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道第39-40号 sc

马太福音8章11-12节 讲道39-40号 天国与地狱

天国与地狱

讲道第39-40号,司布真

1855年9月4日,星期二晚

于哈尼,爱德华国王路的空地

“我又告诉你们,从东从西,将有许多人来,在天国里与亚伯拉罕,以撒,雅各,一同坐席。惟有本国的子民,竟被赶到外边黑暗里去。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马太福音 8:11-12

在这块空地上我们可以直率地说话,在这里人可以讲论值得人们留意的话,他们会留心去听。今晚我相当肯定听众是会留心听的,因为我太了解你们,不会有其他的想法。你们很清楚这块空地是私人财产,我想建议那些外出在露天讲道的人—最好去找一块空地,或一块没有人使用的建筑工地,而不要堵塞道路使生意停顿;而且最好去受某些保护的地方,我们可以不受干扰。

今晚我要,我希望可以鼓励你们追求通往天国的道路。我也要讲一些关于陷在地狱无底深坑里面失丧之人命运的很尖刻的话。有神的帮助我要努力去讲这些题目。但我要向你恳求,你爱自己的灵魂,请在今晚衡量对错;看看我讲的是不是神的真理。如果不是,请完全拒绝,把它抛在一旁;但如果是,你不理会则是风险自负了;因为你要在神这位天地的伟大审判者面前受审,如果你蔑视他仆人的话语和圣经上的话语,你就有祸了。

我讲的经文分两部分。第一部分非常合乎我的思想,给我带来喜悦;第二部分极其可怕; 但因为它们都是真理,它们一定要被传讲。我的经文的第一部分就是, “我又告诉你们,从东从西,将有许多人来,在天国里与亚伯拉罕,以撒,雅各,一同坐席。” 我所称之为黑暗吓人的部分则是: “惟有本国的子民,竟被赶到外边黑暗里去。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

I. 让我们先看第一部分。这是最有荣耀的应许 。 我要再读一遍: “从东从西,将有许多人来,在天国里与亚伯拉罕,以撒,雅各,一同坐席。” 我喜欢这经文,因为它告诉我天国是什么,给我描述了一幅天国的美丽画面。它说,天国是一个我可以和亚伯拉罕,以撒,雅各,一同坐席的地方。 哦,对劳动的人来说这是一个何等甘甜的念头! 那常常从脸上抹去热汗的人,思想有没有一个地方,在那里他可以不再劳役。他所吃的每一口饭几乎都被从额上流下来的汗水打湿。常常他回家已是满身疲倦,倒在椅子上,也许太过疲倦,不能入眠。他说 “哦! 没有一个我可以安息的地方吗? 没有一个我可以坐下来,让这些疲倦的肢体不动的地方吗? 没有一个我可以安静的地方吗? 有的,你这些劳苦做工的人啊,

“有一乐土

在远远那边—”

在那里人不知道劳苦劳力为何物。在那蓝蓝的天空那边有一座美丽明亮的城,它的城墙是碧玉造的,它的光线比日头还要明亮。在那里”困乏人得享安息,恶人止息搅扰。” 在那里有不灭的灵, 从不从额上抹去汗水,因为 “不种也不收;” 他们不必辛苦劳作。

“在那青翠开满鲜花的山上,

他们疲倦的灵魂要坐下;

用极大的欢喜列数

他们劳苦的脚步.”

在我脑海里天国最美丽的图景之一就是,它是安息之地—对劳动的人来说特别如此。那些不必辛苦劳动的人,想他们爱慕天国,天国是一个事奉的地方。这很正确。但是对劳动的人来讲,对那些用脑力或双手苦干的人来讲,想到有这么一个地方我们可以得到安息,想起来是何等甘甜。很快声音不必再扯起,很快肺部不必超过能力去呼吸,很快这头脑不必因思想头痛欲裂,我而是要坐在神宴席的桌旁;是的,我要靠在亚伯拉罕的胸口,永远安息。哦! 亚当疲惫的儿女,在天国里你们不必在不效力的田地上耕犁,你们不必每天天未亮就起来做苦工,直到日落很久才可以休息;你而是要平稳,要安静,你要使自己休息,因为在天国里所有人都富足,都快乐,都有平安。劳苦,麻烦,苦工,劳力,在天国里没有人会讲这些字,在那里不会有这些事情,因为他们总是得安息。

