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道第2708号 sc

新世纪的古旧福音

讲道第 2708 号 司布真

供1901年1月6日主日阅读,

宣讲于1880年12月5日,主日晚间

“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太 11:28

你们无疑已经听过讲论这节经文的几次讲道。我曾经讲论过这节经文,我不晓得有几次了;— 但不是太多,如果神保留我的性命,我仍要这样讲。这节经文是救恩伟大的水井之一,我们总是可以从中取水,因为我们永远不能使之枯竭。我们的俗话有讲,“长打的井水最甜;” 我们从像这样的经文吸取得越多,它的意思对我们就越甜美,越丰富。

这一次我打算用一个特别的方法来使用这段经文,为要只是带出它教导的一点。如果我愿意,我可以讲论耶稣基督给那些相信他的人的内心,思想和良心带来的安息。这是那些到他这里来的人要找到的安息,要找到的振作,因为我们可以这样看,“我要使你们振作,”或者,“我要卸下你们的重担;”如果我要讲论因着相信耶稣基督而临到我们内心的这奇妙的重担解脱,这来自神的使人振作,这有福的安息,我会有一个非常甜美的话题。亲爱的朋友,愿你们大家都经历这个祝福! 愿你们的安息,你们的平安非常深入! 愿它不是骗人的安息,而是一种经得起探求和试验的安息! 愿你们的安息长久! 愿你们的平安如同一条永不止息的河流! 愿你们的平安永远是一种安全的平安,— 不是一种虚假的平安,结局是毁灭,而是一种真正的,牢固的,经得起考验的平安,在你们的一生中持守,最终融入在神右边的安息,直到永远! 如此在基督里安息的人有福了;愿我们是这样的人;如果我们已经是这样,愿我们更进深到这荣耀的安息里面!

亲爱的朋友,我也可以讲论主所使用的赐平安给信徒的不同方法;我可以特别对你们当中一些是信徒,但看来没有进入你们应当进入的平安中的人宣讲。我们的一些人对这个世界上的事情很担心,或者被我们自己的感觉所困扰;我们被怀疑和惧怕弄糊涂了,被抛来抛去。我们应当在安息里,因为 “我们已经相信的人,得以进入那安息。” 安息是我们当得的份:“我们既因信称义,就藉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与神相和;” 但是出于这样那样的原因,一些如此被称义的人看来并没有得到这安息,或按着他们应当享受的那样享受这安息;可能就在我在说这一番话的时候,他们找到了为什么他们没有这应当拥有的安息和平安的原因。肯定的是,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在说我们读的经文的这段话的时候,他不是只对特定的一种人说的。这是对所有劳苦担重担的人说的,—对进深的基督徒,或者还没有相信的人,—他说,“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 正如我要说的结果,我确实要欢喜,一些到这里来,灵里沮丧,心里低沉,也许甚至是不安,埋怨的人,要再一次到耶稣基督这里来,再一次靠近他,再一次触摸他,就要发现他们的心得到安息。前来坐在主圣餐的桌子周围,一直安息,这是双倍的甘甜,— 安息,享受筵席,—不是站立着,束着腰,手里握着杖,像那些在埃及吃逾越节的羔羊的人那样,— 而是安息,就像那些在最后的晚餐时聚集的人那样,当时主在他的门徒当中坐席。所以,在灵里,愿你们的头靠在他的胸前,愿你们的心在他的伤口里找到避难所,你们再一次听到他对你们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

然而我要对你们讲的并不是这个真理。我只想挑这个看见来讲,— 基督的荣耀,他有能力说像这样的这么一句话,— 因着基督的卓越,他可以这么说, “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 这句话,如果出于任何其他人的口,那将会是可笑,甚至是亵渎。最伟大的诗人,最伟大的哲学导师,最伟大的君王,心怀最大度的人,不管他是谁,有谁敢对全人类劳苦担重担的人说, “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 除了基督的翅膀,哪里还有那足够宽广的翅膀,可以遮蔽每一位忧伤的灵魂? 哪里有足够宽广的港口,可以容纳全世界的船队,给所有漂洋过海的备受狂风吹打的船只提供避风港;— 除了基督的心的港湾,神性一切的丰富居住其中之外,有足够的地方为愁苦的人而预备之外,哪里还会有呢?

这要成为我讲论的线索,愿神的灵赐恩,帮助我按着这线索来讲!

