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给改革加油助力

给改革加油助力

作者:史哲罗(R.C. Sproul  刊登于20106月号 Tabletalk 杂志

 

http://www.ligonier.org/learn/articles/fueling-reformation/

 

    当我看到教会告示板上宣告一场复兴即将来临,我总是困惑不已。告示板上说明教会即将投入复兴的时间和日期。但我想,任何人怎么可能为一场复兴安排时间?真复兴是由神藉着祂的圣灵激动人心作成的主权作为。圣灵进入布满骸骨的平原(结37),运用祂的能力带来新生命,唤醒神百姓的属灵生命时,真复兴就发生了。


    这种事情是不能由任何人的计划操纵的。从历史上看,没有人安排抗罗宗宗教改革的时间。威尔士的复兴并没有列在任何人的日程表上,美国的大觉醒运动也不是写在某人的记事册上的。教会历史上的这些划时代事件是神主权工作的结果,祂用大能推动实际上已经变得奄奄一息的教会。


    但是我们需要明白复兴和改革之间的分别。复兴正如这个词指出的那样,是指一种生命的更新。当传福音成为教会优先去做的事情时,这样的外展工作通常带来复兴。然而这些属灵生命的复兴并不总是导致改革。改革表明的是教会和社会样式的改变。当福音的冲击力开始改变文化的结构,复兴就成长变为改革。复兴能产生出大量的新基督徒,但是这些新基督徒需要成熟,然后才能给周围的文化带来明显的冲击。


    改革会涉及到一种朝更好方向的改变。我们绝不可如此幼稚,以为所有的改变必然都是好的。有时当我们觉得自己萎靡不振,或者改进变得无效,我们便呼求改变,这时忘记了改变可能是退步,而不是进步。我若喝下一剂毒药,这会把我改变,但不是变得更好。尽管如此,改变通常都是好的。


    在我们今天这个时候,我们已经看到那称之为“新加尔文主义”的兴起,这倾向于主要聚焦在那称为加尔文主义的五要点上。教会内的这场运动吸引了大量的关注,甚至连世俗媒体的注意力也被吸引。


    然而智慧的做法,就是不要把加尔文主义彻底等同于这五要点。而是这五要点起着通道或桥梁的作用,指向改革宗神学的整个结构。司布真本人论证说,加尔文主义不过是合乎圣经的神学的一个绰号而已。他和许多从前的巨人明白改革宗神学的精髓是不可能被简化成好几个世纪之前在荷兰兴起,作为回应阿民念主义者之争的具体五点的,这些阿民念主义者是反对历史性的加尔文主义教义体系中的具体五点。为了本文的目的,我们看看改革宗神学是什么不是什么,这对我们会有所帮助。


    改革宗神学不是一套混乱的彼此不相干的观念。改革宗神学其实是系统的。圣经是神的道,反映出圣经就是祂的道的神的一致与唯一。 要把一个外来的思想体系强加在圣经之上,让圣经符合这体系,强求圣经与之一致,这确实是对圣经的扭曲。这并不是纯正的系统神学的目标。真正的系统神学而是寻求认识包含在圣经整个范围之内的神学体系,它并不把观念强加在圣经之上,而是聆听圣经宣告的主张,用一种前后一致的方法加以理解。


    改革宗神学不是以人为本的。这就是说,改革宗神学并不是集中在人身上。改革宗神学的中心焦点是神,神论渗透在整个改革宗神学思想当中。就这样,按着肯定的方法,改革宗神学可以被称为是以神为本。确实,与它对所有其它教义的认识相比,改革宗神学对神特征的认识是首要和决定性的。这就是说,它对救恩的认识有着它的控制性因素、它的中心,就是对神主权特征的具体认识。


    改革宗神学不是与大公教会为敌的。这听起来可能会很奇怪,因为改革宗神学是直接出自反对罗马天主教(罗马公教)运动的教导与做法的抗罗宗运动。但这里大公教会这个词指的是大公性的基督教信仰,这种大公性的基督教信仰的核心,可以在教会历史头一千年,特别是初期教会大会,如四世纪的奈西亚议会和五世纪的迦克墩议会的全教会认同的信经里面找到。这是指那些信经,它们包含有所有接受正统基督教信仰的宗派都认同的共同信条,如三位一体和基督的赎罪这样的教义。所有基督徒确信的教义,是加尔文主义的核心与精髓。加尔文主义没有离开去搜寻一个新的神学,拒绝全教会认同的神学共同基础。


    改革宗神学对称义的理解与罗马天主教不一样。很简单这就是说,改革宗神学按福音派这个词的历史意义,是福音派神学。在这方面,改革宗神学坚定支持马丁路德和身为师长的改教家们阐述的唯独因信称义,以及唯独圣经的教义。这些教义都没有在加尔文主义五要点中明确宣示出来,然而在某种意义上,它们成了改革宗神学其它特征的基础的一部分。


    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说明,改革宗神学远超仅仅的加尔文主义五要点,它是一种整全的世界观。它是圣约性的,圣礼性的,委身于改变文化。它顺服在圣灵上帝的作为之下,具有一个丰富的框架,藉此认识圣经启示的神全备的旨意。


    所以不用说,带来改革的最重要发展,不单单是加尔文主义的复兴。一定要发生的事情,是对福音本身认识的复兴。当福音一切的丰富被清楚宣告出来时,神就使用祂救赎的大能,在教会和在世界上带来复兴。 神是在福音里,而不是在别处赐下祂的大能,使人以致得救。


    如果我们要改革,就要从自己开始。我们要从把福音本身从黑暗中带出来开始,使得每一次改革的座右铭都变成post tenebras lux — “黑暗之后是光明”。路德宣告每一代人都必须重新宣扬新约的福音。他也说每次福音得到清楚大胆的宣告,它就要带来冲突,我们这些生来不愿冲突的人,会发现为了避免冲突,压制福音、稀释福音、或者遮蔽福音,这是很试探人的事情。 当然我们可能因着自己传福音方式不当而加增福音让人跌倒的地方,但要除掉福音信息固有的冒犯人之处,这是做不到的,因为对一个堕落的世界来说,它就是一块绊脚石,就是令人反感的事情。它不可避免要带来冲突,如果要改革,我们就必须准备好为着神的荣耀承受这样的冲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