请留意和他们坐席的是何等好的同伴。他们要 “与亚伯拉罕,以撒,雅各一同坐席。” 有人以为在天国里我们互不认识。但在这里我们的经文宣告,我们要”与亚伯拉罕,以撒,雅各一同坐席。” 那么我可以肯定,我们知道他们是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我听说一位好妇人在临终前问她的丈夫, “亲爱的,当你我到了天国的时候你还认得我吗?” “我认不认得你?” 他说, “嗨, 在这地上我总认得你,你以为我到了天国会变成一个更愚蠢的人吗?” 我想这个回答真好。如果们在这里彼此认得,在那里我们也要彼此认得。 在上面有我离去的亲爱的朋友,我总是很快乐地思想,当我踏足天国的门槛(我希望可以这样),我的弟兄姊妹走过来拉着我的手说, “啊,我所爱的,你来了。” 你要在天国重新遇见已经分隔的亲爱的亲人。你们中有人失去母亲的—她已经上去了,如果你跟从耶稣的脚踪,你要在上面与她再见。我看见另外一个人来到天堂的门口与你相见,尽管天然情感的联系在某种程度上被忘却了,—我想我还是可以使用一个比喻—当她转向神说道, “我在这里,这是你赐给我的孩子”时,她是何等蒙福。 我们要认出我们的朋友:—作丈夫的,你要再次见到你的妻子。作母亲的,你要认得你所亲爱的孩子—当他们躺着喘不顾气来的时候你认得他们的体型。你记得当冰冷的泥土撒向他们的坟墓时你是如何舍不得离去,人言道,”尘归尘,土归土。” 但你要再次听到这些你所爱的声音:你要再次听到这些甜美的声音;你要知道这些你所爱的已经蒙神所爱。在天国里如果我们都认不得人,也不被人认出,它岂不是一个可怕的地方吗? 我可不在乎要上像这样的天家。我相信天家是圣徒的团契,在那里我们要互相认出对方。我常想我要见以赛亚,我一进天国,我就要找他,因为他比其他所有人都更多讲论到耶稣基督。我肯定我要去找怀特腓老兄—他用比天使更大的热情全身投入,如此不断向人们讲道。哦是的! 当我们到天国的时候我们可以有极好的伙伴。那里没有有学问和没有学问,牧师和平信徒的分别,我们互相之间要自由来往,我们要感觉到是弟兄,我们要 “与亚伯拉罕,以撒,雅各一同坐席。” 我听说一位女士临终前,一位牧师来看她,她对他说, “现在我要死了,我想问你一个问题。”牧师说,“好吧,什么问题?” “哦!” 她用很有感情的语气说, “我想知道在天堂里是不是有两个地方,因为我不能忍受那位在厨房里的贝丝和我一起在天堂里面,她是如此粗鲁。” 牧师转过来说, “哦! 不要担心这个夫人。不必有这样的担心;因为除非你去掉你这当诅咒的骄傲,否则你是根本进不了天堂的。” 我们一定要除掉我们的骄傲。我们要在神面前屈身,站在平等的地位上,把每一个人看作兄弟,然后才有指望进入荣耀里。是的,我们要感谢神,我们感谢他,我们彼此之间不会分开桌子,犹太人和外邦人要一同坐席,伟大的和渺小的要在同一青草地上得饱足,我们要”在天国里与亚伯拉罕,以撒,雅各一同坐席。”

但我讲的经文还有更深一层的甜美,因为它说 “将有许多人来一同坐席。” 一些思想狭隘的顽固人士认为天国是一个很小的地方,只有很少的人,上自己的教堂。我要承认,我不希望天国是一个很小的地方,欢喜读到圣经上说“我父的家里有许多住处”。我常常听人说, “啊! 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天国里人很少,大多数人是失丧的。” 我的朋友,我不同意你的看法。你以为基督会让魔鬼胜过自己吗? 他会让魔鬼在地狱里拥有的人比天国里的人多吗? 不,这是不可能的。因为若是这样撒旦就会向基督嘲笑夸胜了。天国里的人要比失丧的人多。神说得救的人数没有人可以数过来,但他从来没有说失丧的人数没有人可以数过来。进入天国的人是数算不来的,这对你我是多么好的消息!因为如果有这么多人要得救,为什么我不能得救? 为什么你不能得救?站在人群里的你这个人为什么不可以说, “我不可以成为人群中的一员吗?” 那边的那位可怜的妇人为什么不可以鼓起勇气说, “那么,要是只有几个人可以得救,我可能会害怕自己不是那几个里的一个;但是因为有许多人要来,我为什么不可以也得救呢?” 灰心的人,振奋起来!悲叹之子,伤心的人,要高兴,你还有指望! 我从不认识有哪个人是神的恩典所不能拯救的。有一些人犯了该死的罪,神把他们放弃了;但大多数的人仍然在神主权的恩典之内—”从东从西,将有许多人来,在天国里一同坐席。”

