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然而不要成就我的意思,只要成就祢的意思。—— 路22:41-44

于是离开他们约有扔一块石头那么远,跪下祷告,说:“父啊!祢若愿意,就把这杯撤去;然而不要成就我的意思,只要成就祢的意思。”有一位天使,从天上显现,加添祂的力量。耶稣极其伤痛,祷告更加恳切,汗珠如大血点,滴在地上。—— 22:41-44 


芙莱维尔(John Flavel-- 清教徒


时候几乎到了,就是基督如此经常讲到的那受苦时候。然而还有一点点时间,非常短暂的一点点时间,人子就要被出卖到罪人手里。正如你已经听过的那样,祂已经动情地把祂的儿女交给祂的父,祂已经安排好祂的家事,命定一种对祂死的纪念,留下给祂的百姓。只剩下一件要做的事,然后悲剧开始。祂把我们交托,祂也一定要通过向父祷告把自己交托;这完成之后,祂就预备好了,让犹大和黑暗守卫愿意的时候就来。

 

基督为自己的死所作的这最后预备之事,是包含在这段经文之中;在此我们看到对 1. 祂的祷告, 2. 伴随这祷告的痛苦,3. 祂在痛苦中得帮助,一位天使来安慰祂的叙述。

 

1. 基督的祷告;敌人来时,祂要身处一种祷告的姿势;祂要在跪下祷告的时候被捕:他们来捉拿祂时,祂正祷告尽力向神祈求,求神加力量帮助祂经受这沉重试炼。这祷告是一个非常特别的祷告,因为它是单独的祷告,祂离开约有扔一块石头那么远,41节,离开祂最亲爱的密友,祂要除了祂父的耳朵,没有别人的耳朵能听到祂现在要说的话;也因为这祷告是热切与苦苦不休;这是那些“iketerias”,来5:7,祂在肉体的时候向神倾倒而出的大声哀哭。还是因为它当中表明的降卑;祂跪在地上,祂使自己伏下,就像落在尘土之中,伏在父的脚前。在若干其它方面这是一个非常特别的祷告,你很快要听到这事。

 

2. 这段经文也让你看到,除了这重要的祷告之外,对基督所受痛苦的叙述,这是一种至为奇怪的受苦:在各方面来说,是之前世上未曾知道的。就是祂的汗珠就像血一样;这不是像一些人认为的那样是一种夸张说法;也不是像其他人想象的那样,是一种像血的东西,而是真正的血汗。因为有时像的,被当作事情本身,正如约1:4说的。正如我们自己一位可敬的神学家很正确地指出的那样,如果圣灵只是打算把这当作一种相似类似,祂就会说出来,说它像水滴,而不是说它像血点,因为汗更像水而不像血。

 

3. 你在这里看到,祂受苦时得到帮助,有天使从天上被派下来安慰祂。天使的主现在需要一位天使的安慰。祂脸面和身体布满大滴血点,像草上露珠时,是时候祂得到一点点的重新加力。在此我们注意到,

 

教义。他们来园中逮捕祂的时候,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在异常的伤痛中向父祈求。

 

为阐述解释基督这一方所作的这最后一件预备之事,使我们可以运用,这次我要讲这些具体问题。第一,祂祷告的地方。第二,祂祷告的时间。第三,祂祷告的内容。最后,祂祷告的方式。

 

第一,关于地方的情况,这最后和特别的祷告,是在哪里向神倾诉发出?是在花园里:圣徒马太告诉我们,这园子被称作客西马尼,意思就是(正如皮里乌斯论到这地方时观察的那样):“脂油谷,即橄榄的脂油,橄榄是至为大量地在那山谷或园子生长。”这园子非常靠近耶路撒冷城。这城有十二道门,其中五道是在城的东面,其中最特别的是泉门,因西罗亚泉得名。基督从伯大尼来的时候,通过这道门得胜驾骑入城;另外一道门是羊门,因羊群从这道门被赶进城作为献祭得名,因为它离圣殿很近;靠近这道门的是那称为客西马尼的这园子,他们在当中逮捕基督,带着祂传过这道门,如羊被牵去宰杀一样。在这园子和城之间流着汲沦溪,这溪是源自南面的一座山,在城的东面,耶路撒冷和橄榄山之间流过:基督就是过了这条小溪进入园中,约18:1。诗人在诗110:7中提到这一点:“祂要喝路旁的河水,因此必抬起头来。”因这条溪流流经约沙法谷,那片肥沃之地,连同它冲洗掉的城中污秽,让溪水有了一种黑色,是如此贴切地与基督的受苦相似,祂在这些苦难中尝了神和人忿怒的滋味。

