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参与文化,却不失去福音?

如何参与文化,却不失去福音?

迈克尔·霍顿(Michael Horton)

第1问:今天教会面对的最大挑战有哪些?

教会总是面对的最大挑战,就是教会是否还传讲福音。挑战并不是世界是否让我们传讲福音,虽然信仰自由总是受到挑战,在后基督教社会,以及伊斯兰社会面对严重敌意——挑战而是我们是否认为福音仍然是上帝拯救的大能。我并不只是在讲自由派人士如何对待福音:他们基本上是重新发明福音,用来为基本上是正派的人打气。这样的事发生在福音派的圈子里——包括与宗教改革有联系的教会。我们感到沉闷。让我们面对现实,今天大量的讲道和教导让人感到沉闷,这是耻辱。但这时我们开始认为事情就是这样,这就变成了一种“当然”——福音是我们成为基督徒的时候需要的信仰入门,但现在我们需要聚焦生活。如果福音在过去让我们入门,现在一切事情都再一次由得我们自己来(请见加拉太书3:3)。这样我们就让福音服从在我们以为更有现实意义和更有趣的议事日程之下。

或者,我们以“转换”和“宣教”的名义(或什么也不想),就慢慢把福音融入思想的文化习惯里。这是温水煮青蛙。例如在一个重视疗伤的社会,我们说“罪”和“拯救”,但我们指的是(或人听我们说的是)“机能障碍”和“康复”。在这样的文化当中,很难让人严肃对待这事实,就是一位在我们之外的上帝,有一天要审判我们,除非我们披戴基督的义这“礼服”,否则我们就没有盼望。

人认为信仰讲的是内心的力量,帮助他们实现自己的生活计划。这完全是律法,而不是福音;这甚至不是上帝的律法,而是我称为的“轻松律法”。人需要让上帝的律法——祂对处境和我们的解释——告诉我们何为真理。今天许多人在他们的生命电影中,也许容许上帝扮演配角,但如果我们对他们说:“实际上你在这一幕死了。上帝在基督里让你复活,在这曾经讲过的最伟大故事当中成为一个新角色,”他们就会愤怒不已。但被福音拯救的人知道,福音具有何等大的能力,在我们身上正正做成这样的事情:把我们安置在基督里面,在祂里面我们找到我们的拣选、救赎、称义、儿女的名分、成圣和得荣耀。因为福音创造教会,教会忠心传讲福音到什么地步,基督国度的扩展和深化就到什么地步。人要发现(按奥古斯丁的说法),这“扭曲”自我的死,实际上就是人的生。

第2问:今天许多人离开教会。我们为什么要留意他们关注的事情?

这一切都和我刚才讲的有关。今天许多人离开教会,因为这正在过去的时代那些替换福音的戏剧,已经深深吸引了他们的愿望。在这里我特别想到我自己的西方处境,但现代化是一个全球现象。有一些很好的例外,但在历史这一特定时候,极少人对我们的文化,以及在这处境当中教会的角色有正确的认识。总体而言,你若不是加入藐视文化(至少藐视高尚文化,与此同时却在流行文化当中打滚)的“红军”,就是加入“蓝军”,为求得到接纳,就按照等同于投降的条件,出卖自己的灵魂。

我并不认为人人都要成为分析文化的专家。一位牧师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例如看顾基督的羊群,但这看顾工作的一部分,就是辨认为什么许多人发现基督教的故事没有说服力,为什么他们发现某些别的大故事有意义的其中一些原因。许多教会连自己都不把福音看作是不仅把人带进信仰,而且还是让人继续留在信仰当中的事情,这样的事越来越严重。

我并不认为只要传讲福音,人就会蜂拥而至。情况并不只是这样。但如果我们不把福音看作是创造教会、让教会增长的信息,我们就可以肯定,这样的一家教会,无论是大是小,并不是基督国度的一部分,而是别的人的国度的一部分。

第3问:什么是福音?

这是很重要的问题。福音就是耶稣,道成肉身的上帝,被钉十字架、埋葬和复活,向彼得和其他门徒显现,然后向大量的人显现(林前15:1-5)。“耶稣被交给人,是为我们的过犯;复活,是为叫我们称义。”(罗4:25)当我说,“福音要定规一切事情的方向,”我并不是指反反复复背诵约翰福音3:16。我指的是,从创世记到启示录追溯这些伟大的救赎主题:基督是真正的圣殿,上帝的羔羊,大祭司,先知,君王,亚伯拉罕和大卫那位伟大的子孙。