请再看这节经文,你就可以看出这些人是从哪里来的。他们是”从东从西”来的。犹太人说这些人全部都来自巴勒斯坦,每一个人都是如此,每一个男人,女人和孩子;在天国里的没有一个人不是犹太人的。法利赛人认为,人如果不是法利赛人就不可以得救。但耶稣基督说,有许多人要从东从西来。有许多的人要从遥远的中国来,以为神正在那里做极大的工作,我们希望福音在那片土地上可以得胜。有许多人从英格兰的西部来,从大洋那边的美洲的西方国家来,从南方的澳大利亚来,从北面的加拿大,西伯利亚和俄罗斯来 。从地极有许多人要来在神的国里坐席。但我认为这节经文不仅仅是从地理的方面,更是从属灵的方面说的。当它讲这些人”要从东从西来,” 我想这不是特别指国家说的,而是指不同种类的人。在这里”从东从西” 指那些最远离宗教的人,然而他们中的许多人要得救进天国。有一种人总是被人看不起,认为是无可救药的。很多时候我听到有男男女女讲到这样的人, “他是不能得救的:他太自暴自弃了。他有什么好处?要他去敬拜的地方—他星期六晚上喝醉了。和他讲道理有什么用呢?他是没有指望的了。他是一个硬心的家伙。看看这些年来他做了什么样的事情。和他讲有什么用处呢?” 你们这些认为你们的同胞比你要差劲的人听着—你们这些定其他人罪的,自己常常也是一样有罪:耶稣基督说, “许多人要从东从西来。” 天国里有很多人从前是醉酒的。我相信在宝血买赎的众人当中,许多人半辈子的功夫都是在酒馆里混过的。但是靠着神恩典的能力,他们能够把酒杯摔在地上。他们弃绝醉酒的狂乱—从中逃离—并服事神。是的! 在天国里有许多人在地上的时候是醉酒的。有许多的娼妓:在天国里可以找到一些最堕落的人。你还记得怀特腓的故事,他曾经说在天国里有的人是”被魔鬼抛弃的人”,是魔鬼认为坏得不配给他的,然而这样的人基督要施拯救。 汉亭顿夫人委婉地暗示这样的用词并不恰当。但正在这个时候有人在按门铃,怀特腓下楼去了。后来他上来说, “夫人,你知道刚才一位可怜的妇女和我说了什么吗? 她是一位可怜的荡妇,她说, ‘哦, 怀特腓先生,在你讲道的时候,你告诉我们基督要接纳魔鬼抛弃的人, 我就是其中一位,'” 这成了她得救的途径。有人要拦阻我们向低贱的人中最低贱的传道吗?有人指责我把伦敦所有的贱民都揽在身边。我要说,愿神祝福这些贱民! 神拯救这些贱民! 但假如他们是”贱民”,有谁比他们更需要福音呢? 有谁更需要人向他们传讲基督呢? 我们有很多人向淑女绅士传道,我们需要有人在这堕落的时代向贱民传道。哦! 这是我的安慰,因为有许多的贱民从东从西来。哦! 如果你能看出在天国里的人和那将要进天国的人之间有什么分别,你会怎么想呢? 你可能看见一位头发耷拉遮着眼睛,毛发蓬乱,看起来很可怕,浮肿的眼睛在脸上突出,咧嘴几乎像一个傻子,醉酒消耗了他的生命,好像连气息都要离他而去,在感觉和存在上确实如此;然而我要告诉你, “这人可以被拯救:—过了几年我可能说 “向天上看”,你看见那明亮的星星吗? 你看见那个头上戴着精金的冠冕的人吗? 你注意到那穿着宝石和光明衣袍的人吗? 那就是那位曾经坐在这里可怜愚昧,几乎是傻子的同一个人;然而神主权的恩典和怜悯已经拯救了他! 向我刚才讲的那样,除了那些犯了不可赦免的罪的人以外,没有人是在神的怜悯以外。 把最坏的人带出来,我仍要向他们传讲福音;把最恶毒的人带出来,我仍要向他们传讲,因为我记得我的主说过, “你出去到路上和篱笆那里,勉强人进来,坐满我的屋子。” “从东从西,将有许多人来,在天国里与亚伯拉罕,以撒,雅各,一同坐席。”

