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祂既按着神的定旨、先见,被交与人......— 徒 2:23

祂既按着神的定旨、先见,被交与人,你们就借着无法之人的手,把祂钉在十字架上杀了。— 2:23


芙莱维尔(John Flavel-- 清教徒


我们在按顺序思想了在基督祂自己这一方,以及祂仇敌这一方为祂的死所作的预备工作之后,现在来思想基督的死这件事本身,这是祂降卑的主要部分,是我们得安慰的首要柱石。在这里我们要按顺序思想,


第一,祂的死的种类和性质。


第二,祂受死的方式,就是安静、单独和启发性地去死;在祂十字架上最后七言中留下若干全部都是关于祂的神圣、具有启发性的教训。


第三,祂埋葬时葬礼的庄严肃穆。


第四,也是最后一点,祂死重大的目的和伟大的计划。在所有这些具体方面,随着我们继续对此加以讨论阐述,你要看到对神儿子深深降卑受辱的叙述。


在这节经文中,我们看到对基督经历的死的种类和性质的描写;也有对其原因的叙述,主因和作用性的原因都有。


首先,基督经历的死的种类和性质,在这里是更大概地描写,是一种暴力受死,“你们把祂杀了”:更具体来说,是一种至为羞辱、受咒诅和耻辱的死;“你们把祂钉在十字架上。”


其次,这里也类似讲了它的原因,主因和作用性的原因都讲了。主因,允许、安排和处理关于这死一切事情的,是神的定旨和预见。没有一件作为或一种情形,是不在神至为智慧和圣洁的旨意和决定之下的。


成就此事的工具,是他们这无法之人的手。正如神的这预知和旨意绝没有使他们不得不这样做、强迫他们这样做;同样,它也不让他们摆脱与这的干系,不减少这事一丝一毫的罪性。它没有迫使、强迫他们这些无法之人的手去行他们行了的事,正如扬帆的水手没有抓住风达到自己的目的,强迫这风一样。这不能使他们的行为摆脱罪的任何一方面;因为神行事的目的和方式是一回事,他们行事的目的和方式又是另外一回事。祂的是至为纯洁和圣洁;他们的是至为恶毒和胆大无法无天。Idem quod duo faciunt, non est idema。二者做同一件事,这并不是同一件事。一位严肃的神学家为此很好地说明了这一点。


在神一方,基督的死是公义和怜悯。在人一方,这是杀人和残酷。在祂自己来说,这是顺服和谦卑。所以我们要指出的是,


教义。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不仅被处死,还是被处以最可怕的死,就是死在十字架上。


对此使徒作了清楚的见证,腓2:8。“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在这当中具体说明了祂的降卑;祂降卑以至于死;一种至为强调的重复加重了这一点,“且死在十字架上”。同样徒5:30。“你们挂在木头上杀害的耶稣”,就是你们暴力将祂处死还不够,还让祂受最卑贱、恶毒和耻辱的死:“你们把祂挂在木头上。”


在这一点上我们要讨论三个具体问题,就是基督挂在木头上的死的性质或种类、方式和原因。


1. 我要阐述祂的死的种类或性质,向你表明这是一种暴力、痛苦、羞耻、受咒诅、慢慢的和得不到帮助的死。


第一,基督经历的死是暴力的死。这死本身是暴力的,虽然在祂一方是自愿。“从活人之地被剪除,” 53:8。然而“没有人夺祂的命去,是祂自己舍的,” 10:18。我说祂的死是暴力的死,因为祂不是寿终正寝,即祂不是活到年纪满足才死,很多人是活到他们“命根的水分”,就像灯油一样差不多耗尽,然后像熄灭的灯去了。基督不是这样,因为祂死的时候不过是祂年纪最灿烂兴盛的时候。确实,祂必须不是死于非命,就是根本不死;部分是因为不像所有其他人,在祂里面没有罪,为自然死亡开门路。部分是因为若非如此,祂的死就不可能是为了我们得神接纳和满意的献祭。自死的绝不能献给神,只有那在它力量和健康都充满时被杀的才被献给神。圣殿是基督身体的预表,约2:19。圣殿被毁时,它并不像一座因时间衰残的古建筑物那样倒下,而是在最满有力量时被暴力拉倒。所以祂被说成是受死,为我们按着肉体被处死,彼前3:18。这是第一件事。这是一种虽是自愿,却是暴力的死。因为暴力不是与自愿冲突,而是与自然冲突。