贯穿圣经,三位一体的上帝都是这故事的真英雄。被席卷进入到新的创造,这新创造随着基督从死里复活降临,这意味着什么?福音的意思是“好消息”,在古代世界,它指的是宣告战场上得胜的消息,一位奔跑的人把这消息带回首都。因此福音是圣经当中一切属于上帝应许这范畴的事情,围绕着将来临到的这位弥赛亚。律法是圣经当中一切显明上帝公义命令的事情。律法揭露出我们的罪,以及我们无法靠自己的功德得上帝眷顾。律法也指引着所有靠圣灵在基督里的人。但只有福音宣告父把祂的儿子赐给了我们。我们要让人看到在一个接一个的情节当中,圣灵安排他们自己在这一出不断呈现的戏剧当中的角色。也要让他们看到律法,看到上帝的良善、真实和美好如何显明在祂的义、圣洁和公义当中。你把这与上帝在耶稣基督里的爱与怜悯的福音合在一起,这就真是令人惊叹。

第4问:福音如何呼吁我们与邻舍交往,却不对他们心怀敌意,或麻木不仁?

我很惊奇发现,马丁路德和约翰·加尔文在圣经里不仅找到得救的真理,也找到创造的真理。我其实不想这么说,就是福音呼吁我们与邻舍交往。道德律的核心是爱,但当我们在律法之下,就是说按规定必须完全遵守律法,否则就被定罪的时候,要爱人,这是不可能的。吊诡的是,只有当基督成全律法,承受我们因违背律法当受的咒诅,差遣祂的圣灵用这好消息更新我们的时候,我们才发现自己第一次得自由,可以出于正确的动机,确实爱我们的邻舍。我们的邻舍并不是让我们在上帝面前赚取分数的机会。因上帝并不需要我们的善行,那么我们的善行到哪里去了?改教家们根据圣经说,我们的善行去到需要它们的邻舍那里。加尔文说第六条诫命(不可杀人)是建立在上帝形象的基础上,因此即使一个人不可爱,或与我们为敌,我们也要为这缘故爱他,就是我们彼此都具有作为上帝代表的人性。

福音其实并没有呼吁我们做任何事,只是呼吁我们信靠那已为我们做成一切的基督。但基督用祂的灵,通过信心这恩赐称他们为义的人,他也使他们成圣。成圣更多与我们的邻舍,而不是与紧紧盯着我们自己不放有关。换言之,合乎圣经的敬虔是关乎爱他人。听起来如此简单,对不对?但事情就是这样。最容易相信的事,是最难活出来。但现在我们已得自由脱离律法,不再把律法当作在上帝面前称义的条件,我们就最终能出于对上帝恩典的感恩,认识到祂让我与另一位罪人在今天相遇,为的是要我为他/她洗脚,我们就去爱其他人,服侍其他人。

中世纪的骑士在十字军东征时高喊着“基督是主”,用剑把异教徒的头颅劈成两半。教会认识正确的信息,这还不够。教会必须作上帝国度的大使馆,在当中一个不信的人真的能说:“他们所说的——例如讲到在基督里上帝的恩典、怜悯和慈爱——和这是一群怎样的共同体,这两方面一致的。”如果教会是一群背后骂人,散布谣言的人,不管他们说“靠恩典得救”是指什么,这都不是新约圣经的意思。如果讽刺的是,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是全然败坏,没有任何灵里骄傲的资本,他们就对其他罪人(甚至对他们的基督徒弟兄姊妹)傲慢,这就是太古怪不过了。这是当悔改的罪。让我们到不信的人这里来,是身为罪得赦免的罪人,耶稣讲的比喻里的那浪子,而不是那位瞧不起人的哥哥。

第5问:基督徒应如何参与文化,却不失去福音?

我们其实不是与文化,而是与人打交道:配偶、家人、邻舍、同事,等等。正如我在上面承认的,这是有具体的文化处境的。但在大部分情形里,我们面对的人,是那些面对几乎是人类光景所有方面的人,他们要面对:生孩子带来的喜乐,生活的忧愁,老年的痛苦和对老年的惧怕。“参与文化”可能会变得抽象,成为忽视那就在我眼皮底下,现在就需要我帮助的邻舍的借口。也许是我的妻子,我最近没有好好爱她;或者是上班路上汽车抛锚的那家伙,而你知道如何解决他的问题。

是的,有一些人蒙上帝呼召,花大量时间研究在具体时间地点驱动我们的各样因素。他们能提供极深入的洞见,让我们看到如何走过当前这仍充满上帝普遍恩典的邪恶世代。因此,就连非基督徒也能帮助我们更深入了解在社会、经济、政治、教育、艺术和娱乐,以及文化的其他重要方面正在发生的情况。但这只是众多呼召当中的其中一种,如果我们更多人只是在上帝安排我们身处的地方作光作盐,我们就会较少谈论参与文化,因为引用詹姆斯·亨特(James Hunter)的说法,我们就是在保持一种“忠心的在场”。

第6问:基督徒如何把信仰传递给下一代?

