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对今世和下一世代之子严肃敏感讲论地狱

对今世和下一世代之子严肃敏感讲论地狱

 

作者: Ligon Duncan

 

传道人应当怎样处理地狱和永远刑罚的问题?在我们今天,在我们这个世代,这些真理令一些人感到震惊,有人认为这滑稽可笑,其他人认为它残忍。对一些人而言,地狱是一个笑话,它讲的是穿着红色紧身衣的小鬼(漫画家就是这样教导的),地狱是人沉迷于不当作乐的地方(如果我们相信娱乐圈媒体的说法,更不用说色情行业的看法了)。它让人想起老派、面红耳赤的电视传道人的画面,他们传讲那些遭人藐视的“地狱硫磺之火”的布道。另一方面,在人更严肃思想的领域 主要的大学,主流神学院,严肃的纸面媒体 仅仅提起人相信有这样一个结局,是为不得救之人存留,这都会让那些开明人士生发极度的震惊。你怎么竟然会相信如此原始、如此落后、如此恶劣、如此排他、如此不宽容的事情?猖獗的相对主义 和普救论思想让地狱变成只不过是异端邪说而已。

 

与此同时,在保守的基督教亚文化圈子内,我们自己对地狱也产生问题。有一些名声是福音派的严肃学者,已经让我们一些最优秀的年轻传道人思想里产生了极大困惑。他们论证说,传统的教会教导是不符合圣经的。敬虔和聪明的斯托得属于那一群英国福音派人士,这些人提出用有条件的灵魂不灭说取代历史上的观点(虽然斯托得本人在这个问题上后来修正采纳了不可知论)。皮诺克(Clark Pinnock)和其他人鼓吹一种更彻底的对地狱这难解之地的改造,还有一些人针对他们年轻时基要派对这问题教导的误用作出回应,他们试图对地狱视而不见,让它变得不复存在。因为在过去几十年,一些教会增长运动的践行者,已经把地狱的教义,连同罪、审判和类似的事情从他们的词典里清除出去,因为他们说,这在现实层面不能与我们这一代人产生联系,它会把一些人从福音这里赶走。当然现在有贝尔(Rob Bell),他的新书《爱能赢》已经激发起一场争论,在这本书中他论证支持一种像普救论或普世救赎说的学说,他的论证方式无疑对许多人很有吸引力。

 

那么你怎样讲论这些令人难以接受的真理?地狱和无尽刑罚的实在,怎样改变你的讲道?你打算如何用一种负责任和合宜的方式处理这些问题?你讲论这些问题的时候,有什么事情是需要避免的?如果我们确实要传讲地狱和永远的刑罚,那么我们应该如此传讲?

 

按照经文传讲地狱

 

一开始,我们就需要真正面对现实,意识到除非我们按照一种有体系的计划传讲圣经,否则我们就可能会回避这个话题。在这方面连续性的讲道(贯穿整卷圣经书卷,一章接一章,一节接一节传讲),或者根据很重要的教理问答进行教导,这对你会有帮助。这样的方法要迫使传道人连很难的真理也要论述,这也使得人不能控告他,说他专门挑病态的话题讲道,或者完全专注他自己喜欢的问题。连续传讲圣经的牧师,能够真面会众说:“这段经文是接着我们上次学习的经文,它的内容可能会让你们一些人感到不舒服,但做人诚实,这就要求我们思想这个问题。”你可能会很惊奇地发现,对于这种坦诚的宣告,局促不安的基督徒和讲求理性的慕道友会有多么理解。

 

坚定地传讲地狱

 

我们这样传讲,就需要彻底确信这教义是源自于圣经,贯穿于圣经。如果我们走上讲坛的时候有一丝怀疑,这种怀疑都会在人面前表露无遗。如果因着学术界对这教义的责难,让你不能确定它的确实性,那么你就需要研究这个真理,直到你有彻底的确信为止。而且传道人一定要像耶稣和祂的门徒思想不灭的灵魂、永远黑暗的实在,表现出同情怜悯一样来看待不信的人。我们的文化讲“地狱”这个词的时候如此随便,把它当作一个廉价的骂人话,或者一种轻率的威胁,有鉴于此,牧师每次讲这个词的时候,都必须显出严肃和怜悯,否则我们就会落入给世人普遍的玩世不恭精神添柴加火的危险。贺智说过:“对永远地狱这个说法可怕含义有任何程度认识的人,都不会闭口不谈这个问题,而是要带着一切的温柔加以讲论。”

 

带着教牧关怀传讲地狱

 

在这方面让我提出我的看法,就是传道人传讲地狱的时候,应当就像有人死于异乎寻常的情形的时候(孩子去世,自杀,癌症或其他可怕的疾病,遭遇凶杀和类似的事),他对死者家属讲这死一样。你需要敏感,但也要直言不讳。太过经常的是,人开始企图用否认、躲闪或委婉的说法来处理这样的丧亲之痛。在这种情况下,牧师必须既不可漠不关心,也不可对明显的事蹑手蹑脚兜圈回避。他必须让人直面大家都不愿承认存在的明显事实。很奇怪的是,这往往给死者家人带来极大的释放,死者家属与一拨又一拨的朋友谈话,这些朋友不能用任何直接的说法明说死因、人是怎样死、死亡的时间,甚至不能讲人死了这个事实。牧师敏感的直言不讳会起到破冰作用,让丧失亲人的家属能把那不能说的话说出来。

