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诗篇注释及应用观察

诗篇第22

                                                                                 

那在众先知心里基督的灵,在这篇诗篇中作见证,就像在整本旧约圣经当中任何一处一样,清楚完全地作见证,“基督受苦难,后来得荣耀”(彼前 1:11);毫无疑问大卫在这里说的是祂,而不是他自己,或任何别的人。在新约圣经里,它的大部分内容是清清楚楚应用在基督身上,它的全部内容都可以应用在祂身上,其中一些必须只能理解是在讲祂的事。神对大卫的护理作为是如此极其异乎寻常,以致我们可以认为,当时有一些智慧良善之人,只能看他是将要来的那一位的预表。但具体来说,他在写作这篇诗篇时,在当中发现自己是奇妙地被先知的灵带领,远超他自己思想和意图之外,我们可以认为,这让他自己大大得满足,知道他不仅是弥赛亚的一位先祖,还是祂的一个预表。在这篇诗篇中他讲到,I. 基督的降卑(1-21节),大卫作为基督的预表,哀叹在很多方面他落在极悲惨的光景中。1. 他哀叹,并用安慰结合着他的哀叹;他哀叹(1-2节),但安慰自己(3-5节),再哀叹(6-8节),但又再安慰自己,9-10节。2. 祂哀叹,并用祷告结合着他的哀叹;他哀叹他仇敌的权势和狂怒(12-13,16,18节),他自己身体的软弱和衰残(14-1517节);但祷告求神不要远离他(11,19节),求祂拯救他、解救他,19-21节。 II. 基督的高升,祂的作为要荣耀神(22-25节),作祂百姓的拯救和喜乐(26-29节),并长久延续祂自己的国度,30-31节。在歌唱这篇诗篇时,我们一定要把自己的思想专注在基督身上,让我们如此被祂的受苦感动,以致经历和祂一同受苦,并如此受祂恩典感动,以致经历这恩典的大能和作用。

 

22:1-10

 

大卫的诗,交与伶长。调用朝鹿。

 

22:1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为什么]远离不救我?不听我唉哼的言语?

22:2我的神啊!我白日呼求,祢不应允;夜间呼求,并不住声。

22:3但祢是圣洁的,是用以色列的赞美为宝座(或作“居所”)的。

22:4我们的祖宗倚靠祢;他们倚靠祢,祢便解救他们。

22:5他们哀求祢,便蒙解救;他们倚靠祢,就不羞愧。

22:6但我是虫,不是人,被众人羞辱,被百姓藐视。

22:7凡看见我的都嗤笑我。他们撇嘴摇头,[说]:

22:8“他把[自己]交托耶和华,耶和华可以救他吧!耶和华既喜悦他,可以搭救他吧!”

22:9但祢是叫我出母腹的。我在母怀里,祢就使我有倚靠的心。

22:10我自出母胎就被交在祢手里,从我母亲生我,祢就是我的神。

 

一些人认为,他们在这篇诗篇的标题,调用Aijeleth Shahar 朝鹿中找到基督。基督就像那香草山上快捷的鹿(歌8:14),对一切相信的人来说,就像那可爱的麀鹿,可喜的母鹿(箴5:19);祂像拿弗他利一样出嘉美的言语,拿弗他利被比作是被释放的母鹿,创 49:21。祂是朝鹿,被神从亘古以来的旨意选出,交给那些围着祂的犬类追捕,诗22:16。但其他人认为这只意味着这篇诗篇所定的曲调。在这篇诗篇中我们看到,

 

I. 对神退后的伤心哀叹,诗22:1-2

 

1. 这可以应用在大卫,或任何一位神的儿女身上,没有了祂眷顾的记号,被祂不悦的重担压住,成了一个被忧伤恐惧压倒的人,热切呼求解救,在这情形里,认为自己是遭神离弃,得不到神帮助,不蒙神垂听,然而却呼求祂,一次又一次呼求“我的神”,继续日夜向祂呼求,热切渴望祂施恩回转。请注意,(1.) 灵里的离弃是圣徒最伤心的痛苦;当他们的证据被遮蔽,神的安慰暂时中止,他们与神相交被打断,从神来的惊恐攻击他们的时候,他们的灵是何等忧伤,他们的安慰是何等枯萎!(2.)但他们对这些重担的哀叹本身,也是灵里有生命、属灵知觉被激发起来的一个好记号。大喊“我的神,为什么我生病,为什么我贫穷?”这让人有理由怀疑这人是否不知足和爱世界。但是,为什么离弃我?这是一颗把自己的幸福与神的眷顾捆绑在一起的心所说的话。(3.) 我们为神退后哀叹时,我们仍一定要称祂是我们的神,继续呼求祂,以祂作我们的神。我们缺乏得救确据的信心时,必须凭一种坚持的信心生活。“不管怎么样,神仍是良善,祂是我的;祂必杀我,我虽无指望,然而我在祂面前还要辩明我所行的;虽然祂不马上应允我,我还要继续祷告等候;虽然祂沉默,我却不沉默。”

