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香肠晚餐

香肠晚餐

Steven Nichols

在本集“教会历史五分钟”中,我们要重回我们其中一个最喜欢的主题——宗教改革。我们要讲一讲我认为是在整个教会历史上其中一件最有趣的事件,这就是发生在1522年著名的香肠晚餐。

我们需要为听众做好铺垫。克里斯多弗•福罗切尔(Christopher Froschauer)是瑞士苏黎世城的印刷商。在十六世纪,印刷商是一种非常有威望的人,这是一种有一些财富,有一些影响力和权力的人,是非常受人尊敬的市民。克里斯多弗•福罗切尔和他的实习生、学徒最近一直非常忙碌,他们刚刚完成了圣徒保罗书信一个新版本的印刷工作。他们想庆贺一番,所以决定来吃一顿香肠晚餐。

我们需要知道的是,这发生在星期五,是在春季,是在大斋期期间。对的,你可以把这些都联系起来了。根据教会法规,他们这样做是不可的。在大斋期期间,人在星期五是不能吃肉的。但是克里斯多弗•福罗切尔,一位受人尊重的市民,不仅作为一位受人尊重的市民,他还邀请了城里的神父慈运理(Ulrich Zwingli)共赴香肠晚餐。

传说就是慈运理到场,他甚至可能帮忙端上香肠,但他自己并没有吃。虽然如此,他在现场,这些市民在吃香肠晚餐,这就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

如果我们向北去到德国,就记得宗教改革是马丁路德把他的95条论纲钉在教会大门上的时候引发的。但在南部的瑞士苏黎世,当一群中年男子围坐在一起吃香肠晚餐的时候,宗教改革临到了瑞士。

他们不仅吃了香肠晚餐,而且在香肠晚餐之后慈运理登上苏黎世大教堂的讲台讲了一篇道。我认为这是在整个历史上其中一个最好的讲道标题。这标题很简单:论食物的选择和自由。慈运理在这篇讲道中作了一个非常简单的论证。他在圣经里找不到有大斋期。他在圣经里到处寻找,找不到教会加在人身上的这些约束。这不仅和大斋期有关,慈运理还开始看到,所有这些规定,几乎就像在福音周围搭建起的脚手架,所有这些人要做的事情,都是多少为了赚取神的眷顾,赢取神的功德,或者多少取得某种程度的义。

慈运理基本上说的就是,听着,这可不是在圣经里的。慈运理在那篇讲道中,让会众集中精神关注一处很美好的经文,马太福音的一处经文。那是在马太福音11章结束的时候基督的话,基督说:“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这样,你们心里就必得享安息。因为我的轭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

慈运理有了一个很了不起的发现,他了不起地发现,神的话语有解放人的自由。在那顿香肠晚餐之后,在那篇讲道之后,苏黎世的情况变化很快。迅速的改变临到苏黎世这座城市。在接下来那一年,苏黎世发生了一场争论,实际上是两场争论。在这些争论中,算是管理城市的市议会分成两边,一边是信奉罗马天主教的官员,他们听罗马天主教的;另一边是慈运理的,他们听他。在这两次,第一和第二次争论中,市议会投票听从慈运理,苏黎世成为一座改革宗的城市,这至关重要,因为这是在瑞士的第一座改革宗城市。在苏黎世之后,接着的是巴塞尔,然后是日内瓦,然后我们看到宗教改革传遍这些瑞士城邦,以及瑞士这片土地,而这一切都可以追溯回到那一顿香肠晚餐和慈运理的讲道。当然这最终要追溯回这节经文,耶稣说的这一节经文:“我的轭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

http://5minutesinchurchhistory.com/sausage-supper/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