第二,十字架上的死是一种至痛苦的死。确实在这死中,有许多种死是汇集成为一种。十字架既是一种绞架,也是一种刑架。基督在十字架上承受的痛苦,使徒强调地说成是“tas odinas tou tanatou”,徒2:24,“死的痛苦”:但正确来说这是指生产的剧痛:是的,生孩子时的剧痛,一位产妇最剧烈的痛苦。祂的灵魂落在如分娩的痛苦之中,赛53,祂的身体承受剧烈的痛苦;正如阿奎那所说,optime complectionatus,祂是在最强壮的顶峰,有着极正常恰当的体质,祂的感知比标准更精确敏感;在祂受苦的全时间内,祂继续感知;丝毫没有因祂承受的痛苦变得迟钝、麻痹或减弱。


“无疑基督的死包含着人能想象最大、最剧烈的痛苦:因为唯独基督的这些痛苦,是为了相抵人的罪配受的一切愁苦,”被定罪之人要感受到,选民配得感受到的痛苦。要把等同于所有被定罪之人痛苦的痛苦在一个时候汇集在一个人身上,你自己可以判断基督是落在了何等的苦境里。


第三,十字架上的死是一种羞耻的死:不仅因为被钉十字架的人被剥去衣服,相当赤裸,就这样被暴露在蒙羞的场面之中,还主要是因为这是一种为最卑贱、最恶毒的人设定的死。


自由人犯了死罪,不会被定罪受十字架上的死。不会,那被看作是为奴隶所定的死。塔西陀把它称作servile supplicium,对奴隶的惩罚;朱文诺Juvenal)说pone crucem servo,把十字架上放在奴隶背上,指的是一个意思。因人极看重自由人,所以他们表明这一点,就连在他们被夺去生命时,也用更尊荣的死法把他们剪除。这种挂在木头上的死总是被看作是最可耻的。直到今天我们还说,他的死法像狗一样;然而圣经说到我们的主耶稣,来12:2,祂不仅忍受了十字架,还轻看羞辱。顺服父的旨意,为我们的得救大发热心,这让祂忍受十字架的羞辱,藐视当中的卑贱。


第四,十字架的死是一种受咒诅的死。为此缘故圣经说祂为我们“成了‘katara’,咒诅”;因为圣经记着,“凡挂在木头上都是被咒诅的,”加3:13 “他的尸首不可留在木头上过夜,必要当日将他葬埋,因为被挂的人是在神面前受咒诅的。”把人举起置于天地之间,这象征本身就带着极大的羞辱在当中。因为当中意味着,这样被处置的人,是如此可恶、卑贱和恶毒,以致他不配再走在地上,触及地表。当日埋葬的命令,根本没有减轻、反而是加重了这咒诅:讲到这人如此可憎,当他被举起离开地面,挂在天地之间,不配再踏足地上;同样当他死了,人要快快把他埋葬,让这可憎的场面可以尽快被挪走,离开人的眼前;地可以不因他被取下来时躺在它的表面而受玷污。

然而正如有学识的尤尼乌斯Junius 很明智地观察到的那样,这咒诅只是一种礼仪方面的咒诅;因为除此以外,在它本身,按自然律或按民事律,它并不比其它的死更该受咒诅。礼仪律把咒诅加在它,而不是其它死法之上的主要原因,主要是与基督将要死的死法有关。所以读者,请看、请惊叹神的护理之工,基督要按罗马而不是犹太法律被处死。因为被钉十字架,挂在木头上,这是一种罗马的刑罚,犹太人并不使用。但圣经的话是不能废的。


