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诗篇注释及应用观察

39:7-13

 

39:7主啊!如今我等什么呢?我的指望在乎祢!

39:8求祢救我脱离一切的过犯,不要使我受愚顽人的羞辱。

39:9因我所遭遇的是出于祢,我就默然不语。

39:10求祢把祢的责罚,从我身上免去;因祢手的责打,我便消灭。

39:11祢因人的罪恶,惩罚他的时候,叫他的笑容消灭(“的笑容”或作“所喜爱的”),如[衣]被虫所咬,世人真是虚幻!细拉

39:12耶和华啊!求祢听我的祷告,留心听我的呼求。我流泪,求祢不要静默无声;因为我在祢面前是客旅,是寄居的,象我列祖一般。

39:13求祢宽容我,使我在去而不返之先,可以力量复原。

 

诗人在默想人生短暂不定,以及伴随地上生活一切安慰而来的灵里虚空愁烦之后,在这些经文中把目光和内心转向天上。在受造物里找不到的实在安慰,要在神里面,在与神相交里面找到;我们在世上的失望,应当驱使我们奔向祂。大卫在此表达了,

 

I. 他倚靠神,诗39:7。看到一切都是虚幻,人自己也是如此,1. 他就断绝了要在世事上得幸福的指望,宣告不指望这样得福:“主啊!如今我等什么呢?从感官和时间内的事,我不等什么;从这地上我没有什么希望要得到,没有什么要指望的。”请注意,思想人生的虚空和脆弱,这应当让我们断绝对这世界事物的渴慕,降低我们对这世界的期望。“如果世界像这样,求神救我脱离在它里面得着或寻求我分的念头。”我们不能指望健康和平安不断,不能指望在任何人际关系上得安慰;因为这全部就像我们在这地上居留一样不定。“虽然我曾有时愚昧地向自己保证,要从世界得到这样那样的事,我现在想法不一样了。”2. 他抓住在神里面的幸福与满足:我的指望在乎祢!请注意,当对受造物的指望失败时,我们有一位神可以投奔,有一位神可以信靠,这是对我们的安慰,我们应当因此得到鼓励,凭信心更紧紧抓住祂。

 

II. 他顺服神,欢喜顺服祂至圣的旨意,诗39:9。如果我们指望神使我们在另外一个世界得福,我们就大可以让自己顺服祂护理在这世上对我们一切的安排:“我默然无语,不牢骚抱怨。”他现在又恢复了那曾受打扰的宁静和思想安稳,诗39:2。不管他被夺去什么安慰,不管他背负什么样的挫折,他都要顺从。“因我所遭遇的是出于祢;这不是偶然发生的,而是按照祢的安排。”我们在此可以看到,1. 一位良善的神行作一切,安排一切事关我们的事。对于每一件事,我们可以说,“这是神的手,这是主的作为,”不管有谁作祂使用的工具。2. 一个义人,出于这原因,对此默然无语。他沉默,他没有任何反对意见,没有问题要问,对此没有争辩要提出来。神所做的一切都做得甚好。

 

III. 他对神的渴慕,向祂献上的祷告。有受苦的呢,他就该祷告,像大卫在这里做的一样,

 

1. 他求神赦免他的罪,不让他蒙羞,诗39:8。在他祷告(诗39:10)“求祢把祢的责罚,从我身上免去”之前,他祈求(诗39:8),“求祢救我脱离一切的过犯,脱离我沾染的罪责,我配受的惩罚,我已经遭受其奴役的败坏权势。”当神赦免我们的罪,祂救我们脱离所有这些罪。他恳求,“不要使我受愚顽人的羞辱。”恶人是愚妄人;当他们讥笑神的百姓,以为这显出他们的聪明,这时他们是最显出他们的愚妄。当大卫祷告求神赦免他的罪,不要让他受羞辱,这要被看作是一个求良心平安的祷告(“耶和华啊,不要把我撇在忧愁的权势之下,愚妄人会因此讥笑我”),也是一个求神施恩的祷告,求神决不要让他为所欲为,以致作出一些使他受坏人羞辱的事。请注意,这是我们应当既警醒不要犯罪,也祈求神不让我们犯罪的一个很好理由,因为我们所认信的信仰名声,是与我们正直得保守密切相关。

 

