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成功神学为什么变得如此成功?

成功神学为什么变得如此成功?

Miguel Núñez  

成功神学为什么变得如此成功?今天参与事奉的每一个人都知道这种新的教导是何等普遍,它几乎已经去到每一个国家,甚至在古巴,我经常去的这加勒比海岛国,有一次我很惊奇地发现,成功神学在当地也有它的踪迹。

为什么有这种异端?为什么是现在?

人很容易会说,成功神学广泛流传,这完全是人不认识圣经的结果,肯定的是,没有人能否认这一点。这场运动误解圣经,选择性地使用圣经经文,取消其他经文,不能平衡看待神对健康和财富的全备旨意。在这个许多教导神话语的人并不采用释经式讲道的时代,各种各样的异端都会出现。

但这两个问题依然存在:为什么有这种异端?为什么是现在?我认为,在人心底有深深的恶根,我们社会的核心部分有非常强烈的世俗主义观念,甚至在教会情况也是如此,这些都成了催生这种有害种子的肥料。

1. 我走我道路!

首先,堕落的受造之人渴望脱离神独立存在。如果你认真思想,那条古蛇的信息实际上就是成功神学的一种版本。对于神已经把整个地球交给他们使用管理的那一对夫妇而言,撒但还可以给他们什么?牠不能给他们什么!修正一下,物质方面牠不能给他们什么。但比田野一切活物更狡猾的那一位仍然有一张王牌…..就是在灵性方面的成功:“你们便如神。”(创 3:5)撒但提供一种方法,可以改善他们已经蒙福的光景,可以独立于创造主之外做到这一点,这样他们可以说,这是“我走我道路”做成的。

今天撒但要把物质方面的成功给堕落和贫穷的受造之人。“你可以变得更富有。”你可以按照你自己的方法,现在就能做到这一点。人类第一对夫妻一开始的悖逆,以及他们后代接续的悖逆,就是发出要脱离造他们的神的呼声。

撒但非常清楚如何利用我们人性的这方面。牠看到基督撇下祂的荣耀,祂作为三位一体第二位的权利,取了人肉体的软弱,身处旷野,在这光景下,那条古蛇有什么可以给祂?“财富、荣耀、权能,耶稣,祢都可以用祢的方法,就在此刻得到。祢不需要等,祢不需要为此努力,祢不需要受苦才能得到这世上的万国,祢不需要依靠祢的父。耶稣,祢需要的是拜我!”神的儿子抵挡撒但,但人类曾经、现在已经向玛门屈膝下拜。堕落的人认为金钱是幸福、能力、安慰、甚至健康的源头。也许这能解释戈登•费依的这番话:“确实这新‘福音’的神学看起来更符合美国梦,远胜过符合‘没有枕头的地方’的那一位的教导。”[1]

渴求独立(创3:1-7),渴求财富(书7:16-21),渴求不死(传3:11),还有身为受造之人不能忍耐(撒上138-15),这一切都让人特别容易受到这种异端性“福音”的影响。我们可以看到,撒但要给人的,从前和现在在内容上类似,但牠是一个高手,擅长改换牠“礼物”的包装纸。

2. 自恋和强调权利的文化

看完人心本质之后,让我们来看我们这一代人的内心。许多人用自恋一词来形容那种人,他们的人生追求,就是在觉得自己有权利得到的事情方面获得自我满足。确实整个广告界弥漫着这种情绪:“你配得这辆车的奢华享受;”“你要善待自己,因为其他人不会善待你;”“你配得去度假胜地放松一下;”还有成百上千类似的广告语。如果人愿意相信这些谎言,那么我们可以想象,当他们听到一位牧师讲道,说神要你变得富有和健康,或者神要你现在就活出最美好人生的时候,他们会有什么样的感受?生活在这种讲求权利文化当中的人可能会得出结论,认为就连神也相信我们配得无条件的财富和健康。所以信徒不是带着谦卑痛悔的心来到神面前,求祂的恩典,而是带着骄傲态度,期望得到认为自己完全配得的祝福。