I. 第一,我要你们留意这呼召的人性: “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

如果你仔细看这经文,你会注意到在这个呼召中有双重的人性。这就是, “人,来,—你们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 这是两个人彼此来到一起;一个赐下安息,另外一个接受;但在这两种情形下,这并非是故事,虚构,一种幻象,一个神话。这是你们,你们,你们,—这真正劳苦担重担的你们, 所以是真真正正的人,痛苦地感受你们的存在,—到另外一个人这里来的是你们,他和你们自己一样是真实的,他是那和你们这些活人一样真正的活生生的一位。是他在对你们说,“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

亲爱的朋友们,我要你们非常清楚确信你们自己的人性;因为有时候,人们看起来忘记了他们是独立的个人,和其他任何人不同。当一枚金币被送出,它的响声远远被人听到的时候,大多数的人都清醒认识到他们自己的人性,每个人都为自己留心观望,努力去抓住这奖品;但是我发现,在关于永恒的事情上,常常人看来是在一群人中迷失了自己,他们以为恩典的祝福是一种普遍的降雨,会一样地落在所有人的田地上,但是他们并不特别留意看这雨是不是落在他们自己的地里,也不希望为他们自己求得一种祝福。在这里是你们,你们,你们,—你们这担重担的人,醒过来吧。你们在哪里? 这节经文的呼召不是给你的姐妹,母亲,丈夫,兄弟,朋友的,而是给你自己的: “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

好了,现在你使自己振作起来了,你觉得你和世界上其他每个人相比,是一个与众不同的人;所以接着是一切之中最主要的问题,你要到另外一个人这里来。基督说,“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 在这里我要你们去羡慕这安排的奇妙恩典和怜悯。按着基督的话,你要获得心里的安息,不是靠着到一种仪式,或一条命令这里来,而是到基督他自己这里来: “到我这里来。”他甚至没有说,“到我的教训这里来,到我的榜样这里来,到我的牺牲这里来;”而是,“到我这里来。”你要来到其面前的是一位,他是神,与父同等,撇下他的荣耀,自己取了我们人的肉身, —

“首先,在我们人的肉体中服事;

然后,在这肉体中死。”

你要到这一位这里来;在你这一部分要有某些行为,移动你自己,到向你说,“到我这里来”的这一位这里来— 这行动,离开所有其他的相信,到他这里来;— 这行动,离开所有其他依靠的根基,希望的门,到他自己这里来,把他看作神所命定,膏抹的那唯一一位的救主,直到永远的恩典的伟大宝库,神喜悦其中满有一切的丰盛。哦,荣耀的人,哦,荣耀的神,能如此带着权柄说话,说道,“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我确实要向你恳求,撇下一切的思想,除了思想基督,活着,死了,又复活了,进入到荣耀里;因为他把你指向,不是到祷告的殿中,也不是到施恩座前,不是到洗礼池前,不是到圣餐桌前;甚至不是到他为其他目的所命定的至圣洁,至神圣的事情那里;—甚至不是到父他那里,不是到圣灵那里,他而是说,“到我这里来。”你的属灵生命一定要从这里开始,— 在他的脚前;你的属灵生命一定要在这里得以完全,— 在他的怀中;因为他既是信心的创始者,也是信心的成终者。让我们赞美基督,在他口中有着如此切实,意味深长的话语;他正是向我们说这话的神:“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

II. 第二,我要你们注意基督的心何等慷慨大度,正如这节经文所显明的一样:“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

首先留意,他挑选这样有需要的人,作为他爱的呼召的对象,他的心是何等大度。你有没有注意到,我们的主在这句话里所描绘的这幅图画? “凡劳苦担重担的人。”这是一头轭挂在肩头上的牲畜的画面。人以为服事撒但可以找到快乐,他们容许他把他的轭挂在他们的脖子上。然后他们不得不在他们所称的快乐中劳苦,辛劳,做苦工,流汗;但他们在这里头找不到安息,找不到满足;他们越服事撒但,就越被刺棒和鞭子所用,甚至要求它们新鲜击打在他们身上。此时,基督对这些好像承重的牲畜一样的人说,“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

