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诗篇注释及应用观察

诗篇第2

 

正如前一篇诗篇是道德性,让我们看到自己的本分,同样这篇诗篇是福音性,向我们显明我们的救主。诗篇以大卫的国为预表(这国是神设立,遇到极大反对,却最终得胜), 预言大卫子孙弥赛亚的国度,这是这篇诗篇首要的目的和内容;我认为其中讲预表的较少,讲预表对应的更多,超过任何一首福音诗篇,因为在当中,除了适用在基督身上的就别无其它,却有一些事情根本不适用在大卫身上(6-7节):“祢是我的儿子”,(8节),“我就将地极赐祢为田产”,以及(12节),“当以嘴亲子”。这被解释为指基督说的,徒4:24;徒13:33;来1:5。圣灵在这里预言,I. 人对弥赛亚国度的反对,1-3节。II. 神对这反对的挫败和惩治,4-5节。 III. 虽有这反对,基督国度却得建立,6节。 IV. 这国的确立与建立,7节。V. 应许这国扩展与成功,8-9节。VI. 向君王发出的呼吁和告诫,要他们让自己降服作这国乐意的臣民,10-12节。或是这样:我们在此看到,I. 神对基督国度敌人发出的警告,1-6节。II. 对这国度的元首基督祂自己发出的应许,7-9节。III. 对所有人发出的忠告,让他们拥护这国的利益,10-12节。这篇诗篇和前一篇一样,非常适合被安排在这卷敬拜之书的开头,因为正如我们要蒙神悦纳,就必须顺服祂律法的命令,同样我们应当顺服祂福音的恩典,奉一位中保的名来到祂面前。

 

2:1-6

 

2:1外邦为什么争闹?万民为什么谋算虚妄的事?

2:2世上的君王一齐起来,臣宰一同商议,要敌挡耶和华,并祂的受膏者,

2:3说:“我们要挣开祂们的捆绑,脱去祂们的绳索。”

2:4那坐在天上的必发笑,主必嗤笑他们。

2:5那时,祂要在怒中责备他们,在烈怒中惊吓他们,

2:6说:“我已经立我的君在锡安我的圣山上了。”

 

我们在此看到对基督国度展开的一场极大争战,地狱和天堂为此相争;战争的主战场是这地上,在这地上,撒但长久以来已经有一个篡夺回来的国,行使控制到了如此程度,以致牠被称作空中,我们呼吸的这空气中,掌权者的首领,以及我们生活在当中的这世界的王。牠非常清楚,随着弥赛亚的国度兴起和占领阵地,牠的国就倾倒和失去阵地;所以弥赛亚的国度虽然必然要得建立,它却不是顺利建立起来的。在此请观察,

 

I. 对弥赛亚和祂的国,对祂神圣信仰和当中一切利益的强烈反抗,诗2:1-3 人会以为这对这世界是如此浩大的祝福,它要受到普世欢迎和接受,捆起来的庄稼,每一捆都要立刻向弥赛亚的那一捆下拜,地上所有的冠冕和权杖都要被放在祂脚前;但情况证明完全相反。没有任何哲学流派的观念,不管多么荒谬,没有任何国家或君王的权势,不管多么暴虐,是像基督的教训和管治那样遭遇如此强力反对的 这表明这国是从天上来的,因为反对显然是源出于地狱。

 

1. 我们在此被告知,在对基督国度的这场反对中,谁要表明出是祂的敌人和魔鬼使用的工具。君王和百姓,朝野上下,有时利益不同,但在这里他们都一致联合起来反对基督;不仅大有全能的人,还有民众,外邦万民,他们当中众多的人,他们一群一群的人;他们虽然通常喜爱自由,却厌恶基督来要实现和宣告的自由。不仅是民众,大有能力的人(人本期望他们更有见识和考虑周详)也显出是强烈反对基督。虽然祂的国不属于这个世界,丝毫没有算计要削弱他们的利益,而是很有可能,如果他们乐意,会给他们加添力量,然而地上的君王和臣宰却立刻武装反抗。请看蛇的后裔反对女人后裔那自古以来敌意的效应,人类的败坏已经多么普遍和邪恶。请看教会的仇敌多么强大;他们人数众多,他们大有能力。不信的犹太人在这里被称作外邦,他们已经如此不幸堕落,脱离了他们先祖的信仰和圣洁;他们挑动异教徒,外邦人逼迫基督徒。就像非利士人和他们的首领,扫罗和他的朝臣,心怀不满的一党和他们的首领反对大卫要得冠冕,同样希律和彼拉多,外邦人和犹太人,竭尽所能反对基督和祂在人当中的利益,徒4:27