在讲完这甜美的部分之前我还要再讲一句—就是”将有.” 这个词。哦! 我喜爱神的”将有” 和”要”。 它们是无与伦比的。人说”将有”,这有什么用处呢? 人说“我要”,他却从来不履行诺言;他说 “我要”,却不守信用。但是神的“将有”却决不是这样。如果他说”将有”,就将有;如果他说”要”,就将要。他在这里说, “将有许多人来。” 魔鬼说”他们将不会来”;但是”他们将要来”。他们的罪说”你不能来”;神说”你要来”。你自己说, “你不会来”;神说”你将要来”。是的! 这里有人取笑救赎,嘲笑基督,蔑视福音;但我要告诉你们中的一些人仍要来。你说,“什么!神可以让我变成一个基督徒吗?” 我告诉你是的,因为这是福音的大能。 它不会征求你的同意,但它要拿到你的同意。它不是说,你要得救吗?但在神大能的日子它要使你愿意。不是违背你的意志,而是使你愿意。它向你显明它的价值,然后你就爱上了它;你马上追求它,得到它。许多人讲,”我们不要和宗教打交道”,然而他们却被转变相信了。我听说一个人从前上教堂听唱诗,当牧师开始讲道的时候,他用手指塞住耳朵不愿意听。但很快一个小虫子落在他脸上,他被迫把手指从耳朵里取出来把虫子拨开。就在这个时候牧师说道, “有耳可听的,就应当听。” 这个人听了;在那个时候神和他相遇,改变了他的心。他出来成了一个新人,性格改变了。那进来取笑的人出去祷告,那进来戏弄的人出去跪下悔改;那进来打发时间的人回家花时间向他的神灵修。罪人变为圣徒;放荡的变成悔改的。谁知道这里没有像这些一样的人呢? 福音不需要你的同意,它要得到你的同意。它把敌挡从你的心里踢出去。你说, “我不要得救”;基督说你要得救。他使得你的意志转变过来。然后你要呼喊, “主,救我,要不我就灭亡了。上帝宣告说, “啊,我早知道我要使你这样说;” 然后他为你欢喜,以为他改变了你的意志,在他大能的日子里使你愿意。如果耶稣基督今晚站在这讲台上,许多人会怎样待他呢? 有人说,”哦!我们要立他为王。” 我不相信。如果他们有机会,他们会再次把他钉十字架。如果他来说, “我在这里,我爱你,你愿意被我拯救吗?” 如果你们还是按着自己的意志,没有人会同意的。如果他用那狮子看见都要在其大能面前下伏的目光看着你;如果他用那像从天上峭壁带下甘露一般倾倒而出的流畅话语对你说话, 没有一个人会前来做他的门徒。不,需要圣灵的能力使人到耶稣基督这里来。他自己说过, “若不是差我来的父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 啊! 我们需要这个,现在我们有了这个。他们将要来! 他们将要来! 你可以取笑,你可以蔑视我们;但耶稣基督不是徒然而死的。如果你们一些人拒绝他,有其他的人不会拒绝。如果有人不会得救,其他人将要得救。基督必看见后裔,他必延长年日,耶和华所喜悦的事,必在他手中亨通。有人以为基督死了,然而他为他们而死的一些人会失落。我从来不能明白这个教义。如果耶稣我的中保担当了我的伤痛,背负了我的忧伤,我就相信我自己和天堂里的天使一样是安全稳妥的。神不能要求我们偿还两次代价。如果基督偿还了我的债,我还要再偿还一次吗? 不是的。

“摆脱罪恶我得自由

救主宝血全然赦我;

在他脚前我安然躺下,

罪人得救,誓表服从.”

他们将要来! 他们将要来! 天上,地下,地狱里都没有什么可以拦阻他们前来。

现在你们这罪魁,请听我一阵,让我呼召你们归向耶稣。今晚这里有人以为自己是前所未有最坏的人。有人对自己说, “我肯定自己不配被呼召归向基督!” 人啊! 我呼召你! 你这失丧,最邪恶的无赖,今天晚上靠着神给我的权柄,我呼召你来归向我的救主。前一阵子我去了郡法院,要看看他们在做什么。我听见一个人的名字被叫,马上这人说道, “让路! 让路! 他们叫我!” 他走向前。现在,我今晚要呼召罪魁,让他说, “让路! 怀疑,让路! 恐惧, 让路! 罪恶,让路! 基督叫我! 如果基督叫我, 这已经足够!”

“我要来到他恩惠的脚前

怜悯由他的权杖而出.

也许他命令我, “摸!”

恳求的立时就活.”

“我离开只能灭亡;

我决心尝试,

如果我避开,我明白

我必定永远灭亡.”

“但,如果我求怜悯仍要死,

我的王也已经尽力,

这念头要灭亡, (想起何等高兴!)

因为罪人绝不会死.”