但是他们所处的困境比我所描述的更糟糕,因为他们不仅劳苦,像耕地的牛,他们还担着重担。现在人很少会让一匹马或一头牛同时既拉车也背着担子,但魔鬼就是这样对待那做他奴仆的人。他把他套在他的战车的车把中间,驱使他一路拉车,然后压他的背,把他当马来骑。这样,人就劳苦,担着重担,因为他要既拉车,还要背着驱车的人。这样的人为着他称之为快乐的而劳苦,当他这样做的时候,罪就跳在他的背上,然后另外一件罪跟上来,然后是另外一件,直到罪叠着罪把他压垮在地上,然而他还要同时用尽全力拉扯着前行。这双重的劳苦足以使他丧命;但是耶稣带着怜悯看着他,这人在一种负罪感下劳苦,却苦苦努力要在罪中寻得快乐,耶稣对他说,“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得安息。”

基督岂是需要在服事撒但中被用尽的魔鬼的老马呢?他真的要劝说他们离开他们原来的主人,到他这里来吗?什么!— 这些罪人厌倦了罪,仅仅是因为他们找不到力量去继续犯罪,— 或者他们觉得不安,因为他们不能像从前一样享受罪中的乐趣,— 基督是在呼召他们到他这里来吗? 是的;这表明了他内心慷慨大度,他是愿意赐安息给这些如此劳苦但重担的人。

但是他内心慷慨大度是在这个事实上体现出来,就是他呼召所有这样的罪人到他这里来;— 所有这样的罪人,我要重复一次。“凡”这个小小的字包括的是多么的大!我相信一般来说,当一个人用伟大的言辞的时候,他几乎是什么也没说;当他用很小的字眼的时候,他是在说极多的事情;很肯定,在我们的言语中最小的词通常就是那些含义最丰富的。这小小的一个“凡”字意味着什么;或者反过来问,它不意味着什么? 耶稣没有局限这个字的应用,他说道,“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哦,基督的爱和恩典是何等伟大,他可以邀请他们都到他这里来! 是的,他邀请他们马上都到他这里来。他说,“你们都来,你们这所有劳苦担重担的人;一大群人来,极多的群众一起来;向云彩一样奔向我,向鸽子飞向笼口一样般的来。”绝不会来的人太多使他不高兴;他好像在说,“越多越高兴。”基督的心要因着到他这里来的所有的群众而欢喜,因为他已经预备好一场极大的筵席,邀请了许多人,他仍然派遣他的仆人说道,“还有地方,所以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到我这里来。”

要记住,基督的应许是向这些罪人的每一位亲自发出的。如果他们每一个人要到他这里来,他就要给每一个人安息。向每一个劳苦担重担的人耶稣说,“如果你到我这里来,我— 我亲自要给你安息;— 他不会把你交给我的仆人,那牧师,去让他照顾你,而是我自己承担这份工作,我要给你安息。”基督甚至不是在说,“我要把你带到我的话语那里,你要在那里为自己找到安慰。”不,他是在说,“我这个人,要用我亲自与众不同的作为,要给你这个人安息。”,如果你单单是与基督作个人的接触,这就确实是蒙福的。丁尼生有一首诗,对我来说是他所写的所有诗歌中最甜美的; 它是讲在医院里的一个小孩,她听说自己要做一场手术,因此可能不会活下去;所以她问隔壁床位上她年幼的伙伴该怎么办才好。她要她把这一切告诉耶稣听,要他看顾她,然后这孩子问,“但是耶稣怎么知道是我?”这两个小孩子很茫然,因为在儿童医院里病床摆了如此长的一排一排,她们想,耶稣有这么多事情要做,他不会知道是哪一个小姑娘求他特别关照她的。所以她们决定,她要把她的手伸出床边,他就会知道她就是那个需要他的小女孩。诗人描写的场景最为感人,我讲只会使它失色;因为在早上,当医生和护士走过病房的时候,他们知道耶稣曾经到过这里,这小孩子没有做任何手术,已经到他那里去了。她的小手伸出床外,他已经用最好的方法看顾了她。

