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耶路撒冷的女子,不要为我哭,当为自己和自己的儿女哭。”—— 路23:27,28

有许多百姓跟随耶稣,内中有好些妇女;妇女们为祂号啕痛哭。耶稣转身对她们说:“耶路撒冷的女子,不要为我哭,当为自己和自己的儿女哭。”—— 23:27,28

芙莱维尔(John Flavel-- 清教徒

死刑判决一旦向基督发出,行刑就接踵而来。他们把祂带离厄巴大去到各各他,极其盼望把祂钉十字架,眼看祂受折磨得满足,就像老鹰用爪擒获羔羊,带到某处岩石顶上准备吞噬,心急要把这羔羊的肉撕裂,喝它的血一样。

 

福音书作者在这里让人看到一段令人难忘的经文,这是在他们前往执行死刑的那地方途中发生的事,讲的是一些人跟祂出到城外,嚎咷痛哭,至为温柔同情地表明她们为祂可怜难过:不是所有人的都心硬,不是所有的人都没有眼泪。“有许多百姓跟随耶稣,内中有好些妇女;妇女们为祂号啕痛哭,”等等。

 

I. 在这一段我们看到两部分,就是耶路撒冷的女子为基督痛哭,以及基督对她们的回答。

 

1. 耶路撒冷的女子为基督痛哭。关于她们,我们要简短察究她们是谁,她们为什么痛哭。

 

(1.) 她们是谁?经文称她们作“耶路撒冷的女子,”,就是耶路撒冷的居民;这是一种希伯来文的表达方法,就像“锡安的女子”,“以色列的女子”一样。可能这群人当中大部分是妇女;有很多人,一支哀哭的大军,跟着基督出到城外,走向祂受死的地方,为祂号啕痛哭。

 

(2.) 对于她们这痛哭的动因或理由,那些思索这个故事的人意见不一。一些人认为,她们的眼泪和痛哭不过是她们更加温柔和直率人性的效力和结果,因着此时在她们眼前如此悲剧性和令人难过的场面受感动、心生怜悯。一位有见识的作家观察得很好:“某个伟大高贵人物的悲剧故事,充满崇高的美德与智慧(然而却遭到非人和忘恩负义的对待),这就打动一些看到或听到这故事的人坦诚的心,这到达最高的地步,仍远远未及信心的程度,这只不过是一种属肉体和血气的热心,源自于想象,欢喜这故事,以及向这人有感而发的智慧原则,这人有高贵的精神,却遭人虐待。这样的故事会激发人里面人道的原则,使之成为一种热切的爱;受苦的基督祂自己看这是有问题的,是不属灵,没有把那些跟着哭的妇女提升到足够的高度,让她们看到弥赛亚如此受人苦待。祂说,‘不要为我哭,就是看到被那些我为他们死的人如此苦待,不要过分为此哭。’”这就是一些人认为的这些人流泪的动因。

 

加尔文把这归于她们的信心,“看这些哭的人是主在那悲惨世代存留的一群余民;虽然她们的信心不过是软弱,然而祂看这是可信的,她们里面有敬虔的秘密种子,后来要成长以致成熟,结出果子。”其他人的意见也认为是这样的意思。

 

2. 让我们思想基督对她们的回答;“耶路撒冷的女子,不要为我哭,”等等。真奇怪,基督竟然禁止她们为祂哭,为落在这空前受难和苦况之中的祂哭。世上若有使人心消化的事,这就是了。哦,内心没有变得刚硬,没有变得比无知觉的岩石更冷酷的人,能忍住不哭吗?人对基督的这回答有两种理解和解释,分别对应对她们忧愁的不同解释。那些看她们的忧愁仅仅是属血气的,是从消极的意义来了解基督的回答,认为祂禁止这些人流泪。那些把她们的忧愁解释为是信心果子的人告诉我们,虽然基督的说法是消极的,但含义是比较性的,就像太9:13所说的那样,“我喜爱怜恤,不喜爱祭祀”,就是喜爱怜恤胜过祭祀。所以在这里的意思是,要为你们自己的缘故,过于为我的缘故哭;为着即将临到你们自己和你们自己儿女的灾难,保留你们的忧愁。我明白你们因着落在我身上的苦况大受感动;但我的受苦要快快结束,你们的要很长久。在这当中祂表现出祂怜悯与同情的性情,仍更顾念其他人的愁苦与重担,过于顾念祂自己的事。

 

确实,灾难临到她们和她们儿女的日子是可悲的日子。那城被攻破被毁时,有何等可怕和前所未有的惨况发生在她们身上,谁没有读过或听过这样的事呢?听到、读到这事的人,有谁能不流泪呢?