来试验我的救主! 去试验我的救主! 如果你寻求了他,他还是撇弃你,在地狱坑里宣告基督不愿听你吧。但他绝不会让你这样做的。把一个悔改的罪人抛弃,这就是羞辱了神立约的恩典;只要经上写着 “从东从西,将有许多人来,在天国里与亚伯拉罕,以撒,雅各,一同坐席。”,这就绝不会是这样。

II. 我讲的经文的第二部分令人伤心。在第一部分我可以带着极大的欢喜对自己宣讲,但这里对我心来说是一个可怕的任务,因为这里有让人丧气的话语。但就好像我从前对你们讲过的那样,圣经上所写的一定要被传讲,无论它是使人丧气还是振奋人心。有一些牧师从来不提任何和地狱有关的事情。我听过一位牧师一次对他的会众讲, “如果你不爱主耶稣基督,你就要被送到那个提起来都是不礼貌的地方去。” 我肯定如果他不直话直说,就不应该被允许继续讲道的。如果我看见那边的房子着火了,你想我会站着说, “我相信在那边燃烧运动正在进行中吗?” 不,我要大喊 , “着火了! 着火了! 大家都可以明白我在讲什么。同样,如果圣经说, “本国的子民,竟被赶到外边黑暗里去,”我会站在这里吞吞吐吐吗? 万万不可! 我们一定要按着圣经写的宣讲真理。这是一个可怕的真理,因为它说, “本国的子民竟被赶到外边黑暗里去!” 在这里这些子民是谁? 我要告诉你们。 “本国的子民” 就是那些有外在的敬虔,但丝毫没有敬虔的实质的人。你看到的这些人带着他们的圣经和诗歌本,尽其所能最虔诚地操向教堂, 尽其所能最热心最庄重地上教会, 看起来像教区事物员一样严肃认真,以为他们很肯定可以得救,尽管他们的心却不在这上面;只是身体这样做,其他什么也没有。这些人是”本国的子民”,他们没有恩典,没有生命,没有基督,他们要被赶到外面的黑暗里去。

还有,这些人是敬虔父母的后代。 我要提醒你,没有什么比讲起一个人的母亲更能触动人的内心的了。我曾听说一个爱咒骂人的水手,没有人可以制服他,连警察也不行,无论他到哪里总要闹事。有一次他走进一个敬拜的地方, 没有人可以让他安静下来,但一位先生上前对他说, “杰克,你以前曾有一位母亲。” 因着这句话眼泪从他的脸庞流下。他说, “啊! 谢谢你先生,我有的;我伤心给她送终,今晚我要做一个温柔的人。” 然后他坐下来,就因着提到他的母亲变得相当严肃节制。啊,你们这里有一些人, “本国的子民”,你们记得自己的母亲。你的母亲带着你跪下,很小时候就教你祷告;你的父亲教导你走敬虔的真道。然而今晚你在这里,心里没有恩典—没有天家的盼望。你要脚步快快地走下地狱。你们当中一些人伤了你们可怜母亲的心。哦! 如果我告诉你,当你在夜间沉迷罪中时,她为你受苦,你们这些“本国的子民”,如果敬虔的母亲的眼泪和祷告落在你身上,你却灭亡了,你知道自己所犯的罪吗?我想象不出一个比头上带着他母亲的泪珠,脚后跟着他父亲的祷告而下到地狱里去的人更忘恩的人了。你们当中一些人无可避免要受这样的灾祸;你们一些人,年轻的男女,一天醒来要发现自己落在极大的黑暗里,你们的父母要在天上。往下用责备的目光看着你,好像在说, “什么! 我们这样为你,我们讲了这么多,你竟到了这个地方?” “本国的子民”! 不要以为敬虔的母亲可以救你。不要以为因为你的父亲是某某教会的成员,他的敬虔可以救你。我可以想象有人站在天国的门口要求说, “让我进去!让我进去!”为什么? “因为我的母亲在里面。” 你的母亲和你没有相干。如果她是圣洁的,她是为自己圣洁;如果她是邪恶的,她是为自己邪恶。 “但是我的祖父曾经为我祷告!” 这没有用:你有为自己祷告吗? “我没有。” 那么祖父的祷告,祖母的祷告,父亲和母亲的祷告,一个一个叠在一起,一直顶到星星上面,但它们永远不能成为你登上天国的梯子。 你必须亲自寻求神,或者说,一定要神寻求你。你一定要在心里面有敬虔的活生生的经历,否则你就是失丧的,即使你所有的朋友都在天国里。这是一位敬虔的母亲曾经做过的恶梦,她告诉了她的孩子。她以为审判的日子来了。伟大的册子打开了。他们都站在神的面前。耶稣基督说,“把糠和麦子分开,把山羊放在左边,绵羊放在右边。”母亲梦见她和她的儿女正正站在大群会众的中间。天使过来说, “我要带走母亲,她是绵羊,她要到右边去。儿女是山羊,他们要到左边。” 她一面走一面想,她的孩子扯着她说, “母亲,我们可以分开吗? 我们一定要分离吗?” 她用手臂抱着他们,好像在说, “我的孩子,如果可以我愿意带你们和我在一起。” 但天使一触摸她,她的眼泪就干了,胜过了自然的情感,被改变成为超越自然,升华了,降服于神的意志,她说, “我的孩子,我很好地教导你们,我教养你们长大,你们弃绝了神的道路;你们被定罪,我现在要说阿们。” 他们就被夺去了,她看见他们在永远的折磨里,而她在天国里。年轻人,当末日来临,你听见基督说,“离开我,你这当诅咒的人”的时候,你会怎样想?在他身后有一个声音说阿们。你查究这声音是从哪里来的,你发现是你的母亲。年轻的妇女,当你被抛到完全的黑暗里面,你听到一个声音说阿们,你看上去,那里坐着你的父亲,他的嘴唇还在发出这严正的诅咒,你会怎样想?啊! “本国的子民” ,悔改认罪的要进天国,有许多这样的人;税吏和罪人要到那里; 悔改的酒徒和咒骂人的要得拯救;但是许多”本国的子民” 将要被赶出去。哦! 想想看你们这些受到良好教养的人要失丧,而许多更坏的人将要被拯救。当你往上看,看见在那里那位酒徒,“可怜的杰克”躺在亚伯拉罕的怀里,而你有一位敬虔的母亲,却被投入地狱,只是因为你不相信主耶稣基督,离弃他的福音,生死都没有这福音的缘故,这将成为地狱的地狱! 最刺痛人的是看见我们自己被撇弃,而罪魁却找到了拯救。