再一次,这要始于最本地的层次:我们自己的孩子和孙子,然后是我们地方教会更广阔的上帝的家庭。人对我们说,大多数福音派的年轻人到了大学二年级的时候就不再上教会,这真是丑闻一桩。他们为什么发现其他故事有说服力,值得抛弃他们通过受洗,接受教理问答教育和听道知道的那“在基督里”的故事,去接受这正在过去的世代讲的另一个“在亚当里”的故事?我们真的把他们沉浸在故事当中吗?我们忠心开展圣道和圣礼的事工吗?不仅仅在讲台,洗礼池,主餐桌,而且还在我们的年轻人小组,家庭营会和周间固定的互动中如此行吗?

我们需要不再想当然看待我们教会当中的年轻人。他们并不是“明天的教会”,而是今天教会的一部分,基督呼吁我们喂养和看顾的羊。他们需要更多的护教学,而不是比萨饼 ;更多真实提问题,问题得到回答的机会,而不是摇滚音乐会。但他们也需要他们的教会成为一种“可信结构”,彰显出福音的真理。这并不意味着要有一个由完全人或什么事情都知道的人组成的共同体(这只会导致失望、绝望和玩世不恭),而是需要一个每周回来一同聚集悔改,相信福音,在天路客的团契当中团结在一起的罪人的共同体。

第7问:“核心基督教”是一项怎样的事工?它如何帮助教会完成使人作主门徒的使命?

《核心基督教》是一个大型的创始事工,在基督教信仰最中心的教义方面给人带来高质量和容易明白的教训。它根据的是“4D”:正在展现的救赎戏剧(Drama),由此而出的教义(Doctrines),塑造我们日常生活的赞美(Doxology)和门训(Discipleship)

我们为什么需要这样的事工?到目前为止,我说的一切都是关乎教会。教会是历世历代打仗输赢的地方。但我们要帮助基督徒和教会重拾他们对宣教的关注。已经教导基本教义的教会,需要有他们能使用的工具去做传福音的工作,特别是给新基督徒的工具。我们所做的,就是提供在基督徒生活中和教会当中进行改革的资源,让他们可以把这好消息更清楚有效带给世界。

第8问:“核心基督教”事工如何配合你向世人传福音的愿景?

我是一位按立的牧师,全职神学院教授,因为我相信交托给教会的大使命。但所有信徒都蒙召把人争取过来,作有见识的人,为耶稣基督作见证。想象一下,有数以百万计更多的人,知道他们相信什么,为什么相信,这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形!他们并不需要小把戏,像我从前那样,在飞机上,在大街的拐角发单张。他们能用清楚和说服力的方法分享信仰,根据事实,而不仅仅是他们个人的经历,有个人的确信。我们在这方面采用的进路,就是C.S.路易斯说的“返璞归真”的基督教信仰:所有正统基督徒都珍惜的具有中心地位的真理。

第9问:鉴于你在上面提到的所有这些挑战,你对教会的将来有什么样的盼望?

耶稣应许说:“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阴间的权柄不能胜过他。”祂已从死里复活,是新创造的开始,祂的应许比金子更好。因此我完全相信将来非常光明。这并不意味着通向目标的道路总是让人欢喜和得胜。事情从来就不是这样。但特别让我安慰的,就是耶稣说:“阴间的权柄不能胜过他。”世界总是充满敌意,但基督继续成功用祂的圣道和圣灵征服世界。基督的国度现在不是被阻挡回去。耶稣应许总有一小群余民,这不是撤退的意思。不是的,地狱的帝国不能保护它的大门免遭福音拆毁。

耶稣成就祂的应许,我就在战场上看到极大鼓励我的事。我很高兴在许多地方的特会上发言,特别是在全球南部世界,在那里成千上万的人付出极大的个人代价(有时甚至危及他们的生命),因为他们对恩典教义如此饥渴。他们大多数人是30岁以下。在美国也是如此,成千上万更年轻的牧师和平信徒发现一种更深入、更符合圣经的信仰。看到这一切,总是让我扬起帆来,尽管我们现在的世代,每个世代,都有我们要面对的挑战。

迈克尔·霍顿 (@MichaelHorton_) 是加州韦斯敏斯德神学院系统神学和护教学教授。他著有多部著作,包括《核心基督教》,他也是新的“核心基督教”电台节目,一个在全美每天广播的圣经问答节目的主持人。他与妻子莉莎和四个孩子住在加州埃斯康迪多。

https://corechristianity.com/resource-library/articles/how-to-engage-the-culture-without-losing-the-gosp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