 

如果我们按第一种意思理解这话,就是禁止她们表现在为祂流泪痛哭这件事上,那仅仅是属血气和属肉体的情感,这情感是她们对任何其它类似的凄惨故事都会生发的;那么从这而来的观察就是这样,

 

教义1. 因着认识思想基督受苦而来令人消化的爱与忧愁,并不是无误的蒙恩标记。

 

如果你按着后一种意思,把这理解为是她们信心的果子,是从一种蒙恩动因流出的泪水,那么观察就是这样,

 

教义2. 带着信心默想基督为我们所受的苦,这有极大的力量和功效,可以融化破碎人心。

 

我宁可选择按这两支各自阐述,而不是为这争议下一个定论;特别是因为从这两方得到的观察对我们都会有帮助。所以让我从第一支开始,就是,

 

教义1. 因着认识思想基督受苦而来令人消化的爱与忧愁,并不是无误的蒙恩标记。

 

在这一点上我要做两件事,以便预备作应用。

 

第一,表明哀伤忧愁这感动人的情感是什么。

 

第二,人可能如此受感动,甚至是为基督的缘故,然而内心却仍未得更新。

 

第一,哀伤忧愁这感动人的情感是什么。

 

眼泪不是别的,正是思想受压制、被忧愁挤压而出的汁水。愁苦压制人心,人心如此受挤压,有时发泄流露出泪水、叹息、呻吟等等,这有两种:蒙了神恩,完全超自然的;或者俗的,全然属血气的。人心蒙受神恩的感动或忧愁同样也有两种:惯常的或实际的。惯常的身体方面的忧愁,就是任何堂堂正正的原因向人心表明出来,要求人发出这样的忧愁时,得更新的人心那蒙了恩,忧愁感动的品性、倾向或趋势 。圣经的说法是,结36:26,“除掉石心,赐给肉心”,就是被打动的心,顺服这样的要求和考虑,感动它忧愁。

 

实际的忧愁是因正当情形生发的倾向的表达和显明;它在两方面表达出来,内在的影响,就是心情沉重、羞耻、厌恶、决心、以及因罪的缘故在心里生出的圣洁的嫉恨;或也由更外在和可见的影响表达出来,如叹息、呻吟、眼泪等等。前者对于按着神的意思忧愁来说的根本的,后者是按情况而异、非本质的,非常取决于人固有的性情和身体的体质。

 

自然和常见的感动,不是别的,只不过是一种更好脾气的结果,一种更直率的灵、更外向的体质的果子,它既会在属灵的场合,也会在任何其它场合表现出来;正如奥古斯丁所说,他读到狄多(迦太基女王——译者注)的故事也会大哭。基督的历史是非常悲剧性和令人感动的历史,可能会让一个性情直率的人感动消化,当中却根本没有更新的动因。所以,

 

第二,我们的情感可能被感动消化,甚至是为基督的缘故,然而却没有无误的证据,表明内心蒙恩。这样的原因有,

 

1.因为我们发现,人可能会显出各样的感情,他们却不只不过是暂时相信的人。在太13:20,内心如石头地的听道之人“听了道,当下欢喜领受”,听约翰讲道的人也是如此,他们“情愿暂时喜欢他的光”,约 5:35。如果听道可能会引发欢喜的感情,那么为什么也不能引发忧愁呢?如果福音显明的安慰人之事,可以因着同样原因激发起一个人,它所显明的伤心之事也可以相应地在另外一人身上动工。就连那些以色列人也是如此,摩西告诉他们,因着他们离弃耶和华,他们要落在刀剑之下,不得兴盛,因为耶和华不与他们同在;然而当摩西在他们耳边复述耶和华的信息, 他们就甚悲哀,民14:39。我知道耶和华赦免他们许多人的罪孽,虽然祂报应他们的说谎编造;然而情况依然就是,他们中间多半是神不喜欢的人,林前10:5。我们在圣经历史上看到他们在耶和华面前痛哭悲哀的许多例子,然而他们内心并没有坚定跟从神。

