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诗篇注释及应用观察

诗篇第36

 

人不能确定大卫在什么时候,在什么场合写下这篇诗篇,很有可能是在他被扫罗或押沙龙击打时写的;因为在当中,他抱怨敌人反对他的恶毒,但以神对他所施的良善夸胜。我们在此被带领来思想(我们认真思想,这就要给我们带来好处), I. 罪的罪大恶极,它是何等有害,1-4节。 II. 神的良善,祂何等施恩, 1. 向祂所有的造物普遍施恩,5-6节。 2. 向祂自己的百姓特别施恩7-9节。 因此诗人受到鼓励,为所有圣徒祷告(10节),特别为他自己和他自己蒙保守祷告(11节),以他敌人必然败落夸胜,12节。如果我们在歌唱这篇诗篇时,内心因恨恶罪,以神的慈爱为满足而正确受到感动,我们就是带着恩典和知识在歌唱了。

 

                                  36:1-4

 

耶和华的仆人大卫的诗,交与伶长。

 

36:1恶人的罪过,在他心里说:“我眼中不怕神。”

36:2他自夸自媚,以为他的罪孽终不显露,不被恨恶。

36:3他口中的言语,尽是罪孽诡诈;他与智慧善行,已经断绝。

36:4他在床上图谋罪孽,定意行不善的道,不憎恶恶事。

 

这篇诗篇的标题把大卫说成是耶和华的仆人;为什么除了在诗篇18篇的标题以外,任何其它地方都没有这样说,人不能给出理由;但他确实是这样,不仅像每一个义人那样作神的仆人,还是作为一位君王,作为一位先知,比他当时任何其他人都更直接、更卓越地被神使用,服事神国度在人当中的利益,以此作神的仆人。他以此为骄傲 ,诗116:16。最伟大的人,作这位伟大的神的仆人,这绝非贬损,而是荣耀;这是一个人在这世上能得到的最大提升。

 

大卫在这些经文中描述了恶人的邪恶;他是特指逼迫他的人,还是泛指所有臭名昭著罪恶极大的人,我们不能确定。但我们在此看到罪的原因,罪的表现,它的根,它的枝。

 

I. 这里讲到苦毒的根,恶人一切的恶由此而来。这是出于,1. 他们对神的蔑视,没有对祂当有的看重(诗36:1):“恶人的罪过(后面对此有所描述,诗36:3-4),在他心里说(让他在心里得出结论):‘我眼中不怕神;’因如果他真的有当有的看重,他就不会像他现在这样说话行事如此嚣张;如果他对神的威严有任何敬畏,对祂的忿怒有任何惧怕,他就不会,他就不敢,违反神的律法,破坏祂与他立的诸约。”所以很恰当的是,这被引用到了我们法律起诉书的形式之中,说罪犯在他眼中不怕神,做了这样那样的事。恶人不是公开说他不怕神,而是他们的罪过,秘密细声向所有对敬虔和不敬虔的实质有任何认识的人这样说。大卫对那些放荡的人得出这结论,就是他们活在世上,以为没有神。2. 这是出于他们的自欺,他们对自己灵魂的故意欺骗(诗36:2):他自夸自媚;就是说,他继续活在罪中时,认为他为了自己是做得有智慧,做得好,没有看到,不愿承认他恶行的邪恶与危险;他把恶称为善,把善称为恶;他任意犯罪,却把这谎称为不过是他正当的自由,把他的欺诈看作是他的谋略智慧,至于他逼迫神的百姓,他对自己说,这是必然的公义之举。如果他自己的良心就着他做的威胁他,他就说,神必不追究; 我虽然继续,却还是平安。请注意,罪人自夸,就是在自毁。如果他们不自欺,撒但就不能欺骗他们。但欺骗能永远继续下去吗?不能;日子将到,那时罪人要醒悟过来,那时他的罪孽终显露,被恨恶。罪孽是可恨恶的事;它是耶和华所厌恶可憎之事,祂纯洁忌邪的眼目不能容忍观看之事。它伤害罪人他自己,所以当被他恨恶;但情况不是这样;他把罪孽当作甜食含在舌头底下,因为伴随罪孽而来的,会有世俗利益和感官之乐;然而他的食物在肚里,却要化为酸,在他里面成为虺蛇的恶毒,伯 20:13-14。当他们的良心知罪,罪显出真相,让他们自己惧怕自己的良心 当那使人东倒西歪的杯被交在他们手中,他们被迫喝尽时 —那时他们的罪孽要被恨恶,他们的自夸要显为是他们说不出的愚昧,加重他们的定罪。