我们甚至连这个也不需要去作,因为主耶稣认识我们每一个人,他要亲自到我们每一个人这里来,赐给我们安息。尽管这很不错,就是他有许多事情要做,但是他还是可以说,“我父作事,我也作事;” 因为全宇宙依靠他大能的能力,得以维持正常运行,他不会忘记到他这里来的每一个人。正如一个晓得自己有丰富存粮的人,可以对一大群饥饿的人说,“你们一起来,我要让你们大家都吃饱,”同样基督知道,他在自己里面有能力给每一个到他这里来的疲倦的人安息;他很肯定这一点,所以他不是说,“到我这里来,我尽最大的努力帮助你;”或者,“有可能,如果我使自己动起来,我可能可以给你安息。”哦,不是的,他而是说,“到我这里来,我要使你们得安息。”这对他来说是理所当然的一件事,让我告诉你,因为他对数以百万的人这样做了,然而他从来没有一次是失败的,所以他带着一种毫不动摇的自信说这句话。我很肯定,正如我的主很肯定一样,如果你们当中有任何一个人愿意到他这里来,他就能够,他就要给这个人安息。他说这话,是明白他拥有所需要的一切能力,是绝对肯定他可以做到所要求的。

我要提醒你们,耶稣赐下这个应许,晓得他所讲的一切的情形。他知道人在劳苦,他们是担重担的。在这里没有一个人心里的愁苦耶稣基督是不知道的,因为他晓得万事。你们的思想可能是尽一切的可能乱缠在一起,你们的判断方法可能象迷宫一样,你以为没有人可以摸得着头绪。你可能坐在这里对自己说,“没有人可以明白我,连我都不明白自己。我被罪的网罗缠绕,我看不到任何逃脱的门路。我很迷惑,不知道有任何解脱的方法。”朋友,让我对你说,基督说这句话的时候并不是毫无意义的,“到我这里来,我要使你们得安息。”他能在纠缠的线团中把握线索,可以把它拉成一条直线 。他能够跟从迷宫各样的兜兜转转,直到找着它的最中心。他可以把你愁苦的原因拿开,尽管连你自己都不知道它是什么;你看见的是笼罩在神秘之中 — 是你不能理解,把握的无法穿透的愁苦,我主,我的主人可以立刻把这驱散。当他赐下这个应许的时候,他是在讲他知道自己可以做到的事,因为他有如此的智慧,可以看透每一个人的需要,他的能力巨大,足以满足所有这些需要;所以他对这间屋子里每一个劳苦担重担的人说,“到我这里来,我要使你们得安息。”

但也请记得,当基督赐下这应许的时候,他知道包括在“凡”这个字里的人数。尽管对我们来讲,这个“凡”包括了没有人能数算过来的大群的人,然而“主认识谁是他的人;”当他说,“到我这里来 “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他这样说,并不是不晓得有成千上万,数以百万计,数以亿计劳苦担重担的人,当他说,“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的时候,他是对那一大群人的每一位说的。

亲爱的朋友,我是不是在让你们思想我主能力恩典的浩大呢?我是不是使得你们去赞美他呢?我希望是的。我自己的心渴望伏在他的脚前,沉浸在对这浩大恩典的甜美认识之中,这恩典能这样对全体败坏之人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 - 这是绝对肯定的 - “使你们得安息”,它能这样说话,然而说的却是真实的。

也不可忘记,基督所应许的是给各个时代之人的。这个人在说这话,“他被藐视,被人厌弃。” 让他清楚活在你的眼前,— 这位木匠的儿子,马利亚的儿子,“多受痛苦,常经忧患;”然而他对那聚在他周围的人说,“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 但他所见的超越世纪,他对我们这些聚集在这里的人说话,他看着这大城,这国家,地上万国的所有群众,他说道,“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实际上他是在说,“直到我再回到地上,坐在审判的宝座上为止,我应许,每一位到我这里来的担重担的人都要得到安息。”人的愁苦像天上的星星一样繁多,人自己多得无法胜数。如果可以,你可以数算早晨的露珠,或海边的沙粒,那么你就有可能数算从起初以来亚当子孙的人数;然而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对劳苦担重担的极大群的人说话,对他们说,“到我这里来,到我这里来;到我这里来的,我总不丢弃他;凡到我这里来的,心里就必得享安息。”

当我们记起,对许许多多的人来说,这应许证明是真实的时候,这还表明了基督能力和恩典的浩大。你知道,经历所有这些世代,直到如今,没有一个到基督这里来的劳苦担重担的人是徒然而来的。即使在地上最远的尽头,我们还没有发现有哪一个如此卑鄙的罪人,或哪一个如此紧紧被绑在老绝望巨人地牢里的人,当他到基督这里来的时候,这所应许的安息是没有加给他的,因此基督是大得荣耀。