 

2. 因为虽然我们感情性情因其受感动的对象可能是属灵的,然而使它们感动的动机和动因,可能却是属肉体和出于人本性的。当我看到一个人因听道或祷告受感动,甚至流泪,我不能马上得出结论,认为这肯定是恩典的果效;因为有可能,主题内容感动人的性质、讲者的口才、感动人的语气这本身、以及声音的抑扬顿挫,都可能像信心在灵命上动工,灵魂深深关切这些事情那样,吸引人流出泪水。

 

奥古斯丁还是一名摩尼教信徒时,他有时去听安波罗修讲道;他说:“我听他讲道,受到极大感动,甚至多次落泪。”尽管如此,那如此感动他的,并不是所讲题目那属天的性质,而是讲者的能力和罕有的才华。以西结的听众也是如此,结33: 32

 

还有,3. 这些感情的作动可能只是一时激发,一时的情绪,而不是人心心态和性情本身。这两者之间差别极大;有时候连最刚硬和最顽固的心也可能会忧愁柔和,但这并不是它的性情和心态,而只不过是一时激发、一种阵痛、一种瞬间即逝的激情。耶和华就是抱怨这样的人,何6:4,“以法莲哪!我可向你怎样行呢?犹大啊!我可向你怎样作呢?因为你们的良善,如同早晨的云雾,又如速散的甘露。”祂也这样抱怨,诗78:34,35,36。“祂杀他们的时候,他们才求问祂,回心转意,切切地寻求神。他们也追念神是他们的磐石,至高的神是他们的救赎主。他们却用口谄媚祂,用舌向祂说谎。”若这种对神的追念是他们内心蒙恩的性情,这就会持续留在他们里面了;他们就不会像实际那样面对神如此摇摆不定,忽冷忽热。所以我们得出结论,我们不能简单和仅仅根据有时人心的感动和消化,就推论出有恩典在它之上动工。为你们的应用,我要推论出,

 

推论1. 如果这样的人有时思想到基督的受苦,就感受到他们内心冰封消化,受到感动,他们却仍可能受蒙骗;他们的心像石头一样刚硬,对传给他们,敦促他们的事情丝毫不顺服,他们有什么理由会惧怕颤惊呢?有多少的人,我们可以像基督论到那些刚硬的犹太人那样说他们:“我们向你们吹笛,你们不跳舞;我们向你们举哀,你们不捶胸”,太11:17?与那些确实达不到天堂的人差得如此之远的人,必然是达不到天堂。如果那些在神的道的应许之下欢喜,在警告之下痛哭的人灭亡了,那么那些对他们所听的漠不关心,不受触动,就像他们坐的凳子,或者埋在他们脚下的死人,那么他们又会怎样呢?有谁会被任凭如此心硬,以致没有什么能触动、感动他们?人会以为想到希伯来书第六章,这样的男男女女会受惊动,让他们大声疾呼,像我这样毫无知觉、愚蠢、死一般的人,会有怎样的下场呢?如果那些已经蒙了光照、尝过天恩的滋味、又于圣灵有分、并尝过神善道的滋味、觉悟来世权能的人,虽然有如此大大提升的感受,却仍可能像这些人一样如此离弃,就不能叫他们从新懊悔了,那么最刺透人心、使人苏醒的真理对他们不过只是口头讲讲的故事的人,他们的光景我们又该如何评说,如何思想呢?福音的火和锤子不能使他们熔化、击碎,他们是铜是铁,耶6:28,29

 

推论2. 如果像这样的人是永远沉沦了,那么让我们仔细察看他们的根基,看他们是不是以无的事情自以为有。从林前10:12可以清楚看出,许多人处在极其危险的地方,却大受蒙骗,以为自己是安全的。如果你察看关联的经文,就会发现虚妄的信心辖制着大部分的人,这是彻底推翻、败坏极多的认信之人的。

 