 

讲论地狱也当如此。牧师愿意打破沉默,直接对人隐藏的惧怕和疑问说话,当然是带着爱心和谨慎,但也是带着勇气和确信,这能让他的听众生出某种理解、甚至对他的话有所相信。从一种有力和爱心的角度讲这件事,这就使得牧师能全面讲述这个话题,刺探进入一个若非这样处理,人就会对神话语的真实性在感情上产生本能抗拒的领域。

 

纠正性地传讲地狱

 

在你的会众中可能有一些人,他们成长的圈子是把基督徒作主门徒看成仅仅是一种逃离地狱的出路,他们有时公开认信(或更经常的说法,就是“决志”),只是为了让他们能确定感到得救脱离永远定罪下地狱的前景(这就是所谓的买“火险保障”的基督教认信观)。但是这些人对基督和基督教的兴趣看来就此止步。他们不想下地狱,这是肯定的,但是向他们讲圣经对基督徒作主门徒的教导,甚至讲天堂(一个无休止以神为乐的地方),他们就心不在焉。让事情变得更糟的是,一些传道人实际上是促成了这种错误观点,他们在葬礼和其它场合向会众保证,某个臭名昭著淫乱不敬神的人,只是因为他在十岁的时候曾经“上台决志”,就肯定是得救了。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办法,说服会众基督教信仰全然不过是要避免不快的结局,而不是在今生和来生荣耀神?忠心的牧师在讲到地狱的时候必须意识到这种问题,并且加以解决。虽然圣灵曾经使用地狱和永远刑罚的真实性唤醒许多人脱离致命的沉睡,但在真正重生的人身上,这总是伴随有一种属灵的动机和愿望。因此有时候牧师必须解决对这个教义误用、错误阐述带来的问题,因为这些问题,特别是在挂名的福音派运动的圣约儿童当中,已经常常导致一种对基督教拯救实际含义的断章取义的看法。

 

护教性地传讲地狱

 

我们也需要回应普罗大众对这教义的怀疑和理智上对此的藐视。一方面,你的会众当中可能有很聪明的平信徒,他们有福音派的确信,却受到一些教师的影响,这些教师让他们对这圣经的教义产生了怀疑。如果是这样,你在这问题上讲道的一些方面(当然讲道不应当不关注解释经文这件大事),就要坚固那些因对这教义批评而产生混乱的福音派基督徒。这就可能要求你简短回应一些流行的/学术界/福音派圈子内对这传统教义的批评意见。参加威斯敏斯德会议的神学家他们自己也承认有这个需要。他们说,“如果人落入错谬的危险”,牧师应当“严厉对此进行驳斥,努力满足人判断力和良心方面的需要,对抗一切的反对意见。”他们还补充说:“如果出现任何因圣经、理性或听众的偏见而来的明显疑惑,至关重要的是通过……解答理性的疑问,发现并除去偏见和错误的原因,将这除去。”

 

另一方面,可能神祝福你,让一些思想开放、寻求神的异教徒来参加你的公开聚会。他们当中一些人可能对于有永远刑罚的地方这观念本身觉得难以接受。在这种情形里,你要承认许多人对这教义确实存在着苦恼,然后你要反客为主(你可以学习约翰•派博,提摩太•凯乐,或者C.S.路易斯的做法),提醒他们,是我们自己特别的世界观,因着这世界上存在着痛苦和患难,就为着地狱的问题拷问神,质疑神的存在。然而事实就是,如果圣经描写的道德性宇宙是我们实际生活在当中的现实,那么真正的难题,就不是我们的痛苦,而是我们的快乐;不是神的公义和慈爱,而是我们不配经历神的公义和慈爱;不是人的受苦,而是人的罪没有马上招来神的报应;不是地狱的存在,而是十字架的恩赐。

 

你需要阅读、聆听和学习我们今天这个时代伟大的基督徒护教家和护教的传道人是如何处理这些和其它问题的。你要去搜寻一些观念和看问题的角度,可以使用这些让你的听众大吃一惊,让他们惊醒起来关注和参与到这件事当中,你可以借鉴这方面好的书籍或文章。

 

解经性地传讲地狱

 