 

此时基督进入这园子,不是为了隐藏,或者保护自己脱离仇敌。不是的,这不是祂的目的;因为要是这样,这就是祂能够选择的最不恰当地方,这是祂习惯常常在其中祷告的地方,犹大很清楚知道的地方,他现在正前来找祂,正如你可以看到的,约18:2,“卖耶稣的犹大也知道那地方,因为耶稣和门徒屡次上那里去聚集。”所以祂到那里去,不是为了逃避,而是为了迎见敌人;像猎物被交给狼一样交出自己,这些狼在那里找到祂,把祂抓住。祂到那里去,也是为了在他们来到之前有一两个小时的隐退,使祂可以在当中向神自由倾诉心意。关于祂在其中祷告的那地方的情况就讲到这里。

 

第二,我们要思想祂进入这园子祷告的时间:这是在夜晚降临的时候,因为这是在逾越节的晚餐结束之后。那时(正如马太记载的),耶稣越过这溪进入园中,如人推测的,是在晚上九点和十点之间;所以祂有两到三小时的时间向神倾诉心意。因为是大约在半夜,犹大和士兵来,在那里把祂抓住。所以这是紧贴在祂被捕之前的时候,这让我们看到基督希望身处怎样的情形和心态:藉此祂给我们留下一个极好榜样,在迫在眉睫的危险临近我们时,就在门口的时候,我们当做什么。士兵至死奋战,“牧师至死传道”,基督徒至死祷告,这是合宜的。如果他们来,他们就要发现基督跪下,藉着祷告用力与神摔跤。祂一生片刻也未曾闲懒,但这是祂在世上生活的最后一刻,在此你可以看到,这些时间是怎样用得满满的。

 

第三,接下来让我们看祂祷告的内容,祂在那个晚上在园中为着何事向神倾诉心意。42节告诉我们这是什么:祂祷告说,“父啊!祢若愿意,就把这杯撤去;然而不要成就我的意思,只要成就祢的意思。”这句话讲到许多难处,是基督说出这话时亲身经历的。杯这说法,我们当理解为父在那时候分发给祂的愁苦的分。极大的苦难和苦涩的试炼,在圣经中经常以杯的隐喻表明出来。就是这样,在诗11:6中,那临到恶人的可怕忿怒风暴被说成是“祂要向恶人密布网罗,有烈火、硫磺、热风,作他们杯中的分。”就是因着他们的邪恶,由神分发给他们的惩罚。圣经也用又深又广的杯来表明极大的苦难。结23:32,33就是这样说的:“你必喝你姐姐所喝的杯;那杯又深又广,盛的甚多,使你被人嗤笑讥刺。你必酩酊大醉,满有愁苦;喝干你姐姐撒玛利亚的杯。” 当一样打击由许多苦涩的成分、刺人和恶化的思虑和环境组成时,圣经说它是掺杂的。“耶和华手里有杯,其中的酒起沫,杯内满了搀杂的酒,祂倒出来,地上的恶人必都喝这酒的渣滓,而且喝尽。”就是说,他们所受的,是分给他们的最严厉审判。就这样,打击和灾难是用杯的隐喻表示的;极大的灾难用又深又广的杯表示;由许多恶化的光景组成的打击,是用掺杂的杯表示。按照它对那些必然要喝这杯的人带来的影响,它被称为使人东倒西歪的杯,赛51:17,“你从耶和华手中喝了祂忿怒之杯,喝了那使人东倒西歪的爵,以至喝尽。”现在基督的杯是这样的杯,忿怒的杯,又深又广的杯,装满比任何人曾经喝过更多忿怒的杯,这忿怒是一位无限的神的忿怒。掺杂的杯,掺杂这极端神的忿怒和人的怒气。所有能想象得出来的苦涩恶化的光景;极大的恐惧和惊奇;这就是祂的杯的分。