讲到这里,再也没有比我们的感情对属灵之事有所触动、消化,与此同时内心却一直继续不得更新,是更容易生出和滋养这种败坏灵魂的虚妄自信的了。正如一位严肃的神学家细致观察的那样,因为这样的人看起来是得着了对一个基督徒所要求的一起,是已经达到了一切知识的目的本身,就是对人心和感情的动工和影响。

 

像这样可怜受骗的人会想,确实如果我真的听道、读经、祷告,却没有任何内在的感动,内心死寂、冰冷、漠不关心,或者我确实在尽责时装出热心感动,实际却是没有,我就大可以怀疑自己是不是一个自欺的假冒为善之人;但我并非如此,我读经看到基督受苦,感受到内心真的多次融化;我听到福音中阐明的天堂荣耀,我感受到内心兴起,有难以言说的喜乐和安慰,狂喜不已;确实,事情如果不是这样,我就本可能会怀疑自己是否没有事情的根;但如果我有知识,还加上有感情,感化的心和有知识的头脑联手,那么我就可以相信一切都好了。我常常听牧师提醒警告他们的会众,不要满足于他们认识里面闲懒不加以应用的概念,而要努力让他们的内心受感动;这个是我已经达到的,所以我会有什么危险呢?我常常听说,一个假冒为善之人的标记,就是他头脑里有光照,却没有把它的影响力照在内心上,而对诚实的人,它是在他们的内心和感情上动工:我发现自己是这样的,所以我是在一种最安全的光景里。人啊,在所有蒙恩的虚假标记当中,没有什么是比那些与真的最相像的更危险的了;魔鬼再也没有比变成光明的天使的时候,是更确实和无可救药地毁灭人的了。要是你心的消化不过是血气开的一朵花,那会怎样?如果你关注的更多是身体方面的好脾气,多于是为这些事情灵魂蒙恩被改变,那又会怎样呢?嗨,情况可能会是这样的。所以不要自负,而要惧怕,警醒。有可能的是,如果你只要在这件事上察验自己的心,你就会发现,任何别的伤感、感动人的故事,都会给你带来类似的影响。也有可能你会发现,你听到天堂和它的荣耀时,会有各种的狂喜和喜乐,然而在那极度的感情过后,你的心是习惯性地属地,你的心思意念却不在天上。你能为与基督受苦有关的一切事情痛哭,却没有如此为罪受感动(那是可称颂的基督受苦的因),以致为祂的缘故把一件败坏钉在十字架上,抵挡下一个试探,与任何使你得利、或你乐在其中的罪的道路分道扬镳。

 

现在,读者,如果这是你的情况,有你感情的作用,这会让你变得更好吗?你真的认为,因为你能为基督流泪,同时却每天激怒祂、伤害祂,祂对你的看法会更好吗?哦,不要受骗了!你要知道,当你仔细察验,发现自己用你的眼泪代替了基督的血,把你灵魂的信心和信靠放在你的眼泪之上;如果是这样,它们绝不会给你带来任何好处。

 

哦,读者,所以要省察你心,不要太过自信;不要太轻易以这些糟糕无力的根据,作为祸害灵魂的自信。总要记得麦子和稗子一开始萌芽时,彼此看起来是一样的;假冒为善能使自己变成某种其它形状样式,好像是恩典真正的作为,但万变不离其宗,它仍是假冒为善。哦要记得,在十个童女当中,就是使自己离弃和离开对敌基督的敬拜和玷污,归正的认信之人当中,其中五个是愚昧的。

 

在前的,将要在后;在后的,将要在前,太19:30。我们内心的诡诈是大的,耶17:9。撒但的狡猾和诡计是多的,林后113。神的话语当中也记载了许多自欺之人的例子,令人惊奇。还记得你刚刚看过犹大的事。最后的审判也是极其严厉的。不管你多么自信,认为你在那日要十分顺利,然而却要记住,试炼还没有结束。你最后的判决还没有从审判你的主口中而出。我讲这一点,不是要恐吓你,使你愁苦,而要激发你,警告你。灵魂的损失绝非小小的损失,而人根据这些根据,每天都有失去灵魂的。

 

关于建立在这个假定(即这只不过是这些人自然情感仅仅的剧烈反应)之上的第一个观察,讲到这里就够了,但如果按一些人判断的,这是一种更好的动因的结果,是他们信心的果子,那么按我已经告诉过你,从中得出的观察就是这一点,,