如果在你的会众当中,大部分人都尊崇圣经的权威性,那么你就应当引用圣经让他们看到,主对地狱和永远的刑罚是怎么说的,这就会让他们对这些教训有坚定的信念。如果是这样,你就要仔细从经文本身举证出你要他们接受的教义。并且你这样做的时候,你还要讲述一些与之相关的问题,那些在你会众当中对学习圣经态度更认真的人会想到的问题。旧约圣经对地狱、死亡、审判和刑罚有怎样的教导?旧约圣经和新约圣经在这些问题上的教导有什么延续性和非延续性的地方?地狱和阴间的观念关系如何?这些人想要了解,旧约信徒对复活有怎样的盼望?如果他们阅读不同作者的论述,可能会对早期基督徒对来生的概念感到彻底糊涂!你就需要做好你自己的功课,但如果你让经文决定方向,让经文为自己说话,神的话语就绝不徒然返回。

 

从基督论的角度传讲地狱

 

也许在所有当中最重要的,就是我们迫切需要从基督论的角度讲述这个真理,也就是说,有意识地把这教训与关于基督的教义联系起来。我指的是至少可以从两方面这样做。第一,我们需要强调,地狱无可避免是基督的教训。我们从耶稣亲口说的话学习了这教义,在把今天如此受人蔑视关于地狱教导的主要线索陈述出来这一方面,没有人比我们的主祂自己要负更大责任。祂比任何其他人都更多多讲论这个话题。在他的事奉过程中,对这主题的关注,超过祂对许多其它重要主题的关注。祂如此经常、如此极其恳切谈论地狱,这也难怪,因为祂创造了地狱,也唯有祂代表蒙救赎的人经历了地狱的折磨。所以,按照最终的分析,我们相信地狱,因为我们相信、信任耶稣。这意味着如果有人要对地狱这教义提出非难,他们不是与传道人争论,他们而是与创造主-救主争论。这可不是人应当迫不及待要开展的争论。

 

第二,我们必须从基督论的角度传讲地狱,这意思是指,地狱必须要放在十字架的背景中加以传讲。对许多人来说,地狱给神义论提出了一个难题。正如一些人提出的那样,邪恶的问题让人质疑一位主权的神是否良善、或是否存在,同样也有人把地狱当作一张最终的王牌打出来,以此反对基督教的神的慈爱、怜悯和恩典。他们会问,你怎么可能相信一位会把人送到地狱里去的神。答案就是请看十字架,我要给你一个更大的难题让你思想。基督在十字架上被抛弃被弃绝,这与地狱相比是一个大得多的哲学神学难题。

 

我为什么会这么说?因为在十字架上,神的忿怒击打一个地方,击打一个人,在全宇宙中这忿怒没有权利击打的这一位,就是道成肉身,神无罪的完全的儿子。这是一个比我们能够想象更大得多的不公义,这苦况更是祂不配受的。另一方面,地狱却是人配受的,是完全有道理的,它的逻辑是不可动摇的。那些在今生弃绝神的人,也在来生中弃绝祂。这是完全的公义,甚至在一种确定的方面,是人随便选择、自己加给自己的。地狱是最终极的报应,是给所有伯拉纠主义者的永远赏赐。

 

但十字架真是一个谜。当我们充分思想十字架,在神儿子完全的道德完全和祂对父来说是极其宝贵的光照下,我们就必须不仅考虑十字架的残忍,也要考虑它的不公义。神没有内在的根据要审判祂。从这个范畴加以考虑,十字架似乎是与神的公义本身矛盾,让人对此产生质疑,然而保罗所传福音的中心信息,就是这一眼看上去是破坏神公义的计划,实际上是神制定的策略,在施予人恩典时确立神的公义。这怎么有可能呢?这是因为虽然基督被定罪没有内在的根据,然而因着神的恩典,这却有外在的根据,这根据在于祂与祂百姓代表性的联合。因着这种圣约关系,祂就通过替代祂的羊,变得有义务要承受他们的罪和刑罚,并且受到伤害。神就是这样救赎十字架脱离了不公义,并且真真确确成为神所使用的工具,显明出“神的义”(罗1:17)。

 

地狱的谜虽深,却无法与恩典的谜相提并论。地狱是人类潜意识惧怕的,因为我们从心里知道,我们是配下地狱,虽然我们因此对神咬牙切齿(地狱的居民都是如此)。但恩典,恩典是与我们的直觉相反的,恩典是世上最难以置信的。

 

我们都非常熟悉司布真那条经常被人引用的建议,就是用蜂蜜,比用醋能捕捉更多苍蝇。但我们不应把这作为借口,在我们讲道的时候忽视地狱这个真理,司布真明显没有把这作为借口不讲地狱。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地狱是一个事实,大大反衬出人是靠恩典上天堂。地狱是通过特别启示,对罪人说他通过普遍启示和身为神的形象所知道的事,就是有一天他的灵魂要受审判,要有一场审判,神的公义要成就,他配得被定罪下地狱。这时,福音伴随着地狱的真理来到,恩典说:是的,神的公义要成就,但可以用这种方式或另一种方式成就。人可以凭着自己的良善,或披戴基督的良善站在神的审判台前。人可以领受他自己已经赚取的工价,或者接受基督已经赚取的工价。这分别是最终和直到永远的。

 

http://www.reformation21.org/blog/2011/03/speaking-seriously-and-sensiti.ph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