第五,十字架上的死是一种非常缓慢和拖延的死。人是慢慢地死,这就进一步加重加深这死的苦楚。如果一个人非要暴死,那么最好是快快地死;正如被压上重物受死的人,恳求加伤更大重量。那些被吊死的人,被他们的朋友击打胸膛,或拉扯他们的脚跟,这被看作是一种善待。相反,在折磨之中被长久吊着,死慢慢临到我们身上,使我们可以感受到死来临时的每一个步伐,这是一种悲苦。


那位听见那可怜的殉道士一开始受折磨就死去的暴君,是失望地说,Evasit,“他逃过我了。”因为他原打算让他受折磨长久得多。另一位暴君给他的刽子手出的残酷主意,就是“让他死得可以感觉得到自己是怎样死的。”肯定的是,在这方面基督的遭遇比任何其他曾经被钉在木头上的人遭遇更糟。因为祂被挂在那里全时间内,都仍保留着完全的生命和敏感的知觉。祂的生命不是渐渐离去,而是完全在祂里面,直到最后。其他人渐渐死,到了生命尽头,他们的痛觉大大迟钝。他们支撑不住,渐渐断气,但基督在尽全力落在死的痛苦之下,祂的生命完全留在祂里面。这由祂断气时大声喊叫显明出来,这证明祂是充满力量,与所有其他人经历的相反。这让百夫长听到这话时得出结论,“这人真是 神的儿子!”可15:37,39


第六,这对基督来说是一种无援无助的死。有时罪犯受折磨,人给他们醋和没药 ,减弱、缓解和麻痹他们的知觉。如果他们挂得时间很长,就打断他们的骨头,让他们快快脱离痛苦。基督得不到任何这样的恩待。他们不是给祂醋和没药喝,而是醋和苦胆,加重祂的折磨。至于打断骨头,祂在他们来打断祂的腿之前就死了,使之没有发生。因为圣经必须应验,它说,祂的骨头,一根也不可折断。


这就是祂经历的死的种类和性质。就是在十字架上暴力、痛苦、耻辱、受咒诅、缓慢和无助的死,一种罗马人和迦太基人使用的古代刑罚。但君士坦丁大帝为尊荣基督,颁布法令废除了这刑罚,命令不得有人再被钉十字架,因为基督经历了那种死。


第二,关于处决的方式。我们自己一位博学的考古学家说,那些被定罪死在十字架上的人,是用自己的双肩背负他们的十字架,去到处决之地。他们被剥光了所有衣服,因为他们要受赤裸之辱,然后用钉子被钉在十字架上。


关于这执行的方式,一个人用这番话告诉我们:他们让祂(指基督)伸开手,像另外一位以撒那样背着自己的担子,就是那十字架;好使他们可以衡量孔洞。十字架上祂的血迹,让他们知道祂准确的身高;然而他们是多么严格,取了比实际更长的长度,藉此可以同时钉祂十字架,也能把祂肢体拉开受刑。祂被钉上十字架,摩西怎样举蛇,人子也照样被举起来。当主被钉在其上的十字架被插进它的孔洞或基础时,它就猛地一拉祂神圣身体的全部和各个部分。全部重量都挂在祂被钉起来的手上,伤口渐渐变得越来越开,直到最后祂在这些折磨中断气为止。


为了更好向百姓表明他们判决的公正,受刑的原因用大写字母写上,固定在十字架上罪犯头颅上方。我要在下一篇讲道具体来讲这种死的这个附带之事,然后来讲祂的死法:在那情形当中有如此之多神的护理作为,要让我们在这个问题上花上比一些一闪而过的想法更多的功夫。与此同时,接着是,


第三,我们要简单探求基督这样死,而不是受任何其它死法的原因。在各种原因中,有三样是明显的。


第一,因为基督一定要在祂死这件事上背负咒诅,按律法,一种加在这种死上,而不是加在任何其它死法上的咒诅。


博学的马西乌斯Masius)在解释书8:29 艾城王的死(他被挂在树上,直到晚上)时告诉我们,“他的死咒诅可憎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基督的死在那奥秘中被预表出来。”基督来,通过这种死从我们身上取走这种咒诅,所以这必须成为一种咒诅。本应归给我们的所有道德律对人的咒诅,都必须落在祂身上。为了使之成为一种完全的咒诅,什么也不遗漏,祂承受的这种死本身,必须也要有一种它的礼仪律的咒诅。