III. 现在,请跟着我一起用几分钟思想这福音的简单。

耶稣基督对所有劳苦担重担的人说, “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 这个邀请意味着一种转移,— 一种从某些东西向另外某些东西的转移。你们得到命令,离开你一直在信靠的东西,不管它是什么,转移到基督这里来,信靠他;当你这样做的时候,他就要给你安息。这种的简简单单和人所设立的所有复杂的体系相比是多么不同! 嗨,根据某些人的教训,为了要成为一个基督徒,为了行出公开敬拜的所有规定,你需要一座小小的图书馆去查究,去了解该在什么钟点点亮你的蜡烛,如何把香料混合,正确戴帽子,当你说出某种祷告的时候应该朝着哪个方向,当你说其他东西的时候又应该转向哪个方向,你应该是吟诵,还是吟唱,或者闭着嘴低声唱,才能被神悦纳。哦,亲爱的,亲爱的,亲爱的! 所有这些人发明的复杂的机制,— 你婴孩时候所谓的“洗礼”,— 你青年时候的坚信礼,—“领圣餐,” 正如许多人所称的,— 所有这一切让人叹为观止的遮眼法,充满神秘,谎言和欺骗;但是,根据基督的教导,拯救的门路就是这样,“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亲爱的朋友,如果你到基督这里来,信靠他,你就得到了他乐意赐给你的安息和平安;你已经找到了问题的核心,你已经找到了整件事情的实质和根源。如果你的心抛弃了所有其他的信靠,只是依靠耶稣基督,你就找到了永生,这永生永远不会从你这里被拿走。所以,为此欢欣吧。

另外,这邀请是现在时的:“来,现在就来。”不要等到你回家以后,而是现在就让你的心转向基督。到他这里来,比你留在原地,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的了;到他这里来,这不会变得更糟,不同的是,你延迟来,你就会更刚硬,更不愿意来。在这一刻你需要基督,所以到他这里来。你肚子饿了,肯定这就是吃饭的最好理由。你口渴,这就是喝水的最好理由。也许你病得太厉害,你不会饥饿;那么到基督这里来,吃福音的粮,直到你对它们有胃口为止。有时候一个罪人会对我说,“我对基督不感到口渴,”我喜欢对他说,“那么来喝,直到你口渴为止;”因为就像一台不工作的泵一样,你一定要首先倒一些水下去,一些人也是这样。当他们领受一些真理进入他们的心,— 尽管一开始这看来只是对福音非常不完全的认识,— 这将要帮助他们以后更深追求基督,更强烈地享受救恩的祝福。无论如何,基督说,“现在就来”,按这说法就是说,他的意思是,“只要按着你现在的本相来。就是按着你的本相,到我这里来,你们这一切劳苦担重担的人,我就要给你们安息。你们劳苦;所以,不用等到洗干净你们这肮脏的手,就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要给你们安息。你们要晕倒,软弱,快死掉;但到我这里来不需要力量。晕倒就倒进我的怀里;就死在我的胸前;因为这样你就是已经到我这里来了。” 我们不是靠着行使我们自己来的能力而到基督这里来,而是因着不再硬心远离。当你的心把自己交出来,扔下它所抓住的一切,倒下落入基督的手中,就在这时相信的作为就被行出来,当基督说,“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时,基督邀请你做的正是这样的作为。

“嗯,” 有人会说,“我从来就不明白福音;它总是让我困惑,让我糊涂。”好吧,那么就让我尝试非常清楚把它摆在你的面前。耶稣基督,神的儿子,为罪人活,为罪人死,你得到命令要来信靠他。依赖他,依靠他;把你全身靠在他身上;到他这里来,他就要给你安息。哦,愿他用他无限的怜悯,向你的心启示这简单的真理,使你现在就可以预备接受这真理!我确实要归荣耀给我配得颂赞的主,他把这个如此简单的拯救计划带到这个世界上。有一些人看来是钻研困难经文的牧师;因为他们喜欢沉浸在困难和奥秘里,在他们的听众面前展示他们伟大修养和奇妙学问的成果。如果他们的福音是真的,这就只是给精英分子的信息;如果他们是唯一的传道人,很多人早就要进地狱了。但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以向可怜的人传福音为荣,荣耀要归给他,因为直到今天我们还可以这样说, “可见你们蒙召的,按着肉体有智慧的不多,有能力的不多,有尊贵的也不多;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神也拣选了世上卑贱的,被人厌恶的,以及那无有的,为要废掉那有的。使一切有血气的,在神面前一个也不能自夸。”这是多么有福,当我们思想,有一个福音,是适合那些连读书都不会的人的,适合那些不能做到思想连贯的人,是适合那些在临死的时候,头脑几乎都不顶用的人的,一个适合死在十字架上的强盗的福音;一个如此简单的福音,只是需要恩典去接受,不需要极大的思维能力去认识。感谢我的主,给了我们一个像这样如此简单,如此明了的福音。