 

教义2. 带着信心默想基督为我们所受的苦,这有极大的力量和功效,可以融化破碎人心。

 

圣经应许说,亚12:10,“他们必仰望祂,就是他们所扎的;必为祂悲哀,如丧独生子;又为祂愁苦,如丧长子。”在这里请认真思想源头和动机,“他们必仰望我”,融化破碎人心的,是信心的眼睛。这样的对基督的看见,结果就是,他们要仰望和悲哀,痛苦和忧愁。真正的悔改是从信心的眼中流出的一滴眼泪,这愁苦的大小程度 ,是由带着信心仰望基督引出的。为表明这一点,圣经借用了我们看到的两个最充分悲哀的例子;一位慈祥的父亲为一位亲爱的独生子悲哀的例子,以及以色列民在米吉多谷为那位无与伦比的王约西亚哀哭的例子。

 

现在,为了向你表明,带着信心默想基督和祂的受苦,是怎样美好地破碎和融化蒙恩之人的心,使之以致得救,我要提出这四个原因,信心眼望钉十字架的耶稣为何有破碎人心的效力。

 

第一,凭信心领会基督和祂的受苦,这件事本身就是至为感动人、使人心融化。信心是一面真实的镜子,反映出所有祂的受苦和生活中的痛苦,它表明这些,不是作为虚构、或无聊的闲谈,而是真实可信的叙述。信心说,这话是真实可信的,就是基督不仅披戴我们的肉体;虽然祂在万有之上,是永远配得称颂的神,唯一的主,地上万王的君王,祂却成为人;但这也是至为确定的,就是在祂这肉身之内,祂竭力面对神的忿怒,这忿怒使祂内心充满惧怕和惊奇;生命的主确实被挂在木头上死了;祂像羊羔被牵到宰杀之地,又像羊在剪毛的人手下无声;祂取了我的位置代替我忍受了这一切,这是过于任何有限认识的人所能领会的;为我的缘故祂在十字架上叹息流血;为了我的骄傲、属世、私欲、不信和心硬,祂忍受了这一切。我要说,这样领会基督的受苦,是大有能力感动最冷酷、最麻木的心。你无法想象,表明事情是实在、具有令人信服和满意的证据,和我们把这些事看作虚构或不定之事之间有何等天壤之别。

 

第二,但信心既能领会也能应用;如果它这样做,就必能征服人心。

 

啊基督徒!你能看到耶稣代替你,为你承受神的忿怒吗?你能思想这事不被融化吗?当你像以撒那样被绑着去到祭坛那里,被献给公义时,基督像那公羊被扣在稠密的小树中,代替你被献上。当你的罪引发出一场可怕的风暴,威胁着随时要把你淹没在忿怒的大海之下,耶稣基督被扔进海里平息那场风暴!读者,你的心能集中思想这样的主题片刻之久吗?你能凭信心让自己看到基督,看到祂从十字架上被取下来,全身布满祂自己的鲜血,说道,祂为我受这些伤,祂就是爱我,为我舍己的那一位:从这些伤口有膏油而出,医治我的灵魂;从这些鞭伤我得平安;当祂被挂在十字架上,祂就像大祭司一样在祂胸膛上背负我的名。这是对我这可怜灵魂的爱,纯全的爱,强烈的爱;为着一位仇敌的灵魂,这爱吸引祂从天而下,离开祂在那里的一切荣耀,为了我灵魂和身体这两样,忍受这些痛苦。

 

哦,你们举起内心思想这扎心的事太久,你们的心肠就要作痛,就要像约瑟那样找一个地方倾诉内心的情感。

 

第三,信心不仅能领会和应用基督和祂的死,还能从祂的死思想、得出关于这些事的结论,用对祂的爱充满人心,在祂面前将人心击碎。当它看基督死了,它推论道,基督是为我死了吗?那么我就是在律法下死了,被宣判定罪受永远的死;林后5:14,“一人既替众人死,众人就都死了。”律法向我作出宣判时,我的案情何等有祸了。我不能肯定自己什么时候躺下,但可能在我起来之前,这判决就要执行;我的灵魂和地狱之间不过是一口气息之隔。

 

再一次,基督是为我死吗?那么我就不再死了。如果祂被定罪了,我就得赦免了。“谁能控告神所拣选的人呢?有神称他们为义了,有基督耶稣已经死了”,8:33,34我的灵魂如鸟逃脱了捕鸟人的网罗;我曾被定罪,但现在被算无罪;我曾死了,但现在活过来了;哦,基督那测不透的丰富!哦,那难以测透的慈爱!

