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诗篇注释及应用观察

94:12-23

 

94:12耶和华啊!祢所管教,用律法所教训的人,是有福的。

94:13祢使他在遭难的日子得享平安,惟有恶人陷在所挖的坑中。

94:14因为耶和华必不丢弃祂的百姓,也不离弃祂的产业。

94:15审判要转向公义;心里正直的,必都随从。

94:16谁肯为我起来攻击作恶的?谁肯为我站起抵挡作孽的?

94:17若不是耶和华帮助我,我就住在寂静之中了。

94:18我正说我失了脚,耶和华啊!那时祢的慈爱扶助我。

94:19我心里多忧多疑,祢安慰我,就使我欢乐。

94:20那借着律例架弄残害,在位上行奸恶的,岂能与祢相交吗?

94:21他们大家聚集攻击义人,将无辜的人定为死罪。

94:22但耶和华向来作了我的高台,我的神作了我投靠的磐石。

94:23祂叫他们的罪孽归到他们身上。他们正在行恶之中,祂要剪除他们;耶和华我们的神要把他们剪除。

 

诗人在宣告对那加患难给神百姓之人的报应之后,在此向受患难之人保证,他们要得平安。见帖后1:6-7。他根据神的应许和他的亲身经历,向受苦圣徒说安慰话。

 

I. 根据神的应许,这些应许不仅救他们脱离愁苦,还确保他们得福(诗94:12):耶和华啊!祢所管教的人,是有福的。在此他的目光超越带来患难的工具,仰望神的手,这就让患难有了另一个名字,给它来带另一种完全不同的色彩。仇敌强压神的百性(诗94:5);他们不达此目标誓不干休;但事情的真相就是,神使用他们管教祂的百姓,正如父管教所爱的儿子一样,逼迫人的,不过是祂使用的杖。然而他们不是这样的意思,他们的心也不这样打算,10:5-7这里应许,

 

1. 神的百姓必因受苦得益处。祂管教他们时,要教导他们,如此被置于神管教下的人时候有福的,因为教训人的,有谁象神呢?请注意, (1.) 圣徒受到的患难,是从父而来的管教,为的是使他们得教训、归正和进步。(2.) 当圣道和圣灵的教训与神护理之工的责备并行时,这两样就向人显明,他们是有福的,并要帮助他们,使他们有福;因为这样,它们就是人得儿子名分的标志,成圣的途径。我们受管教时,必须祷告求神教导,认真察看律法,看它是对神护理作最好的说明。向人行善的,并不是管教本身,而是与管教一同来到的教训,是对管教的说明。

 

2. 他们必看透他们的受苦(诗94:13):祢使他在遭难的日子得享平安。请注意, (1.) 神的百姓遭难之后,有一安息为他们存留,患难可能多而漫长,却必可以数算得尽,时候到了就要完结,并不永远持续。派来患难的,要派来安息,使祂可以按照祂使他们遭受患难的时间安慰他们。(2.) 因此使用他们的苦难教导他们,使祂可以预备他们得救,然后赐他们安息脱离苦难,他们得到归正,可以得解救,患难在完成它的工作后,可以被除去。

 

3.他们必得看见,作使他们受苦工具的人遭毁灭,这是应许的事,不是为了满足他们任何的怒气,而是把荣耀归给神:惟有恶人陷在所挖的坑中(其实是正在挖的坑中),神在安排祂的箭与逼迫者为敌,与此同时祂在为他们立定和平。

 

4. 虽然他们会消沉,但肯定必不遭丢弃,诗94:14 神受苦的百姓当确信这一点,就是无论他们的朋友会如何待他们,神都不会把他们丢弃,不会把他们从祂的圣约,或从祂的看顾中扔出去;祂不离弃他们,因为他们是祂的产业,祂不会放弃对他们的产权,也不会容自己被剥夺这产权。圣徒保罗以此安慰自己,罗11:1

 

