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诗篇注释及应用观察

诗篇第35

 

大卫在这篇诗篇中,呼吁公义审判天地的主,反对那些恨恶和逼迫他的敌人。人认为扫罗和他的同党,是他所指的这些人,因为他与他们的相争最激烈。I. 他向神抱怨他们对他的伤害;他们与他相争,与他相战(1节),逼迫他(3节),寻求要灭他的命(4,7节),诬告他(11节),卑劣地虐待他(15-16节)和他所有的朋友(20节),并且向他夸胜,21,25-26节。 II. 他以自己的无辜,从未触怒他们(7,19节),而是相反,曾刻意向他们施恩惠(12-14节)作呼求的理由。III. 他祷告求神保护拯救他,为他显现(1-2节),安慰他(3节),与他相近,拯救他(17,22节),为他的事作判断支持他(23,24节),挫败他敌人一切的阴谋(3-4节),让他们对要他跌倒的盼望落空(19,25-26节),最后,支持他所有的朋友,鼓励他们(27节)。 IV. 他预言逼迫他的人要被毁灭,4-6,8节。 V. 他向自己保证,他仍得见更美好的日子(9-10节),向神保证,那时他要以赞美来服侍祂,18,28节。我们在歌唱这篇诗篇,以它作为祷告时,一定要谨慎,不要把它应用在任何我们自己琐碎恼怒的争竞和不和上,用它来表达对我们所受伤害任何没有爱心、要复仇的情感;因为基督已经教导我们要饶恕我们的仇敌,不要祈求神反对他们,而要为他们祷告,就像祂所做的那样;但是,1. 对于那些在任何方面伤害我们的人,我们可以以自己无愧的良心安慰自己,盼望神按祂自己的方式和时间,为我们平反,以此同时支持我们。 2. 我们应当把这应用在公然与基督和祂的国为敌的人身上,大卫和他的国预表了基督和祂的国;恨恶他们对基督尊荣的侮辱,祷告求神为基督教信仰和严肃敬虔公义和受伤害的事辩护,并且相信神要在恰当时候,使一切与祂教会势不两立的仇敌,那些不悔改把荣耀归给祂的人败亡,以此荣耀祂自己的名。

 

35:1-10

大卫的诗。

 

35:1耶和华啊!与我相争的,求祢与他们相争;与我相战的,求祢与他们相战。

35:2拿着大小的盾牌,起来帮助我。

35:3抽出枪来,挡住那追赶我的。求祢对我的灵魂说:“我是拯救你的。”

35:4愿那寻索我命的,蒙羞受辱;愿那谋害我的,退后羞愧。

35:5愿他们象风前的糠,有耶和华的使者赶逐他们。

35:6愿他们的道路,又暗又滑,有耶和华的使者追赶他们。

35:7因他们无故地为我暗设网罗,无故地挖坑,要害我的性命。

35:8愿灾祸忽然临到他身上,愿他暗设的网缠住自己,愿他落在其中遭灾祸。

35:9我的心必靠耶和华快乐,靠祂的救恩高兴。

35:10我的骨头都要说:“耶和华啊!谁能象祢救护困苦人,脱离那比他强壮的;救护困苦穷乏人,脱离那抢夺他的。”

 

我们在这些经文中看到,

 