请再听我一会—我不会耽误你太久—我要完成这个可怕的任务,告诉你这些 “本国的子民”的结局。耶稣基督说他们要 “被赶到外边黑暗里去。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

首先留意,他们要被赶出去。不是说他们要走;而是当他们来到天国的大门时,他们要被赶出去。假冒为善的人一来到天国的大门前,公义就要说, “他来了!他来了! 他唾弃父亲的祷告,取笑母亲的眼泪。他抗拒怜悯给他的一切好处,硬是往下面去。现在他来了。 “加百列,抓住这个人。” 天使捆绑着你的手脚,在深渊口托着你一会儿。他要你往下看—往下—往下。那里没有底部,你可以听见从深渊里传上来的哀叹,嚎叫和备受折磨的灵魂的尖叫。你发抖,你的骨头如蜡熔化,你的骨髓在你身子里面颤抖。你的力量现在在哪里呢? 你的夸耀和自夸在哪里呢? 你尖叫高喊,你哀求怜悯,但天使紧紧抓住你,然后把你甩下去,喊叫着, “离开, 离开!” 你落到那无底的深坑,不断翻滚向下—向下—向下—永远找不到地方立足。你要被赶出去。

你要被赶到哪里去呢? 你要被赶到”外边黑暗里去”,你要被放在一个没有希望的地方。因为在圣经里”光”可以理解作”希望”,而你要被赶到 “外边黑暗里去”, 那里没有光—没有希望。这里有人是没有希望的吗? 我想象不到有这样的人存在。你们中的一人可能会说 “我欠了三十英镑的债务,很快要被卖身;但我希望可以得到一笔贷款来逃过我的困难。” 另外一个人说, “我的生意砸了,但事情可能会有转机—我有希望。” 另外一人说, “我很苦恼,但我希望神可以为我预备。” 另外一个人说, “我欠了五十英镑的债,我很难过,但我要用这强壮的手工作,尽力脱离这债务。” 你们中的一位的一个朋友快要死了,但你有一个指望,也许他的发热可以过去—他可能还会活下去。但是在地狱里没有希望。他们甚至没有死去的希望—没有被消灭的希望。他们是永远—永远—永远—失丧的! 地狱里每一条锁链都刻着”永远”这个字。在火中, 喷发出来的是”永远”这个字。在他们头上他们看见”永远”。他们望眼欲穿,他们的心因想起”永远”而痛苦。哦! 如果今晚我可以告诉你地狱有一天要烧尽,那些失丧的人可能会得救,在地狱里想起这点就会狂喜了。但这是不可能的—这是”永远”,他们要被”赶到外边黑暗里去。”