 

再一次,神任由基督为我受这样的悲惨和苦吗?那么祂怎会留下任何事情不给我呢?祂“既不爱惜自己的儿子,岂不也把万物和祂一同白白地赐给我吗?” 8:32。现在我可以安慰依靠祂得赦免、平安、接纳和为我灵魂安排的荣耀。现在我可以安全依靠祂得预备、保护和我身体所需的一切供应。基督是这些怜悯的根源;祂比这一切更多,祂比任何其它恩赐都更与神亲近,在神面前更为宝贵。哦,祂现在把我灵魂带进何等蒙福、快乐和安舒的光景!

 

作为结束,基督为我承受了这一切吗?那么毫无疑问,祂绝不会撇下我、弃绝我;不可能在祂承受这一切之后,祂要撇弃祂为他们承受这一切的人。在这一点上,人心想到出于和流向基督血海的怜悯,就被福音破碎了。

 

第四和最后,信心不仅能领会、应用和推论,还能在所有这些事上比较基督的爱,既把这爱与祂怎样待别人相比,也把这爱与基督所爱的人如何待祂相比。比较基督如何对待别人,这是最令人感动的:祂不像待我那样对待每一个人;不,有很少人能像我那样,述说我从祂那里领受的这怜悯。有多少人,与祂的血无关无份?这些人必须自己承受那忿怒,而祂是亲自为我承担了这忿怒!祂把我找出,把我挑选出来,作祂爱的对象,却任由成千上万的人仍未与神和好;并不是我比他们更好,因为我是那罪魁,远非为义,和任何人一样,没有指望作如此恩典和爱的对象:我罪中的同伴被撇下,我被取走。现在我灵魂充满,我心扩展,扩展得不能自持。

 

是的,信心帮助人把基督的爱与自己作比较,比较他为这爱向祂所作的回应。我的心啊,自从这无以名状的恩典向你显明,你是怎样对待基督的?你以爱报答爱吗?以对应如此的爱的爱报答吗?你是否按照祂在祂自己里面的价值,按照祂对你的慈爱珍惜、看重、看待基督?啊没有,自从那时开始,我已经用我的忘恩负义令祂心里担忧,刺透祂心,让祂伤心千次;我已经容许各样琐事把祂排挤出我心,我已经忽略祂千次,让祂说,这就是你对你朋友的爱吗?这就是我所做的一切,为你所受一切的苦得到的报答吗?我真卑鄙,竟如此报答主!这让我心羞愧、降卑、破碎。

 

当出于信心这般的看见,思想这样的事,人心如此受到感动,这确实就是一个有力的论证,证明你所得的,是超过了所有暂时相信之人所得的。这不是属血肉的指示你的。

 

推论1. 带着信心默想基督和祂为我们所受的苦,有这融化人心的影响力吗?若有,那么肯定人的信心不过是小的。我们无泪的眼睛和刚硬的心,是控诉我们的证据,证明我们不晓得什么是这信心的看见。

 

求神怜悯你们内心的刚硬。在人当中基督和祂的爱遭到何等轻慢!在一些人眼中,祂的血是何等无足轻重。哦但愿我的头为水,我的眼为泪的泉源,好为这样的事哭泣!属肉体的心是何等的怪物?我们的为人,看起来好像神造我们是没有感情,仿佛所有的机智和温柔都枯竭了一样。我们的耳朵如此习惯了听提到基督和祂的血,以致现在这些成了好像是平常的事。如果一位孩子死了,我们会为我们的死人痛哭;但有谁像为一位独生子那样为基督痛哭?男男女女坐听福音却如此无动于衷,以致我们可以论到信心,就像马大就着她的弟弟拉撒路说到基督那样,你(宝贵的信心)若早在这里,如此多的人心在今天、在尽这本分的时候就不会死了。信心是点火的放大镜,把耶稣基督的恩典、慈爱、智慧和能力的光线聚集在一起,把这些投射到人心上,使之燃烧;但没有了信心,我们无论有什么感受都不能以致得救。