I. 大卫把他的情形呈现给神,陈明逼迫他的人无休止的狂怒与恶意。他是神的仆人,他得到神明明白白的指派,作他现在所作的,跟从神的引导,在尽责的道中追求神的荣耀,(如圣徒保罗所说的)已经在神面前,行事为人都是凭着良心,直到今日;然而这些人与他相争,竭尽全力反对他高升,尽其所能反对他;他们与祂相战(诗35:1),不仅秘密在暗中破坏他的名声,,还公然声明反对他,让自己尽一切所能来害他。他们以一种不倦的敌意逼迫他,寻索他命(诗35:4),除此以外没有什么能让他们嗜血的心思意念得满足;他们瞄准要让他心灵不安,使之混乱。他们对他怀抱的恶意,也不是出于一时性起,而是根深蒂固的:他们谋害他,聚首合谋行事,不仅为了要害他,还要想法设法灭他。他们待他,仿佛他是他国的咒诅和瘟疫,而他其实是对国家最大的祝福;他们追捕他,仿佛他是危险的猛兽;他们为他挖陷坑,在当中布下罗网,使他们可以抓住他,将他任意摆布,诗35:7。他们费煞苦心逼迫他,因为他们掘了一个坑(诗7:15);他们非常秘密狡猾地要执行计划;那条古蛇教导他们狡猾:他们把网罗向大卫和他的朋友隐藏起来;但这是枉然,因为他们不能向神隐藏。最后 他发现自己无法与他们匹敌。他的敌人,特别是扫罗,是比他强壮 (诗35:10),因为扫罗有一支军队供他调遣,独揽制定法律和行审判的大权,想污蔑谁就污蔑谁,想定谁的罪就定谁的罪,手中握着的,不是权杖,而是枪,向任何拦阻他的人掷去;这就是这位王的所作所为,无论对错,他身边的人都不得不尊他命而行。这王的话就是法律,每一件事都必须斩钉截铁加以执行;他拥有田地、葡萄园和升迁供他随意调遣,撒上22:7。但大卫是贫穷的,没有什么拿来结交朋友,所以除了我们说的落魄之人(撒上22:2),就无一人支持他;所以扫罗把大卫拥有的那一丁点东西,他建立的那一点点影响破坏掉,这就不令人惊奇了。如果地上的君王起来反对耶和华和祂的受膏者,有谁能与他们抗争呢?请注意,至为公义的人,至为公义的事,遭遇许多强大和恶毒的敌人,这并不是什么新事:基督祂自己遭遇相争相战,人对圣洁的种类开展;我们不可对这件事感到惊奇:这是那蛇的后裔反对那女人后裔旷日持久敌意的结果。

 

II. 他以他的正直,他所行的事是公义,作为向神呼求的理由。如果一位与他同为臣民的人害了他,他本可以向他的王申诉,像圣徒保罗向该撒申诉一样;但是当他的王害他,他就向他的神申诉,神是地上君王的王和审判主:耶和华啊!为我伸冤,诗35:1。请注意,公义的事,可以带着所能想象最大的安心,呈现在一位公义的神面前,交给祂作判断;因为祂完全知道这事的功过,完全公平持守天平衡量,因祂不偏待人。神知道他们无缘无故与他为敌,他们无故挖坑害他,诗35:7。请注意,人向我们行不义的事时,如果我们的良心能为我们作见证,证明我们绝没有对他们有任何伤害,这就是对我们的安慰。圣徒保罗就是这样,徒25:10,“我向犹太人并没有行过什么不义的事。”人伤害我们,我们因此感到不安时,我们很容易以此为我们的不安作辩护,就是我们从来没有得罪他们,让他们这样来待我们;而这其实应该比任何理由都要使我们安舒,因为这样我们就可以更有信心期望神要为我们的事辩白。

 

III. 他祷告求神,在这试炼中为他、向他亲自显现。1. 为他显现。他祷告求神与他的敌人相战,使他们不能伤害他,挫败他们害他的图谋(诗35:1),求祂拿着大小的盾牌,因为耶和华是战士(出 15:3),并且祂要起来帮助他(诗35:2),因他没有什么人起来帮助他,如果他真的有,没有神,他们也不能给他帮助。他求神挡住他们(诗35:3),他逃离他们的时候,不让他们赶上他。我们可以做这祷告去面对逼迫我们的人,求神约束他们,挡住他们。 2. 向他显现:“求祢对我的灵魂说:‘我是拯救你的;’让我在这一切外在苦难下得着内在的安慰,他们击打我的灵魂时,可以给它支持。让神作我的拯救,不仅是救我脱离目前苦难的救主,还作我永远的福份。让我得着祂不仅为此创始,还正是祂眷顾的这拯救;让我知道我在当中有分;让我心中得着它安慰的保证。”如果神藉着祂的灵向我们的心作见证,见证祂是我们的拯救,我们有的就足够,我们无需盼望得着更多才能使我们有福;当人逼迫我们时,这是对我们强有力的支持。如果神作我们的朋友,谁作我们的敌人,这并不重要。

 