第二,基督这样死了,而不是承受任何其它种类的死法,是为要应验古时就立下关于它的预表和预兆。所有的祭物都是从地上被举起来放在祭坛上。但铜蛇是特别预兆了这死,民21:9摩西造了一条铜蛇,把它挂在一条杆子上。基督说,约3:14,“摩西在旷野怎样举蛇,人子也必照样被举起来,”使祂可以对应那在旷野按祂所作的生动预表。

第三,基督这样死,而不是受任何别的死法,因为圣经是这样预言祂的,在祂里面所有的预言必须像预表那样完全应验。诗人以基督的身份讲到这死,如此清楚,仿佛他是在写已经成就的历史,而不是如此多年以后将要成就的预言,诗22:16,17:“犬类围着我,恶党环绕我;他们扎了我的手、我的脚。我的骨头,我都能数过;他们瞪着眼看我。”这明显是指祂所有肢体在木头上被拉开,这木头对祂来说是一副刑架。同样亚12:10,“他们必仰望我,就是他们所扎的。”是的,基督在前面引用的地方,约3:14,亲自预言了祂要经历的死,说到“人子也必照样被举起来,”就是挂在天地之间,为要应验经上的话。


就这样你看到了对基督的这死种类、方式和原因的简单叙述。对此的应用,你要在从中推断而出、下列对真理的推论中看到。


推论1. 基督死了吗?祂承受了那暴力、痛苦、耻辱、受咒诅、慢慢和无助的十字架上的死吗?那么肯定的是,在神面前有赦免,为凭信心把十字架上的血应用在他们可怜有罪灵魂上的最大罪人存留的丰富救赎。使徒就是这样讲的,西1:14,“我们在爱子里得蒙救赎,罪过得以赦免。”还有约壹1:7,“耶稣的血洗净我们一切的罪。”有两件事将此显明。


第一,在十字架上的这血中有充足的效力赎最大的罪。


第二,它的效力是由神为相信的罪人设计、计划的。在神的话语当中,这断言有多清楚?


第一,十字架上的血有充分的效力,赎最大的罪,洗净最大的罪。这是明显的,因为如圣经所称的,它是宝血,彼前1:18,19,“知道你们得救赎,不是凭着能坏的金银等物,乃是凭着基督的宝血。”基督的血的宝贵,是出于它与之相连的那一位,那位在万有之上,永远配得称颂的神。因这缘故它被称作神祂自己的血,徒20:28;这配得过是高贵、君王的血;是的,像它那样的尊贵和效力,绝非被造、流淌在除祂以外任何别的人的血脉里的。世上所有受造物的血,甚至连人的血海,都无法与基督宝贵、卓越的血相比,就像一碗普通的水,无法与一条液体黄金的河流相比一般。因着它无价的宝贵,它在神面前成为使祂满足、让祂与人和好的血。所以使徒说,西1:20,“既然借着祂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成就了和平,便借着祂叫万有,无论是地上的,天上的,都与自己和好了。”对住在地上之人来说是救赎的这同一样血,是坚固了那些住在天上的。在这血的效力面前,罪责像灿烂日头面前的影儿一样消失、缩退。它每一滴都有一个声音,向坐在它罪责之下发抖的灵魂说话,这血所说的比亚伯的血所说的更美,来12:24。它洗净我们一切的恶,就是不得安宁和控告人的良心,来10:22。因为它足以使神得到满足,就必然足以使良心得到满足。


良心为满足自己提出的要求,不能多于神为使自己得到满足提出的要求,它接受的,也不少于神为使自己得到满足提出的要求。这血足以使双方都得满足。


第二,正如这血有充足的效力赎最大的罪,同样明显的是,它的功德和效力是由神为相信的罪人使用设计、计划的。无疑,这血为了某种重大目的洗净人,使一些人可以达致这目的。它是为哪些人计划的?这从徒13:39可以显明出来。“你们靠摩西的律法,在一切不得称义的事上信靠这人,就都得称义了。”