但我要快快讲完这点,因为有谁能忍受向他的同胞如此说话呢? 那些失丧的人在做什么呢? 他们”哀哭切齿” 。你现在在咬牙吗? 除非你在痛苦挣扎中,你是不会这样做的。嗯,在地狱里人总是切齿的。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一个人切齿对他的同伴抱怨说, “我是被你带进地狱的,你带我走偏路,是你第一次教我喝酒的。” 另外一个人切齿说, “这又怎样? 以后你让我变得更坏,我本不应该这样的。” 有一个孩子看着她母亲说, “母亲,你教我学坏。” 母亲向孩子切齿说道, “我可不可怜你,因为你比我更厉害,把我带进更深的罪里面。” 父亲对他们的儿子切齿,儿子对他们的父亲切齿。我想如果有人比其他人更加切齿的,那就是那些诱惑人的人,当他们看见那些被他们引诱脱离正道的人,听到他们说, “啊! 我们很高兴你和我们一起在地狱里,你是活该,因为你带我们到这里。” 今晚有没有人凭良心承认你把其他人带进地狱的深坑里呢? 哦, 愿神主权的恩典赦免你。 大卫说”我如亡羊走迷了路,” 亡羊从来不会自己走迷路,因为它是羊群里的一员。 我最近读书看到一只羊跳过一座桥的护栏,羊群里的每一只羊都跟着它跳下去了。所以,如果一个人走迷了路,他就带领其他人跟着他了。你们当中的一些人下到地狱的时候,除了为自己的罪负责,还要为其他人的罪负责。哦, 在那深坑里是何等的“哀哭切齿”呢!

现在把这本可怕的书合上吧。谁愿意再讲呢? 我已经严正警告你了。我已经告诉你那将来的忿怒。夜幕变黑,日头下落。啊! 夜晚和你们当中的一些人一同变为黑暗。我在这里可以看见头发变白的人。你的白发是荣耀的冠冕,还是愚昧人的帽子呢? 你是在天国的边缘,还是在你的坟墓边蹒跚,要沉沦到地狱里呢?

白发人,让我警告你,你的夜晚来临了。哦, 可怜的步履蹒跚的白发人,你要拖着最后的步子进深坑吗? 让年轻的孩童走在你前面,恳求你思考。这是你的拐杖—它在地上找不到立脚的地方:现在在你死去之前,今晚想想你自己;让七十年的罪浮现;让你已经遗忘的过犯的阴影在你眼前走过。对于那七十年虚度的光阴你该如何交账—那在神面前的七十年罪恶过犯怎么办? 求神今晚给你恩典悔改信靠耶稣。

你们这些中年人也不安全,夜幕和你们一起低垂,你们可能很快就要死去。 几天前我大早被人从床上叫醒,要我快去看一位垂死的人。我全速赶去看这位可怜的人;但当我赶到他的家,他已经死了—变成了一具尸首。当我站在屋子里我想, “啊! 这人没有想过他会那么快死去。” 他的妻子和儿女,和他的朋友都在那里,他们没有想过他会死去;因为他几天以前还是很强壮。你们没有人可以掌管自己生命的契约。如果可以的话它在哪里呢? 去看看在你家里的抽屉里可不可以找到。不!你可能明天就要死去。因此让我凭着神的怜悯警告你,让我作为弟兄向你说话,因为我爱你,你是知道我爱你的,我要强调这件事,直往你们心里去。哦, 可以列在那在基督里被接纳的许多人的当中,这是何等有福! 神说凡呼求他名的人必得救:那籍着基督到他那里来的人他必不丢弃。

现在,你们这些年轻男女,我要向你们进一言。也许你认为宗教不关你的事。你们说,“让我们开开心心好了,让我们高兴快乐。”可以有多久呢,年轻人,有多久呢? “直到我二十一岁。” 你肯定自己能活到那个时候吗? 让我告诉你们一件事。如果你们真的可以活到那个时候,如果你们现在没有归向神的心,到那时候你们也不会有。 人任由自己是不会变好的。人就象花园一样:如果你不管它, 容许野草生长,你就不能期望六个月后它会比现在更好—只能是更糟。啊! 人以为他们想要要悔改就可以悔改。是神的工作让我们悔改。有人甚至说, “在某某时候我要转向神。啊! 如果你明白你就会说, “我一定要跑到神那里求他现在就赐给我悔改,免得我还没有找到我的救主耶稣基督就死掉了。”