 

把这杯从祂撤去,这是指祂免受神可怕可畏的忿怒,祂预见现在这些近了。在圣经的说法中,杯临到某人,这确实意味着他承受不幸,因此受苦,你在哀4:21看到,“住乌斯地的以东民哪!只管欢喜快乐,杯也必传到你那里。你必喝醉,以致露体。”这是对犹太人的死敌以东人讥讽的责备,他们行恶羞辱犹太人,杯在他们嘴边,仿佛耶和华说,我手击打犹太人的时候,你嘲笑、讥讽他们;你喜悦见到他们遭灾,你若能,就让自己快乐吧,杯要传给你,轮到你了,然后看看你还笑不笑得出来。所以与之相反把杯撤去,表明的是我们免于,或逃脱这些苦难。所以基督在这有条件的要求中意思就是,父啊,祢若愿意,请让我免受这可怕的忿怒;我心因它惊奇。没有办法避免吗?我不能得免除吗?若是可能,请爱惜我。这是这句话的意思。但这里难解的地方就是,基督知道神从亘古就决定了祂要喝这杯,在救赎之约中已经与神立约同意如此行,为此目的降世(这是祂自己承认的),约18:37,祂一直都预见到这时候,当祂讲到这祂要受的血的洗时宣告,“我有当受的洗还没有成就,我是何等的迫切呢?”,路12:50,那么祂为何这样说呢?(我说)怎样把这一切和这样的恳求协调一致呢?这恳求就是,现在当这杯传给祂的时候,让它可以撤去,让祂可免于受苦;这就是纠结,这就是难解之处。

 

什么!祂现在为祂的承诺后悔了吗?祂之前所说的一切,不过是祂看见敌人之前的漂亮话吗?祂现在开始希望退缩,希望从未承担要做这样的工作就好了吗?这是这句话的意思吗?不是的,不是的,基督从不懊悔向父作出的承诺,从不愿意让重担落在我们身上,而不是落在祂自己身上;祂圣洁忠信的心中没有这样的想法;但要解决这个疑问,我需要依靠另外一样分别,这分别要澄清祂在这句话中的意思。

 

第一,你一定要分清有不同的祈求。一些是绝对断然的;所以祈求这杯可以撤去,人可以用刚刚提到的那些,来责备这祷告是那样荒谬;其它祈求是有条件和顺从的祷告,“若是可能,若主愿意。”这就是这样的祈求,祢若愿意;若非如此,我就把它喝下。但你会说,在这情形里基督明白神的心意;祂知道从前祂的父与祂之间的协定;所以虽然祂不是绝对祈求,但祂有条件地祈求,希望这发生,这也是奇怪的。所以,

 

第二,你一定要分清楚基督是按照哪种本性行事。祂有时作为神,有时作为人行事。在此祂是按照祂的人性行事;在这请求中很简单表达和显明人性不愿这样受苦,在当中祂表明自己是一个真实的人,逃避那要毁坏祂人性的事。

 

正如基督有两个不同的本性,同样祂有两个不同的意志。正如一个人观察得很好的那样,在基督的生命中能力和软弱,神的荣耀和人的脆弱混合。祂出生的时候有一颗星闪耀,但祂是被放在马槽里。魔鬼在旷野试探祂,但在那里有天使来侍候祂。作为人,祂被那棵无花果树骗了,但作为神,祂使它枯干。祂在园中被士兵抓住,但首先让他们退后跌倒。这里也是如此,作为人祂惧怕,要逃避死亡;但作为神人,祂甘心服在死之下。

 

正如迪奥达多斯Deodatus)表达得很清楚的那样,这完全是一种本性的愿望,仅仅是作为人,以此在短暂之间,祂惧怕逃避死和折磨;但快快地祂重新呼唤自己顺服,藉着考虑清楚的意志,使自己向神顺服。除此之外,这愿望不过是有条件的,在神的旨意之下,基督接受;但这不过是思想此事,片刻因着极其惧怕而改变主意;所以当中并没有罪,这不过是人性暂时的冲突,马上被理智,以及一种坚固的意志克服;或是一种小小的保留,快快被一种至为坚强的决心胜过。最后,耶稣这神圣的考虑是出于单纯,只在一刻间,只是很短一段时间, 有一种平衡,这是灵魂运作,自愿行事时的一种自然本性。”