 

推论2. 带着信心默想基督和祂为我们所受的苦,有这融化人心的影响力吗?若有,那么肯定的是,兴起感情的正确次序,要从运用信心开始。我看到如此多可怜的基督徒,他们与自己死的内心相争,努力提升感动自己的心,却是不能,这真令我难过:他们抱怨和努力,努力和抱怨,但找不到对主的爱,找不到内心的破碎;他们参加这圣礼那圣礼,尽这责任那责任,希望现在主能感动他们的心,使之扬帆起航;但他们回来之后是失望蒙羞,像打了败仗的军队一样。可怜的基督徒,请听我进一言,我的提议可能要比你已经用过的所有方法更能做成你要做的事,让你更加坚固。如果你真的希望得着一颗为罪被福音融化的心,因敏感认识到基督的恩典和慈爱而忧伤,你的方法并不是强迫你的感情,不是自己焦急,到处去抱怨你有一颗刚硬的心,而是让你自己相信、领会、应用、按照一直以来被神引导的,凭信心作比较;并且看这要成就什么:“他们必仰望我,就是他们所扎的;必为我悲哀。”这是兴起你心,使之破碎的道路和正确方法。

 

推论3. 这是让内心真正破碎的方法吗?如果是,那么让那些一定按此方法达到内心破碎的人,在他们的有生之年,为着如此美好的怜悯赞美主;这是在双重的方面。

 

1. 因为如此感动和消化的心,不是任何属血气或未得更新的人能达到的;如果他们愿意放弃自己在世上一切所有,这也不能买到一滴这样的眼泪,或为基督发出一声这样的叹息;请注意,在前面提到的地方,亚12:10,它所描写的,具有何等特殊恩典的特征。像这样的心态不是与生俱来,也不是由我们自己得到的;因为在那里圣经说这是由主浇灌在我们身上的:“我必……浇灌……他们,”等等。这些悲哀没有虚伪造作,圣经把它与人丧独子的悲哀相比:父母看到这景象,他们的心不会不受触动。

 

血气不是它的动因,但信心是;因为在那里圣经说,“他们必仰望我,”就是相信和悲哀。自我不是这悲哀的目的和中心;这悲哀不是为我们被定罪,而是为扎基督而悲哀:“他们必仰望我,就是他们所扎的;必为我悲哀;”所以这是按着神意思的忧愁,不是前面一点提到的血气肉体的忧愁。所以你活着,就有理由为着像这样如此的特别怜悯赞美主。并且,

 

2. 正如这是正确的,它也是能赋予你的最美好、最宝贵的恩赐;因为它被列在新约首要的怜悯当中,结36:26 这是那约:“我也要赐给你们一个新心,将新灵放在你们里面。又从你们的肉体中除掉石心,赐给你们肉心。”有时你会为着得着你现在有的这心,愿意付出何等代价呢?因为你仿佛仍未得着这心。不管你如何珍惜看重它,神是亲自赋予它非凡的价值;请留意祂是怎样说到它的,诗51:7。“神所要的祭,就是忧伤的灵。神啊!忧伤痛悔的心,祢必不轻看;”就是神喜悦这样的心,胜过世上一切的献祭;从信心、儿子的心流露出来的一滴眼泪、一声叹息,对祂来说是胜过千山的牲畜。就着同一个意思,祂再一次说,赛66:1,2“耶和华如此说:‘天是我的座位,地是我的脚凳。你们要为我造何等的殿宇,哪里是我安息的地方呢?……但我所看顾的,就是虚心痛悔,因我话而战兢的人。’” 即世上一切雄伟的殿宇和辉煌的建筑,和这样忧伤破碎的心相比,并不能给我带来喜悦。

 

哦,那么你当永远赞美主,祂已经为你成就这事,是其他人不能行,除你以外,祂只为少数人行的。


备注:本讲道系列系与改革宗经典出版社(http://china-truth.com/)合作完成,为初稿,最终版本将由改革宗经典出版社网站发表,平装本将适时发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