IV. 他看到他敌人被毁,这是他祈求的,不是带着恶意或报复求。我们看到他是何等忍耐承受示每的咒骂(“由他咒骂吧,因为这是耶和华吩咐他的”);我们不能认为,他行事为人如此温和,会在他的敬拜中发泄任何放纵的愤怒或激愤;他而是被预言的灵感动,预言因着他们极大的恶、残暴和背叛,特别是因他们与神的旨意、信仰的利益为敌,反对他们知道大卫若掌权,就要作为神的工具成就的那改革,神公义的审判要临到他们。他们看起来在他们的罪中刚硬,是与那些犯罪以至于死,不可为他们祈求的那些人为伍,耶7:16;耶11:14;耶14:11;约壹5:16。至于扫罗他自己,很有可能大卫知道神已经弃绝了他,已经禁止撒母耳为他哀伤,撒上16:1。这些预言看得更远,讲的是基督和祂国度仇敌的灭亡,,比较罗11:9-10可以看出这一点。大卫在此祷告,1. 反对众多的敌人(诗35:4-6):愿他们蒙辱,等等 或者正如哈蒙德博士解读的,他们必蒙辱,他们必被转回。这可以被理解为求他们悔改的祷告,因为所有悔改的人,都因他们的罪蒙羞,转回离弃他们的罪。或者,如果他们不被带至悔改,大卫祷告求他们被打败,他们反对他的计划遭挫折,就如此蒙羞。虽然他们在某种程度上会得胜,然而他却预见,这要最终导致他们自己灭亡:他们必象风前的糠,恶人将如此不能在神的审判面前站立,如此肯定要被神的审判驱逐出去,诗1:4。他们的道路必是又暗又滑;罪人的道路是这样,因为他们行在暗中,不断有跌落罪中,地狱中的危险;最终情况要证明是如此,因必有他们失脚的时候,申 32:35。但这并不是最糟糕的。即使风前的糠也有可能被挡住,找到一个安息之所,虽然道路又暗又滑,一个人却有可能站立得住;但这里预言有耶和华的使者赶逐他们(诗35:5),所以他们必找不到安息,耶和华的使者必追赶他们(诗35:6),所以他们不可能逃避毁灭的坑。神的使者扎营围攻那些与他相争的人。他们既是为神的恩慈,也是为神的公义服役。与神为敌的人,是与所有的圣天使为敌。2. 反对他那一位大有能力的敌人(诗35:8):愿灾祸临到他身上。很有可能他是指扫罗说的,扫罗为他布下网罗,要将他毁灭。大卫起誓他必不下手害他;他必不为自己的事作审判。但与此同时,他预言说耶和华要击打他 (撒上26:10),在这里他预言说,他暗设的网要缠住自己,他要落在其中遭灾祸。这在扫罗的败亡上明显应验了;因为他曾设计让大卫丧在非利士人的手里(撒上 18:25),他谎称要尊荣大卫,其实为他暗设的网,他自己正落在这网中,因为当他失丧的日子临到,他是丧在非利士人手里。

 

     V. 他看见自己得救,把他的事交托给神之后,对此他并不怀疑,诗35:9-101. 他盼望要因此得安慰:“我的心必快乐,不是靠我自己的安舒安全,而是靠耶和华和祂的眷顾快乐,靠祂的应许,靠按着祂应许的祂的救恩高兴。”靠神靠祂的救恩快乐,这是唯一真正、实在、令人满足的快乐。在主里面忧愁,流泪撒种,为敬虔的事忧愁的人,无需质疑,时候到了他们的心必将靠主快乐;因有快乐为他们播种,他们必将最后进来享受他们主的快乐2. 他保证那时神要得着这事一切的荣耀(诗35:10):我的骨头都要说:“耶和华啊!谁能象祢?”(1.) 他要全人赞美神,用他里面所有的赞美神,用他心里所有力量和精力来赞美神,这以他的骨头为代表,骨头是在身里,是身体的力量。 (2.) 他要赞美祂是无比无双完全的神。我们不能表达神是何等伟大良善,所以必须承认祂是无可比的,以此来赞美祂。耶和华啊!谁能象祢?没有这样为受欺压无辜作主的,没有这样惩罚夸胜暴政的。我们骨头受造如此奇妙,如此希奇(传11:5;诗139:16),我们的骨头如此有用,它们要蒙保守,特别是在复活的时候,生气要吹在枯骨上,它们必得滋润,象嫩草一样,这要使我们身体的每一根骨头,仿佛若是能说话,就要说,耶和华啊!谁能象祢?并要甘愿为祂承受任何服事或苦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