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诗篇注释及应用观察

诗篇第9

 

在这篇诗篇中,I. 大卫因着神为他的事辩护,赐他得胜,胜过他和他国家的敌人而赞美神(1-6节),并呼吁其他人与他一道歌唱赞美,11-12节。 II. 他向神祷告,让他因他自己得救与他敌人的毁坏,仍有进一步的缘由赞美祂,13-14节,19-20节。III. 他因确信神要审判世界(7-8节),保护祂受欺压的人(9-1018节),让祂和他们的死敌败坏(15-17节)而夸胜。这非常适用在弥赛亚的国度上,这国的仇敌已经部分被摧毁,还要越来越多被摧毁,直到他们都变成祂的脚凳,我们可以让自己确信这一点,就是神要得着荣耀,我们要得着安慰。

 

9:1-10

 

大卫的诗,交与伶长,调用穆拉便。

 

9:1我要一心称谢耶和华,我要传扬祢一切奇妙的作为。

9:2我要因祢欢喜快乐,至高者啊,我要歌颂祢的名。

9:3我的仇敌转身退去的时候,他们一见祢的面,就跌倒灭亡。

9:4因祢已经为我伸冤,为我辨屈;祢坐在宝座上,按公义审判。

9:5祢曾斥责外邦,祢曾灭绝恶人,祢曾涂抹他们的名,直到永永远远。

9:6仇敌到了尽头,他们被毁坏,直到永远。祢拆毁他们的城邑,连他们的名号都归于无有。

9:7惟耶和华坐着[为王],直到永远;祂已经为审判设摆祂的宝座。

9:8祂要按公义审判世界,按正直判断万民。

9:9耶和华又要给受欺压的人作高台,在患难的时候作高台。

9:10耶和华啊!认识祢名的人要倚靠祢,因祢没有离弃寻求祢的人。

 

这篇诗篇的标题对它写作的情形讲得很不确定。它是调用穆拉便,一些人认为它是指歌利亚的死说的,其他人认为它指的是拿八的死,还有其他人认为这是指押沙龙的死说的;但我倾向认为它的意思只是这篇诗篇以此歌唱的某种曲调,或某种乐器;大卫在这里夸胜将其击败的敌人是非利士人,以及反对他登基作王的其他邻国的民,他与他们相争,在他开始作王时制伏了他们,撒下5:8。在这些经文中,

 

I. 大卫为着神的慈爱、神最近为他和他的统治所做的大事,激发自己、让自己投身来赞美祂,诗9:1-2。请注意,1. 神期望祂为他们行了奇妙大事的人,要以恰当的赞美来回应祂。2. 如果我们要赞美神,蒙祂悦纳,就一定要不仅仅用嘴唇,还要用心真诚赞美,一心在这本分中充满生机和火热赞美。3. 我们为着某样具体的怜悯感谢神时,应当因此抓住机会回想从前所得的怜悯,传扬祂一切奇妙的作为4. 圣洁的喜乐是感恩赞美的生命,正如感恩赞美是圣洁喜乐的言语:我要因祢欢喜快乐5. 无论发生什么,让我们欢喜,我们的喜乐必须经由它,唯独去到神那里,我要因祢欢喜快乐,更以赐恩赐的神,多于为恩赐欢喜快乐。6. 喜乐和赞美通过歌唱诗篇准确表达出来。7. 当神表明自己远超傲慢与教会为敌的人之上,我们就一定要以此机会把荣耀归给祂,以祂为至高者8. 救赎主的得胜应当是被赎之民的得胜;见启12:10;启19:5;启15:3-4

 

II. 他承认,神的大能是他最强大最坚定的敌人绝无法抗衡承受的,诗9:3。他们而是,1. 要被迫转身退去。他们的谋略和勇气不能支持他们,以致他们不能,不敢向前推进他们的计划,而要快快退下。2. 他们一旦转身退去,就要跌倒灭亡;就连他们的退下也要成为他们的灭亡,他们奔逃,不能自救,正如他们战斗不能自救一样。如果哈曼开始在末底改面前跌倒败落,他就输了,不能再占上风;见斯6:13 3. 耶和华的面,以及祂大能的荣耀,足以摧毁他和他百姓的敌人。一人得以有主这同在,就能轻易作成此事;以此神让他的敌人混乱,他是如此得着神与祂的同在。当我们的主耶稣用“我就是”这一句话,就让他的敌人一见祂的面就跌倒(约18:6),这里的这句话就应验了,祂能与此同时就让他们灭亡。4. 当神教会的敌人落入混乱,我们一定要把他们的这混乱归功于那能力,而不是工具,而要归功于祂的面,把所有的荣耀归给祂。

 

III. 他为着神的义,为他辩护而把荣耀归给祂(诗9:4):“祢已经为我伸冤,为我辨屈为我公义的事辨曲,这样的时候,祢坐在宝座上,按公义审判。”请观察,1. 神坐在祂审判的宝座上。判定分争,决定申诉,为受伤害的辨曲,惩罚害人的,这些是属于祂的;因为祂曾说过,伸冤在我 2. 我们肯定神的审判是按照真理,在祂没有不义。神绝不会扭曲公义。如果在我们看来,神护理目前的决定似乎有某些例外,然而这些不应动摇我们对神公义的信念,反而要促进增强我们对将来审判的相信,这审判要将一切拨乱反正。3.无论是谁不承认 、不为公义和受冤屈的事辨曲,我们却可以肯定公义的神要为此伸冤辨曲,火热申辩,绝不容它被压制。