 

一句话说,在这当中没有任何有罪的事情,它是人性单纯和无罪的情感;它当中还有极大的善,既是祂为我们的罪满足神公义的一部分,在当中受苦,经历如此的惧怕、战栗和恐惧;也是清楚的证据,表明在凡事上祂与祂的弟兄相同,只是祂没有犯罪。最后,它突出表明了基督受苦的痛苦与极尽,在远处展望,它出现,对祂来说都是如此可怕。

 

如果有学识的读者希望看一看在这一点还有什么论述,就请让他去读那位有见识、有学识的帕克先生的佳作《基督的降卑》(de descensu)在这个问题上的归结表述。

 

第四,让我们思想祂祷告的方式,就是,

 

1. 单独的,在此祂不像从前那样,没有在门徒面前祷告,而是离开他们一段距离。祂现在有事要私下与神交往。祂把他们中的一些人留在园子入口;至于比其他人与祂走得更远的彼得雅各约翰,祂命令他们留在原地,而祂上前祷告。祂不希望他们与祂一起祷告,或者为祂祷告;不,祂一定要独自酒榨。祂也不愿他们与祂在一起,可能免得让他们看到、听到祂叹息、流汗、颤抖,像一个痛苦之人向父呼求,就让他们灰心。

 

读者,有一些时候,有一些情形,一个基督徒是不愿意他在世上最亲爱、最亲密的朋友知道他和他的神之间发生的事。

 

2. 这是一个谦卑的祷告,这表现在祂自己所处的姿势;有时跪下,有时面俯伏于地。祂就在尘土之间爬行,不能降得更低;祂的心和祂的身体一样降低。祂确实是柔和谦卑。

 

3. 这是一个重复的祷告;祂祷告,然后回到门徒那里,就像一个走投无路的人,要找一切方法得安慰:基督这样祷告:“父啊!就把这杯撤去,”但父不听祂讲的这话;虽然为支持祂,祂是蒙了应允。得不到祂父的拯救,祂就去,向祂忧愁的朋友叹息,向他们苦苦抱怨,“我心里甚是忧伤,几乎要死。”祂想向他们表明祂的境况,稍微让自己好受一点;但是哎呀,他们不是减轻、反而是加重祂的负担。因为祂发现他们睡着了,这引来祂温柔的责备,太26:40,“怎么样?你们不能同我警醒片时吗?”“什么,不能同我警醒吗?有谁比我更希望你们帮助呢?你们不能警醒吗?我将要为你们死,你们不能为我警醒吗?什么!你们不能同我警醒片时吗?哎呀!如果我求你们做更大的事,那会怎样呢?什么,片时也不行吗?这要分手的片时也不行吗!”基督从他们那里得不到安慰,再次回到那伤心之地,祂已经用血汗沾染,是它变为红色的地方,为着同一个目的再次祈求。哦,祂是怎样一次又一次回到神那里,仿佛决心不能接受拒绝!然而,想到情况必然要是这样,祂就甘甜地降服祂父的旨意,“只要成就祢的意思。

 

4. 最后,这是一个伴随着一种不可思议、令人惊奇的痛苦的祷告:44节这样说:“耶稣极其伤痛,祷告更加恳切,汗珠如大血点,滴在地上。”现在祂的衣服确实变成红色,就像一个踹酒榨的人。“这不是细微的露水,而是凝结的汗滴”,“trumboi haimator”,落在地上的血块。人有争议,这汗是自然还是超自然的。一些人在急迫之间曾经流下像血色细微露水的汗滴,这是得到证实的事情。我记得图阿奴斯Thuanus 给我们看到两个实例,是在我看过、听过的事情当中最接近此事的。“一个是船长的人,因着胆怯、可耻地怕死,如此被焦虑胜过,结果一种像血一样露珠般的东西或汗滴布满了全身。另外一个是一位年轻人,因着一件小事被教皇西斯督五世定了死罪,从眼中哗哗流出血泪,从全身流出血汗。”

 