曾经有一个时候,就连西方社会的普罗大众也相信神的护理之工在掌管着历史,甚至为人作供应。但今天的文化已经今非昔比。我们现在觉得,我们应当得到我们要的,在我们要的时候就要得到,因为幸福是我们受宪法保障的权利。如果政府不能提供幸福,那么其他人应当提供;如果他们不能,那么创造我的神应当成为供应我幸福的那一位。一些人甚至因为神并没有给他们想要的,就对神生气。拉维•撒伽利亚(Ravi Zacharias)写道:“我们生活的年代,切斯特顿(G.K.Chesterton)的那句名言已经应验。人生无意义,并非是因痛苦生厌,人生无意义,而是因享乐生厌。我们已经在这放纵的文化里耗尽自己。”[2]

3. 怀疑主义和实用主义

随着这种强调权利文化的兴起,过去几十年后现代运动产生出一种真理的真空,取消了绝对真理。没有了真理,人就变得越来越怀疑,因此变得更讲求实用主义。很多传道人已经接受了这种思想,他们不是呼吁人不惜代价跟从耶稣,以祂作真理、道路、生命,而是传讲一种实用主义,“如何解决问题”的福音,告诉我们如何解决我们的问题,特别是与金钱和疾病相关的问题。

当实用主义入侵讲台,解释圣经就被搁置在一边,结果就是人变得对圣经无知。现在羊变得更容易受各种谎言伤害。实用主义以人和他的便利生活为中心,而对神话语的解释,是以神和祂的荣耀为中心。

请认真思想约瑟夫•哈洛图尼亚(Joseph Haroutunian1904-68),一位近代长老会神学家说的这番话:“从前信仰是以神为中心。从前任何不促进神荣耀的事都是无限邪恶;现在,不促进人幸福的事是邪恶、不公义、人认为不可能是从神而来。从前人的益处最终在于荣耀神;现在神的荣耀在于使人得益处。”[3] 我们的社会已经从核心里变成实用主义。

在某些方面,这并不是什么新事,因为天底下没有新的罪。但社会摆脱了一些约束,比如羞耻、罪责和责任,这就为人心狂野的倾向敞开了大门。对于好像我们这样以自我为中心和贪婪的一代人而言,成功神学就是再正确不过的良方。

当这个社会的成员归正信主,他们需要世界观完全改变,只有福音才能带来的改变。不幸的是,很多传道人得出结论,认为今天的非基督徒不愿听基督的福音和这福音提出的一切要求。他们的理由是:“有谁愿意去听一篇讲作门徒代价的讲道?有谁想听在这世界上你要受苦这个事实?”真正的福音已经被那最切合我们这代人的另一个福音取替,就是财富、健康和幸福的福音。很多人买这些传道人推销的这“福音”。

4. 财富更大的分配

格罗宁根大学名誉教授安格斯•麦迪逊(Angus Maddison)在1999年发表了一篇文章,标题是《贫穷到1820年为止》。他在这篇文章中解释说:“在罗马帝国陷落之后,西方经历了一段持续近1000年的衰退;在工业革命之后,因着大规模生产,人均收入开始稳定增长。”[4]连非洲大陆,虽然程度并不及西方社会,情况也是如此。可以预料到的,就是更多收入生出更大需求,随着生产增加,满足人品味和选择的可选方面也增加。

毫无疑问这催生出物质主义。再一次,市场营销的策略为的是销售产品,这建立在产品给消费者带来的满足感之上。所以,我拥有更多,我就会越幸福。但我需要钱去买我选择的产品,如果神能通过成功神学提供这一点,那么我就不仅变得富有,而且也可以感受到蒙神祝福。很多人问:“这有什么不好?”毕竟我们是君王的儿女,所以我们配得像祂的王子一样生活。任何熟悉成功神学讲道的人,都曾经听过这种常见的说法。

所罗门可以见证,更多收入并不必然带来更大满足感,只是让人拥有更多物质。然而许多人并没有得出结论,看到物质不能带来幸福;他们而是看到,问题在于不管他们要的是什么,他们得到的还不够。所罗门给那些仍然不被说服的人提供的建议是:

贪爱银子的,不因得银子知足;贪爱丰富的,也不因得利益知足。这也是虚空。货物增添,吃的人也增添,物主得什么益处呢?不过眼看而已!劳碌的人,不拘吃多吃少,睡得香甜;富足人的丰满,却不容他睡觉。(传 5:10-12