信徒罪得赦免,这是基督这宝血倾倒出来所定意要成就的大事,神使用预表此事的所有献祭,向古代教会显明。那预表性的血洒出,说明的是一种赦罪的计划。人按手在祭牲的头上,说明的是相信的途径和方法,藉此那血就按那途径实施在他们身上;它仍以一种更美的途径向我们施行出来。要是神没有计划要实行赦免,祂就不会设立献祭了。


而且让我们思想,这十字架上流出的血,是一位中保的血;这中保来,落在与我们一样的义务之下,以我们的名义,代替我们流出这血;所以这当然释放了那首要的罪犯或债务人,免除对他的控告,来7:22。神能从祂自己儿子,信徒的中保的血和死获取满足,却依然要求相信的人作出满足吗?这是不可能的。使徒说,“谁能控告神所拣选的人呢?有神称他们为义了。谁能定他们的罪呢?有基督耶稣已经死了,” 8:3334。神为什么命定相信和悔改作得赦免的方法?神为什么用祂的话语,在各处呼召罪人悔改,相信这血?用如此多的关于赦罪的宝贵应许,鼓励他们如此行;宣告所有不悔改、不相信,藐视和拒绝这血的人,要遭受无可避免和直到永远的灭亡?我说,这一切说的是什么,岂不就是罪魁有可能得赦罪,所有相信的罪人必然得到一种白白、完全和最终的赦免?哦,这是何等令人喜悦的宣告!从十字架上所流的血,有何等关于平安、赦免、恩典、接纳的大喜的音讯临到我们耳中?


辖制一颗颤惊发抖良心的最大罪责,在基督宝血的效力面前都站立不住,正如罪人本身带着身上一切罪责,在主的公义面前站立不住一样。


读者,神的话语向你保证,不管你过去和现在如何,像你这样染得深深的罪,都已经在这血中被洗净了。保罗说,“我从前是亵渎的,逼迫的,侮慢的;然而我还蒙了怜悯,”提前1:13。但你可能会提出反对意见,说这是一个罕见特殊的例子,很重要的问题就是,还有没有任何其他罪人,像他那样找到同样的恩典?如果你像他一样相信基督,这就根本没有问题;因为他告诉我们,16节,“然而我蒙了怜悯,是因耶稣基督要在我这罪魁身上显明祂一切的忍耐,给后来信祂得永生的人作榜样。”所以按照他蒙怜悯的同样根基,你也可以得着怜悯。


连那些参与流基督的血的人,也在他们蒙赦免后得着那血的益处,徒2:36。除了内心不信和不悔改,没有什么能拦阻你的灵魂得到这血的祝福。


推论2. 基督在十字架上为相信的人承受了受咒诅的死吗?那么在圣徒的死当中,虽然有极大痛苦,却没有任何咒诅。它仍带着它的箭,以此击打人;但已经失去以及伤害人、毁灭人的毒钩。失去了毒牙的蛇,能嘶嘶作声吓唬人,但我们可以用手抓它,没有危险。当基督为我们成了咒诅,死在基督的肋旁倾倒出它一切的毒液,失去了它的毒钩。

但我对于死对信徒的无伤无害要说什么呢?死肯定是他们的朋友,给他们带来极大益处。正如没有咒诅,同样当中有许多祝福。“死,是你们的,”林前3:22。作为特别的特权和眷顾,是属于你们的。基督不仅胜过了死,还得胜有余;因为祂已经使它对圣徒变得有益,很有用处。基督被钉在木头上,那时好像对来到那里与祂相争的死说,“死,我要作你的灾祸;哦坟墓,我要作你的毁灭。”祂确实是如此;因为祂得胜吞灭了死亡,掳掠了它的权势。就这样,虽然它现在可能让一些软弱的信徒惧怕,却根本不能伤害他们。