现在该结束了。我已经把天国和地狱事情向你们说明了,那么用什么的方法逃脱地狱进入天国呢? 今晚我不会向你们再讲我的老故事。我记得我以前告诉你们的时候,人群中一位好朋友说, “伙计,跟我们讲一些新鲜事吧。” 确实一个星期讲道十次,我们是不能每次都讲一些新鲜事的。你听说过约翰高尔吧,你们知道他是反复讲他的故事的。除了那古老的福音我没有什么可讲的。”信而受洗的必得救”,这里没有任何行为的东西,不是说, “好人必得救,” 而是 “信而受洗的必得救。” 那么该相信什么呢? 要把你的信靠完全放在耶稣身上。可怜的彼得一次相信了,耶稣基督对他说, “彼得过来,在水面上走到我这里来。” 彼得在浪尖上行走却没有下沉,但当他看着波浪,他开始发抖,就沉下去了。可怜的罪人,基督说, “过来,在你的罪上行走,到我这里来”,如果你这样做,他要给你能力。如果你相信基督,你就可以在你的罪上行走—践踏它们胜过它们。我还记得我的罪第一次直接盯着我的时候,我想我是万人中最当诅咒的。我没有向神犯过非常严重公开的罪,但我记得我受过良好的训练和教育,我想因此我的罪要比其他人的要大。我向神呼求怜悯,我害怕他不会赦免我。月复一月我向神呼求,他不听我,我不知道该怎样才能得救。有时候我对这个世界是如此厌倦,我希望自己死掉就好了,但那时我记起在这个世界以后还有一个更糟糕的世界,没有准备好就跑到我的造物主面前是很糟糕的事。有时候我心怀恶念把神看作是一位残酷的暴君,因为他不回答我的祷告;其他时候我会想, “他不喜悦我,这是我当得的,如果他送我下地狱,他还是公义的。” 但我记得我跨步迈进那个小小的敬拜地方的那一刻,我见到一位高高瘦瘦的男子走上讲台:自从那天起我再也没有见过他,可能直到我们在天国会面,我再也不会见到他。他打开圣经用软弱的声音读起来, “地极的人都当仰望我,就必得救。因为我是神,再没有别神。” 我想,啊,我就是那地极的人里的一个,就在这个时候那个牧师回过头来,盯着看我,好像认识我一样,他说, “仰望,仰望,仰望”。什么,我以为我要做很多事,但我发现只需要仰望。我以为我自己要织一件义袍,但我发现如果我仰望,基督就会给我一件义袍。罪人,仰望,这就是得救。仰望他,地极的人啊,这就得救。当摩西举起铜蛇,犹太人就是这样做的。他说,”看!” 他们就看了。蛇可能缠着他们,他们可能就要死了,但他们只是简单地看,他们一看的时候,蛇就脱离了他们,他们就得到了医治。罪人,请仰望耶稣。“只有耶稣才能帮助无助的罪人”。有一首我们经常唱的诗歌,但我认为它说得不太对。它唱到,

“冒险依靠他,全然冒险依靠他;

不让其他的信靠入侵.”

信靠基督不是冒险,根本不是; 信靠基督的人非常安全。我记得当亲爱的约翰海德临死的时候,马太威斯用惯常的语调对他说, “约翰,现在你能把你的灵魂交到耶稣基督手中吗?”他说, “是的,一百万! 一百万个灵魂!” 我相信每一个信靠基督的基督徒对此都要说阿们。信靠他,他决不会欺骗你,我亲爱的主绝不会把你赶走。

我不能再讲下去了,我要谢谢你们的好意。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多却又如此安静的群众的。我确实想,我讲完这些严重的事情之后,英国的人民要明白是谁爱着他们,他们要站在那和他们站在一起的人的身旁。我感谢你们中的每一位,最要紧的是我求你们,如果我讲的话有任何的道理,你们要思考自己的光景,愿那配受我们称谢的圣灵向你启示你的光景! 愿他让你看到你是死的,你是失丧的,败坏的。愿他让你感觉到落入地狱是一件何等可怕的事情! 愿他向你指明天国! 愿他好像古时的天使一样把手按在你的身上,说, “快逃! 快逃! 快逃! 朝山上看,不要回头,不要留在平地上。” 愿我们最终可以在天国见面,在那里我们要永远快乐。

后记。这篇布道得到锡安信众许多祷告的支持。讲道人原本不打算将它发表,但既然看见它现在已经付印,他不打算为它有缺陷的文体和散漫的风格道歉;他而是恳求读者要为他祷告,让这篇无力的讲章可以因着许多人读到它而得拯救,从而更加高举神的荣耀。”大能的荣耀属于神,而不是属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