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如何不呼吁人上台做决志祷告却依然能传福音

如何不呼吁人上台做决志祷告却依然能传福音

Aaron Menikoff

五年半之前我以弗农山浸信会牧师的身份在教会第一次讲道。负责音乐事工的同工在聚会开始前把我拦下,问我一个问题。他要知道我打算怎样呼吁人上台做决志祷告。

我糊涂了。在这星期天早上之前,我已经来过这家教会三次,我没有一次看到有人呼吁人上台做决志祷告。我认定这家教会很久之前已经决定放弃这种做法,但我错了。

我发现,我所在的这家教会有在聚会结束时呼吁人走过通道,上台来加入教会,或把生命再一次奉献给主,或作公开认信的悠久历史。我参加的三个星期天的聚会,是例外没有遵守这条规矩!事实上,许多教会成员已经把呼吁人上台做决志祷告看成是教会用来寻找失丧之人的首要方法。他们把呼吁人上台做决志祷告看成是等同于传福音。

我为什么不呼吁人上台做决志祷告?

我相信很多呼吁上台做决志祷告的人有最好的动机。在九十年代初期,我上过一家教会,这家教会的牧师在聚会结束时,要聚会中的每一个人都闭上眼睛低头。接着他邀请任何想要接受基督的人举手望向讲台。这位牧师用大概三十秒钟的时间环顾礼堂,留意举起的手,以一种平静舒缓的声音说:“是的,弟兄我看到你了,姊妹很好,阿们,”等等。我相信这位牧师是要让这些慕道友得到最大的益处。

虽然如此,我却坚信呼吁人上台做决志祷告弊大于利。马上给人得救的确据,却不花时间试验他们认信的可信度,这种做法看来说得最轻是没有智慧,说的最严重是可耻。这种做法没有智慧,因为牧师不能充分知道他要坚立的这人是否是一个基督徒。说这做法可耻,因为它把由我们主设定的那困难的窄门(马8:34;太7:14),用一种由我们设计的轻松广阔的门取而代之。呼吁人上台做决志祷告的人有最好的动机,却已经让许多未得救的人有一种虚假的信心,以为他们是真正认识耶稣。[1]

但这并不是问题的全部,呼吁人上台做决志祷告,这有一种倾向,让会众的焦点关注在错误的地方。在讲道结束之后,教会成员和访客同样都应反省自己的内心,人人都要认真关注所传讲的信息如何呼吁他/她做出回应。但是讽刺的是,呼吁人上台做决志祷告,倾向让人生出相反的回应。与其自省,这让人去检查其他听众。人环顾四周,想有谁会走上前去。如果没有一个人走上台,人就会想,牧师是不是失败了。或者更糟糕的是,神这一天是不是放假了。 

这些只不过是我认为,使用呼吁人上台做决志祷告,以此作传福音方法是不智慧的少数几个原因罢了。

如何不呼吁人上台做决志祷告却依然能传福音

一个拒绝呼吁人上台做决志祷告的牧师,如何在集体敬拜中计划传福音?换另一种说法,充满传福音热情的集体敬拜是怎样的?以下是我努力在我带领的聚会中作出的七个回答。

1.要热心

要热心。虽然对传道人来说,没有什么比向福音真理忠心来得更重要,但热心必须成为紧接这一点第二重要的事。神要使用内心被罪的悲剧、拯救的实在紧紧抓住的人。除非神奇妙恩典的教义已经深入传道人的骨子里,否则这教训就绝不会从他的嘴唇之间喷薄而出。

2.清楚讲明福音

清楚讲明福音。每一段圣经经文都是一段福音经文。在整本以斯帖记中,神的名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次,然而祂亲手作的工却表现在每一页上。一位要看到罪人得救的牧师会忠心教导圣经,向会众表明基督祂自己和祂的工作如何是每一处经文的要点。

3.呼吁人悔改相信

呼吁人悔改相信。每一篇讲道都有一个地方,牧师可以邀请罪人在基督里找到盼望。我如此经常听到讲道结尾是呼吁人尽管家职份,呼吁人要放胆交托,呼吁人忠心 ——但没有一次听过呼求基督。传道人应当认真和充满激情地敦促听众悔改和信福音,把他们的生命交托给君王基督。

4. 营造跟进交谈的空间

营造跟进交谈的空间。当我在讲道中传讲福音的时候,我要不相信的人知道,我是急切要更多去讲我刚刚只是开始分享的信仰。所以在聚会之后,我让自己可以分身出来谈论福音和它的影响。

我和其他牧师交谈过,他们邀请慕道友在聚会后去到特别的房间祷告或交谈。司布真每周二下午都用来辅导慕道友和初信的人。[2]但不管你决定怎样做,都要给人提供机会,更针对个人谈论你刚刚传讲的内容。

5.举办福音性查经

举办福音性查经。我通常让慕道友知道,我们会邀请他们来参加简短直接的查经,这些查经会解释基督教信仰的基本内容。我使用的材料是一份为期六个星期查考马可福音的材料,我发现它对福音的介绍作用无可估量,事实上训练如何带领这查经,已经成为我所在教会一个固定的课程。

6.大大强调洗礼

大大强调洗礼。当然洗礼本身已经是一件大事,我们应当看到每一次洗礼都是一个机会,向会众表明神正在动工建造祂的教会。

在本教会我们邀请每一个准备接受洗礼的人向会众分享自己的见证。我从未硬性要求人这样做,但还从来没有一个人拒绝我的邀请。这些新的基督徒非常心急要见证神的恩典,慕道友因此被带领来思想他们自己对福音的回应。

7.祷告

最后是祷告。在牧师祷告,甚至是聚会结束祷告时,我通常都祈求慕道友悔改相信福音,我祷告求神让他们把生命交托给基督,胜过任何他们看到挡道的拦阻。我祷告求神就在今天把罪人吸引到祂自己这里来,向罪人显明祂自己。

你能够看得出来,我在我服侍的教会并不呼吁人上台做决志祷告,但我每个星期天都恳求罪人到基督这里来。让我们盼望看到我们聚会中的圣徒因福音受到鼓励,慕道友明确知道他们需要悔改和相信神的好消息。

[1] 关于呼吁人上台做决志祷告害处的详细论述,请参考Erroll Hulse所著《重大的邀请:审视传福音时呼吁人上台做决志祷告之做法》 The Great Invitation: Examining the Use of the Altar Call in Evangelism (Audoban Press, 2006)以及钟马田,《传道与传道人》 Preaching & Preachers (Zondervan, 2011)第14章。

[2] 《司布真传》,达理茂著(Banner of Truth, 1985)。

Aaron Menikoff 现任乔治亚州以弗农山浸信会主任牧师。

http://www.9marks.org/blog/evangelism-without-altar-cal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