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教会复兴的代价

教会复兴的代价

作者:Darryl Dash  

原文刊登于:http://www.christianweek.org/stories.php?id=2092

我花了二十年牧养已经建立起来的教会,过去半年在建立一家新的教会。我相信这两种事奉都是必不可少的,也很难讲哪种工作更难。

做研究工作的Ed Stetzer在他写的《建立宣教教会》一书中说的这番话深深震撼了我:“教会复兴不经常发生,但确实有时发生。对于实际上它发生得如此之少,我是深感震惊。”

 

这真给人当头一棒!教会复兴是可能的,但它很罕见。按照统计数字,大多数现存的教会处在停滞或衰落的状态中。好消息就是,这些教会能被改变回转,至少在理论上是如此。坏消息就是,大多数这样的教会将永远不能从衰落中挣扎出来。

最近我对怎样改变教会想得很多。我能想到很多教会是在衰落,但我只能想到很少有教会是已经改变过来的。已经掉头改变的教会都有这些共同点:

首先,它们变得不安于现状。我很惊奇,教会多么容易就随波逐流,落入一种舒舒服服的生活和事奉光景。让人难过的是,舒服和衰落是并肩同行的。已经变得稳定和舒适的教会,已经选择了安全,但这是一种通向死亡的安全。死的教会,是已经忘记了如何冒险,过危险生活,行出它们的使命。

每次教会复兴改变的时候,教会都是作出了一种决定,要再次战战兢兢生活。这意味着冒新的、非常实在的风险。在这方面领袖是首先站出来的。当领袖选择带领教会进入风险和不安的时候,他们是甘愿冒极大风险。

第二,它们勇敢面对教会的功能不良。教会一般来说过了一段时间就慢慢落入功能不良。因为勇敢面对并抗拒功能不良,这是一件令人害怕的事,大量的功能不良就得不到抑制,最终人就会对此变得不闻不问。功能不良最终开始让教会和教会的事工窒息。除非人勇敢面对功能不良,否则掉头改变的希望就微乎其微。

勇敢面对功能不良,这样做的代价是高昂的。每次教会掉头回转的时候,人都会变得愤怒,而且会有很多人离开。在一些情形里,教会几乎只剩下最后几个人。这需要勇气和愿意受苦的心志。收获是实在的,但不容否认的是,愿意勇敢面对功能不良的人,他们付出的代价是极大的。

第三,教会重新关注福音和宣教。变得不安于现状,勇敢面对功能不良,这样还不够。教会需要积极的聚焦点。在我认识的改变过来的信心人群当中,教会变得关注两件事:基督教信仰的核心,以耶稣祂自己和祂的工作为中心的信仰核心;把这消息带给其他人的宣教使命。

难怪教会复兴如此罕见。在每一种情形里,掉头回转都花了很多年的时间,痛苦是极大的。建立新教会和教会复兴都是必需的,两样都要付出极大代价,都要冒险。但教会是可以得到复兴的,代价虽大,却是完全值得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