想象你生活在一个非常贫穷的社区,看到有钱人生活和你非常不一样。过去人得出的结论就是,“我需要更努力工作,为的是有一天我可以像他们一样生活。”今天许多人仍有同样的梦想,他们要这梦想更容易实现。财富更大的分配没有生出更好的工作伦理,只给人带来要得到更多的更大胃口。

5. 美国梦的展现

每一种异端都出生在某处。成功神学在美国诞生,这个国家的历史有一些方面帮助推广了这场运动。詹姆斯·特拉斯洛·亚当斯(James Truslow Adams)在他1931年出版的《美国史诗》一书中写道,美国梦就是“在那一国的那场梦,人人生活应当更美好、更富有,更充满,人人按能力或成就都有机会。”[5] 这种国民精神创造出一个成功兴旺的国家。

很多年前那些听到美国兴旺发达的人,想来美国看一看这情况,就像士巴女王想来看所罗门的国一样(王上10)。今天,你不需要来美国就能看到这一点,不管你生活所在的地方何等偏僻贫穷,你只需打开电视机即可。电视节目《富豪生活实录》不仅在美国广受欢迎,在美国以外也是如此,这不仅仅因为人好奇,而且还因为它让人能有片刻的梦想。

强大的国家输出许多商品,但也输出信念和文化。在今天我们甚至在同一时间,通过相同管道输出真正的福音和欺骗人的福音。因为美国是如此富裕的国家,每一个人看起来都兴旺发达,从美国来的任何信息必然就是正确的,这关于成功的信息特别如此。这就是拉丁美洲许多人的心态,我怀疑在许多其他地方也是如此。

不幸的是,人看电视时,他们不仅发梦幻想能拥有一种他们不能负担得起的生活方式,而且还变得更贪婪。贪婪是人心的一种特质,遮蔽人的悟性,奴役人的意志。当人的思想向成功神学敞开,就成为这邪恶种子的沃土。电视节目制作人知道电视对人生活的影响,所以他们投入大量金钱给我们送上画面。制片人深谙此道,但消费者却并不知情。如果一家教会的成员养成了和大街上的人一样的电视习惯,到头来他看起来就可能更像是一个异教徒,而不是一位基督徒。这也许有助于解释,为什么就连真正的信徒也会受到这些假师傅的伤害。

他们或听,或不听

成功神学是生活在富裕当中,在一个宣称“以我为先”,追求此时此刻此地享受人生,看重舒适、物质财富和选择的人,内心堕落渴望的结果。自从这种并不是福音的“福音”出现,它就已经通过全球化发散到全世界。人使用各种传播手段和交通运输手段,既传播好消息也传播坏消息。今天我们要说,观念不仅有后果,而且观念传播迅速。我们也需要记住。传播谎言要比纠正谎言带来的危害容易得多。

让事情变得更糟糕的是,这一切都是伴随着讲台上神话语极度缺乏,人不相信神的话语能摧毁人心的偶像,改变人的思想而出现的。许多人而是做了和亚伦在旷野做的同样事情:他满足百姓的要求,给他们造了一头金牛供他们敬拜。

那么我们当怎么办?传讲福音,不管“他们或听,或不听”(结 2:5),相信神话语有能力可以一次又一次成就它在过往总是成就的事,就是使人心归正,照亮人的心思意念,打破罪的轭的辖制,给全人带来喜乐。

Miguel Núñez是多米尼加共和国圣多明各国际浸信会主任牧师,智慧与诚实事工创立负责人。

[1] Gordon D. Fee, The Disease of theHealth and Wealth Gospels (Vancouver: Regent College Publishing, 2006), kindleedition, Loc 28.

[2] Ravi Zacharias, “An Ancient Message,Through Modern Means to a Postmodern Mind,” In Telling the Truth, edited byD.A. Carson (Grand Rapids: Zondervan, 2000), 28.

[3] Quoted by Erwin Lutzer in 10 Lies aboutGod and the Truth that Shatter Deception, (Grand Rapids: Kregel, 2009), 8 .

[4] Per Capita Income in World History,http://www2.econ.iastate.edu/classes/econ355/choi/rankh.htm; accessed Nov. 15,2013.

[5] The American Dream; Library ofCongress,(http://www.loc.gov/teachers/clas ... dents/thedream.html),accessed November 15, 2013.


译自九标志事工网站

http://www.9marks.org/blog/why-has-prosperity-gospel-prospered/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