这些是罕见不可思议的例子,它们的真实性取决于陈述者的信誉;但肯定的是,对于身体有最好装饰和性情的基督来说,流出结块的血,或者像一些人翻译的那样,血的小球如汗一般;我要说,在一个寒冷的夜晚,其他人需要在院子里生火取暖,约18:18,的时候,祂留下这样的汗水,透过祂的衣服,落在祂俯伏其上的地面,结论必然就是,这是一件超自然的事。确实,你只要想到,但是何等异乎寻常的重担压在祂心上,是一般人不能感受,不能承担的,就是一位大而可畏之神的忿怒,极其忿怒,那么如此超自然的汗水要从祂全身各部分流出,这就不会令你感到惊奇了。先知那鸿说,1:6,“祂发忿恨,谁能立得住呢?祂发烈怒,谁能当得起呢?祂的忿怒如火倾倒,磐石因祂崩裂。”

 

这忿怒此时落在园中基督的心上,它的结果由几位记载这悲剧的福音书作者详细和非常强调地表达出来。马太告诉我们,祂心“甚是忧伤,几乎要死”,太26:38。这个词表明全人都被忧伤缠绕。诗人那句话很好表达了这一点,“死亡的绳索缠绕我,阴间的痛苦抓住我。”马可的说法不同 ,给我们看到另外一个意义和内含都毫不逊色的词,可14:33,“就惊恐起来,极其难过”,“惊恐起来”,这表明如此高度的恐惧和惊奇,就像因着惧怕头发竖起时一样。路加在经文中使用另外一种说法说明此事,祂是“en agonia”,极其伤痛。伤痛是极尽的人性劳苦和挣扎。约翰给我们看到另外一个说法,约12:27,“我现在心里忧愁。”原文是一个含义非常丰富的词。人认为拉丁文是从这个在此描述基督痛苦的词引申生出意思是地狱的那个词。这是那压制祂心的重担,用恐惧和忧伤如此将它折磨,以致祂的眼睛堵塞,或不能流泪充分舒缓;而是祂身上无数的毛孔打开,排出血流,以此放松。然而这一切发生时,人还没有伸手在祂身上将祂捉拿。这仿佛只是那临近冲突的序幕。祂祷告时流出的这血汗,只不过好像是下大雨之前石头上湿气凝聚下滴。祂现在仿佛站在神的审判台前,要直接面对祂受审。你是知道,“落在永生神的手里真是可怕的。”对此的应用按如下所列。

 

推论1。基督在祂受苦时候临近时,在园中如此恳切向神倾诉心意吗?从这我们得出推论,祷告是为最大苦难所作的特别预备,是落在最大苦难之下时特别的解救。

 

苦难临到我们时,我们正在尽本分,这就是美事了。我们与苦难相争时能采用的最佳姿势,就是双膝跪下祷告,以此迎战它们。自然学家告诉我们,如果一头狮子发现一个人伏下,它是不会伤害他的。犹大和士兵快快去到园中逮捕祂时,基督快快去到园中祷告。哦!当我们接近危险时,我们接近我们的神,这对我们是好的。那时我们应该向神切切发出那合时的请求,诗2211,“求祢不要远离我,因为急难临近了,没有人帮助我。”死或苦难临到时,被发现远离神的那人有祸了。正如祷告是为苦难所作的最好预备,同样它是在苦难中最好的解救。因着呻吟叹息,愁苦就得舒缓,因着灵里释放发散,内心就冷静,脱去重担。 你知道,如果一个人可以把他的苦情倾诉在一位忠心朋友的怀中,虽然这位朋友只能深表同情,但这对他却是某种解脱;把我们的苦情倾诉在一位信实的神,一位能怜悯和帮助我们的神怀中,这是何等大得多的解救呢;路德常常把祷告称为他忧虑和愁苦的蚂蝗,它们吸出坏血。诗篇102篇的标题是,困苦人发昏的时候,在耶和华面前吐露苦情的祷告。把我们的心向神打开,这安慰实在不小。我们充满忧愁,就像以利户那样时,让我们像他那样说,伯32:1920:“我的胸怀如盛酒之囊,没有出气之缝;又如新皮袋快要破裂。我要说话,使我舒畅。”

 