推论3。如果基督在十字架上为我们受了受咒诅的死,我们就该何等欢喜为基督顺服、背负任何的十字架?祂有祂的十字架,我们有我们的十字架;但与祂的相比,我们的是何等轻如鸿毛?祂的十字架确实是沉重的,然而祂却是何等安静温柔支持着它!“祂忍受了十字架,” 虽然我们的十字架不能与祂的相提并论,我们不能忍受、背负我们的十字架。有三件事,要奇妙地给我们加力,去背负基督的十字架,在世上为基督的十字架作美好见证。


第一,我们背负着它只不过是走短短的路程。第二,基督背负着它最沉重的一端。第三,有数不尽的祝福和怜悯在基督的十字架上生长。


第一,我们要背负它,不过是走短短的路程。一位圣洁的人说,基督要圣徒一生中喜忧参半,这对我来说就足够了。喜忧每一部分都在我们的日子里有份,就像日夜是时间友好的伙伴,在它们当中平分时间。但如果忧愁是我们在这地上日子最贪心的那一半,我知道喜乐的日子将要破晓,远远补偿我们所有伤心的时刻。


让我们的主耶稣用黑白、祸福编织我这短短的时间。让玫瑰与刺为邻。“我们渡过河的时候,基督要大声说,放下十字架,上到天堂,直到永远;打倒地狱、打倒死亡、打倒罪、打倒忧愁;荣耀要起来、生命要起来、喜乐要起来,直到永远。的确,基督和祂的十字架在今生是不可分的;然而基督和祂的十字架在天堂的门口分手:因为天堂里没有放十字架的地方。一滴眼泪、一声叹息、一颗哀伤的心、一样惧怕、一样损失、一个忧愁的念头,都不能在那里找到住处。”忧愁和圣徒不是像结婚一起永远在一起的!假如是这样,天堂也要使之离婚。生活不过是短暂,所以十字架不可能长久。我们受苦不过是一时之间,彼前5:10。它们只不过是现在的苦楚,罗8:18


第二,正如我们要背负基督的十字架,不过是走短短的路程,同时基督祂自己是背负着它最沉重的一端。正如一个人高兴所说的那样,祂论到他们的十字架说,一半是我的。祂与他们平分受苦,把最大的那一份归给自己。一个人甜美地说道:“看到基督和我们之间的一个十字架,这是何等甜美的场面。听到我们的救赎主说,信徒每一声叹息、每一个打击、每一样损失,有一半是我的。因为它们被称为基督的患难,基督所受的凌辱,西1:24,来11:26。当两人是一艘船的合伙人或船主,一半的得利,一半的损失,是属于这两人每一位的。同样基督在我们所受的苦难中,是与我们得益损失均分一半;是的,那乌黑木头最沉重的一端,是落在你的主身上的。它首先落在祂身上,不过是从祂那里弹回到你身上;”“辱骂你人的辱骂,都落在我身上,”诗69:9。不,按实情来说,基督不仅背负一半,或更大部分,还是背负我们全部的十字架和重担。是的,祂背负全部,并且超过全部;因为祂既背负我们的重担,也背负我们,否则我们就会快快在我们的重担之下跌倒、晕厥过去了。


第三,正如我们背负走得不远,基督背负着最沉重的部分,是的,为了我们背负一切的重担,是的,也背负着我们和我们的重担;同样最后,想到何等数之不尽极多的祝福和怜悯,是分别为圣的十字架的果子和产物,这就令人为之一振。因为那木头得到基督的血如此丰富的浇灌,它为信徒带来何等众多美好和丰盛的果子。