IV. 我要你们只是再留意一件事,然后我就结束我的讲论.这就是,— 基督无私的目的。

你们这爱你们的主的亲爱的人,来,要听我重复说他这甜美的话语,““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 “我就使你们得。”他不是说。“到我这里来,带一些东西给我;”而是说,“到我这里来,我就要使你们得安息。”不是“来为我做一些事;”而是“我要为你们成就一切。”亲爱的弟兄,这也许是困扰你的,就是你想要在今天给基督献上蒙悦纳的献祭;在主日学,或其他事奉的形式,你在努力想要荣耀他。我对这点很高兴;希望你继续努力这样做。但你要小心,免得落入马大的错误, “伺候的事多,心里忙乱。” 请暂时忘记带着什么东西到基督这里来这个念头;现在就来,你这劳苦担重担的人,从他那里领受祝福,因为他说,“我要使你们得安息。” 基督也许因着你给他的东西而得荣耀,但是他必须要因着他给你的东西而得到荣耀。如果你到他这里来,毫无疑问你要从他那里领受美善;所以,现在就来,不要想要带什么给他,而是到他这里来,使你可以从他这里领受。有人会说,“我要爱基督”。嗯,现在先不要管这个;而是要努力感受他是多么爱你。 “哦,但我要把自己奉献给他!” 我亲爱的朋友,这很应当;但就现在而言,想想看他为了你是如何把自己献上。 “哦,但我盼望永远不再犯罪!” 亲爱的朋友,这很应当;但就现在,想想他是如何亲身在木头上担当了你的罪。有人说, “哦!我希望有一瓶极贵的香膏,我可以膏他的头或他的脚,满屋子都充满了甜美的香气。” 是的,这都很好;但是听着,他的名字就正如倾倒而出的香膏;如果你没有任何的香膏,他是有的;如果你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带到他面前,他还有极多的可以赐给你。

当我亲爱的主呼召人到他这里来,他要他们来并不是为了自己的益处。当他把恩惠加在他们身上,当他来,带着安息的极大应许,这不是收买他们服事的贿赂。他太富有,不需要我们当中最好,最强壮的人;他只是要求我们,为了我们极大的益处,我们有足够的善意从他那里领受一切! 这就是我们能够为神所做最大的事, — 被倒空,让他的丰富可以流进我们里面。这是我走下楼,到主的桌子面前要做的事情;我要的仅仅是坐在那里,不是去想任何我可以献给我主的东西,而是打开我的心,接受所有他愿意给我的。你们知道,你们这些店主有时候要卖出你们的货物,但也必须要有接收进来的时候。所以现在就打开仓库的大门,让货物大批大批地进来。让基督全人进入你的心里。有人说,“我并不觉得我可以享受我主的同在。”但为什么不能呢? “因为我整天已经为他如此努力工作;现在我有太多的要担心,我是如此担负重担。” 你正是他特别呼召要到他这里来的人。不要尝试去做任何其他的事,只要把你的口大大张开,他要把它充满。现在就来,单单从他那里领受,因着领受把荣耀归给他,哦太阳,你发出光,但除非神使你发光你就不能!哦月亮,你使夜晚充满生机;但不是靠着你自己的光明,而只是靠着借来的光线!哦田地,你长出收成;但那大农夫创造你的谷物! 哦大地,你充满;但只是充满主的美物!每样事物都从神领受,赞美他,因为它确实是领受的。所以,让我疲惫的心静卧在爱的沐浴之下;让我担重担的心在基督里安息,因以他为乐而使他欢喜。

愿神祝福你们大家,愿为他宝贵的名的缘故,基督在你们的得救和成圣上得到荣耀!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