你充满忧愁,你心快要在你里面破裂时,请到神那里,就像基督在祂受苦的今日所做的那样;要说,父啊,祢可怜的儿女有这样那样的情形,我的情况是这样那样;我不要上上下下,从一个人去到另外一个人那里倾诉苦情,这样做是没有用的;我也不把苦情留给自己;我而是要告诉祢,父啊,我的情况如何;因为儿女除了向他们的父,还能向谁诉苦呢?主啊,我受压迫,请为我作保。读者,你怎么看这个问题?这是对忧伤的心的解救吗?是的,是的;如果你是一个在这方面有任何经历的基督徒,你就会说没有什么可以与之相比的;你要为神设立,如祷告这样的蒙恩之道称颂祂,要说,为着祷告感谢神;若没有祷告的帮助,我真不知道能做什么,也不知道我到底怎么能够涉水渡过我经历的各样苦难。

 

推论2。基督岂不是离开门徒退下,用祷告寻求神吗?那么推论就是,最好的人结队,这并不总是合时的。彼得雅各约翰是三个极好的人 ,然而基督对他们说,“你们坐在这里,等我到那边去祷告。”人相聚在一起,若是合时就极其美好,但若不合时,就不比负担强。我看书知道有一个好人,当他固定的密室祷告时间到了的时候,不管和他在一起的人是谁,都会对他们说 ,朋友,我必须向你们告退一段时间,有一位朋友在等我与我说话。好人相聚,这是好的,但是当这拦阻享受更好的聚会时,它就不再为美。与神相处一时,当胜过在地上享受与最好之人交往千日。如果你世上最亲爱的朋友不合时宜地闯入到你和你的神之间的相处,命令他们让位给更好的聚会,这既不是粗鲁,也不是没有风度;我说的是像基督离开门徒一样,从他们当中退下,享受片时与神独处。对公对私尽本分时,我们可以接纳其他一群人加入我们当中;他们若是敬畏神,那就更好;但在尽秘密的本分时,基督与你必须在你们之间微声说话;那时你怀中的妻子,或你知心的朋友,将不受欢迎。“你祷告的时候,要进你的内屋,关上门,祷告你在暗中的父”,太6:6。这就好像基督说,所有人退下;务必要尽可能极隐秘地退下;除了让神的耳朵以外,不要让任何人的耳朵听到你要对祂说的话。这明显是真诚的有力记号,可以大大帮助人面对神有灵里的自由。

 

推论3。基督三次到神面前都是为着同一个原因吗?所以要知道,虽然基督徒寻求神一次再一次,没有得到平安的回答,却不应当灰心。基督第一次不蒙应允,祂就去第二次;祂第二次不蒙应允,就去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然而在祂希望得到的事情,即杯从祂那里撤去这事上却得不到答应;然而祂却不抱怨神,而是把自己的意思变为神的意思。如果神在你求的事情上不许,祂待你只不过像祂待基督一样罢了。祂说:“我的神啊!我白日呼求,祢不应允;夜间呼求,并不住声。”然而祂以神为义,“但祢是圣洁的,”诗22:2。基督在祂希望得到的事情上不蒙应允,然而祂的虔诚蒙了应允,来5:7

 

这杯没有像祂希望那样撤去,但神坚固了祂,使祂有能力喝下。在得支持反面祂蒙了应允,在免除受苦方面没有蒙应允;祂是有条件地表达祂的意思,所以虽然在祂没有得到如此渴望的事,神却没有用这不许逆了祂的意思。但现在,当我们在施恩宝座面前有所求,向神呼求一次再一次,却没有回答的时候,你双手是何等容易下垂,你的灵是何等容易变得软弱!

 

这时我们与教会一道埋怨,哀3:8,“我哀号求救;祂使我的祷告,不得上达。”那时,我们像约拿一样得出结论,“我从祢眼前被驱逐。”哎呀,我们按照看见和感觉的,凭感官作判断;在神看似隐藏自己,推脱我们,拒绝我们的时候,不能凭对神的信心生活。这要求人有亚伯拉罕的信心,“在无可指望的时候,因信仍有指望”,把荣耀归给神。如果我们呼求,没有马上得到答应,我们属肉体的理智就会得出急促鲁莽的结论:肯定我不可指望得到应允,神对我的祷告生气;祷告的种子已经如此长时间落在泥土里,并没有出现;肯定它是失去了,我将不再提关于它的事。