5. 情况虽糟,他们却必要改正,虽然现在偏离正路,他们却必要回归他们正确和远古的道路(诗94:15):审判要转向公义;神护理之工看似的无序(其实并无真正的无序)必要得纠正。神的审判,即祂的治理,有时似乎与公义相距甚远,恶人兴旺,最好的人遭遇最坏的待遇;但它必再次转向公义,不是在这个世界,就是最迟在那大日审判的时候,那审判要把一切拨乱反正。那时心里正直的,必都随从;他们必用赞美,带着全然满足来随从;他们必转向兴旺繁荣的光景,原本暗淡,现在发光;他们必让自己顺从神护理的安排,用恰当的情感随从它一切的作为。子民必跟随祂,11:10。哈蒙德博士认为这是最明显首先应验在耶路撒冷被毁,后来是信异教的罗马被毁,钉基督十字架的人和逼迫基督徒的人被毁,众教会因此得到安息上。那时审判转向公义,转向恩赐良善,眷顾转向神的百姓,他们之前遭践踏,那时他们要大大受到敬重。

 

II. 根据他的亲身经历和观察。

 

1. 他和他的朋友曾遭残忍不虔之人压迫,他们手中把握大权,以此虐待所有的义人,滥用这权力。他们自己是作恶的,作孽的(诗94:16);他们纵容自己陷入各式各样的不虔和道德败坏,那时他们的座位就是奸恶的位,诗94:20。他们用自己的高位为罪正名,用他们的权柄支持罪,实现他们邪恶的目的。本应让作恶的惧怕,保护和称赞行得好的位置,竟然成为罪孽的座位和庇护所,这真可悲。那是奸恶的位,坐在其上一伙的人架弄残害,使用权柄施行残害,把它变为律例。就算人的律例反对作孽时,作孽就已够胆大妄为,人的律例往往太过软弱,不能对它有效遏制;但当它得到律例支持,它就是何等傲慢,何等害人!作孽得到律例支持,这并不能使作孽变为正当,而是变得更恶劣得多;这也不能为作孽的提供借口,虽然他们说自己只是受命行事。这些作孽的人,借着律例架弄残害,花大力气确保这律例得以施行;他们大家聚集攻击义人,义人不敢守暗利的恶规,行亚哈家一切所行的;他们就将无辜的人定为死罪,因他们违背他们的命令。请看但以理的仇敌的一个实例;他们得到一条不虔的命令,就借着律例架弄残害(但6:7),当但以理不愿从命时,他们大家聚集攻击他(诗94:21),将无辜的人定为死罪,把他扔给狮子。在法律和公义的名义下,最为人类造福的人,经常受到如此待遇,被当作最大的罪犯。

 

2. 他们落入其下的压迫极重压制他们,也压迫他们的灵。但受苦的圣徒受逼迫,发现自己疑惑丧气时,请他们不要绝望;诗人在此就是这样:他的心几乎住在寂静之中(诗94:17);他已无计可施,不晓得该说什么,该做什么;按他自己的想法,他的生命已到尽头,准备落入坟墓,那寂静之地。圣徒保罗情形也是类似,自己心里也断定是必死的,林后1:8-9。他说,“我失了脚(诗94:18);我要离去不能挽救;没有解决的办法;我必要跌倒必有一日我死在扫罗手里。我的盼望辜负我,我不能像从前有时那样,为我的信心找到坚固的立足点。”诗73:2。对他的处境,对这处境的解释,对他要走的道路,可能的结果,他心里有大量疑惑纠缠不清的念头。

 

3. 他们在这急迫中寻求帮助、援救和一些缓和。(1.) 他们寻求,但却失望(诗94:16):“谁肯为我起来攻击作恶的?我有任何朋友,是爱我,为我出来辩护的吗?公义有任何朋友,出于对不义的义怒,要为我受伤害的事辩护吗?”他看,但无人施救,无人给他支持。请注意,欺压人的一方掌权,受欺压的人无人安慰,无人敢认他们,为他们说好话,这就不奇怪了,传4:1。当圣徒保罗被带到尼禄作孽的位前,没有人前来帮助,提后4:16(2.) 他们仰望上天求帮助,诗94:20。他们谦卑求神:“耶和华啊,那在位上行奸恶的,岂能与祢相交吗?祢会纵容支持这些行恶的暴君吗?我们知道祢不会。”当高位是公义之位,实现竖立它的目的时,它就与神相交;因为靠祂君王掌权,当他们是为祂作王,他们的审判是祂的审判,祂要承认他们是祂的用人,任何人抗拒他们,起来反对他们,都要自取定罪;但是当它变成行奸恶的位,它就不再与神相交。公义圣洁的神绝不庇护不义,即使王子和坐在宝座上,是的,即使坐在大卫家的宝座上的,他们的不义神也不庇护。

