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草的历史,人的历史比这强不了多少

你叫他们如水冲去,他们如睡一觉。早晨他们如生长的草,

早晨发芽生长,晚上割下枯干。—— 诗篇90:5-6

 

第5节。“你叫他们如水冲去。”正如激流沿着河床奔流而下,冲走它面前的一切,同样主用死冲去一代接一代的人。正如飓风把空中的乌云一扫而空,同样时间将人子除去。

 

“他们如睡一觉。”在神面前,人必然显得如夜间的梦,睡眠中的魅影一般不真实。不仅我们的计划和计谋如睡一觉,连我们自己也是如此。“我们这些家伙像是用梦做成的东西。”

 

“早晨他们如生长的草。”正如草在早晨青翠,晚上变成干草,同样在几个钟头之内,人从健康变成朽坏。我们不是雪松,不是橡树,只是可怜的草,在春天旺盛,却熬不过一个夏天。地上还有什么是比我们更脆弱的!

 

第6节。“早晨发芽生长。”发旺充满着美,直到草地都洒满宝石;草有一个黄金时刻,正如人年轻时如日中天,有华丽的荣美。

 

“晚上割下枯干。” 镰刀终结野地鲜花的绽放,匆匆路过的露水为它们的倒伏哭泣。这就是草的历史——种下,生长,被风吹去,被镰刀割下,然后就不见了;人的历史比这强不了多少。时候到了,自然的衰败就要既终结我们,也终结草;但留下来经历寿数完满结果的人是寥寥无几,因死带着他的镰刀来,在我们生命茂盛的时候将它除去。在何等短暂的时间之内有何等大的改变!早晨曾看见花开,晚上则看见枯萎。

 

选自《大卫的宝藏》,司布真诗篇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