 

2. 但这是一定要应用在基督身上:因为祂在十字架上,在神面前将命倾倒时,祂说的就是这哀叹中的第一句话(太27:6);很有可能祂继续说下面的话,一些人认为祂是重复这整篇诗篇,如果不是大声说(因为那些人听到第一句话,就对祂发出无端指责),也是对祂自己说。请注意,(1.) 基督在祂受苦时,恳切向父呼求眷顾、与祂同在。祂白日,在十字架上呼求,夜间,在园中痛苦时呼求。祂大声哀哭,流泪祷告,恳求那能救祂免死的主,这呼求也是带着一些惧怕,来5:7(2.) 然而神离弃祂,根本不帮助祂,不听祂,这是祂哀叹的,超过哀叹祂全部的受苦。神把祂交在敌人手里;是因着祂决定的旨意,基督被钉十字架和被杀,神没有回心转意,给祂感官方面的安慰。但基督已经为我们使自己成为罪,与此相应,父就把祂置于忿怒和对罪不悦的重压之下。耶和华却喜悦将祂压伤,使祂受痛苦,赛 53:10。但即使在这时候,祂仍紧紧抓住祂与父的关系,以父作祂的神,祂现在是父使用的,祂现在是服事父,很快祂要与父同得荣耀。

 

II. 因此而得的鼓励,诗22:3-5。虽然神不听他,不帮助他,然而, 1. 他要思想神的美善:“但祢是圣洁的,在祢一切安排作为中,不是不公义、不诚实、不慈爱。虽然祢不马上来解救祢受苦的百姓,祢却爱他们,信守祢与他们立的约,不纵容逼迫他们之人的罪孽,哈1:13。正如祢在于自己是无限纯洁正直,同样祢喜悦祢正直的民的服事:祢是用以色列的赞美为居所的;祢喜悦彰显祢的荣耀、恩典和在圣所中与祢百姓特别的同在,在那里他们用赞美来服事祢。在那里,祢总是乐意悦纳他们的敬拜,对于这会幕祢曾说过,这是我永远安息之所。”这表明神对忠心敬拜祂的人奇妙的屈尊俯就 (就是,虽然祂受天使赞美的服侍,却喜悦用以色列的赞美为居所),这可以在我们一切的哀叹中安慰我们就是,虽然神看起来有一段时间转耳不听他们,祂却如此大大喜悦祂百姓的赞美,要在恰当的时候,给他们理由改变他们的语调:应当仰望神,因我还要称赞祂。我们的主耶稣受苦时眼看神的圣洁,传扬尊崇这圣洁的荣耀,以及神恩典的荣耀,这恩典就是,尽管以色列干犯圣物,神却用以色列的赞美为居所。2. 他要从从前世代圣徒因信心和祷告所得福益的经历中得安慰(诗22:4-5):“我们的祖宗倚靠祢;他们倚靠祢,祢便解救他们;所以时候到了,祢要解救我,因为从未有人以祢为盼望,却因他们的盼望蒙羞,从未有人寻求祢,却是徒然寻求。祢自己仍是不变的,仍与过去一样待祢的百姓。他们是我们的祖宗,祢的百姓为列祖的缘故是蒙爱的,”罗11:28。圣约的限定继承权,为的是要支持忠信之人的后裔。祂是我们祖宗的神,必然是我们的神,所以是我们的神。我们的主耶稣在受苦时以此支持自己,就是所有预表祂受苦的列祖,挪亚、约瑟、大卫、约拿和其他人,时候到了都要得解救,也是祂得高举的预表;所以祂知道,祂必不至蒙羞,赛50:7

 