 

2. 他们与之争吵,召集一切势力反抗的那一位是谁;这是要敌挡耶和华,并祂的受膏者,就是说,反对信仰普遍的全体,具体来说反对基督教信仰。肯定的是,所有与基督为敌的人,不管他们自命如何,都是与神祂自己为敌;“连我与我的父,他们也恨恶了,”约15:24。为我们神圣信仰创始的伟大的那一位,在这里被称作是耶和华的受膏者,或弥赛亚,或基督,这是提到大卫受膏作君王说的。祂既得到授权,也有资格作教会的元首和君王,被恰当赋予职分,在每一方面都得装备胜任这职分;然而有这些人反对祂;而且他们反对祂,因为他们对神的权柄感到烦躁不安,嫉妒基督的高升,对圣洁的圣灵怀有一种根深蒂固的敌意。

 

3. 这里描述了他们的反对。(1.) 这是一种至为恶毒怀恨的反对。他们争闹和躁动不安;他们因着基督的国建立,就愤恨得咬牙切齿;这在他们里面生出最大的不安,让他们充满仇恨,以致他们自己闷闷不乐;见路13:14;约11:47;徒5:17,33;徒19:28。拜偶像的人因他们的愚昧被揭露,祭司长和法利赛人因他们的荣耀被遮蔽,他们篡夺回来的统治被动摇就暴怒。行恶的人对光大发雷霆。(2.) 这是一种故意和运用手腕的反对。他们深思谋算,就是说,他们想法设法要压制基督国度不断上升的影响力,非常自信他们的计谋要取得成功;他们向自己保证,他们要击垮信仰,获得最终胜利。(3.) 这是一种顽固坚定的反对。他们一齐起来,起来让他们脸硬如金刚钻,心硬如火石,藐视理智、良心和耶和华一切的威慑;他们骄傲并大胆,像那些建造巴别塔的人,不管遇到什么,都要坚持他们决心要做的。(4.) 这是一种联合结盟的反对,他们一同商议,在这场反对中彼此激励帮助;他们的决心nemine contradicente 全体一致,就是他们要用至大的精力推动这场反对弥赛亚的不圣洁战争;所以他们召开会议协商,成立秘密团伙,费尽心思寻找方法手段拦阻基督国度的建立,诗83:5

 

4. 我们在此得知,他们恼怒的是什么,他们在这场反对中的目标(诗2:3): 我们要挣开祂们的捆绑 他们不愿服在任何管辖之下,他们是彼列的儿女,不能忍受负轭,至少不能负耶和华和祂的受膏者的轭。只要有助于他们为自己的统治抗争,支持他们自己的统治,他们是愿意接受神和弥赛亚的国这样的观念:如果耶和华和祂的受膏者要让他们在这世上富足强大,他们是会欢迎祂们;但如果他们约束他们败坏的欲望和私欲,规范改正他们的内心和生活,把他们带到一种纯洁属天信仰的管治之下,确实这时他们不愿意这个人作他们的王,路19:14。基督有为我们预备的绳索捆绑;要被祂拯救的人,必须接受祂的管治;但这些是慈绳人的绳,合情合理,是爱索,有助我们的真利益:然而这场争闹却是反对这些。人为何反对信仰,岂不就是因为他们对信仰的约束和义务感到不耐烦吗?他们要挣开他们良心的捆绑,以及神诫命的绳索,神使用这些呼吁他们捆绑自己脱离一切罪,约束自己尽一切本分;他们不愿领受这些,而要竭尽所能将它们脱去。

 

5. 他们在此就此事商议,诗2:1。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1.) 他们没有任何正当理由,去反对这如此公义、圣洁和恩惠的管治,这管治不干涉世俗权柄,不引入任何与列王和各省有害的危险原则;而是相反,人若全面接受,就要在地如在天。(2.) 他们没有指望能成功反对这如此强大的国,他们完全不能与之相争。这是一件虚妄的事;他们行出最暴虐的事后,基督将要在这世上建立一家教会,这家教会将充满荣耀并且得胜。这教会建造在磐石上;阴间的门,不能胜过它。狗对月亮发出狂吠,月亮却依旧明亮运行。

 

