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论信条与教义进步

论信条与教义进步 —— 梅钦上周日下午,今年冬天我们第一次讨论的时候,我用概括的方式对你们讲了教会中基督教教义的进步。我说明了教会是怎样从那常被称为使徒信经的非常简单的陈述向前进,继续通过重要的初期全教会的信条,表明出三位一体和基督位格的教义,并通过奥古斯丁,及他对罪和神恩典教义的阐述,前进到宗教改革,到加尔文。我讲明了跟随加尔文曾经走过的那条道路的那一种教义是怎样被人称为改革宗信仰的。改革宗信仰在一些重要信条上表现出来,这些信条都展示出同样的普遍类型。这些信条中其中一样就是海德堡教理问答。那是某些美洲教会的正式教义标准,这些教会的成员原本来自欧洲大陆,这些教会被称为“改革宗”教会。这些表明改革宗信仰的重要信条中的另外一样,包括了韦斯敏斯德信条和韦斯敏斯德大小要理问答。它们是某些美洲教会的正式教义标准,这些教会的成员原本主要来自苏格兰和爱尔兰,这些教会被称为是“长老制”教会。过去两个冬天的周日下午我所作的小小演讲经常所指的就是这些教义标准。上周日下午我回顾基督教教义发展时,你们中的一些人思想里可能会有一问题。为什么认为这发展在十七世纪,在韦斯敏斯德信条和韦斯敏斯德大小要理问答制订出来之后就终止了?为什么不应该有进一步的教义进步?如果教会在教义方面进步,直到韦斯敏斯德标准的时候,为什么它现在不应继续向前迈进更进一步?嗯,没有根本的理由,是教会不应该这样进步的。然而在它尝试这样做之前,非常重要的就是它要非常精确认识到什么是基督教教义。它应当非常清楚地认识到,基督教教义只不过是把圣经教导的表明出来而已。基督教教义的根基,就是认同作为神的话语,圣经是全然真实的。那些今天要制订信仰宣言的人经常忘记这一点。他们说,让我们把我们的基督徒经历表达出来,用更切合我们当今生活的时代的方式,而不是教会更古老的信条表达出来。就这样他们坐下规划出不同的说法,他们称这些是与基督教界伟大的信条处于同等水平。他们这样做的时候,其实是忘记了什么是基督教界的信条。基督教界的信条并不是对基督徒经历的表达。它们是对神在祂话语中对我们说的话的概括说明。信条的主题内容根本不是出自基督徒的经历,而是基督徒的经历要建立在包含在信条中的真理之上;包含在信条当中的真理是出自圣经,圣经是神的话语。一群群要制订信条,却不相信圣经是全然真实,不是从那默示的神的话语吸取他们信条主题内容的人,他们根本不是在那些伟大的基督教信条曾经走过的道路上更进一步;他们而是朝着完全相反的方向前进。他们所做的和我上周日讲的基督教教义的伟大进步根本没有任何关系。他们远非是继续推进基督教教义,他们而是开始一些完全不同的事情,我们可以加上一句,那不同的事情,从一开始就注定要失败。

TOP