III. 因另一样的苦,就是人的藐视和责备,这哀叹又兴起。这哀叹绝没有之前对神退后的那哀叹一样苦;但正如那触动蒙恩之人的心,这触动宽厚之人的心,这心中一个非常敏感的部分,诗22:6-8。我们的祖宗得尊荣,列祖在他们的日子,起初或最后,在世人眼中显为大,亚伯拉罕、摩西、大卫都是这样;但基督是虫不是人。祂成为人,这是极大的屈尊俯就,往下一步,这是、这将是令天使惊奇的事;然而好像祂作人,这是太过分,太伟大,祂就成为虫,不是人。祂是亚当 一个卑微的人 以挪士 一个愁苦的人,但也是lo Ish 不是一个重要的人:因为祂取了奴仆的样式,祂的面貌比别人憔悴,赛 52:14。人最好的时候不过是虫;但祂成为虫,不是人。 如果祂没有使自己成为虫,祂是不会被人当作虫来践踏。这个词指的是用来染深红色或紫色的那种虫,由此一些人认为,这是指祂流血受苦说的。请看人是怎样虐待祂。1. 祂被人责备说成是一个坏人,一个亵渎神的人,一个不守安息日的人,一个好酒之人,一个假先知,与该撒为敌的人,一个与鬼王结盟的人。2. 祂被人藐视,看作是一个卑微可鄙的人,不值留意,在自己的家乡没有声望,祂的亲属是贫穷的做工之人,跟从祂的人没有一个是官长或法利赛人,而是普通百姓。3. 祂被当作愚昧人遭人讥笑,不仅骗别人,还自己骗自己。那些看到祂被挂在十字架上的人讥笑祂。他们根本不是同情祂,或为祂操心,而是用尽一切侮辱的动作或说法,以祂的没落来责备,加增祂的受苦。他们向祂做鬼脸,取笑祂,以祂的受苦开玩笑:他们撇嘴摇头,说,祂说祂把自己交托神,神可以救祂吧。大卫有时候因相信神而受讥笑;但在基督的受苦中这是按字义和完全应验了。那些讥笑祂的人正是使用这些姿势(太27:39);他们摇头,他们恶意如此之深,以致他们忘记了他们自己正是说出了这些话(太27:43),祂倚靠神,神若喜悦祂,现在可以救祂。我们的主耶稣已经委身,要为我们因罪侮辱神作出赎罪,让自己服在最大耻辱蒙羞的情形下。

 

      IV. 也从这得到的鼓励(诗22:9-10):人藐视我,但祢是叫我出母腹的。大卫和其他义人,作为我们的指引,常常以此鼓励自己,就是神不仅是他们祖宗的神,像前面说的那样(诗22:4),还在他们幼年时候就作他们的神,他们生命一成形,就开始看顾他们,所以他们盼望,祂永不将他们弃绝。在那无助无用状态中为我们做了如此美事的神,当祂兴起我们、看护我们,使我们有一些能力服侍祂的时候,不会将我们离弃。请看神使用护理看顾我们的早期例子, 1. 在出生的时候:祂也是叫我们出母腹的,否则我们早就已经死在母腹中,或在生产时窒息而死了。每一个人具体出生的时候,一开始就有神护理这丰富的证据,就像时间始于创造,那时有证明神存在的丰富证据。2. 在母亲怀里的时候:“祢就使我有倚靠的心;”就是说,“祢为我供应食物,保护我脱离我暴露其中的危险,这就使我有倚靠的心,这鼓励我在一切的日子都倚靠祢。”在母亲怀里的祝福,正如是在母腹中祝福的冠冕,同样也是我们终生蒙福的凭据;肯定的是,那时喂养我们的神,绝不会让我们饿死,伯3:123. 在我们幼年奉献给祂的时候:我自出母胎就被交在祢手里,这可能是指他在第八天受割礼的时候;那时他被父母交托献上给神,以神作他约中的神;因割礼是那约的一个记号;这鼓励他信靠神。那些如此早、如此庄严被收聚在神威严翅下的人,有理由认为自己是安全的。 4.从那时直到如今,我们经历神对我们的良善,当中有连续不断的保守和供应:祢是我的神我自出母胎,就是从我来到这世上直到今日,就供应我、为我守望,使我得益处。如果我们从一开始发挥理性的时候,就把我们的信靠交给神,把我们的道路交托给祂,我们就无需怀疑,祂总要记得我们幼年的恩爱,婚姻的爱情,耶22。这适用在我们的主耶稣身上,神的护理用特别的看顾照管道成肉身和出生,那时祂生在马棚里,被放在马槽中,马上被暴露在希律的恶意之下,被迫逃往埃及。年幼的时候神爱祂,就召出祂子来(何11:1),记起这点,就在祂受苦的时候安慰了祂。人责难祂,拦阻祂信靠神;但神已经尊荣了祂,鼓励祂信靠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