II. 大能的征服胜过这一切威吓的反对。如果天地开战,人很容易预测谁将得胜。发出这强力挣扎的,是地上的人,地上的君王,他们在地上,属地;但他们与之相争的那一位是坐在天上,诗2:4。祂在天上,如此视野广阔的地方,祂能俯瞰他们所有的人,他们所有的谋划;祂的权能如此强大,以致能胜过他们所有的人,他们所有的企图。祂坐在天上,轻松安息,他们无力的恶毒和企图都临不到祂。祂坐在天上,审判人一切的事务,虽有各样反对,却要完全确保祂自己所有旨意和计划都完全实现,诗29:10。我们心思落在各样动荡之中时,永在之神的心思完全安定,这给我们带来安慰。我们在这地上,在海上翻来覆去,但祂坐在天上,在那里预备祂审判的宝座;所以,

 

1. 基督仇敌的企图遭轻蔑耻笑。神发笑,笑这群愚昧人。祂嗤笑他们,并他们一切的企图,所以锡安的处女,耶路撒冷的女子藐视他们,赛37:22。罪人的愚昧是神无限智慧和大能公义取笑的对象,在我们眼中,撒但国度的企图强大可怕,在祂眼中则是可鄙。有时圣经说神为征服他的仇敌醒起,兴起,奋兴;圣经在这里说神坐着不动,并战胜他们;因为神全能至大的动工,根本不妨碍,丝毫不打扰祂永远的安息。

 

2. 他们受到公义惩罚,诗2:5。虽然神藐视他们无力,祂却并不因此纵容他们,而是公义地对他们动怒,看他们是无礼邪恶,并要让这些最胆大妄为的罪人知道,祂对他们动怒,他们要在祂面前发抖。(1.) 他们的罪惹动祂的怒气。祂勃然大怒,祂极其不悦。除了在受膏者里,通过受膏者,否则我们不能期望神会与我们和好,极喜悦我们;所以,如果我们得罪受膏者,拒绝祂,我们就是得罪这解救之道,放弃祂在我们和神之间调停带来的益处。 (2.) 祂的怒气要令他们懊恼;如果祂只是在忿怒中对他们说话,就连祂嘴里的气也要令他们混乱,杀戮他们,将他们消化,赛11:4;帖后2:8。祂说话,事情就成就;祂在忿怒中说话,罪人就完了。正如神用一句话使我们具有形质,同样神的一句话能再次让我们形质消散。谁晓得祂怒气的权势?敌人争闹,但不能让神受惊。神仍坐着,仍令他们懊恼,让他们惊恐(这里的用词就是这意思),让他们不知所措:尽管他们仇恨,祂却建立祂儿子的国,是对他们有可能的最大惊吓。他们惊吓神的善民,但日子将要临到,神要用惊吓报应他们。

 

3. 他们必然要被击败,他们所有的谋算必将全然失败(诗2:6):我已经立我的君在锡安我的圣山上了。尽管大卫国中对他不满的人捣乱,特别是锡安守兵冒犯他,用他们的瞎子瘸子、他们伤残的兵丁讥笑刺激他,撒下5:6,他却高升登上宝座,成为锡安坚固城的主人。虽然主耶稣的仇敌努力不止,要拦阻祂前进,祂却得高举到父右边,拥有天上地上所有权柄,为教会作万有之首。(1.) 耶稣基督是君王,由是权柄源泉的父赋予祂主权君王的权柄与尊贵,在护理和恩典的国中作王。(2.) 神乐意称祂为祂的君王,因为祂由祂设立,受祂所托,独负施行治理和审判的责任。祂是祂的君王,因为祂是父所亲爱的,是祂极为喜悦的。基督不是自取荣耀,而是受呼召得这尊荣,呼召祂的父认祂:“我已经立祂;”祂的命令、祂的使命,祂是从父领受的。(4.) 祂被呼召来得这尊荣,并在这尊荣中得坚固;我们人说高处滑脚,但基督得高升,是立定的:“我已经立祂,我已经立定祂。” (5.) 祂被设立在锡安之上,神圣洁的山上,这是福音教会的预表,因为圣殿是在这山上建造,为这殿的缘故,整座山被称为。基督的宝座在祂教会中设立,就是在所有信徒的心中,以及他们构成的会中。圣经说基督福音的训诲出于锡安(赛2:3,弥4:2);所以它被称作这位元帅的总部,这位君王的王座,人当以这君王欢喜。

 

   我们当用一种神圣的大喜歌唱这些经文,向基督国度所有的仇敌夸胜(不怀疑他们全部都要快快成为祂的脚凳),在被赋予权柄的强者耶稣基督里夸胜;我们要祷告,坚信这里向我们作的保证,“在天上的父,愿祢的国降临;让祢儿子的国降临。”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