 

II. 这里讲到从这苦毒的根生出的受咒诅的枝。罪人抵挡神,甚至抵挡自己,那么除了他要一切归于无有,还能料到会有别的事吗?这两样是罪首先进来的通道。人不怕神,所以他们自夸,然后,1. 他们对他们所说的是真或假,对或错,都不辨是非(诗36:3):他口中的言语,尽是罪孽诡诈,设计为要行恶,却用外表好看、貌似有理的托辞加以掩盖。如果自欺的人谋划如何欺骗全人类,这就并不令人感到诧异;因为连对自己灵魂都说谎的人,会对哪些人显为真诚呢? 2. 曾在他们里面的那一点点善都失去了;德行的火花被熄灭,他们的知罪感被压制,他们好的开始结果一无所成:他们与智慧善行,已经断绝。他们看似在智慧引导、信仰治理之下,但却已经挣断了这些约束;他们挣脱了他们的信仰,也因此丢弃了他们的智慧。请注意,与善行断绝的人,就是与智慧断绝。 3. 他们已经与善行断绝,就设计伤害搅扰他们周围为善、行善的人(诗36:4):他在床上图谋罪孽。请注意,(1.) 不行善,是为犯罪开路。当人断绝善行,断绝祷告,断绝遵行神的典章及他们对神的本分,魔鬼就轻易把他们变成牠的代理人,牠用来拉扯那些愿意被拉入罪中之人的工具,对于那些不愿被拉入罪中的人,他们要作把他们拉入苦难之中的工具。那些断绝善行的恶人要开始行恶;魔鬼背道离弃无罪的光景,很快就变为去试探夏娃,逼迫义人亚伯。 (2.) 行恶,这是坏事,但图谋恶事,故意和坚决行恶,花心思设计更有效行恶,带着计谋和安排,既带着那古蛇的恶毒,也带着牠的狡猾行恶,本应在床上默想神和神的话语,却在床上图谋行恶,弥2:1,这是更加恶劣。这表明罪人的心是完全促成他去行恶。 4. 他们已经走进罪的道中,那不善,在当中、在结局都不善的道中,就坚持和决心在那道中走到底。 他定意要行出他图谋的恶,没有什么可以拦阻他定意去行的,虽然这既违背他的本分,也违背他的真利益。如果罪人不用顽梗冒失让自己变得铁石心肠,厚颜无耻,他们就不会行在如此直接反对一切公义良善的恶道之中。5. 他们自己行恶,对其他人行恶丝毫没有不悦:他不憎恶恶事,而是相反,以此为乐,高兴看到别人与自己一样恶劣。或者这可以表明他在罪中不思悔改。已经行恶的人,如果神赐他们悔改,就会厌恶他们已经行的恶,因着这恶,厌恶自己;不管犯罪时如何甘甜,过后反省却是苦涩。但这些变得刚硬的罪人,良心如此像被烙铁烙过一般,已经失去知觉,以致他们过后从不带着任何懊悔反思他们的罪,而是坚持他们应经做了的,仿佛他们可以在神祂自己面前为此辩护。

 

    一些人认为,大卫在这一切事情当中是特指扫罗,扫罗已经抛弃对神的敬畏,已经与一切的善断绝,当他把女儿给大卫为妻,是假意善待他,与此同时却图谋要害他。但我们在解释时,无需这样局限自己;我们当中有太多的人,是与这描述吻合,对此我们应当大大哀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