有一个人说过,我们的苦难和我们的灵魂一样,是在基督的血里洗过。“因为基督的功德给神儿女的十字架带来一种祝福。我们的苦难让我们得着一条通过祂自由的通道。鬼魔、人和十字架是欠我们债的;死和所有的风浪是欠我们债的,在水面上吹动着我们可怜被抛来抛去的小船,让我们把货物抛尽,把客旅送到他们自己认识的岸上。所以我们要死,却要活着。我不认识有哪一个人,是背负一具丝绒造的十字架的,人而是背负神所要求的材料造成的十字架;但实实在在的是,虽然如此,却没有一个正当的市场,可以买得十字架;啊,然而我不敢说我有自由出售基督的十字架,免得我也同时出卖喜乐、安慰、对爱的认识、忍耐和新郎美好的临到。我不过只是有为基督受苦的一点点经历,但让天上审判我、为我作见证的主,把我的灵魂放在公义的天平上,看看我是否在为祂和祂的真理受苦时,找到一个新兴的天堂、一个满有荣耀安慰的小小乐园、以及基督让人心喜悦的爱的亲嘴。我的监牢是我的宫殿,我的愁苦是与喜乐的儿女同受的苦。我的损失是让人富足的损失,我的痛苦是让人安舒的痛苦,我熬炼的日子是神圣和有福的日子。我可以对我的朋友诉说新认识的关于基督的故事。哦,我是蒙了我主耶稣锉刀、锤子和火炉何等的恩惠!祂现在让我看到,基督的麦子何等美好,经历祂的磨坊、祂的炉子,被做成祂自己桌上的饼。受试炼的恩典比恩典更美,比恩典更多,它是处在摇篮时期的荣耀。”


“不经试炼,有谁认识恩典的实在呢。哦,除了基督如此辛苦努力并受苦赢得的以外(姑且容我这样说),祂在我们身上得到的是多么得少。没有了十字架,信心会多么快快变得冰冷?所以当以喜乐背负你的十字架。”


推论4。基督为我们死,是的,经历了最可怕的死吗?那么结论就是,我们所蒙的怜悯是花极大力气带给我们的,我们享受成果是甘甜,是基督付出极大代价、艰难获得的。肯定的是,在我们领受的每一样恩惠上都写着这训言,血的代价,西1:14,“我们在爱子里得蒙救赎。”对此一位已故言语简洁的作家这样表达他自己。“蒙恩的道路在这里是让人深思的;生是通过死而来;神在基督里来;基督在血里来:最上好的怜悯是通过最大的苦而来;最大的眷顾是在血里向我们游来。以色列是通过红海来到迦南。很多人失去生命,大量的血流出;这片流奶与蜜之地首先要流淌着血,然后以色列才能继承应许。七族被灭,然后迦南地才分给以色列人,徒13:19。罪让怜悯如死一般艰难带出。每一位宝贵的孩子成为基督徒,都是每一位便雅悯便俄尼,每一位神右边的儿子,每一位忧愁之子,让生出他的母亲死去。在亚当违背神的旨意之前,让他称心的事不带苦涩:在他死之前,一样怜悯无需死了才带出另外一样怜悯。但是,哦!这当如何提升我们所蒙怜悯的价值?什么,要付血的代价,宝血的代价,十字架上流的血的代价!哦,这当 引发我们何等的敬佩!”


这同一位说话机巧的作者补充道:“人倒是按事情怎样得到,多于按事情本身来看重这些事。对于我们这些软弱的人来说,从远处得来,花大价钱,是这一切让事情变得珍贵、赋予事情价值。圣经以此为根据,讲到我们极大的财富时,是讲为它付出的大价钱,这是顾念我们软弱的做法,我们更看重为事情付出的代价,过于看事情们本身。圣经知道若有什么是打动我们的,这就是了,‘祂爱我们,用自己的血使我们洗去罪恶,’启1:5


“人是一种讲法理的受造物,很看重为一件事要付什么代价。这要付出多少?嗨,这让基督付出祂自己的血为代价。对我们而言,颜色更胜于布料,红色是通常打动我们的颜色:所以基督的衣服染血,祂穿着这装束称羡道,‘这从以东的波斯拉来,穿红衣服的是谁呢?’”


那么你就要小心,不要滥用基督付出如此多极苦的剧痛与阵痛得来的怜悯。让这一切使得基督对你来说变得更加宝贵,让你深深感受到祂的恩典和慈爱,说道,

为着耶稣基督感谢神。



备注:本讲道系列系与改革宗经典出版社(http://china-truth.com/)合作完成,为初稿,最终版本将由改革宗经典出版社网站发表,平装本将适时发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