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圣灵的工作》卷三

3 成圣与称义(上)


我因你们肉体的软弱,就照人的常话对你们说:你们从前怎样将肢体献给不洁、不义作奴仆,以至于不法;现今也要照样将肢体献给义作奴仆,以至于成圣(罗马书6:19)


成圣就是成圣,成圣的真理不可被任何理论所取代,成圣就是要让不洁的成为完全的圣洁。不仔细研读圣经之人常常将成圣等同于称义,因此我们需要先区分两者之间的差别。教会的讲台常常忽略成圣与称义平衡的关系,以至于会众的思想在两者之间失去平衡。


那么成圣与称义之间的区别是什么?古代的神学家们给出了四个层次的差别


1.称义是为我们,成圣是在我们里面运行
2.称义除去罪名,成圣除去我们的污秽
3.称义是外加的,成圣使义成为各人的本性
4.称义是一次完全的,成圣则需要过程,因此今生的圣洁是不完全的


总体上四个答案都是无误的,但还是不足以回应现今的错误。我们掉在肤浅的、缺乏实质的、和残缺的观念当中,过分强调外表上的圣洁和公义,却忽视了圣洁和公义的本质。为要正确的区分称义与成圣,我们应当先建立正确的观念。


让我们先来思想一些根基性的原则,也就是上帝绝对的本性。当我们思想到“我们的上帝在他所行的事上都是公义”,就会由衷的赞美道:“圣哉,圣哉,圣哉,万军之耶和华”。
上帝的圣洁使他的圣名远超这个犯罪堕落的世界。圣洁的上帝居住在不可靠近的大光之中,圣洁超然的创造主和堕落玷污的被造者之间本质的差别使我们望而却步。如果宝座旁圣洁的撒拉弗尚且要用翅膀遮住面容,那么我们这些罪人在思想上帝的圣洁时应当何等的恐惧战兢呢?“上帝眼目清洁,不看邪僻,不看奸恶”这段圣经诉说着上帝不可言喻的性情,就连最细微的罪恶和污秽都会引致上帝极度的憎恶,上帝圣洁的眼目容不得半点的不洁。


我们在这里所谈的不是罪咎,上帝的圣洁不会使我们想起所背负的罪名。在圣洁的主面前,我们被自身的污秽和邪恶所击倒。就连在人面前我们也无法站立,弟兄的热心和爱心常使我们羞愧难当,但是这种感情还无法使我们恨恶自己。在上帝圣洁的大光之下,我们就像以赛亚突然觉察到自身灵魂的污秽,便惊恐的呼喊,求上帝用祭坛上的火炭洁净我们的唇舌。“恨恶自己”这四个字甚至不能表达我们俯伏在上帝面前时的感受。


圣洁与污秽的对照涌入我们的心灵。最高之处的圣洁没有使我们想起刑罚的恐惧和愤怒的追讨,尽管我们都欠了无法偿还的债,我们无法继续欺骗自己,开始憎恨自己不洁的灵魂,发现自己的义如同肮脏的破布一般。上帝的圣洁使我们觉察的不是罪和灭亡,而是污秽与绝望;不是以律法的刑罚来击打我们,而是任凭罪人被自身的不洁所吞灭;不是以公义制服我们,而是反照灵魂的污秽与败坏。


然而上帝的公义确实是完全不同的。上帝的公义不是耶和华之名所彰显的超然和圣洁,但却以大能的膀臂制服我们、追讨我们、抓捕我们,毫无安息的罪人在公义的重压之下被撕成碎片。罪人憎恨公义,他只能寻找各样的方法来躲避上帝的公义。


有时上帝的公义看起来非常不同,这不过是表面上的区别。圣经所记载的义人时常呼求上帝的公义“审判全地的主岂不行公义吗?”(创世记18:25)。上帝公义的审判成为被选民们被压迫时的力量、盼望、和安慰,这就是为什么在圣经最后一卷书中我们的先祖都在仰望审判的大日,在那日公义的判官将要击碎一切的仇敌。这样的区别还是表面上的,在这个情况下上帝的公义指向仇敌而非我们自己,但审判的实质仍是一样的。上帝的子民们切切盼望着罪有应得的仇敌被上帝审判的日子。


我们思想的不但是上帝的权柄和威能,也不是面对审判的恐惧,而是公义的审判必要临到我们。上帝的审判绝非独裁武断,我们内心都知道上帝的权柄是公义的,因此必要胜过这世界。上帝的公义使我们不得不承认:“判定是非之权柄不在我们,而在乎耶和华上帝”。不但如此,我们的灵魂也深知上帝不但是公义的也是良善的,他的公义是绝对的,他的良善是至高的。


上帝的公义将我们带到他绝对的主权面前,地上一切权柄不过是其微弱的反照,不过也足以使我们明白上帝的主权。主权在于裁决的智慧、判断的权威、和镇压的权柄,这些都属于万王之王,不是也属于他,而是唯独神所配得。唯耶和华掌有绝对的智慧按其心意使万物成为美好,唯耶和华配得权柄决定万世之始终,唯独耶和华执掌权威审判背约之人。


上帝的话显明了最深奥的圣洁与公义。上帝的圣洁在于永恒的存有,而上帝的公义则在于绝对的主权;上帝的公义彰显创造主与被造者的关系,而上帝的圣洁指向他内在的本质。


返回目录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