 

我们的祷告可能会蒙应允,虽然现在是暂缓对它们回答。正如大卫冷静思考问题时承认的,诗31:22,“我曾急促地说:‘我从祢眼前被隔绝。’然而,我呼求祢的时候,祢仍听我恳求的声音。”基督徒,不,不是这样的;按照神的旨意,凭信心向上发出的祷告,虽然可能会耽延,却不可能失去。对此我们可以像大卫论到扫罗的刀剑,约拿单的弓箭一样说,它们绝不会徒然返回。

 

推论4。基督祷告如此恳切,以致祂祈求,使得自己极其伤痛吗?让神的百姓想到他们的灵,他们的祷告心态和基督多么不一样,就脸红惭愧!

 

哦,基督对祂祷告的事有何等活泼、敏感、深入和柔顺的认识与感知。虽然祂看见连自己的血都开始从手中流出,祂的衣服被血染红,然而在伤痛中祂祷告更是恳切。我不是说在这方面基督是可以被人效法的;不是的,但在祂的恳切祷告中,有一种榜样是给我们的,是严肃斥责我们祷告中的懒惰、沉闷、糊涂、形式主义和愚蠢。我们何等经常把死的祭物带到主面前!我们何等常常嘴唇在动,心却静止不动!我们多么不像基督!祂的祷告是恳求的祷告!充满有力的论据和恳切的情感。哦,愿在这方面祂的百姓更加像祂!

 

推论5。基督在有任何人捉拿祂之前,仅仅出于认识到祂现在与之相争的神的忿怒,就如此伤痛吗?“落在永生神的手里,真是可怕的,因为我们的神乃是烈火。”

 

啊,当那杯临到祂时,这是神何等的忿怒,是基督面对站立不住的!祂不能承担这忿怒吗?你认为你能承担这忿怒吗?基督面对这忿怒流出血滴,你还轻慢这忿怒吗?可怜的人啊,如果这忿怒令祂站立不稳,它就要让你惊慌失措。如果这忿怒令祂叹息,它就要令你哭号,直到永远!来,罪人,来,你轻慢神的忿怒对罪发出的警告吗?你以为不像那些发热心的传道人讲的那样,在当中没有这样的事吗?来看我讲的经文,这让你看到神儿子感受认识到这一点,就脸面满是红色血滴,像草上露珠一样。请留心祂是如何呼吁:“父啊!祢若愿意,就把这杯撤去。”哦,宁愿受任何刑罚也不要这个。请听祂对门徒是怎样说的,祂说:“我心里甚是忧伤,几乎要死:震惊,极其沉重。”愚昧人讥诮罪,以及反对罪的警告威胁。

 

推论6。基督面对死,心情如此沉重吗?让基督徒将死的时候,心因此更加轻省。死的苦涩都被挤进基督的杯里了。神要祂喝尽这杯,连渣滓都喝尽,好使我们的死对我们来说变得更加甘甜。哎呀!除了死固有的恶,就是身体消化的痛苦之外,死是没有任何东西是让人害怕忧愁的了。我记得有一个故事,是讲一位殉道士的,他来到火刑架面前时,人看到他极其欢喜快乐,一个人问他,死就在他面前时(那也是一种可怕的死法),心里如此轻松有什么原因 。他说,哦,面对我的死我心如此轻松,因为基督死的时候心如此沉重。

 

推论7。作为结束,是什么让所有圣徒如此深爱他们亲爱的主耶稣?基督徒,睁开你信心的眼睛,定睛在基督身上,看祂在园中的情形,被他自己的血湿透;看祂身穿被染红的衣服,祂岂不值得我们去爱。祂为我们受苦,超过任何人能够受的苦,实际受的苦,完全可以超越世上任何人,挑战我们更加爱祂。哦,祂受了何等的苦,为你的缘故受苦!是你的骄傲、爱世界、 放纵情欲、不信、内心刚硬,在那日把重担压在祂身上,让祂流出血汗。


备注:本讲道系列系与改革宗经典出版社(http://china-truth.com/)合作完成,为初稿,最终版本将由改革宗经典出版社网站发表,平装本将适时发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