2. 他求神除去他的苦难,让他可以快快除去他目前的重担(诗39:10):求祢把祢的责罚,从我身上免去。请注意,当我们落在神管教的手下,我们必须眼望神祂自己,而不是向任何别的人求解救。只有施加责罚的,才能把责罚除去;然后我们可以凭信心,带着安稳祈求,当我们罪得赦免,我们的苦难可以被除去(赛38:17),以及像这里一样,当苦难圣化,作成它的工作,我们在神手下降卑之后,它可以被除去。

 

(1.) 他以因着受苦落在极大绝境中为理由祈求,这绝境让祂成为神怜悯的合适对象:因祢手的责打,我便消灭。他的病得势到如此程度,以致他灵消沉,力量耗尽,身体憔悴。“祢手的打击,争战,已经把我带到死的门前。”请注意,最坚强、最勇敢、最好的人也不能承受神忿怒的权势,更不能与之对抗。这不仅是他的情况,任何人都要发现自己无法与大能的神匹敌,诗39:11。当神在任何时候与我们相争,当祂用责打管教我们,[1.] 我们不能责问祂与我们相争是否公平,而是必须承认祂在当中为义;因为不管何时祂管教人,这都是因人不义的缘故。我们的道路和我们的作为给我们自己招来苦难,我们是受到我们自己做成的杖击打。这是我们罪过的轭,虽然是祂手所绑,哀 1:14 [2.]他们不能抵抗祂与我们相争带来的结果,祂太强大,是我们不能受的。正如我们不能带进什么来阻止祂的审判,同样我们也没有办法逃避审判的执行。神的责打让人所喜爱的如衣被虫所咬;我们经常看见,我们有时感受到,身体在短短时间是何等大大衰弱衰残;面容是何等改变;红润的面颊和嘴唇,生机勃勃的眼神,活泼的面容和笑脸在哪里?表现出来的这一切都要颠倒过来。人所喜爱的,是何等糟糕的一件事,它必然,可能快快如此消灭,以此为骄傲,爱恋它的人是何等愚昧!一些人认为虫是代表人,人像虫一样,一个手指就能轻易把他压碎,伯4:19。其他人认为它代表神的刑罚,这要不知不觉无声地消灭我们,就像虫把衣服咬坏一样。所有这一切都有力证明他之前说过的话,就是各人真是虚幻,软弱和无助;神来与人相争的时候,人要显为如此。

 

(2.) 他以他受苦,这在他身上带来的美好效果为理由恳求。他希望神赐下苦难要达到的目的已经实现,所以求神施恩将它挪去;除非苦难已经成就它的工作,否则神把它除去,这也不是施恩除去。 [1.]这苦难已经让他流泪,他希望神留意这一点。当耶和华神要他哀痛,他回应这要求,让自己顺服这安排,所以能凭信心祈求,耶和华啊!我流泪,求祢不要静默无声,诗39:12。神不愿意使世人受苦哀伤,更何况祂自己的儿女,祂不会对他们流泪静默无声,而要为他们说拯救的话(如果祂说话,事情就必成就),或与此同时向他们说安慰的话,让他们得听欢喜快乐。[2.] 这苦难让他祷告;神赐下苦难,为要激发人祷告。如果它们达成这效果,当我们受苦时,我们比从前祷告得更多,祷告得更好,就可盼望神要听我们的祷告,听我们的呼求;因祂护理之工引发,祂施恩的灵指示人所作的祷告,必不徒然返回。[3.] 苦难已经帮助他切断对世界的依赖,把他对世界的爱除掉。现在他比以往更看自己是在这地上寄居的,是客旅,就像他列祖一样,不以这世界为家,而是行过这世界,往另外一个世界去,往一个更美世界去,在去到天堂之前,决不看自己是到家。他以此为理由向神求,“耶和华啊,求祢看我,看我的缺乏和重担,因为我在这地上是寄居的,所以遭遇寄居之人所有的待遇;我像寄居之人一样被人轻慢压迫,除了从祢这里,从我属于的那另一个国,我还能指望从哪里得解救呢?”

 

      3. 他祈求得免于死,稍微再延长一点点时间(诗39:13):“求祢宽容我,使我得安慰,兴起我脱离这病,使我身体和思想都恢复力量,在我去,因死去而不返,不返这个世界之先,让我可以得着一种更安稳镇静的灵里光景,为另外一个世界做更好预备。”一些人认为这是一种急躁的希望,希望神快快给他帮助,否则就太迟,像伯10:20-21讲的那样。但我宁可把这理解为是一个敬虔的祷告,求神让他在这地上继续,直到祂用恩典使他预备好了离开,在他生命结束之前完成生命的工作。愿我的性命存活,得以赞美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