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诗篇注释及应用观察

诗篇第39

 

大卫写这篇诗篇时,看起来是落在极大的困境里,因着这样那样的原因,非常不安;因为他自己是相当困难才胜过激动,让自己的灵平静,领受他曾给别人的那美好劝告(诗 37:7),就是当默然倚靠耶和华,耐性等候祂,不要心怀不平;提出美好的建议,要比作出在受苦之下安静的美好榜样要容易。是什么具体的苦难,让大卫生出现在所处的冲突,这里并没有显明。也许是某位亲爱的朋友或亲属去世,这试炼他的忍耐,提醒他要作这些关于人必死的深思;与此同时,看起来他自己也软弱生病,落在某种强烈不安之中。他的敌人也在寻找有利机会反对他,要看他跌倒,好使他们找到一些事情来谴责他。他就是这样忧愁, I. 述说他心中美德与败坏、激动和忍耐之间的挣扎,1-3节。II. 深思人软弱必死的教训,祷告求神在这方面教训他,4-6节。 III. 求神赦免他的罪,除去他的苦难,延长他的生命,直到他预备好去死,7-13节。这是一篇适用在葬礼上的诗篇,非常适合这场合;我们在歌唱它的时候,应当让我们内心因人生短暂、不定和多灾多难的光景正确受感动;神使用死,让他们的安慰出现破口的人,要发现这篇诗篇对他们极有用处,使他们可以得着我们在这样的苦难中应大大追求的,就是让这些破口向我们圣化,使我们灵里得益,让我们的心在苦难当中顺从神神圣的旨意。

 

39:1-6

 

大卫的诗,交与伶长耶杜顿。

 

39:1我曾说:“我要谨慎我的言行,免得我舌头犯罪;恶人在我面前的时候,我要用嚼环勒住我的口。”

39:2我默然无声,连好话也不出口;我的愁苦就发动了。

39:3我的心在我里面发热;我默想的时候,火就烧起,我便用舌头说话。

39:4耶和华啊!求祢叫我晓得我身之终,我的寿数几何,叫我知道我的生命不长。

39:5祢使我的年日窄如手掌;我一生的年数,在祢面前,如同无有。各人最稳妥的时候,真是全然虚幻。细拉

39:6世人行动实系幻影。他们忙乱,真是枉然;积蓄[财宝],不知将来有谁收取。

 

大卫在此回忆,记录他内心在受苦时的表现;我们这样做是好的,让所想到的错失可以得纠正,所想到为好的,下次可以变得更好。

 

I. 他记起他曾与神立约,要谨慎言行,非常谨慎他的言行。任何时候我们受到试探要去犯罪,有堕落进入罪中的危险时,我们就必须记起我们曾立下的对抗罪,对抗我们落在其边缘的具体罪的严肃誓言。神能,并要提醒我们这些誓言(耶2:20你就说:“我必不事奉别神”),所以我们应当让自己想起这些。大卫在这里就是这样。

 

1. 他记得自己曾在总得方面决心,要在行事为人方面非常谨慎小心(诗39:1):我曾说:“我要谨慎我的言行。”这说得好,是他决不愿意收回的,所以决不可否认。请注意, (1.) 我们人人都当极大关注的,就是谨慎我们的言行,就是在其他人用一切大胆行事为人时,我们却当谨慎。(2.) 我们应当坚定决心要谨慎言行,常常更新这立志。藏得好,丢不了。(3.) 我们在已经立志要谨慎言行后,就必须在一切情形之中提醒自己这立志,因为这是一个决不可忘记,而当常常想起的约。

 

2. 他记得自己曾特别立约反对舌头犯的罪 就是他不要用舌头犯罪,不说不当,得罪神或奸诈待义人众子(诗 73:15)的话。我们希望思想不犯罪,这想得容易,却不易做到;但如果人心里冒出一个邪恶念头,他就当以手捂口,压制它,使它不能走得更远:这是一个如此大的成就,就是若有人在话语上没有过失,他就是完全人;这是一个如此必要的要求,若有人自以为虔诚,却不勒住他的舌头,经上就宣告说,这人的虔诚是虚的。大卫已经立志,(1.) 他要在一切时候警惕舌头犯的罪:“我要用嚼环,或者口套勒住我的口。”他要把嚼环放在口上,就像放在头上;警惕这作为,操练警惕,这是放在嚼环上的手。他要把口套一直放在上面,仿佛放在一条不服管,凶猛伤害人的狗身上;因着具体坚定的决心,败坏被约束,不至从口爆发出来,就这样被封住口。(2.) 他要在最危险生出丑事的时候 恶人在我面前的时候加倍警惕这些罪。他与恶人在一起的时候,要谨慎不说任何可能让他们变得刚硬,或者给他们机会亵渎神的话。如果义人落在恶人当中,他们必须谨慎自己说的话。或者恶人在我面前的时候,在我思想里的时候。当他思想恶人的骄傲与权势,平安和兴旺的光景,他受到试探,会说话有过失;所以那时他要特别小心他说的话。请注意,让人犯罪的试探越强,反对它的决心就必须越大。

