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在教会论方面,教会今天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什么?

在教会论方面,教会今天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什么?

这是Tabletalk 杂志在2009年对霍顿博士(Dr. Michael Horton)采访的一部分。

 

无人需要被强力说服才会相信,自从贵格派以来,福音派的教会论是最低的。这是一种建基在个人决志相信基督之上的教会论,而不是神从亘古的过去,为教会制订了一份蓝图,靠着祂的圣灵,在祂儿子里面将这份蓝图执行出来。所以很容易的就是,教会可以说是由一群作决定、作选择的人创造出来的,把教会变成一个市场,变成消费者的购物中心。教会职员这整一个观念,对许多更年轻的福音派牧师来说变得越发陌生。我是在浸信会的教会里长大的,在当中福音派的传道人对教会职员还有一种强烈认识,他们经常会讲到这种职分的重要性,但是我现在再也听不到传道人讲教会职员了。我听到的是,“每一个信徒都是牧师,我们都是牧师……每一只羊都是牧者。”基本来讲,牧师已经变成主要是鼓励者、教练、为做的事做计划的人,而这是我很担忧的。也许在这种环境下,我最大的担忧,就是我们正在失去对教会大公性的认识。我们正在把教会雕琢成为细分市场,把一代人和另外一代人,一种社会经济群体和另外一种社会经济群体对立起来。这样我们就是越发让不上教会的人不上教会。

在年轻基督徒的信心比从前任何时候更受考验的时代,他们为面对这些挑战得到的装备是最少的,因为他们没有很好融入活的教会的生活。他们曾经参加过儿童聚会,青少年团契,然后是校园团契,但他们从未加入过一家教会。对于一份调查的结果我们感到很惊奇,在福音派教会里成长的人,80%的离开教会,他们不加入教会,到了大学二年级的时候,他们甚至不上教会。你会问:他们真的是离开教会吗?他们真的曾经归属过教会吗?有多少个星期天,他们是真的参加集体祷告,集体读经,集体听道,领受圣餐,以此与圣徒相交吗?他们真的曾经与长老或者牧师面谈过吗?如果这些事情不是年轻人正常经历的一部分,他们实际上并没有与教会发生联系。他们可能与青少年团契朋友圈子里的人有联系,他们可能与校园事工的支持网络,他们校园团契的辅导有联系,但他们不是一家教会的一部分。那么到了他们大学二年级的时候,他们不上教会,我们对他们有什么好责怪的呢?

 

http://www.ligonier.org/blog/interview-dr-michael-horton-pt-3/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