罚这罪,它就必然是非常穷凶极恶了。可以从上下文得知,这并不是像一些人说的,是部分跌倒,或违背一条具体的诫命,而是背道,人因背道,就让自己全然与上帝隔绝。因为使徒后来补充说,上帝的儿女不犯罪,就是说,他们并不弃绝上帝,把自己全然交给撒但,作撒但的奴仆。这样的背叛难怪是至于死的;因为上帝从来不把圣灵所赐的恩典从他自己百姓身上夺去,而是让他们仍然存留真信仰的一些火花。那么,这些人必然就是被遗弃之人,上帝把他们交给毁灭,他们如此跌倒,以至于不再敬畏上帝。

若有人问,这些人悔改,拯救的大门是否仍向他们关上;回答是很明显的,上帝任凭他们有被遗弃之人的心思,全无圣灵,他们就不能做任何别的事,只能心思顽梗,变得越来越糟,罪上加罪。而且,因人得罪和亵渎圣灵,这总带来这种背叛,毫无疑问,这就是这里指出的这罪。

但人可能会再问,凭什么证据,我们可以知道一个人的跌倒是致命的;因为除非明确知道这一点,否则使徒指出这例外,即他们不可为这种罪祈求,他就是白费口舌了。那么有时要确定,跌倒的人是否没有了盼望,还是仍有补救为其存留,这就是正确的做法。这样的做法确实是我认同的,根据这段经文,是明显的,无可置疑;但我们极少需要作这样的判断,因上帝在我们面前陈明祂无限丰富的恩典,命令我们要效法祂自己的榜样怜悯人,我们就不应匆忙得出结论,认为人已为自己招致永死的审判;相反,爱应让我们愿意朝好的方面心怀盼望。但如果一些人的不敬虔,在我们看来并非那种没有盼望以外的情况,仿佛主已用手指亲自指出这一点,我们就不应反驳上帝公义的审判,或企图变得比上帝更有怜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