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血!血!

血!血!

摘自《论救赎》,作者罗宾逊(Stuart Robinson,1814-1881),标题为译者所加

在这里,所有客观性真理中的那宏大的中心真理,是由那无瑕疵羔羊流出,被洒在门框上的血预兆出来的。它具有一种深深的、奥秘的含义,在尚在前面,就是在1500年之后的历史中,在加略山和十字架的历史当中找到对它的解释。

涂了血的屋子不过是地上每一个灵魂住处的代表。居住在当中的人,被那从西乃山上发出的呼声,就是“谁得罪我,我就从我的册上涂抹谁的名”唤醒,面对迫在眉睫的灭亡;因着从里面深处发出的那声音,从那忿怒的乌云之下逃离,去到被挂在十字架上的那一位那里。这血不仅是这件事的中心意思,还是一切神启示的中心意思。事实上整个福音就是被这里“我一见这血,就越过你们去”这句话概括出来的。血!血!这是福音的一个呼声—是福音的始,福音的终。得神眷顾的一切盼望,抵挡和胜过罪的一切力量,过圣洁生活的一切能力都是从这血中而出。人得救赎吗?这是因为“我们藉着祂的血得蒙救赎”(英文钦定版,中文和合本作“我们在爱子里得蒙救赎”,西1:14,译者注)。任何人得赎脱离了罪吗?他们得买赎,“不是凭着能坏的金银等物”,“乃是凭着基督的宝血,如同无瑕疵无玷污的羔羊之血。”这些人得称义吗?“既靠着祂的血称义。”这些人得洗净,成为圣洁吗?“祂儿子耶稣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罪。”他们这些不认识神,游离在神之外的人得到挽回吗?“你们从前远离神的人,如今却在基督耶稣里,靠着祂的血,已经得亲近了。”他们可以凭祷告来到父面前吗?这是因为在之前去的大祭司“洒血”的缘故。他们是穿上无瑕疵的衣裳来到那伟大君王的殿前吗?“他们曾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净了。”罪人最终是被抛弃落入永死当中吗?这是因为“他们践踏了神儿子的血。”

就这样,在福音的启示中,神的一切恩赐、怜悯和恩典都在这血中找到它们的根基。一切对罪的认识,灵魂当中所有圣洁的渴望和感情,胜过罪的一切力量,以及在圣灵中一切的盼望、信靠、平安和喜乐都是出于那血。正如圣经对活物所说的话—“生命是在血中”—所以对于圣经本身,我们可以有力地说,“生命是在血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