 

II. 依照这些约定,他努力花大力气勒住他的舌头(诗39:2):我默然无声,连好话也不出口。他的沉默是可夸奖的;挑衅越大,他的沉默就越值得表扬。靠着神恩典的力量警惕和立志,这要比我们能想到的更能勒住舌头,虽然舌头是没有人能制伏的恶物。但对于他连好话也不出口,我们该如何说呢?恶人在他面前,他不说好话,因为不愿把珍珠扔在猪的面前,这是他的智慧吗?我宁愿认为这是他的软弱;因为他不愿说什么,就什么也不说,而是落入一种极端,这是有损律法的美好,因为律法规定极端之间的一种中道。禁止污秽言语的同一律法,要求随事说造就人的好话,弗 4:29

 

III. 他说得越少,他就想得越多,就更热切。约束那不安的部分,只不过是引发脾气,惹动那不安部分:我的愁苦就发动了,我的心在我里面发热,诗39:3 他能勒住他的舌头,却不能控制他的愤怒;虽然他压制烟,他骨中却像有火一般,当他思想他的苦难,恶人的平安,这火就烧起来了。请注意,精神不平不满的人不应当想得太多,因为当他们容让思想集中在苦难的原因上,他们不满的火就如火上浇油,烧得更加剧烈。急躁是一种罪,其恶劣的原因是在我们自己里面,就是沉思,它对我们自己造成的恶劣影响,是不亚于火烧。所以如果我们要拦阻不受管束愤怒的危害,就应当纠正不受控思想的不满。

 

IV. 他终于说话的时候,他是说得中肯:我便用舌头说话。一些人把他说的看作是违背他美好的初衷,得出结论认为,他说话,就是用舌头犯罪;所以他们把接下来的理解为一种求死的激动愿望,像以利亚(王上19:4)和约伯(伯6:8-9)一样。但我宁可把这理解为不是违背他美好的初衷,而是改正他行事过于极端的错误;他已经连好话也不出口,但现在他不愿继续保持沉默。他对在他面前的恶人无话可说,因为他不知道该对他们如何说话,但在长时间思考之后,他说的第一句话是一个祷告,以及对一个题目敬虔的默想,我们若多多思想这题目,这就对我们所有人都有好处。

 

1. 他向神祈求,让他觉悟到人生的短暂不定,死的临近(诗39:4):耶和华啊!求祢叫我晓得我身之终,我的寿数几何。他不是指,“耶和华啊,求祢叫我知道我要活多久,我何时要死。”我们不能出于信心作这样的祷告;因为神未曾在任何地方应许让我们知道,而是凭祂的智慧,把那不属于我们的隐秘事的知识锁起来,我们若知道,这对我们也无好处。而是,耶和华啊!求祢叫我晓得我身之终,这是指,“耶和华啊,赐我智慧与恩典思念这事(申32:29),善用我对此的认识。”活着的人,知道必死(传9:5),但极少的人在意要思想死;所以我们需要祷告求神施恩,征服那在我们败坏心内对死想法的厌恶。“耶和华啊,求祢让我思想,” (1.) “死是什么。这是我的结局,我生活的结局,生活一切工作和享受的结局。它是众人的结局,”传7:2。它是我们试验和预备状态的终止,使我们严肃进入一种赏罚报应的状态。对恶人来说这是一切欢乐的终结;对义人来说它是一切愁苦的终结。“耶和华!求祢叫我晓得我身之终,更认识死亡,让它对我变得更熟悉(伯17:14),因这大改变更大受触动。耶和华啊,让我思想死是何等严肃的一件事。” (2.) “死是多么近。耶和华啊,求祢让我思想我的寿数几何,我的日子是由神的旨意量度”(这结局是固定的结局,这个词就是这个意思:我的日子限定,伯14:5),“这寿数不过是短暂:我的日子很快要被数算和完结。”我们从远处看死的时候,会受到试探,延迟为它作必不可少的准备;但是当我们思想人生多么短暂,我们就必要确保自己关注的是,凡手所当作的事,要尽力去作,不仅尽一切能力,还尽一切可能的快速去作。(3.) 死是不断在我们里面做工:“耶和华啊,求祢让我思想我是多么软弱,生命的积存是多么稀少,如油让那灯燃烧的灵是何等无力。”我们通过每天的经历,发现这地上的帐篷是正在朽坏,要衰坏了:“耶和华啊,求祢让我们思想这一点,好使我们可以得着那不是人手所造的房屋。”