 

IV. 他带着喜乐记载天上的神对地狱一切势力的得胜,赞美这些得胜,诗9:5。神的大能和公义分三步发出,抗击与神刚刚在锡安祂的圣山上设立的王为敌的外邦和恶人。1. 祂阻止他们:“祢曾斥责外邦,向他们发出祢对他们不悦的实在证据。”祂在毁灭他们之前做此事,让他们可以从神护理的责备中得到警告,免得自我毁灭。2. 祂剪除他们:祢曾灭绝恶人。恶人被标上记号遭受灭亡,一些人成了神在这世上施报应的公义和毁灭大能的标记。3. 祂将他们埋葬在湮没和永远臭名昭著之中,永远涂抹他们的名,不再被人带着任何敬意记起。

 

V. 他向神如此显现与他们反对的敌人夸胜(诗9:6): 拆毁城邑。可作,“仇敌啊,你拆毁了我们的城邑!至少打算,想象要如此行。”或作,“神啊,祢拆毁他们的城邑,让荒凉临到他们的国。”两样理解都有可能,因为诗人要敌人知道,1. 他们遭拆毁,这是公义,神只不过是在为他们对祂百姓所行、所谋划的一切伤害审判他们。以色列恶毒和搅扰的邻国,如非利士人、摩押人、以东人和亚兰人,曾经侵犯他们(那时以色列中没有王与他们争战),拆毁他们的城邑,尽他们所能,要让连他们的名号都归于无有。但现在情况调转过来反对他们;他们对以色列的拆毁永远终止,他们现在将不得毁灭以色列人,而是自己必然要遭毁灭,赛33:12. 这是完全和最终的,这样的拆毁要永远终结他们,连他们城邑的名号这本身也要与他们一道归于无有。时间如此吞灭一切,神公义的审判更是比这大得多地让废弃临到罪人身上,庞大和人口众多的城邑沦陷为如此的废墟,连它们的名号也归于无有,那些寻找这些城邑的人,在它们曾经矗立的地方都找不到它们;但我们是等候一座根基强大得多的城。

 

      VI. 他以神安慰自己和其他人,思想神,让自己欢喜。1. 思想祂的永恒。在这地上我们看不到任何持久的事,就连坚固的城市也埋在垃圾之下,被人遗忘;惟耶和华直到永远,诗9:7。祂的存有不改变;祂的福乐、大能和完全,是地狱和地上一切联合起来的势力都无法触动的;它们可能终结我们的自由、我们的特权、我们的生命,但是我们的神仍是一样,即使在洪水泛滥之时也坐着为王,不被摇动,不受干扰,诗29:10;诗93:2 2. 思想祂在治理和审判上的主权:祂已经设摆祂的宝座,已经用祂无限的智慧加以立定,以祂不变的旨意加以立定。当教会仇敌的势力威胁人,教会事情的光景让人忧郁不解时,思想到神现在作王统治这个世界,很快要审判这个世界,这是对义人的极大支持与安慰。3. 思想祂一切治理实施中的公正公义。祂按照公正亘古不变的法则,每天行事公正公义,在末后那日行事公正公义(诗9:8):祂要按公义审判世界,审判所有人和一切争议,按公义、按正直判断万民(要决定他们在目前和将来状态中的命运),以致不会有一丝有违这一点的迹象。4. 思想神对祂自己子民的特别眷顾,以及祂带领他们进入其中的特别保护。永远长存的主是他们永远的力量和保护任何时候他们受到伤害搅扰,;审判世界的神必然要为他们发出审判(诗9:9):祂要给受欺压的人作高台在患难的时候作高台,作高台、坚固台。受欺压,在为他们命定的时候经受患难,这是神百姓在这世界上的分。神可能不会马上为他们显现,拯救他们,为他们伸冤;但他们在愁苦当中可以凭信心奔向祂,以祂作高台,可以依靠祂的大能和应许得安全,不让真正的伤害临到他们身上。5. 思想那些以神作为他们高台的人,他们甘甜的满足和心思的安定(诗9:10):“耶和华啊!认识祢名的人要倚靠祢,就像我已经倚靠的那样(因神的恩典在所有圣徒身上都是一样的),然后他们就要像我发现的那样,发现祢没有离弃寻求祢的人;”因为神的眷顾对所有圣徒都是一样的。请注意,(1.) 人越认识神,就越倚靠祂。认识祂是无限智慧的神的人,要倚靠祂,超过能得见祂的地步(伯35:4);认识祂是大能的神的人,要在对受造物的信靠辜负人所托,没有别的可以依靠时去倚靠祂(代下20:12);认识祂是无限恩典良善的神的人,虽祂必杀他们(伯13:15), 也必倚靠祂。认识祂是诚实忠信不可违背的神的人,要以祂应许的话语大大欢喜,以此为安息,虽然应许的成就可能延迟,中间过程的护理之工看上去与之对立。认识祂是万灵的父,永在的父的人,最关心的,是要把他们的灵魂交托给祂,在一切时候倚靠祂,直到尽头。(2.) 人越倚靠神,就越寻求祂。如果我们倚靠神,我们就会用相信和热切的祷告寻求祂,始终谨慎,为要在我们全部行事为人上得蒙神喜悦。(3.) 神从未、将来也绝不会不认、弃绝任何按正途寻求祂、倚靠祂的人。虽然祂要击打他们,却不会不让他们得安慰;虽然祂看似有一阵时间把他们离弃,祂却要用永远的慈爱把他们收聚。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