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诗篇注释及应用观察

7:10-17

 

7:10神是我的盾牌,祂拯救心里正直的人。

7:11神是公义的审判者,又是天天[向恶人]发怒的神。

7:12若有人不回头,祂的刀必磨快,弓必上弦,预备妥当了。

7:13祂也预备了杀人的器械,祂所射的是火箭。

7:14试看恶人因奸恶而劬劳,所怀的是毒害,所生的是虚假。

7:15他掘了坑,又挖深了,竟掉在自己所挖的阱里。

7:16他的毒害必临到他自己的头上;他的强暴必落到他自己的脑袋上。

7:17我要照着耶和华的公义称谢祂,歌颂耶和华至高者的名。

 

大卫已经在这篇诗篇的前半部分,用祷告和庄严宣告他的正直,把自己的申诉交给神。在后半部分,仿佛凭着对神话语的信心,相信神话语关于义人蒙福安全、继续不悔改的恶人必然灭亡的保证,对这申诉作出判决。

 

I. 大卫相信他要看到神是他大能的保护者和救主,支持他这受迫害无辜之人的恩主(诗7:10):“神是我的盾牌。不仅神是我的盾牌,我的保护,我要认识到祂确实如此;还是我不从任何别的人那里寻求保护与安全;在危险时我把得庇护的指望唯独放在神身上;如果我有保护,这保护必然是神的保护。”一些人把这读作,我的盾牌是在神身上;在神里面有给所有属祂之人得保护的保证。祂的名是坚固台,箴18:10。在两件事上大卫建立起这信心:— 1. 神对所有真诚之人的特别眷顾:祂拯救心里正直的人,用永远的救恩拯救他们,所以要救他们进祂的天国;只要这要使他们得益处,祂便救他们出他们目前的苦难;他们的纯全与正直要保守他们。心里正直的人是安全的,应当看自己是在神的保护下为安全。2. 神对公义公平和普遍看重:神审判义人(亨利先生使用的圣经译本如此作,译注);祂认可每一件公义的事,要在每一位义人身上维持公义,并要保护他。神是公义的审判者(一些人如此解读),祂不仅自己行义,还要求人要行义,报复惩罚一切的不义。

 

II. 他同样相信所有逼迫他的人要遭毁灭,就是所有这些逼迫他,不悔改不把荣耀归给神的人。他在这里宣告他们的灭亡,是为他们的益处,让他们若是可能,就停止与他为敌,或者只是为他自己得安慰,让他不怕他们,不因他们一时兴旺成功而烦恼。他进到神的圣所,在那里明白了,1. 他们是可怒之子,不要嫉妒他们,因为神向他们发怒,是天天向恶人发怒。他们天天做惹动祂怒气的事,祂恨恶这一点,把这积蓄起来,以致祂震怒的日子来到。正如对祂百姓来说,祂诸般的慈爱每早晨都是新的;同样对恶人来说,祂的怒气每早晨都是新的,因着他们反复的过犯,给这怒气新的原因爆发。即使在恶人最快乐、最兴旺的日子,即使在他们来拜祂的日子,神也是对他们发怒;因为如果神容许他们兴盛,这是祂在忿怒中的容许;如果他们祈祷,连他们的祈祷都为可憎。神的震怒常在他们身上(约3:36),继续加添祂的震怒。

 

2. 他们是死亡之子,正如所有可怒之子都是灭亡之子一样,打上记号分别出来预备毁灭。请看他们的毁灭。

 

(1.) 神要毁灭他们。为他们存留的毁灭,是从全能者来到的毁灭,这应当使我们每一个人惧怕,因为这是出于神的忿怒,诗7:13-14 这里表明,[1.] 罪人归正,可以防止他们毁灭,因为这威胁是有这附带条件:若有人不回头,不离开他的恶道,如果他不放下对神百姓的敌意,那么让他期待他要毁灭;但如果他回转,这意味着他的罪要得赦免,一切都要变好。就这样连引入忿怒警告之前,也有满有恩惠的施恩的言外之意,足以让神对那些灭亡之人的毁灭永远显为公义;他们本可以回转得存活,但他们宁可选择继续和死亡,所以他们的血归在他们自己头上。[2.] 如果罪人不归正,这样阻止这毁灭,神的公义就要为他预备这毁灭。在总体上(诗7:13),祂预备了杀人的器械,那所有死的器械,死是罪的工价。如果神要杀灭,祂将不会缺乏杀灭一个受造之人的器械;神若乐意,就连最小最软弱的,也能成为杀人的器械。第一,有不同的器械,所有都喷着威胁和屠杀之气。有刀,近距离伤人杀人,有弓与箭 ,远距离伤杀那些以为脱离了神报应公义所达限度的人。如果罪人要躲避铁器铜弓的箭要将他射透,伯20:24第二,这里说所有这些杀人的器械都准备好了。神无需去寻找,而是随时都有。刑罚是为亵慢人预备的陀斐特又深又宽,早已预备好了第三,神预备祂杀人的器械时,祂向罪人发出及时警告,警告他们危险,要留余地悔改,防止这死。祂不快快惩罚,宽容我们,不愿有一人沉沦第四,毁灭拖延得越久,给更多时间悔改,如果人不善用这时间,它就更猛烈,临到和永远持续就更沉重;神在等待时,刀正磨快,弓正拉开。第五,不悔改罪人的毁灭,虽然慢慢临到,却是肯定临到;因这是预备的,从前为此预备的。第六,在所有罪人当中,逼迫义人的恶人被树立起来,作神忿怒最显然的目标;神已经准备好祂的箭反对他们,超过反对任何其他的人。他们反抗神,但不能让自己脱离祂审判的控制。

 

(2.) 他们要自我毁灭,诗7:14-16。在这里罪人被描写为是费煞苦心毁灭自己,花更多功夫定自己灵魂为有罪,超过若使用得当,就要救自己灵魂的功夫。用来描写他行为举止的是,[1.] 一位生产妇人的痛苦,以此生出虚假,诗7:14。罪人头脑的算计所怀的是毒害,极尽技巧谋划,设计很深,保持隐秘;罪人的心和它的激情因奸恶而劬劳,花大力气要作成它图谋反对神百姓的恶毒计划。但是当临到生产的时候,所生的是什么呢?是虚假;是自欺,是他右手里的谎言。他不能完成他打算的,如果达到目的,也不能得到他向自己许诺的满足。他所产的是(赛26:18),是碎秸(赛33:11),是(雅1:15),就是虚假[2.] 人用生产的痛苦努力掘坑,然后掉进里面,在里面灭亡。第一,按着对所有罪人来说的这个意义上,这是真的。他们自己预备要毁灭人,就这样为自己预备毁灭,让自己载满罪责,使自己服在他们的败坏之下。第二,对那些对神百姓或他的邻舍所的是毒害的人,这常常是尤为真实;因着神公义的手,这毒害必临到他自己的头上。他们设计要羞辱毁灭他人的,证明是让他们自己陷入混乱。

 

——— Nec lex est jusitior ulla

Quam necis artifices arte perire sua ———

 

设计杀人者,因此灭亡,再也没有比这更公义的法律。

 

一些人把这用在倒在自己刀剑之下的扫罗身上。

 

   我们在歌唱这篇诗篇时,一定要像大卫在这里所做的(诗7:17),要照着耶和华的公义称谢祂,就是因着祂施恩保护祂受苦的百姓,公义报应迫害他们的人,而把这荣耀归给祂。我们就是一定要这样向至高的耶和华歌唱赞美,当祂的仇敌行事傲慢,祂显明自己是在他们之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