 

4. 他们在神里面,唯独在神里面找到帮助和解救。当其他朋友辜负他们,在祂里面他们找到一位信实大能的朋友;这要推荐神所有受苦的圣徒来信靠祂。(1.) 神帮助落在极大重压之下的人(诗94:17):“当我几乎住在寂静之中,那时耶和华帮助我,保守我活着,让我不灰心;若不是我信靠祂,盼望从祂得解救,让祂帮助我,我就绝不可能保守了我的心;靠相信祂而活,这让我不被淹没,使我有气息,有话说。”(2.) 神的良善大大支持消沉的灵(诗94:18):“我正说我失了脚,滑入罪中,进到毁灭,落入绝望,耶和华啊!那时祢的慈爱扶助我,保守我不至跌倒,挫败那些彼此商议,专要从我的尊位上把我推下之人的图谋,” 62:4。要在灵里得支持,我们不仅仰望神的大能,还仰望祂的慈爱:祢的慈爱,祢慈爱的恩赐,我对祢慈爱的盼望,扶助我。当神的百姓环顾左右,无人扶助他们的时候,神的右手支持他们;当我们感知自己软弱,不能靠自己力量站立,并且到神面前,承认这点,告诉祂我们怎样失脚,那时我们就预备好了接受祂满有恩惠的支持。(3.) 神的安慰是对灵里愁苦之人有效的帮助(诗94:19):“我心里多忧多疑,像众人发出的噪声,像众人彼此拥挤推撞,极其难以驾驭,不受控制,在我有诸多愁苦、挂虑和胆怯的念头时,祢安慰我,就使我欢乐;祢的安慰如此及时临到,使我不平的思虑沉默,让我心思安宁,没有欢乐是比这更大的了。”当世上的安慰被忧伤的念头紧追不放,它就几乎不能给人带来任何欢乐,它们是对沉重的心歌唱罢了。但神的安慰触及人心,不仅是幻想,并要随之带来那平安、那欢乐,是世人的微笑不能带来,世人的皱眉不满不能夺去的。

 

       5. 神是,并将要作公义的审判主,支持保护义人,惩罚报应恶人;这是诗人确信和经历的。(1.) 祂要为受伤害的人伸冤(诗94:22):“当没有其他人愿意、能够、敢庇护我的时候,耶和华向来作了我的高台,保守我,使我免于我苦难的恶,使我不被它们压制沉没和摧毁;祂作了我投靠的磐石,我在这磐石的穴里寻求投靠,在这磐石之上可以立足,不被危险触及。”神是祂百姓投靠的避难所,他们可以飞奔向祂,在祂里面他们是安全的,可以稳妥;祂是他们投靠的磐石,像磐石一样,如此强大、如此坚固、不可攻破,不可摇动:自然的稳固有时超越人工的加固。(2.) 祂要审判害人的(诗94:23):祂叫他们的罪孽归到他们身上;祂要按他们所行的待他们,他们所行、图谋反对神百姓的伤害,要原原本本加在他们自己身上:接着的是,他们正在行恶之中,祂要剪除他们。神若把一个人自己的恶加在他身上,他的悲惨就没有比这更大的;神要记住他的恶,让这恶把他修剪,神要报应这恶,让这恶把他剪除。这篇诗篇以对此得胜的确据结束:耶和华我们的神,要站在我们一边,认我们是属于祂,要把他们剪除,使他们不得与祂有任何的分,就这样必使他们全然痛苦,他们的排场和权势全然不能给他们帮助。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