 

2. 他默想人生的短暂虚空,像约伯常做的那样,以此作为理由求告神舒缓他生活的重担,以此说服自己,让自己焕发精神作生命中的工作。

 

(1.) 人地上的生命短暂,不能持续,这就是我们应当把它松手放开,预备人生结局的一个理由(诗39:5):祢使我的年日窄如手掌,窄如四指,有确定的范围,小小的范围,如手掌常用来衡量我们,常常摆在我们眼前。我们不需要杖,不需要杆,不需要量线来衡量我们日子的范围,不需要任何算术技巧,就能计算日子的数目。不,我们手指的尽头就是标准,没有增多;纵有一切,它不过是窄如手掌。我们的时间短暂,神让它如此;因我们的月数在祂那里。他的年日短少,他明白这一点:它在祢面前,如同无有。祂想念我们的时候是何等的短少,诗 89:47与祢相比,如同无有,一些人如此读作。与神的永恒相比,全部时间都是无有,更何况我们这一份时间。

 

        (2.) 人在地上的生命虚幻没有价值,所以沉溺于它,这是愚昧,确保得着一个更美好生命,这是智慧。亚当是亚伯 在他目前的光景中,人是虚幻。他不是看起来的样子,得不着向自己保证的事。他和他一切的安慰都处在持续的不定中;如果今生之后没有另一个生命,把一切都加以考虑,那么他被造就是虚幻。他是虚幻,他是必死的,他是可变的。请观察,[1.] 这里何等强调这个事实。第一 人人都是虚幻,无一例外;尊贵低贱,富有贫穷,所有人都在这当中相遇。第二,他在他最好的光景中,在年幼、强壮和健康时,有财富尊荣,达到兴盛顶峰时,当他最安逸和快乐,以为他江山稳固的时候,他仍是虚幻第三,他是全然虚幻,你能想到最大的虚幻。全部人都是全然虚幻 (这可以这样读作);关于它的每一件事都是不定;除了与新人有关的以外,没有什么是实在持久。第四实在他是虚幻。这是无疑确定的事实,但我们非常不愿相信,需要得到严肃的证明,确实经常有实例向我们作这证明。第五细拉与这联在一起,作为说明,要求人注意。“在这停下,暂停一会儿,让你可以花时间思想和应用这个事实,就是各人都是虚幻。”我们自己也是如此。 [2.] 为了证明人是虚幻必死,他在这里提到三件事,表明每一件都是虚幻,诗39:6第一,我们的欢乐与尊荣是虚幻:世人行动(就在他行动气派,行动欢快的时候),在影中,在虚像中,实系幻影。他成名的时候,他的样子过去,他的大张威势不过是极大的幻象,徒25:23。这不过是表演,所以是一场幻影,像虹一样,其基础不过是一朵云,一层烟雾,它的炫丽颜色必然快快消失绝迹;生命就是如此(雅4:14),所以它一切的狂欢都是如此。第二,我们的哀伤惧怕是虚幻。他们忙乱,真是枉然。我们的忙乱常常是没有根据(我们没有任何正当理由就自寻烦恼,我们愁苦的生成,常常是我们自己幻象想象的结果),它们总是无果;我们忙乱,真是枉然,因为我们不能用我们一切的忙乱改变事情的本质,或者神的旨意;我们为着事情大大忙乱之后,事情仍将是现在的样子。第三,我们担忧和劳苦是虚幻。人费极大力气积蓄财宝,它们不过像是田地犁沟里一堆堆的肥料,除非撒出去,否则毫无用处。但是当人用他的垃圾充满宝库,他不知将来有谁收取,不知他走后要落在谁身上;因为他不能把它们随身带走。他不问,我劳劳碌碌,到底是为谁呢?这就是他的愚昧,传4:8。但如果他真的问,他也不能知道这人是智慧还是愚昧,是友还是敌,传2:19 这也是虚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