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不要立志,要立习惯

新年不要立志,要立习惯

 

Justin Whitmel Earley

 

改变是人心最深处的梦想,我们都希望成为一个新人。这也是福音最大的应许——耶稣让万物更新。

 

随着2018年退下,2019年进来,全世界都在梦想改变。在一方面,这很奇妙。日历有一种普遍恩典,固定带给我们机会,让我们重新思考应当如何生活。在一年的这时候疾风暴雨般出现的各种立志提醒我们,我们确实盼望得到更新。

 

但这也有一个黑暗面。我们把希望得到救赎的愿望浪费在没有能力改变我们的这些立志之上。本周我们许多人要做出雄心勃勃、势如破竹的新年立志。不到一个月功夫,我们的集体健忘症就要发作。我们的盼望被一声不响扔在一旁,唯一能救我们脱离这一切尴尬的,就是我们那了不起的忘记的能力。

 

因此新年有一个挑战:不要立志,要立习惯。

 

和立志不一样的是,我们的习惯实际上变成我们的为人。习惯不改变,生活就不能改变。如果我们真要改变,就需要严肃来看我们的习惯正把我们带向何方。

 

习惯的力量

 

习惯塑造我们的为人,因为习惯是小小的敬拜礼仪。

 

请思想这一点。习惯就是你下意识一次又一次做的事情。我们早上醒来玩手机,我们等红绿灯的时候查短信。我们收到一份很麻烦的工作电邮,我们不是面对这工作任务,而是去浏览新闻头条。

 

我们可能模模糊糊对这些事情感到懊恼,但很有可能并没有把这些看作是能深深塑造我们的事情。我们大错特错了。

 

这些小小礼仪每一样的根源,都是我们在追寻某样根本的事——我们的目光翻看照片,要寻找一种美好生活的愿景。在红绿灯面前,我们心里发痒,要与另一个人类建立联系;在困难的工作时刻,我们意识到自己宁愿用分心的事让自己变得麻木,也不愿面对生活本身的痛苦。

 

人受造是要敬拜上帝,因此我们不能停止敬拜。一刻也不行。这些小小、普通和极具能力的时刻,每一样后面都是一种敬拜习惯。在一个新科技习惯在我们生活方方面面不断涌现的世界上,什么也不做,实际上是在做一样极其异乎寻常的事。这就是顺服在一种奇怪、畸形的现代敬拜模式之下。

 

这给我们带来一个难题:如果我们要接受塑造去爱上帝和爱人如己,我们就必须控制我们的习惯。

 

现代的难题,古代的解决之道

 

两千年来,基督徒的共同体已经在坚持践行群体的习惯模式,以此抵挡被文化习惯塑造,并且接受塑造,更好地爱上帝和爱人如己。这种做法有不同的名称和形式,但在修道院的处境当中,这种群体性的习惯有时被称为是一条“生活原则”。

 

一些人认为这些做法是律法主义,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如果我们尝试追逐习惯,以此赚取上帝的爱,这些就是律法主义。但是当我们对上帝的爱如此着迷,以至于决定相应安排我们生活中每一个小小的片段——这完全就是在回应我们救主的美好。习惯在爱之前,这是律法主义。但爱在习惯之前,这就是恩典的逻辑。

 

我们的现代时刻有一件很奇妙的事,就是我们已经意识朦胧采用了一条新的生活原则。但这条新的生活原则,并不是由那些很在意要我们接受塑造成为基督形象的人设计的;这原则而是由那些要吸引我们的关注,把我们的关注卖给广告商的公司设计的。对此不采取任何行动,其实就是在采用一种对抗上帝的生活原则,这原则企图让你相信,因着你买什么,在社交媒体上发表什么,你读什么,做成了什么事,或思想什么,你就得着了爱。不加抵抗,就是顺服一条生活原则,这原则企图说服你离开福音之美。

 

我们亟需清醒过来。有一种更好的方法,这在于制定一条生活原则,使用平常的习惯在福音里塑造我们。

 

我们并不需要新的立志——我们需要一条更好的生活原则。我们需要反塑造的习惯,蔓延到我们清醒的时刻,我们工作的节奏,我们共同体中的模式当中。我们需要小小的习惯,这些习惯在大大小小的时刻把我们指向耶稣的福音。

 

这就是我邀请群体的人尝试使用“普遍原则”的原因。

 

采用一条普遍的生活原则

 

“普遍原则”是一种集体的习惯模式,分四种每天,四种每周的习惯,目的是对抗我们现代科技生活带来的混乱。这是要与其他人共同操练的,目的是推动日常生活,让我们爱上帝,爱人如己。

 

你可以在这网站(https://www.thecommonrule.org/)上更多了解这些习惯。有每天的习惯,例如先读圣经,再查手机。把手机关掉,一天一小时和某人面对面相处。也有每周的习惯,像安息日,刻意安排与朋友交谈。

 

这些习惯的目的,是要打破目前塑造我们生命的文化模式,引入把我们推向共同体,推向面对面,推向更深入相信福音的习惯。

 

因此挑战就是:今年不要立任何新年志向。而是要在你的教会或小组当中找几位朋友,下载网站上的指引,把一月份的头31天用来试一试“普遍原则”里的一些习惯。

 

Make Habits, Not Resolu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