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但我亲爱的弟兄,我还以为你是新耶路撒冷的公民呢!”

提到大选,就让人想起司布真先生喜欢讲的一件特别往事。他曾去为他的朋友约翰·欧福德先生讲道,和他几乎一成不变的习惯不同的是,他稍稍晚到了一会儿。他解释说路上拦阻了一阵,把他给耽搁了;另外,他还在路上停下来去投票。“投票!”那位好人惊呼道,“但我亲爱的弟兄,我还以为你是新耶路撒冷的公民呢!”“我是啊,”司布真先生回答说,“但是我的‘旧人’是这个世界的公民。”“啊!但你应该治死你的‘旧人’才对。”“这正是我刚才做的,因为我的‘旧人’是保守党人,我就让他投票给了自由党!”

 

选自司布真《自传》卷三8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